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23. 想法改变

时间:2021-08-20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一个专注音乐,另一个主营演员,两边合作密切,且不允许这种模式动摇。

    而研音假如把主意打到nzo上面,也就意味着动了渡边万由美的利益。

    研音没打算跟渡边万由美以及她背后的渡边制作系交恶,既然如此,在考虑跟岩桥慎一谈条件的同时,也要一并考虑到渡边万由美那边。

    真要说的话,今晚野崎公子来试探岩桥慎一,明面上图谋的是研音和nzo的合作,实际上应该是研音、nzo、以及u-iz三家的合作。

    岩桥慎一没有砍倒研音的摇钱树扛着跑路,只是在它们的摇钱树下乘个凉,这样的情形下,研音态度过于强硬,意义也不大。

    既要不跟渡边万由美交恶,还要把岩桥慎一拉进自己的阵营,若要做到这一点,只有一条办法。让渡边万由美那边也得到好处。

    也就是说,借着岩桥慎一这次的引子,连同渡边万由美,也一起拉进来。

    不打nzo那边的主意,对野崎公子来说也不是什么可惜的事。或者,对野心勃勃要进军演员事业,一门心思要带领研音在电视剧业界占下一席之地的野崎公子来说,趁机拉拢到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三方一起往电视剧业界使劲儿,正是件好事。

    野崎公子一心目标演员事业,现在以二代的身份回归研音主事演员部门,正是要大展拳脚,对内对外展现他的手腕来立威的时候。比起研音曾经成功过现在又陷入停滞的音乐事业,生机勃勃的演员事业,更符合他的利益。

    有中森明菜在,研音正好借岩桥慎一,去跟渡边万由美商量这场合作。

    野崎公子的主意打定,和颜悦色,“万由美前辈的才能有目共睹,我本人也非常尊敬万由美前辈。岩桥桑和万由美前辈站在一边,我倒想站在岩桥桑一边。”

    当年在热海的樱花树下,三个人是站在一起拍了张合照不假。

    岩桥慎一笑了笑,不置可否。

    野崎公子要出了条件,也不急着岩桥慎一就在这里表态。毕竟,还牵扯渡边万由美的态度。至于岩桥慎一要如何拉拢渡边万由美,就不在研音操心的范围内了。

    这件事被暂时放到一边,野崎公子向着岩桥慎一举杯。

    岩桥慎一酒没喝,先提起一件事,“关于菊池桑那边的善后,就拜托研音了。”本来也该如此。

    研音自己捅出来的事故,当然是研音去料理。

    这次买下狗仔的照片,暂时把这件事压下去,也是为了留出处理的时间。接下来,就看研音的公关怎么处理了。

    处理好了这个炒作事故,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自去交往他们的。

    野崎公子爽快答应,“这是分内的事。”研音既然要和岩桥慎一站到一边,那菊池桃子的经纪人,接下来就得承担起她的责任来了。

    他语气顿了顿,“不过,为了给这边留出处理的时间,暂时,还请岩桥桑小心行事。”

    要是这空当儿,再被另外一伙狗仔给拍到一次,那这一通操作就全成了对着空气挥动拳脚。

    岩桥慎一也答应了。

    相互交过底,野崎公子随意下来。不过,话题既然打开,还是拉着岩桥慎一,聊起关于电视剧业界的事,想听听看岩桥慎一的想法。

    岩桥慎一打定了主意似的,又说了一次,“我是外行人,不比野崎桑和万由美桑。”

    野崎公子笑了,“具体的制作之外的东西,总能听您说一点吧?”他脑筋转得快,拿岩桥慎一开玩笑的话又反过来还给他。

    岩桥慎一也笑起来,“音乐制作人嘛,所关心的肯定是电视剧的配乐、主题曲之类的事。”

    听话听音,是真不打算深入聊这个话题了。

    野崎公子觉得岩桥慎一是对研音这边提的条件不大高兴,因而不愿意多说。他也不以为意,没再继续追问。

    “不过,岩桥桑提到的,关于电视剧制作的稳妥与创新……这边也会慎重考虑。”野崎公子觉得岩桥慎一的话也在理。

    当然,关键之处在于——

    野崎公子说,“如果能和岩桥桑站在一条战线,这边就更有底了。”确实,要是nzo能一起分担扑街的风险,那大胆创新起来,肯定更放得开手脚。

    他半开玩笑半认真,“岩桥桑这也算是在为明菜桑的演员事业做规划。”

    “要是打错了主意,不愁不被明菜桑怪罪。”岩桥慎一一本正经。

    野崎公子笑得厉害。他一边笑,一边说:“不管怎样,既然明菜桑决心要当演员,研音会全力以赴,为明菜桑的演员事业开路,让她不论是在歌手业界,还是在演员业界,都是毋庸置疑的顶级明星。”

    他又提醒岩桥慎一,“中森明菜可是要成为歌影双重桃浦斯达的人”。

    岩桥慎一微笑听完,轻描淡写的说了句,“这么听来,一切都是明菜桑本人的意愿。”

    野崎公子心里一动。

    一切都是中森明菜本人的意愿,是什么意思?

    中森明菜想要当演员,所以研音倾尽所有规划她的演员事业。如果中森明菜不想当演员……难道还由得她再反悔吗?

    又或者,中森明菜的意愿是和岩桥慎一结婚呢?

    野崎公子忽然觉得,自己刚才认为岩桥慎一这个工作狂制作人希望中森明菜能一直留在舞台中间,因此不会和她结婚,……这个想法过于笃定了。

    野崎公子想到这儿,也轻飘飘的回了句,“明菜桑本人的意愿,以及研音全力的支持,这本就是研音和明菜桑能一同走到现在的理由。”

    中森明菜的意愿,要想实现,还得看研音支不支持呢。

    岩桥慎一权当什么都没听出来。

    ……

    一顿饭吃完,岩桥慎一跟野崎公子握手道别。

    “那么,接下来就拜托了。”

    “我这边才是。”

    两个人,一边说的是之后的合作,另一边说的是处理绯闻、为公开交往做准备的事。客气完了,岩桥慎一坐进车里。有感情的司机瞄一眼后视镜,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冷脸,不愿意触霉头,赶紧全神贯注于眼前的道路,把感情丢到一边。

    研音财大气粗,野崎公子目光长远,肯定不会想要从岩桥慎一手里敲一组歌手的经纪约,作为他对中森明菜出手的“赔礼”。至于染指nzo,研音不会拎不清提这样的要求,岩桥慎一也不会答应。

    这一点,岩桥慎一去时的路上,就心中有数。

    野崎公子专营演员业务,最近研音又有那样的大手笔,研音的条件会落到这上面,也不是出乎意料的事。比起向岩桥慎一兴师问罪,不如说研音是借着这个引子把nzo和渡边万由美拉到和他们的同一阵营里。

    这一顿饭吃完,把一个大问题也推到了岩桥慎一面前。

    要怎么跟渡边万由美那边交代。

    除此之外,听话听音,研音的态度是不反对他和中森明菜的交往,只要不结婚就好。甚至,如果能保持和研音的合作、不和中森明菜结婚,那岩桥慎一迟早是研音的好朋友。

    或者说,今晚跟野崎公子谈话以后,岩桥慎一就知道,他不是研音的敌人。前提是不把中森明菜娶回家。如果说岩桥慎一对中森明菜出手这件事,是研音在借题发挥。那不许中森明菜结婚,才是研音最切实的担忧。

    然而,岩桥慎一越是听出野崎公子所代表的研音的态度,心里就越是怜爱中森明菜。他欣赏中森明菜,认为她是舞台上的天才。所以,希望她能够作为桃浦斯达一直站在舞台最中间,挥洒她的才华……

    但是,野崎公子如此露骨,让岩桥慎一心生不悦,对自己的想法也产生了动摇。

    舞台上发光的中森明菜当然美丽,但是,比起中森明菜在舞台中间闪闪发光,更重要的是中森明菜应该过她想要的生活。

    今晚的谈话无非是一碟开胃小菜,真正的考验,是在决定中森明菜是引退还是留下来的时候。

    ……

    岩桥慎一回了家,拿起电话,打给中森明菜。

    过一会儿,电话回过来,“莫西莫西——”这个桃浦斯达,听着精神十足的。

    岩桥慎一笑了,“晚上好。”

    “晚上好。”中森明菜有意学舌,故意模仿他的语气。

    在模仿自家男朋友来打趣他这件事上,中森明菜不仅经验丰富,学的还挺像。岩桥慎一个性内敛,不擅长表达感情,越是这样,中森明菜就越喜欢做点让他无奈叹气、拿她没办法的事。

    “我刚回来。”中森明菜学完了舌,一边说着,一边打了个哈欠。她问,“慎一你呢?”

    岩桥慎一和她说,“比你稍微早一点。”

    “比我稍微早一点……”中森明菜重复了一遍。

    岩桥慎一开始有点无奈,“还没学够吗?”他这么嘀咕了一句,传进中森明菜的耳朵里,把她逗笑了。

    “因为稍微早一点回来,所以,就想要给你的明菜宝贝打电话,是这样吗?”

    “想给你打电话倒是真的。”

    总之,就是不管她怎么挖坑,都不会叫她“明菜宝贝”就是了。中森明菜“嘁”了一声,心里想,年下君哪里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

    “那么,”她的小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想给我打电话是为了什么?”

    岩桥慎一认认真真,“想要听听看你的声音。”

    中森明菜莞尔一笑,“想要听吗?”她慷慨大方,“要是慎一你的话,不管想听多少,我都会给你特别关照,让你听个够。”

    “真厉害。”岩桥慎一也笑。他倒是真的点播起来,“那想听你唱歌也可以吗?”

    论起得寸进尺这件事,看来他的本领也不差。

    岩桥慎一心思深沉,不像中森明菜,有什么事都写在脸上,一猜一个准儿。但是,交往了这么久,要说中森明菜猜不着他的心意,那也不可能。

    岩桥慎一心里肯定装着什么事。

    中森明菜猜出来,却佯作不知,陪着他聊点有的没的。岩桥慎一想听她唱歌,她也答应着,“那你听好。”

    “嗯,听着。”岩桥慎一逗她,“等你唱完还要给你鼓掌呢。”

    中森明菜憋着笑,一开口,唱起哄小孩子睡觉的歌谣。唱了没两句,想象着电话那头岩桥慎一无语的表情,一笑破功。

    “哈哈!”她自己先乐起来。

    岩桥慎一确实拿这样的中森明菜没办法。他也笑起来,“唱得还有模有样的。”

    中森明菜一被夸奖,立刻就显露出得意,“我学过很多。小的时候,母亲常常唱给我们听,nhk也一直有这样的节目……”

    岩桥慎一听着。

    她高高兴兴炫耀完了,问他,“慎一在想什么?”

    “在认真听你说话。”

    中森明菜不假思索,“骗人的吧。”

    岩桥慎一叫她逗笑了,“嗯,其实是一边听你说话,一边想别的。”他说,“在想,等你做了母亲,这些歌谣可要唱个尽兴。”

    中森明菜听了,一本正经的教他,“等我做了母亲……这样的话不应该在电话里说,知道吗?”

    岩桥慎一好奇,“是吗?”

    她“嗯、嗯”认真回应,“这样的话,应该面对着面的时候,温情脉脉的说出来才对。”

    岩桥慎一莞尔,“原来如此。”

    中森明菜老师讲完了课,心里热乎乎的。可惜,隔着电话线,关于对面岩桥慎一的一切,只能全凭想象——尽管对他、对他的家再熟悉不过。

    她稍微抬起声音,“下个星期三,专辑的发行情报就正式发布了。”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

    “这反应……”中森明菜说他,“慎一早就知道了吧。”她轻拿轻放,“不过也没关系。我们的社长桑——”

    她说到这儿,有点恶作剧的笑了一下,故意道:“是我们事务所的社长桑。”

    不是你这位社长桑。

    岩桥慎一在心里默默补齐她没说出口的那句话。心想,在不高明的恶作剧这方面,中森明菜真是无论何时都不会令人失望。

    但反过来说,这份不令人失望,其实就是一种失望吧。

    “我们的社长桑建议,”中森明菜总算没有忘记,“最好是等到宣传期过去,再公开和你交往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