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14. 小狗露馅

时间:2021-08-1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一早,小助理跟着大本去接中森明菜。

    有她跟着出动的时候,十成十是因为需要上楼去接人。今天,中森明菜要带小狗健太去工作现场,当小助理的,就要兼职一把小狗的保姆。

    上了楼,进了门,先和中森明菜问好,再跟健太打招呼。接下来,中森明菜继续去做她的出门准备,小助理负责整理带健太去工作现场需要准备的东西。期间,耳边偶尔飘过来几句中森明菜的吩咐,她就按中森明菜的话,把什么拿出来、再把什么放进去。

    这只娇气的小小狗,日常被周围的人溺爱。虽然体重至今也就两公斤左右,小不点一个,却有一种狗大王的架势,威风得很。

    小助理收拾好了东西,替健太穿好胸背带,一起等着中森明菜。把助理手册背的滚瓜烂熟以后,再到楼上来接人,她心如止水,努力不看不想……

    “在想什么呢?”

    耳边突然响起个声音,小助理一个激灵,瞪大眼睛,整装待发的中森明菜就站在她面前。她一阵尴尬,中森明菜先夸张的拍了拍胸口,“被你吓到了。”

    “抱歉。”小助理垂头丧气,懊悔不已。

    她认真道歉,中森明菜倒笑了起来,安慰她,“没事的。”

    中森明菜春风满面,容光焕发,一笑起来,眼睛像闪着光。这么好的状态,连小助理也不由得受到感染,露出笑容。

    这几天,中森明菜状态好、心情也好。小助理整天跟着她,什么都看在眼里。虽然不太清楚明菜桑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好事……

    下了楼,中森明菜坐进车里,主动跟大本打招呼,“早上好,大本桑~”

    一早听到这么干脆的问好声,大本心里也觉得舒服。虽然他也不是不清楚,为什么中森明菜这几天心情这么好。

    ……送了那么大一个恶作剧给他,不高兴才怪呢。

    上次,深夜把大本叫出去接她,顺便把男朋友介绍给他认识以后,隔天中森明菜若无其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她打定了主意,大本自然也只有装傻的份儿。

    中森明菜无所谓大本会不会把这件事上报给事务所,大本自己思前想后,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往上汇报。

    经纪人也有经纪人的打算,眼下,比起他抢先一步上报,按兵不动反而对自己有利——然而,当午后,大本送中森明菜去录音室,看着小狗健太见到岩桥慎以后,高高兴兴跑到他脚边的样子,他忽然间改了主意。

    不为别的。你们两个,这是不打算藏了?

    ……

    今天午后,岩桥慎一要跟中森明菜一起工作。如果进度顺利,那这张企划专辑的录音环节差不多就可以宣告结束,往后就各忙各的,直到专辑的宣传期开始。先前,岩桥慎一答应了研音和华纳那边,专辑发行以后,愿意抽空配合做下宣传。

    到时候,说不定会跟中森明菜一起参加节目,做个宣传什么的。一向不喜欢上电视的岩桥制作人,甘愿给中森明菜当陪衬的绿叶,话题度倒是挺足的。但如果研音和华纳那边知道了他和中森明菜正在交往,这个话题度,那边恐怕要说消受不起。

    那天晚上,中森明菜叫了大本过去接她,算是把事情给挑明了。过后这几天,岩桥慎一没接到野崎公子“恭喜”的电话,也没到中森明菜家去。

    他也不着急,做好跟研音那边周旋的准备,慢慢等那通电话。不过,野崎公子“恭喜”的电话没等着,倒是前一天下午,中森明菜给他打电话,说要带健太去录音室。

    准确来说,是上午她要带着健太一起去拍杂志。这只神经质小狗,作为桃浦斯达的爱犬,也算小有名气,时不时的还能跟着上个节目、拍个照片什么的,生动形象诠释了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是怎么回事。

    上午拍完了杂志,午后要去录音。虽然把小狗送去暂时寄养、或者先送它回家都不是不可以,不过,中森明菜放开了手脚,就不打算多此一举了,打算带它到录音室去。

    这娇气小狗,跟岩桥慎一熟的不能再熟,而狗狗的特性又……

    没办法了。

    是的,我们有一个孩子。

    中森明菜事先在电话里和他说了,今天要带健太去录音室,岩桥慎一过去的路上,心里有数,做好了被大本暗戳戳念他的准备。

    这张合作专辑,从第一次开始录音,岩桥慎一就从来没有提前到场过,能不迟到就算是守时。今天也不例外,拿出了踩点达人的风范,准时进录音室。

    中森明菜那边先到一步,她的小助理跟录音室的录音助理各自忙前跑后的做准备,录音师坐在沙发上,一边和中森明菜说话,一边有点小心的逗弄健太。

    健太见多识广,有个当桃浦斯达的主人,不是被送去寄养、就是被带到工作场合,个性也算是外向,面对不熟悉的录音师,虽然不怎么热情,但也没有表现出排斥。

    “是个乖孩子。”录音师表扬它。

    中森明菜像个最爱听别人夸自家孩子的家长,笑眯眯的接了一句:“是吧?健太可乖了。”听到她说话,健太从录音师身边跑开,到中森明菜那边去。

    她抱起小狗,摸摸它的头。

    这边说着话,那边,录音室的门被敲响两声,门把手转开。录音师抬起头,客客气气招呼了一句:“岩桥桑。”

    岩桥慎一随手关门,“久等了。”

    录音师跟他混熟了,说起话来也愈发随意,拿他打趣,“确实,您又是最后一个。“

    岩桥慎一也不介意,随口回答,“要是明菜桑今天肯给机会的话,下次我就早点过来。”

    这里的“今天肯给机会”,说的是如果中森明菜这次没唱好,需要再加一场录音。中森明菜听了,不假思索,接上一句:“才不要呢。”

    “回答的真快。”岩桥慎一笑起来。他话音刚落下,小狗健太从中森明菜腿上下来,跑向岩桥慎一,兴奋的上蹿下跳,轻轻去咬他的裤脚。

    中森明菜扭过头去,抿嘴笑着,看岩桥慎一逗小狗。

    录音师到了嘴边的话没来得及说出来,眼睁睁看着岩桥慎一蹲下去,一把捞起健太抱在怀里,想起自己刚才努力哄了健太一顿,才消除了它的戒备心。

    听说有那种天生受小动物欢迎的体质,这位岩桥桑就是吗?但再受小动物欢迎的体质,也到不了这种程度吧?

    他下意识转动眼珠,悄悄瞄了一眼在旁边看热闹的中森明菜。

    小助理泡好了茶,端着盘子出来,见着健太亲亲热热的对着岩桥慎一撒娇。不仅如此,这只被溺爱成了狗大王的小小狗,在岩桥慎一跟前,却规规矩矩的。

    所以,健太跟岩桥桑挺熟的……吧?

    她屏住呼吸,垂下眼皮,把泡好的茶一份份端过去。到底没忍住,又看了一眼,心里直打鼓。健太跟岩桥桑,绝对很熟悉的!

    这下要怎么办?

    小狗又不像人,有什么都表现出来。看它对岩桥慎一的态度,肯定不是只见过一次两次……

    明菜桑怎么把小狗给带来录音室了呢?

    她这么努力的帮明菜桑保守秘密,这下,都要因为一只小狗暴露了!

    小助理心里长草,不知道助理手册到底是该念还是不再念,眼前这一幕到底是要装作没看见还是要装作没看见,不过,脑袋到底没失灵,下意识去看大本桑——

    目光看过去,大本面无表情,一点也没流露出多余的情绪。

    看到大本若无其事,小助理也跟着定下神,端完了茶,把茶盘送回录音室里的小茶水间。她心里想,大本桑到底是见多识广才不动如山呢?还是没养过狗,不知道小狗只会对亲近信任的人那么没防备呢?

    又或者,大本桑其实什么都知道,早就心中有数了吧?

    小助理回想起先前,大本桑对她说,“岩桥桑是个风流才子”的话。还有先前,大本桑看到菊池桃子桑和岩桥桑的绯闻时,还故意把这件事告诉了明菜桑……

    难道,大本桑不是因为对岩桥桑有成见,而是因为什么都知道,实在看不下去岩桥桑的伪装,这才明里暗里的提醒明菜桑吗?

    小助理越想,心情越跟着感到复杂。她从茶水间出来,看到小狗重又回了中森明菜怀里,她低着头,一边和健太玩,一边跟录音师和岩桥慎一说话,确认今天的工作内容。

    明菜桑……

    小助理满肚子想说的话,但毕竟没资格说,只能默默叹气。想再默念两句助理手册稳住心神,但也打不起这个精神来。

    她在这儿愁肠百结,替中森明菜操心。中森明菜看她出来,冲她招招手。等她走近上前,中森明菜和她说,“健太接下来就拜托你了。”

    小助理把小狗接过来。

    要录音的三个人走向控制台那边,小助理去拿牵引绳,准备带健太出去散散步。这时,大本也要往外走。小助理听到动静,往他那边看了一眼。

    大本冲她点点头,挥了挥手里的传呼机,“我去回个电话。”

    ……

    是事务所那边的号码。

    传呼一响,确认完了号码,大本离开录音室,去找大厅里的公用电话。事务所那边打传呼过来,肯定有急事,他又是中森明菜的经纪人,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跟中森明菜有关的事。

    大本走在路上,心跳忽然加快。

    他想起刚才,亲眼看着健太跑向岩桥慎一脚边,一人一狗热热闹闹互动的情形。中森明菜先是深夜把自己叫过去接她,又大大方方带了小狗到录音室来,一点也不担心被人看出端倪。

    这是不打算隐瞒的意思了。

    她决定了的事,九头牛拉不回来。

    能跟健太混得那么熟,岩桥慎一总也去过中森明菜家不少次。他这个幕后黑衣人,在业界现在炙手可热,那张脸狗仔未必不认识。而这期间,两个人也未必没有出去约会什么的……

    大本把电话打回去,听筒那边,中森明菜所属的制作一部的经理和他确认今天的行程。

    “正在新桥这边的录音室呢。”大本如实作答,“今天下午,来录新专辑。”

    “岩桥桑也在?”制作一部的经理像是在和他确认什么。

    大本心里的不祥预感越来越真,但仍旧镇定,“那还用问。制作人就是岩桥桑嘛。”

    电话那头,传来经理一串刻意压制的古怪笑声。虽然是在笑,但是,跟高兴没什么关系。当然,也并没有气愤。大本多少觉得,这串笑声里带了点戏谑。经理笑过了,说了句:“到底是“名制作人,还真不得了。”

    越是这样,大本反倒心中警醒,明知故问:“怎么了吗?”

    经理和他说,“有狗仔拍到了岩桥桑出入明菜酱公寓的照片,送来事务所这里,要谈价钱。”

    大本心里一跳,刚才不祥的预感成了真。

    与此同时,大脑的另一面,有根弦也跟着松了下来。这下子,他知情不知情,又有没有和事务所上报,已经完全不重要了。

    不仅如此,如果在这个节骨眼上说自己早就知道,反而对他、对中森明菜都不利。

    他装糊涂到底,经理也就不问他知不知情。狗仔找上门来,当下,只有直接去找中森明菜要个准信儿,别人的话都不作数了。

    “明菜酱刚进录音室。”大本直奔主题,问经理,“要现在就去找她核实吗?”

    经理想了想中森明菜在录音室里那个说一不二的暴君脾气,不大想惹事。再说,岩桥慎一本人也在录音室,不论这事是真的还是误会,经理也不想得罪这个制作人。

    他话说的挺宽松,“录音结束以后再问也可以……”顿了顿,没头没尾的说了句,“菊池桑那边,总也不能没有表示。”

    没有菊池桃子的经纪人策划绯闻,狗仔拍到的这套照片就没有这么现在这么值钱。而除此之外,另有重要的一点是,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的真实关系怎么样?

    她是岩桥慎一介绍进来的研音,这件事没人不知道。

    要是岩桥慎一做事有亏,弄出这种局面,研音必定要跟他死磕到底。

    可如果不是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