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894. 被套路了

时间:2021-07-13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大本对着周刊杂志预告上面熟悉的名字,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脑中几个念头轮换着闪过。

    一时想着,岩桥慎一既然跟菊池桃子传了绯闻,自己也就能松口气。等中森明菜看到了杂志的报道,也就用不着再悄悄担心她会着了这个风流才子的道儿。

    可一时又想,周刊现在报道岩桥慎一和菊池桃子来往密切,总不是突然之间就密切起来的。菊池桃子加入研音时,据说还是岩桥慎一亲自帮忙引荐,也许当时就已经关系不错了。

    要真是那样的话,这家伙岂不是一边跟菊池桃子来往密切,另一边又借着这次的合作,趁机跟中森明菜套近乎?

    ……岂有此理!

    大本想着这些,心里不痛快,脸色不好看。一边觉得这个岩桥制作人果然跟他亲眼见过的那样轻浮,一边又琢磨,等到报道出来,一定得让明菜酱好好看看这家伙的真面目。

    “大本桑——”

    小助理跑过来叫他,“大本桑。”

    大本回过神来,问了句:“明菜酱选完了吗?”他若无其事的从书报摊旁边走开两步。杂志今天出预告,正刊还要等个一两天,既然能堂而皇之把这件事放在预告上,就意味着不止是一篇自说自话的小作文,怎么也能有两张照片。

    到时候,就直接想办法让明菜酱看到杂志的报道……

    大本这么想着,又犹豫是不是太刻意。中森明菜虽然看着跟那个岩桥制作人相处的不错,但也没有明确表达过好感,本来就是他的猜测,要是表现的迫不及待要打消她可能的好意,叫中森明菜觉得他是在干涉她的私生活、或者认为他是个多事的经纪人,那也不太好。

    要提醒她是一方面,但是,也不能把自己陷到里外不是人的境地。

    冒出这么个念头,他脚步一顿,又扭过头去,瞄了一眼那张杂志预告,漫不经心的对小助理说,“看到熟人的名字了。”

    小助理“哎”了一声,往前探了探身,也跟着去看那张预告。周刊杂志的预告,一向花花绿绿、看得人头晕眼花,她一边看过去,一边在心里琢磨可能的熟人的名字……

    “岩桥桑和菊池桑。”

    在她一眼锁定了“岩桥慎一”这个名字的同时,大本轻描淡写的补充也在她耳边响起。小助理盯着预告上“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制作人,急速接近中?!”的标题,瞪大眼睛。

    岩桥桑,和菊池桃子桑?

    “这怎么可能?”小助理难以置信。

    岩桥桑不是正在和明菜桑……

    大本觉得小助理的反应有意思,笑着打趣她,“这怎么不可能?”他当闲聊,随口说着,“岩桥桑那种年轻有为的人物,女人缘好一些再正常不过。再说了,菊池桑当初加入事务所,可是他引荐的。”

    小助理听着这番话,一时无言。

    大本桑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才能这么轻松的说出这些话……在心里冒出这个念头的同时,小助理忽然想起,当初大本桑好像是说过,岩桥桑是个风流才子。

    大本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

    说不定,“什么都不知道”的,是她,是明菜桑呢。

    经纪人和助理都迟迟不过来,中森明菜正纳闷,瞧见两人一块儿往她这边过来,语气爽朗的招呼他们:“我选好了。”

    一点也没在意、不追究为什么随身的工作人员中途走开了。

    大本跟她道歉,“稍微耽误了一会儿。”他轻描淡写,把小助理摘出来,“桃井过去找我,结果被我拉着,看了些有的没的。”

    中森明菜笑起来,“大本桑刚才也看到中意的东西了吗?”她正要说,大本和小助理要是有什么中意的东西,那就一起记到事务所的账上。

    大本摇头,“那倒不是。”他轻轻松松,当成件趣事说起来,“刚才,在书报摊的杂志预告上,看到岩桥制作人了。”

    中森明菜眨了眨眼睛,一下子被他的话勾起好奇心来。

    这反应,显然是对岩桥慎一的事很关注。大本佯作看不出来,“岩桥桑跟菊池桑传绯闻了。”

    中森明菜抿了下嘴唇,试探着问:“岩桥桑跟菊池桑?”她眼睛亮晶晶的,好奇心似是十足。

    小助理在旁边看着,叫中森明菜纯洁的眼神给勾起了朴素的不忿之心。

    但大本并没有趁机添油加醋的大肆渲染,只轻飘飘说了句,“正式的报道这一两天就出来了,谁知道是不是周刊拿来博人眼球的。”

    先前隐晦提醒岩桥慎一“左拥右抱”的大本,这种时候,反而表现出了理智,没有趁机拿这件事当成是佐证自己的提醒的证据,反而还替岩桥慎一说话。

    中森明菜听了一耳朵,“嗯”了一声。

    大本轻描淡写,她也若无其事,只有从小店里出来时,不经意扫了一眼商店街,往有书报摊的那边走,目光在预告上停了一停。转过脸,跟大本开玩笑,“等看到了报道,拿去取笑岩桥桑怎么样?”

    大本笑着回了句,“不大合适吧?”

    中森明菜笑容灿烂,“是有一点儿。”她说,“桃子酱毕竟是事务所可爱的后辈,拿这种事取笑岩桥桑,对桃子酱就太失礼了。”

    大本随声附和。

    小助理旁听这一耳朵,想起岩桥慎一在录音室里跟中森明菜有说有笑的样子。又是推荐菊池桑进事务所,又是跟明菜桑合作……这该不会就是那位风流的岩桥桑惯用了的手段吧?

    中森明菜说笑归说笑,接下来,购物的兴致也淡了些,眼光愈发挑剔,逛了两家,觉得没意思,跟大本说“到此结束”,又是要找个地方喝杯茶,又要改行程提前返回东京,任性起来,想起一出是一出的。

    真的要出发回东京了,中森明菜想起要给岩桥慎一带的礼物没有买。

    她垂下眼皮,把礼物的事给扔到脑后去。

    ……

    傍晚,岩桥慎一的传呼机响了。

    他人还没下班,看了看传呼的号码,拿起电话,回拨过去。

    一接通,电话那头响起个女声:“岩桥桑?”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不禁微笑,“好久没见了,有希子。”他手头的摊子越铺越大,像以前那样,隔三差五去代代木的录音室泡上一个下午,拉着冈田有希子加班的情形也越来越少。

    他听着冈田有希子有点久违的声音,问她,“有什么事吗?”

    岩桥慎一语气悠闲,还琢磨着,抽空请冈田有希子见面吃个饭。结果,冈田有希子却回以有点沉不住气的声音,“岩桥桑和菊池桑要交往了吗?”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不知道什么事,“什么菊池桑?”

    冈田有希子的语气有一点急切、外加难以理解,“菊池桃子桑。”

    他,和菊池桃子要交往了?

    岩桥慎一让这通急忙忙的电话给搅得头上飘问号,不知道究竟怎么一回事。他摸不着头脑,冈田有希子也后知后觉岩桥慎一的反应不大对,试探着问了句:“岩桥桑不知道吗?”

    有点呆呆的语气,把岩桥慎一给逗笑了。

    他笑这一下,冈田有希子不乐意了,“您还取笑我?”她满肚子话要说,岩桥慎一听她这语气是真有点不高兴,向她道歉,告诉她,“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岩桥慎一语气认真起来,冈田有希子像松了口气。刚才还怪岩桥慎一取笑她,这会儿,自己先笑了一下,“就说嘛。”

    这么嘀咕了一句之后,快点把这件事说给他听。

    冈田有希子和朋友去书报摊买文库本小说,结果在店里张挂的杂志预告上,看到了“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制作人,急速接近中?!”这样的标题。

    “……所以,就立刻给您打个电话,想问是怎么一回事。”她发现岩桥慎一确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自己这通急匆匆的电话,稍微有点害起羞来,越说声音越小。

    岩桥慎一听完,说了句:“原来如此。”他笑了笑,“还要多亏了有希子你,要不然,我可要被瞒住了。”

    冈田有希子有点不好意思,“好像太鲁莽了。”

    “还好。”岩桥慎一回答她,“没有冲到我的办公室来一问究竟,那就不算鲁莽。”

    他开句玩笑,冈田有希子更害羞了。

    岩桥慎一觉得怪有意思的,又安抚她一遍,“我又没有怪你,正相反,还要谢谢你告诉我呢。”

    冈田有希子这下放松了。一放松,先顺口说了句:“就说嘛,岩桥桑不可能要跟菊池桑交往的……”她像说错了话似的,一下子打住了。

    “这么确定不可能吗?”岩桥慎一问她。

    刚接起电话来的时候来不及细想,这会儿,再回忆冈田有希子这通急匆匆的电话,她这么强烈的反应,与其说是对他和菊池桃子传绯闻这件事感到震惊,不如说是一种他怎么能跟别人传绯闻的意想不到。

    冈田有希子的样子,像是心里装着个标准答案,却又被告知那是错的似的。

    岩桥慎一故意要探她的话,问了句:“那有希子觉得,我‘可能’要跟谁交往呢?”

    “这个嘛。”冈田有希子一不留神,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

    岩桥慎一放下话筒,想了想,先给办事员打电话,让办事员跟弄出了这篇新闻的杂志,《周刊女性》的编辑部联系,把杂志的内页传一份过来。

    吩咐完了,他暂且按兵不动,既没有给研音那边打电话,也没有问菊池桃子是怎么回事。

    还有《周刊女性》那边的操作。

    既然要写他的事,出刊之前,却没有知会nzo这边,这个操作不像是做正规报道的。岩桥慎一稍微想了想,心里头隐隐约约,猜得着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办事员敲门进来,把《周刊女性》那边传过来的内页放到他面前。岩桥慎一瞄了一眼版头,不是只有文字的小作文,还正儿八经的配上了照片。

    是那天晚上,菊池桃子要送唱片给他,两人约定在银座见面,道别时的画面。照片里,菊池桃子正笑着跟他挥手道别,一同出镜的,还有被马赛克糊脸的她的经纪人。

    开头第一句,是“本月的某一天,我社记者拍到了女演员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制作人相会的珍贵照片。”

    岩桥慎一快速浏览文章内容,里面写了菊池桃子本人对乐队很有兴趣,是他制作的乐队zar的粉丝,而他也赏识菊池桃子,她加入现在的事务所,据说也有他在当中出力。

    菊池桃子转型之前,曾烦恼过自己接下来的道路,向岩桥慎一征求建议,也是从那时起,两个人的关系迎来了进展。这一季的水十电视剧,菊池桃子第一次担任二番的重任,电视剧播出后,她自然的演技得到了广泛的好评,据说也是得到了岩桥慎一的鼓励……

    文章的最后,写道:“在深夜的街头,菊池桑面带笑容,和岩桥桑挥手道别,岩桥桑则目送菊池桑上车。眼下最炙手可热的制作人,以及堂堂正正走上了新的道路的女演员,这样的两个人,接下来的关系,将要往什么方向进展呢?真是令人期待。”

    岩桥慎一读完了报道,读后感想和刚才心里隐约的猜测,对上了号。

    一篇发行之前没有通知他这边,视角还主要放在了菊池桃子那边的报道,很难让人不往这是菊池桃子那边发的通稿——这个可能上面去联想。

    他这个幕后黑衣人,没什么需要炒新闻的事,但菊池桃子却是需要话题和关注的女演员。尤其,文章里面还特别提到了正在热播中的水十电视剧,甚至还夸奖了菊池桃子的演技。

    也许是周刊一开始就想发这个稿子,但是,要周刊杂志写出这么一篇通篇夸奖外带宣传的稿子,如果不是事先打点过,那除非是从撰稿的到审稿的,全体都是她的粉丝。

    岩桥慎一不知情的时候,突然成了通稿的配菜,心情肯定好不起来。不仅如此,这篇报道一发,有同框的照片,闻着味儿凑过来探情况的狗仔肯定不会少。

    他想了想,又拿起听筒。这次,给菊池桃子那边打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