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26. 目标一致

时间:2021-08-20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艺能界的事,一环扣一环。真等到大门关上的时候,小公司就再难有跻身一流的可能。这点道理,岩桥慎一清楚,渡边万由美当然也明白。

    然而,如果岩桥慎一在转述研音提出的这场合作给她听的时候,没有准备好他的后手,那渡边万由美未必会点头,或者说,多半会拒绝。

    就算野崎研一郎借岩桥慎一来说服她,就算点头以后,她也能从合作中获益,那她也不会松口。不为别的,若是岩桥慎一这个合作最密切的伙伴不能保持自己的步调,而是被外力牵着鼻子走,那渡边万由美就不会跟着他踏上一条路。

    只有在听了岩桥慎一的打算,确定他没有乱了阵脚、没有只顾眼前,并且自始至终保持着理智,这才让渡边万由美愿意去考虑整个合作的可行性。

    机会到了手边,当然应该抓住。但也不是什么机会都可以。对渡边万由美来说,岩桥慎一这个一直以来的合作伙伴,他的头脑保持清醒,是其他合作可以商谈的前提。

    至于中森明菜在这场合作当中会扮演什么角色,渡边万由美其实并不怎么在意。等到三方讨论起了合作,有了别的关联之后,中森明菜和岩桥慎一的交往就会变得无关紧要。

    但前提是不闹出丑闻砸了中森明菜的商业价值。以及,两个人不要结婚。

    一旦走到谈婚论嫁那一步,摘走了研音的招牌,到时候,绝不会像今天这样轻易揭过去。渡边万由美想到这儿,目光在岩桥慎一脸上稍作停留。

    岩桥慎一猜不着渡边万由美在想什么,但他把心里的成算已经说完,也没有事先琢磨她想什么以便应对的意思,于是,心平气和的回看过去,跟她四目相对。

    结果,渡边万由美却说了句,“像是你会做的事。”

    她意味深长。

    岩桥慎一冷不丁收到这么句话,为之一愣。回过神来,笑了,“这一句说的次数有点多了吧。”

    渡边万由美给了他个不软不硬的钉子,“该说是你做得太多了。”

    她轻轻巧巧,又让岩桥慎一招架不来,低头认输。渡边万由美看他投降,莞尔一笑。好像打定了主意,要看他的热闹似的。岩桥慎一无奈,她倒若无其事,把话题拉回来,“这档节目,制作的话,你要和哪家电视台合作?”

    岩桥慎一松了口气,先排除一个,“富士电视台肯定ng。”

    正把精力放到《世界奇妙物语》上面的富士电视台,多半不会再考虑一档尽管表面的内容看来没什么重合之处、但内里的打算却相差无几的节目。而岩桥慎一,更不会在明知不会被特别重视的前提下,还带着自己的点子去沟通。

    在让富士电视台去考虑之前,岩桥慎一自己先把它排除。

    朝日电视台是合作的老伙计,它在电视剧方面并不强势、不如说在四大民放里垫底。带着这档节目去跟朝日电视台商谈,难度肯定会更低。岩桥慎一所顾虑的,是公司还没有在业界彻底稳住江湖地位之前,跟朝日电视台合作过于密切,不利于过后的发展。

    现在,已经有一档整蛊节目在朝日电视台开播,再继续往朝日电视台靠拢,朝日系的标签打得太深,在其他电视台那边,并不是件好事。

    要是为长远考虑,就不怎么适合贪图这一时的方便。富士电视台、朝日电视台都被排除的话,就是tbs电视台和ntv。

    再往后数,还有个四大民放之外的东京电视台。

    最后到底选哪一家电视台,或者说哪一家电视台会收下这个点子,这件事不急在这一时决定。毕竟,跟研音的合作,都还没有正式的坐到一起聊一聊。

    而除此之外,岩桥慎一心里,还装着另一件事,另一个打算。

    他想了想,还是跟渡边万由美先透露一点,“杰尼斯的杰尼桑,不是委托了我替他培训偶像乐队吗?”

    渡边万由美点点头,问他,“进度怎么样?”

    “前阵子,杰尼桑钦点了个孩子加入了乐队。”岩桥慎一和她说。

    渡边万由美下意识打量他一下,确定岩桥慎一没有因为喜多川扩的做法不满意。岩桥慎一想的挺明白,“乐队最后决定的成员都有谁,是杰尼桑的事,不是我的事。”

    “你倒是看得开。”渡边万由美打趣他。

    岩桥慎一心情放松,“本来就是这样。偶像乐队、偶像乐队,杰尼桑强调这个,是说偶像才是第一位的。如果杰尼斯做出了非偶像的东西,那就不是杰尼斯了。”

    “我所做的事是在给偶像乐队打基础,选出‘谁更有可能到最后’。”岩桥慎一说着,一笑,“再说,杰尼桑委托我也好,我接受委托也好,都不止是个委托而已。”

    喜多川扩委托岩桥慎一,是为了稳住nzo这支新兴起的势力。明面上是交好,实则做的是投资的事。岩桥慎一接受委托,也不过顺水推舟,接住这个打好关系的机会。

    “我在想的是另一件事。”岩桥慎一转回正题。

    他告诉渡边万由美,“一支杰尼斯出身的偶像乐队,偶像的身份已经用不着再强调了。要考虑的,是怎么才能让大众接受它既是偶像,同时也是一支实力过硬的乐队。”

    偶像这个身份,万众瞩目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想要获得大众、获得专业人士的认可,难度十分的高。

    渡边万由美饶有兴致,“然后呢?你想到的办法是什么?”

    “其实没什么好办法。”岩桥慎一回了句。

    渡边万由美听出他故意卖关子,不禁皱眉,“也未免太小气了。”

    “好吧。”岩桥慎一反击大失败,做了个被什么东西给击中的搞笑表情。他认真起来,说自己的打算,“那就是想要再做一档节目了。”

    “又一档节目。”渡边万由美还没舒展开的眉头,又微微蹙起。接连说起两次想要制作节目,也不由得她不对岩桥慎一的天马行空皱眉。

    岩桥慎一并不在意,继续说他的,“偶像的身份已经用不着再强调了,既然如此,不如就通过节目,来让大众看看清楚,杰尼斯的偶像到底是怎么敢成为乐队的。”

    他的想法,是跟喜多川扩提议,在电视台给乐队一档专属的音乐综艺节目。几个成员既当主持人串场,也把跟音乐人学习乐器、词曲创作的过程演出来,甚至还可以邀请大牌的音乐人来当节目的嘉宾,让这几个成员,能跟大牌音乐人坐同一排、同一张桌子前。

    就让大众亲眼见证着,他们是如何以成为真正的乐队而努力的。

    “这样的节目,要做也只有杰尼桑能做,不是吗?”岩桥慎一说。

    只有杰尼斯的偶像,有这个条件做这么一档节目。岩桥慎一至多不过提个建议给喜多川扩,至于要不要做,那是喜多川扩的事。

    “但是,如果能做成,对我们来说就好处多多。”他把自己的真实意图说出来,“节目做不做,杰尼桑说了算。但节目如果做了,教成员乐器的音乐人是谁,到场担任嘉宾的音乐人是谁,这些就是我们能够发挥的。”

    渡边万由美听明白了,“这样一来,nzo系的音乐人也多了个宣传的地方。”

    “不止为这个。”

    岩桥慎一提道,“如果跟杰尼桑那边的关系维持下去,乐队是nzo系培养的,nzo都要进行协助。到时候,不管节目最后在哪个电视台开设,对我们来说,都是个跟电视台打交道的好机会。”

    杰尼斯关系最好的电视台是ntv,连喜多川玛丽的女儿,暂时辞去了事务所的工作以后,新入职的地方就是ntv。再往下排,就是富士电视台。不论是哪一家,岩桥慎一都乐见其成。

    “所以,比起乐队最后的成员都有谁,我倒希望乐队的成员名单能尽快尘埃落定。”岩桥慎一说着,不禁露出笑容。一抬眼皮,看到渡边万由美也笑了,故意又伸出一根手指。“还有第三档节目……”

    可惜,渡边万由美这次没皱眉,反倒被勾起了兴趣,“这次又是什么?”

    “真可惜。”岩桥慎一有点没趣儿。

    渡边万由美看他吃点瘪,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所以,是什么呢?”

    岩桥慎一叫她这乘胜追击的样子逗笑了,“说是节目,不如说是个点子。”他实话实说,“在思考如何让偶像乐队被大众接受‘乐队’这一身份的时候想到的。”

    偶像时代没落,曾经为偶像准备的华丽舞台更没有用武之地,大众在经历完偶像时代以后,如同进入了叛逆期一样,转过头追捧实力派。杰尼斯的男斗呼组,作为偶像乐队惨成那副模样,和正好赶上这个“实力派就是实力派,花拳绣腿一边去”的时代不无关系。

    大众既然厌倦了华而不实的东西,再把重点放到舞台效果上面去,就是烧钱又不讨好的事了。再加上泡沫破灭、电视台紧衣缩食,都是近在眼前的情形,“节约”,会成为新的制作方向。虽说实力派也不等于吃藕,但接下来的音乐节目,就要尽量去考虑如何凸显歌手本身。

    这样的纯实力派音乐节目当然早就有了,比如富士电视台从六十年代就已经开播的《usic fair》,就是非常纯粹的音乐节目,把重点几乎全部都放到了歌曲本身,实力不够看的歌手,站到它的舞台上,贡献一场车祸现场轻而易举。

    但过于强调了歌曲本身,不够娱乐性,节目尽管在音乐爱好者之间评价很高,收视率却很难有太强悍的表现。又要考虑让歌手和歌曲成为绝对的中心,还要保证节目的娱乐性。能成为主流的音乐节目,至少应当具备这两点。

    “我们毕竟是唱片公司,歌手离不开电视宣传。”岩桥慎一说,“所以,在《th best ten》或是《夜晚劲爆录音棚》之后,什么形式的音乐节目能再现那样的辉煌,就是我们要考虑的。”

    渡边万由美认认真真听完,“是这样。”

    “朝日电视台的《usic station》,收视率相比刚开播时,节节升高,倒成了现在数得着的黄金档音乐节目。”岩桥慎一提起来。

    富士电视台手握《世界奇妙物语》,所以大概率不会看重一档内里跟它相差无几的节目。朝日电视台有黄金档音番在手,nzo系如果要参与制作音乐节目,也一定会避开朝日电视台。

    渡边万由美听他这么说,更加明白为什么岩桥慎一在计划那档和电视单元剧有关的节目时,不愿意选择朝日电视台,不愿意再加深“朝日系”这个标签了。

    现在,正到了要跟朝日电视台保持友好、但又不能吊死在它那里的时刻。

    甚至,岩桥慎一想方设法,想要借着杰尼斯那支委托培养的乐队,建议喜多川扩为他们买档期制作节目,也是因为考虑到“杰尼斯绝对不会选择朝日电视台”,但会为nzo系向其他电视台开路带来便利,如此的考量。

    岩桥慎一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后,两个人一时间谁也没开口说话。他等着渡边万由美消化得差不多,再一开口,话题又拉回到跟研音的合作上面。

    “万由美桑接下来打算怎么做?”岩桥慎一把自己的想法计划和盘托出,仿佛就是在赢得她的信任一般。

    渡边万由美笑了一下,“你和我这两双手,毕竟抓着共同的东西。”

    岩桥慎一也跟着笑起来,“好的。”

    毕竟抓着共同的东西。也只要抓着的是共同的东西。

    是这样吗?

    ……

    这件事就算初步达成共识。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站在一起,研音就和他们两个站在一起。

    接下来的星期三,按照原定的宣传计划,报纸媒体、早间新闻,一齐公布了中森明菜新专辑的发行情报。

    而和专辑的发行情报一齐被放出来,并且被标题加粗,被大说特说的,还有这张专辑的制作人的名字。

    “中森明菜与制作人岩桥慎一,自去年企划专辑《融合》后的第二次合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