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92. 选对时机

时间:2021-07-13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身在泡沫时代的中年上班族,流露出脆弱和伤感都是不被允许的。

    毕竟现在是最好的时代,是可以从白天到黑夜接连不停的开着派对跳着舞,不用名牌把自己全身包裹,就没有资格陪着上司去高尔夫——如此的一个时代。

    如果同事住进高档公寓,自己就不能挤在廉价房屋里,否则就落了下风。高级餐厅的味道,别人知道自己就不能不知道,否则就无法加入话题。陪上司去打高尔夫,就不能用便宜的球杆,否则就会让上司觉得带着这种属下丢人现眼。

    同样的,不论家庭内部如何,不能被人认为自己不幸福,以免影响到在片町的风评,以及小孩参加的私立小学面试的分数。

    但要过这样的生活,要把自己武装到能跟同事竞争、能得到上司的赏识、能让家庭维持光鲜的生活,就要透支能透支的东西。而一旦开始透支,就要努力维持,绝不能崩坏。

    把自己包装起来是为了激烈的竞争,可倘若在激烈的竞争中被挤出去,沦为被抛弃的失败者,那么,靠着透支得到的光鲜亮丽,以及自己为之奋斗的一切,立刻就会变成压在身上的大山,化作埋葬自己的废墟。

    于是,中年上班族仿佛站在了被伪装成华丽舞台的钢丝绳上跳舞,脚下每走一步都心惊胆战,脸上却要争先恐后的表现着欢乐。因为,在人人都欢乐的时代,如果自己不够欢乐,那么连踩钢丝的资格都没有。

    现在这个时代,不能像昭和时代的男人那样自我怜悯,在小酒馆喃喃唱着《酒与泪男与女》,而是要欢快的胡闹一气,把辛苦和悲哀都包裹在欢乐的旋律里。

    真要说的话,搞笑艺人在中年上班族群体当中广受支持,自有其原因。

    毕竟,对中年上班族来说,一不能像摇滚乐队那样去做自己,二无法相信偶像构筑出的华丽世界。反倒是在台上,无论何时都以自己为养料取悦大众,越是痛苦就越是好笑,越是好笑就越是痛苦的搞笑艺人,更能让中年上班族产生共鸣,让中年上班族觉得,“这才是我们的代言人”。

    岛田绅助要以中年上班族为受众来制作歌曲,这个想法当然是大有可为。岩桥慎一觉得,这个广受中年上班族支持的搞笑艺人,心中一定比谁都清楚中年上班族需要什么。

    但是,要制作,就绝对不能做出一首像演歌和老式歌谣那样,深沉、充满自我怜悯的歌曲。这样一来不合当下的时代,二来,要听这种歌,老式歌谣和演歌要多少有多少。同样的,更不能做一首在中年上班族听来不切实际,怼天怼地的歌曲。

    要做,就做一首宛如下班之后到小酒馆里去胡闹一气、酩酊大醉闹够了以后,隔天还若无其事照常上班……这种感觉的歌曲。心知肚明,但看破不说破。

    岩桥慎一把自己的想法和岛田绅助说清楚,转而问道;“……您意下如何?绅助桑。”

    岛田绅助那张凶脸,露出今晚相见以来,最满意的一个笑容。他抬起手,要拍岩桥慎一的肩膀,却又如同征求岩桥慎一意见般的停顿了一下。

    看岩桥慎一神态自若,那只手才落到他肩膀上,赞赏道:“到底是慎一君!”

    “我就知道,能策划出让女偶像去转行当艺人,还为综艺节目出谋划策的音乐制作人,绝对懂得面对什么人,应该制作什么样的音乐。”

    岛田绅助眉飞色舞,心里认可了岩桥慎一,就使劲儿吹捧他。不得不说,被公认主持能力一流、语言组织能力一流的搞笑艺人吹捧,确实挺爽快的。毕竟,会说话是人家的看家本领。

    可被吹捧归被吹捧,岩桥慎一倒也没得意忘形,继续说,“如果是制作这样一首似乎是胡闹乱来,实则是苦中作乐的歌曲,那么,由搞笑艺人来演唱,那就再适合不过。”

    他的目光落到岛田绅助脸上,语气一顿。

    岛田绅助笑着否决了,“我自己可不要唱。”他洋洋自得,“我可是要当制作人的。”

    “绅助桑不唱,交给绅助桑的同僚也正合适。”岩桥慎一并不勉强他。

    吉本兴业占据搞笑艺人界四分之三江山,和岛田绅助一个事务所的搞笑艺人要多少有多少,要什么样子的有什么样子的,以岛田绅助在事务所的地位,愿意为他捧场的一大堆。

    “不过,具体是以什么形式呢?个人solo,还是组合,或者组乐队……”

    岩桥慎一随口举几个例子,岛田绅助把话接过来,“合作的形式过后再商量,交给别人来唱的话,既然受众是中年上班族,总不能找毛头小子来出头露面。”

    听话听音,关于唱歌的人选,岛田绅助心里也不是没主意。不过,岩桥慎一并没有深问下去。没有在此刻就深问的必要。

    现在的合作企划是口头约定,真要做的话,正确的流程是岛田绅助去征得吉本兴业的同意,再向岩桥慎一发合作邀请。

    不仅如此,因为岩桥慎一背后有nzo,吉本兴业也有自己的唱片公司,这次的合作到底是交给nzo的制作委托,还是吉本兴业的唱片公司邀请岩桥慎一制作人,也有得商量。

    跟吉本兴业比起来,nzo当然小小一只。但在唱片业界,nzo也是加入了唱片协会的正牌唱片公司,吉本兴业要合作,也要拿出合作的诚意。除此之外,包括岛田绅助属意的人选,事务所是否点头、档期是否合适,都要商谈。

    牵扯到了背后的公司,就不是两个人在酒局上口头约定这么简单了。别看这会儿两个人说得投机,也许到了公司那一环节,就因为什么地方公司谈不拢卡住、结果不了了之……

    不过,以岛田绅助在吉本兴业的地位,他既然能主动找到了岩桥慎一,会出现这种事的概率就几乎为零。

    岩桥慎一不勉强岛田绅助唱歌,倒是另有别的想法,“合作如果能成行,绅助桑要不要考虑,接手作词的工作呢?”

    “我来作词吗?”岛田绅助听到这个提议,没觉得为难,倒是跃跃越试的。

    没有棘手的工作,只有勇敢挑战的搞笑艺人。

    岩桥慎一点头,“既然是要做观众只要一听,就知道是绅助桑制作的音乐,那么,作词的工作交给绅助桑,也再合适不过。”

    当然,如果岛田绅助写的歌词粗糙,会有专业的作词家和他共同创作帮忙润笔。但也说不定,这个内心比起他表现出的粗俗其实更为细腻的搞笑艺人,能写出几行妙笔。

    两人做好了口头约定,一场谈话,岛田绅助心满意足,对待岩桥慎一也愈发亲切。他这个人,虽然是业界有名的不好招惹,对待朋友却也照顾有加,算是典型的极道作风。

    商量事情的这一摊喝完,岛田绅助又要招待岩桥慎一去夜总会。最后,跟着他的小弟帮忙去叫出租车,他本人热情十足的把岩桥慎一送上去。

    觉得一个人不错的时候,就铆足了劲儿的照顾他,恨不得掏心掏肺。岛田绅助这一点,同他讨厌一个人时能往死里收拾对方,倒是也相映成趣。

    岩桥慎一把这一笔合作的提议记到自己的记事本上,隔天告诉负责对外联络的办事员有这么一桩事,之后,他就把这事先放到一边,等着岛田绅助那边处理好之后,再主动来联系他。

    今年nzo扩大规模,岩桥慎一除了原本的办事员之外,又另外招了一男一女两个新办事员,分别负责他公司内和对外的工作。

    ……

    转过天来,有大黑摩纪出道专辑的选曲会。

    她要作为创作歌手出道,选曲会上拿出来讨论的,也都是她自己的原创歌曲。论创作能力,大黑摩纪的天赋够足,和需要有专业作曲家先在一旁打辅助的情况完全不同。

    因而,在定计划的时候,岩桥慎一想的,就是要给她制作一张由她自己包揽全部词曲、并且参与了制作的出道专辑。

    不过,选曲会结束之后,大黑摩纪找到岩桥慎一。她还没开口说话,看表情就猜到是有什么事。

    岩桥慎一叫她到自己办公室旁边的小会客室去聊。

    “其实,是在加入nzo之前,和织田哲郎桑有过一个约定。”大黑摩纪有话直说。

    岩桥慎一有点没想到,重复了一遍,“织田哲郎桑?”

    大黑摩纪把加入nzo之前,先被引荐到了being的那段经历告诉他。包括长户大幸对她的贬损,乐手池田对她的赏识,以及把她带到织田哲郎的录音室,替织田哲郎作曲的歌唱了小样的事,一一告诉岩桥慎一。

    而解释的这么详细,全都是为接下来的话做铺垫。

    织田哲郎曾和她约定过,把由她唱了小样的那首歌送给自己。那首歌,织田哲郎没有拿给长户大幸放入being的曲库,而是当作自己的库存曲留下来,准备大黑摩纪出道时送给她。

    “前几天,从纽约回来,和朋友们见面,顺便庆祝马上要开始出道专辑的制作。”说到后面那句,大黑摩纪露出个微笑。

    这场接风洗尘外加庆祝的聚会,池田到场,织田哲郎虽然没有过去,但却托池田带了给她的出道礼物——据说效果奇佳的润喉糖。

    除此之外,还有织田哲郎记在心里的,那首送给大黑摩纪的歌。

    “所以,就来跟您商量了。”大黑摩纪说。

    《大家一起来跳舞》从四月卖到六月,到七月,还能在单曲榜的前十名看到它。整个业界都让它的超强卖气给惊到,或是自发、或是有安排的把这首歌当成梗来玩,为它红遍全国、红到家喻户晓继续添砖加瓦。

    这张单曲大卖特卖,织田哲郎这个原先还算是小有名气的作曲家,凭着这首歌,一跃成为本年度的畅销作曲家,各种合作邀请不断。

    此时此刻,大黑摩纪说,织田哲郎曾经送了一首歌给她。能让织田哲郎珍而重之的送,大黑摩纪这么骄傲的人还能一直放在心里,绝对是首高质量的好曲子。

    大黑摩纪既然把这件事说给岩桥慎一听,就是有想要发行那首歌的想法。她这个立志要当创作歌手的人,想要唱一首不是自己创作的歌曲,必然质量又高、且对她来说富有意义。

    不过,岩桥慎一听了大黑摩纪的话,却不好贸然就表示支持。

    无他,nzo和being之间的暗斗,大黑摩纪可以不知情,但岩桥慎一不可能不知道。不仅如此,他和长户大幸各自都心知肚明,两边连塑料交情都难有。

    不仅如此,织田哲郎跟着being一起并入了verillion唱片,如今也是个burning系的作曲家。

    就算他有支配自己的库存曲给谁唱的自主权,nzo这边的歌手如果越过verillion唱片,公开唱了它们旗下作曲家提供的歌曲,到时候难免不大好看。

    不过,想归想,岩桥慎一还是好奇那是首什么曲子。他问大黑摩纪,能不能把那首曲子演奏一次。两个人到公司内部的排练室去,大黑摩纪用电子键盘试弹了两遍,把歌唱出来。

    是首即使放进大黑摩纪的出道专辑里,也并不显得突兀的歌曲。当然,也是一首旋律清爽优美、浑然一体的好歌。织田哲郎这个人的才气,可见一斑。

    织田哲郎在being的时候,就是公司的顶梁柱。现在到了verillion唱片,也是公司的首席作曲家。这会儿,《大家一起来跳舞》大卖,价值更是不可估量。

    岩桥慎一琢磨了一下,并没有当场给大黑摩纪答复。

    大黑摩纪自己也觉得,突然说起这件事,又是跨公司使用别的作曲家的曲子,肯定不是公司内部相互给对方提供歌曲那么简单。

    因而,岩桥慎一不肯当场答复,她虽然有点要沉不住气,但总归还是按捺住了。

    不给大黑摩纪答复,不代表岩桥慎一觉得这首歌不能用、或是这样一场合作不可行。

    这首歌不是不能唱,只不过,要讲究时机。选对了时机,不仅能够把那首歌的作用发挥到最大,还能把可能的问题给避开。

    甚至,还能顺带发挥一点别的作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