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21. 结婚不可

时间:2021-08-20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岩桥慎一轻飘飘开口,就是一颗软钉子过来,先让野崎公子落了个下风。

    确实,传出绯闻的同时,又有合作情报宣布,在大众看来,是个标准的炒作套路。不论绯闻的真实度有多少,话题度都会在瞬间引爆。但偏偏,研音非但不能要这个热度,甚至还要出钱封住狗仔的口。

    至于为什么研音“不便”让这两个人交往的新闻发出来,两边心里也都有数。

    要不是菊池桃子的团队没有经过他的同意就拉着他炒绯闻,现在就轮不到狗仔去敲诈研音。

    岩桥慎一轻描淡写,尽管只字未提菊池桃子的团队没有经他的同意就拉着他炒绯闻、进而导致了今天这个局面的事,但野崎公子也不是傻瓜,听话听音,听得出来。

    但凡研音尊重他,在炒绯闻之前事先和他打声招呼,也就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野崎公子抬出这句“不便”,正好被岩桥慎一咬准这件事,拿来压制他。不仅如此,研音还要自认一句理亏。

    之前,和菊池桃子的绯闻传出来的时候,岩桥慎一推聋妆哑,权当无事发生。当时看,是他和研音关系不错,所以不作追究。现在看来,就是为了这一刻。

    野崎公子往日里跟岩桥慎一都是在合作共事,有个共同的目标或是对手,今天却不一样,是要想方设法压他一头。虽然见识过他的本领,但亲自领教就又是另一番滋味。

    吃下岩桥慎一这一颗软钉子,野崎公子笑了笑,“确实。”

    他不紧不慢,“专辑发行之前,制作人和被制作的歌手被拍到,是业内最常用的炒作手法。……但是,岩桥桑和明菜桑之间并不是炒作,当然也用不了炒作的手法。”

    两边好似都刻意忽略了先前菊池桃子的团队弄出来的那场绯闻。岩桥慎一没把话说破,野崎公子也顺理成章,把这个“不便”推到因为是事实而不是炒作上面。

    再说了,在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的绯闻事件里,研音固然不占理。但是,岩桥慎一对其他事物所的桃浦斯达出手,也理亏着。

    野崎公子面不改色,把话题从这个炒作新闻的套路便与不便,拉回“岩桥慎一对研音的王牌出手了”这件事上面。他颇有些遗憾,“研音和华纳这边的团队,已经开始着手明菜桑的专辑宣传工作。岩桥桑先前同意配合宣传的时候,这边正高兴着呢。”

    岩桥慎一回答他,“宣传期内,我自然会全力配合。”

    “话是这么说。”

    这次,轮到野崎公子出手,“现在,突然间告诉我们,我们的歌手和她的音乐制作人交往,这边虽然意外,但明菜桑毕竟不是要在意绯闻的清纯派女偶像。”

    “但是,”他话头一转,说到敏感的地方,“明菜桑交往的对象是nzo唱片的社长桑,不论是对研音、还是对华纳,都不由得不感到在意。”

    跟中森明菜的交往,最难办的问题无非就是在这里。

    菊池桃子的团队自作主张弄出来的绯闻,是让研音尴尬难堪。但nzo的岩桥社长动了其他公司的摇钱树,做出这样的事,岩桥慎一是要给这两边一个交代的。

    这一点,研音知道,岩桥慎一也知道。不过,虽说被拿住了把柄,岩桥慎一不慌不忙,等着野崎研一郎的下文。

    只要这个把柄拿在手里,那么,不管是软钉子还是硬钉子,研音都胜券在握。野崎研一郎慢慢说下去,“研音这边,非常信任岩桥桑。是出于对岩桥桑的信任,所以才愿意全力配合您的合作企划。”

    但是,您却在合作期间,对合作的对象出手,辜负了研音的信任。

    岩桥慎一垂下眼皮,沉默不语。

    野崎研一郎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乘胜追击,“还有华纳那边。这件事,现在只限研音的相关人员知情,这边也在烦恼,应该怎么向我们的合作方进行说明,又要有一个怎样的交代。”

    这话几乎是直白的威胁了。

    如果岩桥慎一给不出个让研音满意的条件,这一次,研音和华纳都将与他为敌。然而,岩桥慎一听了这番话,却为野崎公子的用词心里一动。

    “合作方”。

    nzo的社长对华纳最赚钱的歌手之一出手,这件事,华纳那边当然也不会轻轻放过。研音如果跟华纳统一阵线,拿住“岩桥社长对我们的摇钱树出手”这件事不松开,那岩桥慎一这一关就不好过。

    当然,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趁这次狗仔拍到的照片被研音压下去,和中森明菜分手划清界限——这破办法肯定不可能。

    但反过来说,研音派出野崎公子在这里细数他染指了研音的桃浦斯达这件事让研音多震惊失望,也是因为研音肯定“岩桥慎一不会用跟中森明菜划清界限来脱身”。

    不仅如此,研音也没有要来拆散他和中森明菜的意思。

    要是当初的小制作人、无名唱片公司社长,那是挺不值钱,但今非昔比。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研音自然不打算松手。

    岩桥慎一要是能跟研音谈拢,研音就能和他站到一边,跟华纳周旋和解。

    “合作方”。

    研音和华纳正在合作。研音和nzo照样也能合作。

    岩桥慎一默默听野崎公子控诉他的行为有多么不合适,但越听、心里越有底。研音压住新闻、瞒住华纳,来和他见面,当然是要捏着这个把柄,跟他谈条件。

    心里有底了,岩桥慎一低下头,一开口,说起软话,“研音这边,是我辜负了野崎桑的信任。华纳那边如果迁怒,我当然不会逃避,届时,会亲自上门去请罪。”

    他一副要躺平,任研音和华纳发落的架势。

    刚才还不动声色地请人吃软钉子呢……这就泄了气任凭发落了?野崎研一郎听到这番话,一时不知道要作何反应,猜着他还有话说,等着他的下文。

    岩桥慎一语气冷静,“研音和华纳方面,我会亲自请罪。除此之外,我所任职的nzo那边,我也要给nzo的股东、以及公司的同仁们一个交代。”

    给研音和华纳的是“请罪”,给nzo的是“交代”,岩桥慎一摆明了态度。这件事他做得不妥当,但不妥之处在于他nzo负责人的身份,而他需要给交代的对象也是自己的公司内部。

    要给nzo一个交代……是什么“交代”?

    岩桥慎一以退为进,让野崎公子又吃了他一颗软钉子。但岩桥慎一说这些,真就是为了要“负起责任”?

    野崎研一郎又不是傻瓜。

    中森明菜亲自去一趟事务所见野崎俊夫,明里暗里的,就是为了传达一件事:不许难为岩桥慎一,她要保护岩桥慎一。

    这个桃浦斯达的个性,认定了的事九头牛拉不回来。她肯为岩桥慎一去耍这个小聪明,研音要是真的跟岩桥慎一撕破了脸,她就能跟研音撕破脸。

    中森明菜坚决要站在岩桥慎一一边,已经让研音束手束脚,而现在,看岩桥慎一的样子,仿佛要为这件事负起责任、隐退江湖一般。

    要是岩桥慎一不是现在这个岩桥慎一了,那研音才真的是鸡飞蛋打。

    研音的确拿住了岩桥慎一的错处不假,但岩桥慎一也不是两手空空。非但不是两手空空,甚至,研音的算盘能不能打响,也要看他的手指伸向哪一边。

    研音可以原谅岩桥慎一辜负了它们的信任,华纳未必能原谅其他唱片公司的社长对着它们的摇钱树出手。但比起研音,在业界,岩桥慎一应当更不愿意跟华纳为敌。

    如果岩桥慎一肯答应研音的条件,研音就能助他跨过华纳那道坎。反过来,如果谈崩了,研音就会跟华纳站在一起,向他、向nzo施压。

    然而,野崎父子都没有要在这件事上对岩桥慎一出手强硬的意思,联手华纳把岩桥慎一打倒,对研音毫无好处。研音不可能乐见于岩桥慎一身败名裂、一文不值。只有保持住现在的身份地位、并且上升潜力巨大的岩桥慎一,对研音来说才是双赢。

    不仅如此,在中森明菜亲自去见了野崎俊夫、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以后,打倒岩桥慎一这件事,更不可行了。要是跟岩桥慎一撕破了脸,也就失去了中森明菜。

    甚至,如果研音因为这件事和岩桥慎一翻脸,过后中森明菜又坚持站在岩桥慎一那边的话,只要稍加炒作,还有可能对外坐实了自家事务所的两个女明星都被他同一个人给吃干抹净这件事,到时候不仅里子丢个干净,面子也一点不剩。

    千说万说,菊池桃子的团队那一出绯闻炒作,简直遗患无穷。

    本来就是带着压住岩桥慎一一头、再接着谈条件的想法,才请他来赴宴。但现在,吃下了岩桥慎一给的这一颗软钉子以后,野崎研一郎更在心里坚定,能与岩桥慎一同盟、就不与岩桥慎一为敌。

    岩桥慎一当然也是这个想法。

    既然选择了中森明菜,那最好还是跟研音保持友好。中森明菜跟研音一路走到现在,在研音的地位不可动摇、研音的高层对她也百依百顺,而这家事务所本身的实力也不用说,今后的发展前景更是不可限量。

    她要留在艺能界,再没有比研音更合适的事务所。

    把研音看作是最适合中森明菜的事务所,那么,岩桥慎一在和研音周旋的时候,所想的就是能和研音成为同盟最好,至少也不能为敌。

    只要中森明菜在研音,研音和nzo之间的纽带就不会断——这样的结果,才是岩桥慎一期待、并且想要为之努力的。

    “‘交代’这样的词,也太重了。”野崎研一郎慢慢开口。

    岩桥慎一似是心意已决,“是我做事不周到,该负起来的责任,自然不会逃避。nzo那边也好,其他方面也好。”

    野崎研一郎一笑,“要是因为我们的明菜桑,给岩桥桑添了麻烦,可就是这边过意不去了。”

    到这会儿,野崎研一郎可以确定,岩桥慎一对中森明菜找到事务所去这件事并不知情。而越是确定这一点,也就越是了解到中森明菜对岩桥慎一的感情。

    “明菜桑是研音重要的人物。”岩桥慎一说。

    野崎研一郎点头,“是这样。直到现在,业界还有‘研音=中森明菜’这样的声音。”他又是一笑,“研音最成功的作品。是研音之所以能成为研音的最关键人物。”

    这话说得颇为郑重,岩桥慎一听在耳朵里,又感受到跟一家事务所的王牌恋爱,到底需要多么大的能量。

    两个人刚才你一句我一句堆上去的紧张气氛,似乎慢慢缓解下来。松这一口气,总算有了点吃饭的余裕。虽说讨论的是针锋相对的事,但进了休息时间,岩桥慎一也好,野崎研一郎也好,都放松心情,先享受起眼前的食物。

    而这份轻松,也和双方都大概明白了彼此的想法、并且有再往下商量的余裕有关系。

    野崎研一郎向岩桥慎一举杯,再开口,又把话题绕回到那张新专辑上面,“研音这边,对明菜桑的新专辑报以相当的期望,也知道岩桥桑为此颇为费心。”

    岩桥慎一把话接过来,“我对这张新专辑颇有信心。”他顿了顿,“准确来说,是对明菜桑有信心。”

    歌曲被创作出来,是需要被演绎的。中森明菜就做得极好。

    野崎研一郎听着岩桥慎一毫不犹豫的称赞,有些感兴趣,“岩桥桑非常欣赏明菜桑。”

    岩桥慎一点头,“确实。”他自嘲了一句,“虽说和明菜桑交往了,但我会特意准备这个企划,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欣赏她的才能,认为非她莫属。”

    野崎研一郎为这句话笑了。

    岩桥慎一的自嘲,在他听来是有些好笑,但野崎研一郎会笑起来,某种程度上来说,也是稍微松了口气以后的轻松一笑。

    这个工作狂制作人,对中森明菜的才能满口称赞,看这样子,巴不得她能一直站在舞台最中间。既然如此,他和中森明菜结婚的可能性就变小了。

    对研音来说,所担心的另一件事,是中森明菜结婚退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