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09. 奉陪到底

时间:2021-07-30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这算什么问法?

    中森明菜心里暗戳戳念他,嘴上倒回答的很快,“不告诉你。”现在,当然还不能让岩桥慎一知道她刚才的想法。

    这个中森明菜,难得沉得住气。岩桥慎一听她这不假思索的语气,打趣她,“还真是神秘。”

    她装模作样的点点头,“就是这样。”可到底没把这口气沉到底,一在他面前占上风,就开始得意,多了句嘴,“是不是很好奇?”

    岩桥慎一轻轻巧巧,把她拿下,“知道你高兴就可以了。”

    “……”

    中森明菜有点后悔自己多嘴,鼓起腮帮子,做了个鬼脸。岩桥慎一捉弄她一下,自己高兴了,这才配合着回了句:“不过,也确实有些好奇。是什么?”

    这男人怎么这么狡猾?

    中森明菜继续在心里暗戳戳念他。可惜咒语不够灵,岩桥慎一没被她念得打喷嚏。非但没有打喷嚏,话说出口,倒真的追问起来,“所以,能说了吗?”

    中森明菜一本正经,好像胡搅蛮缠的那个人是岩桥慎一,回答他:“不是都说过,‘不告诉你’了吗?”……又想捉弄人,又想知道答案,才不要便宜了你。

    她跟岩桥慎一较劲儿似的,闭紧嘴巴。

    明明不能告诉他刚才在想什么的真正理由不是这个,但被他给搅和一顿,仿佛真的就是因为赌气才不说了似的。

    等中森明菜意识到这点阴差阳错,觉得有趣,低下头掩饰自己上扬的嘴角。

    未来的事又多又远,但岩桥慎一这个人确实就近在眼前。

    反正自己也不是讨厌演戏,岩桥慎一也在鼓励自己,事务所也为自己的话做起了准备……

    中森明菜觉得那种“非做不可”的感觉不是错觉。但这也并不是来自于开弓没有回头箭的压力,而是自己所下的决心。

    没有演成赤名莉香,一盆冷水让她冷静下来,不再单纯只是赌气“菊池桃子能演,她也要演”。在为自己为什么要演戏而迷茫时,意外确认到了岩桥慎一内心的真实想法。

    一个插曲,不知不觉,推着她走到了这里。但也或许是她听从着内心,一步步走到的这里。

    到底为什么想要演戏,岩桥慎一对她的期待与她自己对未来的期待不太一样又要如何……问题的答案,岩桥慎一给不了,别人也给不了,只有由她自己去找寻。

    既然决定了要演戏,那就认真起来,等到事务所开商讨会,把要为她筹拍电视剧的事告诉她、征求她的意见时,把能想到的都说出来。虽然拍电视剧和制作唱片是完全不同的两件事,但既然要做,就无论如何,拿出自己的专业态度。

    心里定下来,中森明菜松开心弦。今天一整天的情绪不佳,渐渐云开雾散。她动了动身子,看看窗外,又偏过头,看看岩桥慎一,问他,“现在到哪里了?”

    不等到回答,自顾自似的,说了句:“夜里到海边去……”

    出发之前,说不出个目的地。岩桥慎一半开玩笑半认真,说是就这么开到湘南海岸去。当时不觉得,这会儿,心情恢复,再想起这个随便定的有点远的目的地,不禁莞尔。

    定个有点远的目的地,也许就是为了方便中途能够反悔。

    岩桥慎一接了句,“毕竟是出来兜风嘛。”想了想,问她,“该不会是改变主意了吧?”

    中森明菜含混其辞,“这个嘛……”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真的改主意了?”岩桥慎一也不意外。

    她笑眯眯,磨磨蹭蹭,故意要卖关子。岩桥慎一想起她刚才的“前科”,有点无奈,“该不会又是‘不告诉你’吧?”

    中森明菜打了个岔,“这句‘不告诉你’,学得还挺像样的。”

    “多谢。”岩桥慎一狮子大张口,“所以,这次给我打五十九分?”

    中森明菜说的更夸张,“给你打九十九分。”她理直气壮,“中森审查员可不考虑避嫌的问题。”

    岩桥慎一叫她的话逗笑了,“不仅不避嫌,还光明正大的徇私偏袒。”

    “就是这样。”她得意洋洋。

    听这语气,看来是用不着再担心她今天的坏情绪了。

    ……

    两个人到底没有真的一路开去湘南。

    “这是慎一的策略吧?”中森明菜问他。

    岩桥慎一懂装不懂,反问,“什么策略?”话说出口,手掌心吃了中森明菜嗔怪的一击。不是在开车的路上,肩并着肩散步,正方便这只纸老虎动手动脚。

    “反正,你就是把我当成傻瓜。”她嘴里嘀咕。

    岩桥慎一这才笑了,“能看出来这是策略,哪还能是傻瓜呢。”

    中森明菜没绷住,笑了一下。笑归笑,嘴上却还不饶人,“你还真敢说。……早知道,就真让你一路开到湘南去。”

    “那还真是多谢手下留情。”岩桥慎一跟她一唱一和。最开始就定个远一点的,听上去有点夸张的出发目标,当然是为了分散她的注意力。

    他越是一本正经,越是好笑。中森明菜忍不住嫌弃,“真狡猾。”与其说是嫌弃,不如说是娇嗔。

    “不过,”岩桥慎一收下她的嫌弃,告诉她,“虽然是策略,但也是真的。你想它成真,那就能成真。”

    中森明菜抿了下嘴唇,“要是我真的要去……”

    “那当然也会奉陪到底。”岩桥慎一不假思索。

    她莞尔一笑,“下次就这么干。”一边说,伸过手去,手指头轻轻勾他的手指,像要和他做个约定似的。

    岩桥慎一蜷起手指头,勾住她的。

    “好了。”中森明菜松开手指,从岩桥慎一身边跳开,和他面对着面,“好久没有这样,一起散步了。”

    她两手背在身后,一边说话,一边倒退着走路。岩桥慎一默默看着,看她步子停住了,才又往前追了几步。

    “安安静静的,就我和你两个人。”中森明菜的目光在他的脸庞和肩膀之间游移,想到什么,忽而一笑,“只把健太留在了家里。”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光顾着出来享乐的不称职父母。”

    “哈哈!”中森明菜开怀大笑。

    岩桥慎一和她说,“下次,也带健太一起出来。”

    “下次,也带健太到录音室去。”中森明菜接上一句。她想到小狗最熟悉的人就是她和岩桥慎一,目不转睛,看着他的脸。

    “我给大本桑打电话,怎么样?”她忽然说。

    岩桥慎一反应了一下,“什么?”

    中森明菜抬起手腕,看看手表,“这个时间还好……”她笑眯眯的,像个要寄出恶作剧的惊吓箱的顽童,“和大本桑说,拜托他到这儿接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