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15. 当头一棒

时间:2021-08-1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大本打完了传呼,重返录音室。

    录音已经开始,岩桥慎一、中森明菜、还有搭档的录音师,以及其他的工作人员,都各司其职。小助理带着健太出去,这会儿,倒成了他最清闲。

    把小狗带进录音室,这么不加掩饰的做法,中森明菜显然不在乎被发现她和岩桥慎一的关系。既然如此,会被狗仔拍到,也不是值得意外的事。

    大本琢磨,要跟中森明菜“确认”交往这件事,还是等到录音结束,她坐进车里以后再说更合适。

    打定了主意,他心情放松,在此等候。期间,传呼机又响了几次,都是电视台相关的工作人员的电话,和他这个经纪人约定、确认工作。

    这期间,带着健太出去玩的小助理,又抱着这只玩够了的娇气小狗回来。进了录音室,她在休息间里,拿出小狗的装备,又是准备水,又是准备投喂的零食。

    健太吃饱喝足,还想往控制台那边跑,被小助理抱在怀里,替它按摩。

    不用说,是因为控制台那边,岩桥慎一就在那里。这只小狗弄不清楚录音室里的状况,还想跑过去找岩桥慎一撒娇。

    小助理一边哄小狗、以免它过去捣乱,一边又不禁暗暗叹气。谁能想到,这位岩桥桑,是那样的人呢?此时此刻,她与其说是在替中森明菜操心,不如说是在因为自己看走了眼而不甘心。

    小助理在这儿想些有的没的,大本又打完电话回来,跟她说话,“带健太玩回来了。”

    “水和点心也喂过了。”小助理跟大本汇报。看大本神情轻松,想了想,到底没按捺住,小声说了句,“健太君好像和岩桥桑很熟。”

    她越说越小声,耳根发热,好像在说别人的坏话。然而,大本桑的样子,显然什么都知道。这话说给大本桑听,也不算是背地里乱打小报告……对吧?

    “确实。”大本回答的轻描淡写。

    这副波澜不惊的样子,看在小助理眼里,更加确定大本是看穿一切、还苦口婆心明里暗里提醒中森明菜,为她操碎了心的老经纪人。

    真不愧是大本桑!

    小助理暗暗佩服,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有大本桑这样的段位。到那时候,说不定自己也是可以独当一面的大经纪人。

    大本没打算现在就跟小助理说,事务所那边收到了狗仔拍的照片,免得这个天真的小助理在录音室里就露出来。但要不了两个钟头,小助理就能知道这件事,所以他也不刻意隐瞒。面对小助理打的小报告,也模棱两可的答应着。

    那边的录音暂时叫停,听到动静,大本和小助理也打住闲聊,等着待命。竖起耳朵听一会儿,都是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在说话。一会儿一句“还差了点感觉”,一会儿又一句“和明菜桑的状态没关系”的,听上去,是中森明菜自己有点不满意。

    听了一会儿,忽然听到一声“桃井桑。”

    小助理下意识应了一声,抱着小狗,快步走过去。是岩桥慎一招呼她。

    他确认了一遍,“桃井桑,对吧?”

    这么端庄气派的一张脸,却一肚子花花肠子。真是善于伪装。

    小助理心里“嘁”了一声,但毕竟不能表现在脸上——于是,也若无其事的伪装起来,“是的,岩桥桑。”

    要论善于伪装,她的本领也不差。

    “有点事要拜托你。”

    岩桥慎一脸上泛起微笑,“刚才,我和明菜桑商量,最后的录音,稍微喝一杯。所以……”

    “所以,能请你跑腿,去买点酒吗?”中森明菜笑眯眯的把话接过来。

    小助理眨眨眼睛,心里觉得,他们两个默契十足。

    这样的岩桥桑,真的会是个“风流才子”吗?她看着春风满面的中森明菜,还有客气温和的岩桥慎一,又觉得不信。

    也许她就是没有大本桑眼光好、善于观察,成不了大经纪人吧……

    但她还是想要相信眼前亲眼看到的。

    ……

    菊池桃子的经纪人接到事务所打来的电话,匆匆往回赶。她人一走,菊池桃子跟着心里没底,不知道经纪人急着被召回,是为了什么事。

    但毫无疑问,既然是她的经纪人,那么事情基本可以确定是和她有关系。正因为如此,菊池桃子才跟着牵动心弦。

    移籍到研音之后,菊池桃子基本上顺风顺水。演员事业稳步上升,在大众那里的好感度也不错,一直不缺广告代言。至今,只缺一个成功挑大梁的机会。

    要是中森明菜没有刚好在这个节骨眼宣布要演戏,事情也许大不一样。菊池桃子心中冒过这个念头的一瞬,却又想到,如果中森明菜在更早的时候就宣布要演戏,那她现在拥有的都未必能拥有。

    可要是这么想,就有一种中森明菜是投在自己心上的阴影的感觉。

    菊池桃子努力把这个念头从脑海当中驱散。但从另一角度来说,是因为经纪人被突然急召回事务所,这种“一定有大事”的想法,压在她心头。

    不知道会是什么事……

    菊池桃子心里胡思乱想。想着想着,忽然觉得这个多思多虑的自己有些太过敏感,为之一笑。也许是因为刚才,两个人正在讨论中森明菜的缘故,才想起这些有的没的。

    广告的拍摄还没有开始,经纪人走开,跟着她的小助理,没事吩咐的时候永远杵在角落绝不多话,休息室里安安静静,菊池桃子也戴上耳机,便携c机里,放的是前阵子老东家替她发行的那张精选专辑。

    要是声音外放,被人知道她在听自己的歌,也许要被笑自恋。

    不过,在彻底告别了偶像歌手的身份以后,再去听自己的歌,却别有一番滋味。菊池桃子听着歌,忽然想起一句话。

    “菊池桑偶像时代最好的时候被保存下来了。”

    她想起岩桥慎一说过的话,像被轻轻敲了一下头。回过神,取下耳机。低下头,上次的绯闻通稿之后,和岩桥慎一打过的电话内容,也一并浮现在脑海当中。

    “我不是那样的人,菊池桑也不是那样的人。”

    她是什么样的人?菊池桃子想起岩桥慎一的话,以及自己没有问出口的话,心里酸胀难受,好像被隐晦的责备了。

    岩桥慎一坦坦荡荡,所以干脆利落,说自己“不是那样的人”。

    可菊池桃子问心有愧,那句话就问不出口。

    ……

    菊池桃子的经纪人被急召回事务所,本以为是有什么大事等着。结果,出乎意料,她被急忙召见,是有件过了期的消息,要跟她确认一下。

    “关于菊池桑和岩桥桑的关系。”

    经纪人被叫回来,丢给她的却是这种问题,心里反应了一下,斟词酌句,先说些众所周知的套话,“岩桥桑是菊池桑的恩人……”

    能给事务所的一线艺人当经纪人的,没有傻瓜,不会一张口先把自己推到最前面来。

    不过,小聪明用到大事上无济于事。野崎社长打断她,“上次周刊登的菊池和岩桥桑见面的新闻……”

    虽然那篇绯闻的通稿味儿浓厚,却也有图有真相、那两个人之间也确实有来往。

    野崎社长这是要句准话。

    经纪人听话听音,认真作答,“当天晚上,菊池桑是要送自己的唱片给岩桥桑,所以才约定了见面。虽说那两位有些交情,不过,据我所知,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关系。”

    她心里犯嘀咕,想不明白为什么野崎社长时隔这么久,又在意起了那篇通稿的真实度。

    且不说研音对艺人的私生活约束不强,没有恋爱禁止令之类的东西,菊池桃子既然要转型演员,这种形象好、人又低调的黑衣人,可以说是完美的交往对象。可看野崎社长的样子,不像是对这件事乐见其成。

    难不成,是不许菊池桑恋爱?又或者,那位岩桥桑只是看着品行好,其实闹出了什么压不下去的大丑闻,现在才提前确认他和菊池桃子的关系,方便早作切割?

    “所以没有交往,对吧?”野崎社长和她确认。

    这个态度,更印证了野崎社长不愿意听到这两个人有什么关系。经纪人心里忽然有点拿不定主意,猜不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

    菊池桃子当然没有跟岩桥慎一交往。

    这一点,野崎社长就是不问菊池桃子的经纪人,心里也清楚。上次的绯闻通稿炒作完,那两个等着钓大鱼的狗仔就一直跟着岩桥慎一。假如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真的有点关系,此时此刻,他就没有这个分别跟菊池桃子和中森明菜的经纪人沟通的余裕了。

    事实上是,从绯闻通稿之后,岩桥慎一连菊池桃子的面都没见过。那两个狗仔锲而不舍的蹲守,反倒能证明他的清白。

    不过,倒是那两个狗仔,还真就让他们撞了个大运,拍到了点大新闻。

    然而,当这两个狗仔把照片送到事务所来讨价还价的时候,这种证明就没有用了。-“在没有被拍到的时候,也许岩桥慎一瞒天过海见了菊池桃子呢?”

    只拍到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出入彼此的公寓,顶多是这两个人因合作生情,至于岩桥慎一的身份问题,那是另外的事。

    但是,这两个狗仔,摆明了要顺水推舟,借着研音自己炒的通稿,要饱饱的吃一顿。

    据制作二部的经理所说,上次的通稿就是菊池桃子的经纪人出谋划策。

    拉着岩桥慎一那种黑衣人来炒作,这一步棋平心而论,走得不错。但是,阴差阳错曝出了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关系暧昧,这步棋就变得尴尬起来。

    光是事务所两个女明星接连和同一个制作人出绯闻,也够尴尬的。

    岩桥慎一是nzo唱片的社长,不是普通的制作人。他跟别家唱片公司的王牌歌手生情,做出这样的事,当然不地道。就算他曾经在大赏事件里助研音一臂之力,让中森明菜拿到了大赏,又推荐了菊池桃子加入研音,让野崎父子两个,都亲口承认“欠他一个人情”。

    然而,欠人情归欠人情,不代表就不谈规矩了。

    何况,他助了中森明菜一臂之力,现在又跟她的关系暧昧不明——大本那边还没有送准信过来,但两个人分别出入对方的公寓、还正在合作,野崎社长自己心里先信八分。而岩桥慎一推荐了菊池桃子也不假,但没有他,就没有研音现在这个下不了台的局面。

    当然,野崎社长不是不讲理,心里也知道,会造成现在这个局面,菊池桃子这个想当然的经纪人、以及当时默许了她的炒作大计的事务所,也不是无辜。

    不过……

    现在承认“研音也有责任”,显然不合适。

    野崎社长心里有点成算,但却不动声色,拉开抽屉,拿出一叠照片,示意菊池桃子的经纪人看看。

    经纪人接过来,第一张就是岩桥慎一。

    她抬起眼皮,看了上首的野崎社长一眼,见他神色似是在等待,又把注意力放回手里的照片上面。

    当她翻到下一张,心头顿时重重一跳。同样的背景,同一座公寓,中森明菜正走进里面。

    一个她最不想成真的念头,在心中慢慢凝结。经纪人稳住心神,继续往下翻,背景换成了另一座公寓,岩桥慎一正从里面出来。再下一张,是中森明菜从外面进去。

    这些照片里,没有拍到两个人真正同框的照片。然而,出入同一座公寓,还能说是邻居、或者去见不同的朋友。但同时出入两座公寓,世界上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巧合?

    再联系到这两个人这段时间正在合作……

    经纪人想着想着,忽然有种被当头敲了一棍的感觉,顿觉危机就在眼前。她小心把照片送回去,等着野崎社长的下一句话。

    野崎社长的下一句是:“接下来,绝对不许再提菊池和岩桥桑的事了。”他话说的轻飘飘,经纪人答应着,后知后觉,感到一丝恍惚。

    菊池桃子和她说过,岩桥慎一有女朋友。所以,那个“女朋友”是中森明菜桑?

    她让菊池桃子去试探能不能战胜她的那个“女朋友”,是中森明菜桑?她所说的那个不可能被通稿伤害、只可能被岩桥慎一伤害的“女朋友”,是中森明菜桑?

    她精心策划的炒作,其实是在挖事务所最大牌的明星的墙角。

    菊池桃子的经纪人心头那丝恍惚,慢慢转为一阵无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