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22. 就要结婚

时间:2021-08-20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艺人出道以后,必然会遇到恋爱方面的问题。恋爱关系到艺人在大众面前的形象,而对艺人来说,形象受损是致命打击。

    中森明菜不是那种需要靠着维持单身人设来稳固粉丝的清纯派,岩桥慎一也不是那种奇形怪状的家伙——没错,对时尚达人型的女明星来说,她有交往的对象,形象不会有损失,但她的交往对象如果奇形怪状,就极有可能会导致广告代言的身价打折。

    对研音来说,不必担心她因为跟岩桥慎一恋爱导致商业价值打折扣。实际上,如果岩桥慎一不是唱片公司的负责人,只是一个音乐制作人,那么,连今天晚上野崎公子请他吃的这顿饭都可以免了。

    是因为岩桥慎一唱片公司社长的身份和他在业界的能量,才让研音抓住这件事不放。

    同样的,如果他不是唱片公司的负责人,也就不存在得罪中森明菜的唱片公司的问题。中森明菜和他交往固然不会形象受损,但华纳不会轻易放过其他唱片公司社长对它们的摇钱树出手。

    哪怕中森明菜没有损失,把勺子伸到别人的锅里舀一勺,也是大忌讳。

    但交往是交往,结婚是结婚,两者天差地别。

    事务所的负责人会忠告女艺人“不要结婚”,这是艺能界的常识。中森明菜没有因为恋爱而流失粉丝的风险,但却有结婚引退、让研音失去目前最大一棵摇钱树的风险。

    曰本政府于1985年颁布了《男女雇用机会均等法》,号召为女性创造一个可以平衡工作和家庭生活的环境。

    话是这么说,到现在,结婚就“寿退社”,读个好大学是为了嫁个更好的男人,仍是曰本的常态。艺能界在这方面更是如此。

    女艺人结婚后引退,无论何时都被传为佳话。反过来,是结婚后继续留在艺能界工作的女艺人,露脸的次数稍多一点,就会招来“不好好顾家,不是个好太太”的批评。

    山口百惠和三浦友和的童话故事背后,是三浦友和因为迎娶了当时的最强女偶像、断了几方的财路,结婚后事业一度不顺,多亏两夫妻好感度高,也有大物愿意拉他一把。松田圣子和神田正辉闪婚,是因为结婚对象是石原军团的扛把子,且大佬石原裕次郎彼时尚且在世。即使有人撑腰,松田圣子也还是在结婚生女的当年就立刻复出拼事业。

    即使事务所当时爽快放人,但女明星结婚引退后又想复出,或者是结婚后继续工作却人气不佳时,被事务所要求复出的条件或是给她好资源的条件是离婚的事也时时发生。

    给普通大众看到的是因为结婚淡出的某某女明星,离婚后重新焕发光彩,但实际情况,可能是事务所要求,只有她离了婚,才能重新获得事务所的信任,重新被重视。

    曰本的艺能界就是这么回事,不论是公开的还是非公开的,侵犯人权的行为时时发生,并且整个业界都在默许。正如岩桥慎一为南野阳子的事去找姐姐的时候,姐姐朝子的那句话。

    “从根本上来说,艺能界就是个非法的世界”。

    松田圣子之所以能那么顺利结婚,是因为整个业界都清楚她不是个安于在家里相夫教子的女人。正如研音清楚中森明菜心心念念的就是结婚的同时引退回家当个好太太。但中森明菜不是过气无价值的女偶像,她还是研音和华纳的摇钱树。如果她结婚引退,损失不可估计。

    岩桥慎一既然欣赏中森明菜,又为她精心准备合作专辑,显然是希望她能够长红。希望她长红,也就意味着希望她能一直在主流第一线。如果岩桥慎一能对她有这样的期望,那么,他会跟中森明菜结婚的可能性就大大降低。

    如果岩桥慎一只跟中森明菜交往,不和她结婚的话,对研音来说倒是件好事。既拿他对研音的摇钱树出手和他谈了条件,过后,他说不定还会对中森明菜的事业有所帮助。

    对研音来说,中森明菜的交往对象不娶她、吊着她、让她继续留在艺能界里,要比她的交往对象是个有担当、以结婚为前提和她恋爱的男子汉要更符合利益。确定中森明菜嫁不出去的时候,研音推聋妆哑,一旦她真有了结婚的苗头,睁一只闭一只的眼睛就全睁开了。

    岩桥慎一只跟中森明菜交往,研音会借着这个由头跟他谈条件、进而合作。但他要是想跟中森明菜结婚,那就是扒他一层皮、或者是成为死敌了。

    野崎公子想着,岩桥慎一只是跟中森明菜谈个恋爱,稍稍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能合作共赢、并且不跟岩桥慎一为敌,总归是好事。

    可岩桥慎一把他的表情神态看在眼里,忽然觉得有点腻味。野崎公子有言在先,“研音=中森明菜”,这话的言外之意在于,什么时候研音有了新的招牌,中森明菜不再是研音的门面了,她再去结婚引退,才是研音愿意点头的。

    研音是把中森明菜当成亲女儿捧在手里不假,但她之所以是研音的亲女儿,是因为她是研音的大姐头,为研音赚来了现在的一切。如果她动摇了研音的利益,那就成了敌人。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交往,还只是在不地道的范围里。但是,他如果要和中森明菜结婚,那也就成了研音和华纳的敌人。

    这其中的关节,岩桥慎一更不可能想不明白。或者说,野崎公子从提到“研音=中森明菜”时起,心里打的算盘,就是看一看岩桥慎一如何看待这段关系。

    说白了,中森明菜对岩桥慎一死心塌地的态度,让野崎父子必须要礼遇岩桥慎一,以免这个桃浦斯达跟研音撕破脸。

    但是,抛开研音如何顾虑她的态度,在交往这件事上,中森明菜怎么想不重要,岩桥慎一怎么看待她才是重点。

    只要岩桥慎一没有娶的意思,那她就得继续当她的桃浦斯达。

    中森明菜越在野崎社长面前表现出对岩桥慎一的在乎,她在这段关系里的想法就越不重要。……野崎父子,这是希望让他当根挂在中森明菜眼前的胡萝卜呢。

    可偏偏,岩桥慎一就想娶中森明菜。

    不想娶她的话,就不会坐到这里来跟野崎公子试探来试探去,讨价还价。

    野崎公子趁热打铁,告诉岩桥慎一,“岩桥桑知道吗?研音正在为明菜桑量身打造,准备一部电视剧。”

    他笑了笑,“先前,明菜桑说要演戏。毕竟是我们的招牌,当然要给最高的待遇。”

    野崎公子说不了两句,就敲打一次,提醒岩桥慎一。现在,中森明菜点了头去演戏,研音正要借她的声势打开演员市场,这关头她如果退了,这个仇就算结下了。

    岩桥慎一不动声色,恭维了一句,“研音的手笔真够大的。”

    是研音的手笔大,而不是他们给中森明菜的待遇有多高。

    野崎公子也不知道是没听出来还是装作没听出来,“该说是研音的决心够足,一定要在电视业界敲下一块地盘。”

    他说到这儿,问岩桥慎一:“岩桥桑对进军电视业界有什么想法?”

    “我的想法?”岩桥慎一笑笑,“我是音乐制作人,不懂电视的事。”

    野崎公子不吃他这一套,“岩桥桑的话,随便说点醉话,也有一听的价值。”

    收下这么句恭维,那就不能不说了。

    岩桥慎一端起酒杯,“电视业界正当需要迎来革新的阶段,研音在这个时候要参与电视剧投资,时机好也不好。”

    不好之处在于各种类型的电视剧的表现怎么样都摆在那里,研音要想一出手就做个收视口碑双丰收的电视剧,实现起来不太容易。

    但好处也在于,这是个正当需要迎来革新的阶段。所以,作为新鲜势力的研音,可以大胆起用新的人才、决定有别于先前套路的剧本。就算失败了,只要做出的东西有可圈可点的新鲜之处,那也照样收获声望。

    “不管怎么说,不该有不允许失败的行业。”岩桥慎一说。

    “越是想要万无一失,就越是生产平庸的东西。以明菜桑的号召力,只要是个及格线上的剧本,收视率就有保证,走稳妥路线莫过于此。但如果要大胆一些的话,明菜桑没有正式转型过演员、作为歌手时也向来以大胆尝试著称,而研音又是新手入场,这些都是优势。”

    按岩桥慎一的想法,研音比起走稳妥路线,不如来点革新。

    野崎公子却摇头,“研音这么大的投资,如果播出的电视剧收视率不尽人意,对研音来说,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

    岩桥慎一笑了,收到野崎公子不解的目光,轻描淡写的说了句,“如果走稳妥路线,收视率也不尽人意的话,会归到明菜桑这位主演的头上吗?”

    野崎公子让他不轻不重的噎了一下,讪讪一笑。

    既然指望中森明菜抗收视率、打算靠她来带研音的新人,那就不要把“为明菜桑量身定制”的话挂在嘴边了。

    野崎公子有意岔开话题,“电视制作局不缺钱,研音也只能走这一步。”

    “确实,现在的电视制作局不缺钱。”岩桥慎一回答。

    野崎公子在意他那句“现在”。

    现在的电视制作局不缺钱,但以后的电视制作局就未必了。

    曰本的经济神话悬在一线,泡沫一破,电视局的赞助商大批撤出,到时候,电视台就要夹紧尾巴。现在硬气的用“电视制作局不缺钱”拒绝了研音的制作人,过后也要到野崎家去拜访,讨野崎俊夫的欢心。

    岩桥慎一所想的,研音比起在这个电视局业界集体陷入瓶颈的阶段,拉着中森明菜去走稳妥路线,拍一部中规中矩的电视剧。还不如借着中森明菜虽然玩票儿演过戏、但没有正式转型过演员的准空白资历和大胆创新的个性,起用新的人才,做点不怎么稳妥的。

    等到电视制作局要反过来夹紧尾巴了,到时候,研音又有钱,又有制作经验和人脉,领先其他闻风而动去赞助电视剧的事务所和公司不止一步。

    研音既然要把演员业务作为之后的重心,倒也不必非得在给中森明菜投资的这一部上面保证获利、或者不赚不赔的底线。路还长着。

    野崎公子琢磨岩桥慎一的话,一时沉默。

    他早在事务所还没有彻底放弃歌手业务之前,就一心目标演员事业,为此自己还去下海当演员学习经验。如今,入主演员部门,既想大展拳脚,更想做大做强——

    做到电视台离开了研音的演员就不行的程度。

    若要以此为追求,现在投资的第一部,如果一定要保证不赔,似乎就显得短视了。

    野崎公子想到这儿,笑起来,“岩桥桑可不像自己说的那样,是个不懂电视制作的音乐制作人。”

    岩桥慎一摇头,说起了冷笑话,“具体的制作当然不明白。”

    野崎公子哈哈大笑。

    在言语上面,要想压住岩桥慎一,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岩桥慎一把话题转回来,“关于演员业务,渡边万由美桑现在主营的也是演员。”

    野崎公子听着,“确实,万由美前辈的演员事业,做得有声有色的。”提起渡边万由美,野崎公子跟着想到,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是绑定在一起的。

    果不其然,岩桥慎一的下一句就是:“演员方面的事,只要万由美桑在,我无论什么时候,一定站在万由美桑那边。”

    反过来,把音乐业务托付给了他的渡边万由美,涉及到唱片业界的事,也一定会站在岩桥慎一那一边。……野崎公子在心里默默补齐他的话。

    岩桥慎一和野崎公子说明自己跟渡边万由美站在一条战线,是在提醒野崎公子和研音,不要打nzo的主意。

    野崎公子跟他你来我往了一晚上,现在也这么想。不要盯着岩桥慎一手里有的,而是要把他拉进研音要进行的计划当中。

    而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之间一荣俱荣,研音要和岩桥慎一谈,其实也是在和渡边万由美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