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27. 真粉假粉

时间:2021-08-20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事务所和唱片公司大手笔,桃浦斯达的关注度又摆在那里,媒体乐于追捧,新专辑的宣传阵仗当然就小不了。不仅如此,这次的新专辑发行情报还买一送一,对外公布的专辑的制作人是最近这一年里风头最盛的人物。

    报纸的娱乐版,为这条专辑发行情报留出大块版面。而这张报纸被固定在新闻录影棚的白板上,主持人手里的伸缩杆指向被加粗的标题。

    “中森明菜桑将于九月的二十五日,发行自己的原创专辑。新专辑的制作人由岩桥慎一桑担任,这是两位在去年的企划专辑之后的第二次合作……”

    中森明菜早在几年前就开始自己给自己的专辑当制作人,她这次肯放权,把新专辑制作人的椅子让给别人,就是一个话题。而岩桥慎一从唱片公司上了正轨以后,就一直专注nzo里自己人们的制作,这次又接手了一个“外人”歌手,又是一个话题。

    毕竟只是个新专辑的宣传情报,在电视新闻里占用的时间不会太长。而当电视新闻匆匆播过,当天的报纸将这条情报送到关注娱乐、关注音乐的读者,以及中森明菜的粉丝们那里。

    那位岩桥制作人,又跟明菜桑合作了?

    去年的那张企划专辑大获成功,专辑卖破百万,意味着曰本这一亿总中流当中,每一百人里就有一个人拥有那张专辑。去掉年迈的老人和不谙世事的孩童,再考虑到一个家庭共同拥有一张专辑……可以说,只要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至少都听过去年的企划。

    哪怕没有买过唱片,只是听身边的人提起,也不会一无所知。有这个基础在,今天,合作的新闻一出,来自大众的反应也就不仅只是“知道了”这样的态度那么简单。

    不论是为中森明菜制作过歌曲的制作人这次又为她制作专辑,还是岩桥慎一这个乐队时代的领头人物跟偶像时代的第一人连续合作,都足够热心的大众当成个话题来讨论。

    “第一次合作也许是唱片公司的撮合,但能有第二次合作,可见上一次的合作两边都很满意。”

    “明菜桑作为歌手的表现力无与伦比,当然能轻而易举驾驭岩桥桑的制作风格。”

    “岩桥桑是现在最畅销的制作人,和他合作显然好处多多。”

    普通的大众,读着报纸的内容,要么在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要么闲聊时当个话题随口说说。专辑的发行情报虽然广而告之,但离发行还有段日子,正式的发行前宣传都还没有开始,对普通人来说,读到这条情报,不管心里怎么想、嘴上怎么说,最后都会回到那句“知道了”。至于要不要买,要看后续的操作、看专辑的质量。

    但有一点,在专辑发行的通稿里面提到,第二次合作的契机来自于第一次的合作,这张新专辑的主题,正是上一次这两人合作时,由中森明菜演唱的那首《接吻》。

    尽管通稿里面写,在这次的合作当中,会重唱那首《接吻》,但那张发行了大半年的单曲,也自然而然,成了这张还没面世的新专辑的宣传单曲。

    那首《接吻》作为单曲发行时销量相当不错,最后的累计数字超过了三十万张,还是在这张单曲作为收尾单曲、发行后不久,企划专辑就跟着发行了的情况下。

    不仅如此,负责创作了这首歌的乐队original love,在之后他们发行的专辑里重新编曲演唱了这首歌,同样又红了一把。

    可以说,现在这张合作专辑虽然还没发行,但热门曲已经有了一首。尽管通稿里面写,会对那首《接吻》进行重新的制作和演唱。

    一方面,是普通观众想要凭借那首《接吻》,猜想新专辑的风格。好奇心重一点的,还打算过后到唱片店去逛一逛。

    但另一方面,因为那首《接吻》在中森明菜的粉丝当中评价褒贬不一,这次的合作消息放出来以后,虽然具体的信息几乎没透露,但在粉丝之间,先已经掀起热烈的讨论。

    ……

    “依我看,这位岩桥桑,就该离明菜桑远一点。”

    午休的时候,在公司旁边的餐厅里,四个年轻人坐在靠窗的位置,悠哉的闲聊着。多亏早早预定好了位置,才能在这个午餐时间,轻松地坐在这里。

    这样一份轻松,就是在客满时分,才显得宝贵、令人洋洋自得。

    或许是因为这样,当聊起中森明菜的新专辑情报的时候,有点得意的东野阳一,相当不客气的对着同桌的同伴们批评起了岩桥慎一。

    这一桌人两男两女,是同一家公司的职员。年纪相仿,身边流行的东西也差不多。不过,批评着岩桥慎一的东野阳一,并不是中森明菜的粉丝。

    坐在他对面的,公司的办事员宫部真理和鲇川雪子,这两个女孩子才是。

    听到东野阳一的评价,宫部真理和鲇川雪子,两个女孩反应各异。鲇川雪子半捂着嘴巴,有点惊讶,“诶~这么严格吗?为什么、为什么?”

    “我倒觉得,明菜桑和岩桥桑上次的合作相当精彩!”鲇川雪子替岩桥慎一大说好话,“这次他们两位又宣布合作,我正期待呢。”

    鲇川雪子叽叽喳喳,东野阳一的眼神看向的却是宫部真理。

    和替岩桥慎一说好话、称赞这次合作的鲇川雪子不一样,宫部真理听到东野阳一的话,虽然嘴上什么都还没说,但脸上却流露出一丝赞同。

    ……就知道宫部真理是这么想的。

    东野阳一在心里比了个胜利的手势,把这个架子继续端下去,对着反应激烈的鲇川雪子解释道:“明菜桑作为歌手的表现力无与伦比,但上一次,她和那位岩桥桑的合作,那一位‘金牌制作人’过分强调商业性,完全限制了明菜桑的表现力。”

    “最后虽然做出了畅销的单曲,但我想,要唱那样的歌,明菜桑绝对不会快乐。”东野阳一语气笃定,仿佛在为中森明菜感到惋惜。

    这番话是和鲇川雪子说,却是说给宫部真理听。果不其然,宫部真理那张秀美端庄的脸上,赞同的意味更加明显了。

    鲇川雪子被东野阳一的话和气势唬得一愣一愣的,“是这样吗?”

    她本来就不大自信,也知道自己这个人很肤浅,听歌喜欢听流行音乐,对着都市白领时尚剧里的生活向往不已、会为了帅哥明星尖叫,在深夜被搞笑艺人的节目逗到哈哈大笑……

    又普通又肤浅,要不是因为跟宫部真理是好朋友,也不会坐在这里。

    东野阳一面带微笑,他是个颇为端正的青年,虽然刚进公司两年,但却长了一张前途远大的脸。

    鲇川雪子的迟疑,宛如对他的捧场。东野阳一更加得意,扭头跟这张餐桌上的第四个人、从刚才就一直保持沉默的另一名青年说话:“你也这么想吧?横沟。”

    横沟博史看着文静怯懦,长得像个小跟班儿。他慢条斯理,“这个嘛。”

    东野阳一正等着再多一个支持者,横沟博史却读不懂空气,理解不到他传来的信号,继续用他慢吞吞的语气说,“我没有听过,什么都不知道。”

    东野阳一扑了个空,有点没趣。

    鲇川雪子热心肠泛滥,跟横沟博史推荐,“可以听听看哦,很棒的一首歌……”她看了一眼东野阳一,语气降降温,多加了句,“在我看来。”

    横沟博史轻轻点头,“那,我之后就去听听看好了。”

    这时,东野阳一的声音又飘过来,“确实,虽然有点俗气,但作为流行歌曲来说,也算是合格的作品。但是,把她放到明菜桑这几年发行的作品里来说的话……”

    东野阳一毕竟对中森明菜一知半解,语气一顿,故作高深,“总之,听听看之后,就明白我为什么会有那样的发言了。以明菜桑的才能,未来一定是有着无限可能性的。跟二流的制作人要是走得太近,就太可惜了。”

    鲇川雪子有点瞧不上东野阳一这副装腔作势的模样了。

    就算她是个很肤浅、很普通、品味也不怎么样的人,但东野阳一就有对着明菜桑指手画脚的资格了吗?

    一副只要跟岩桥桑合作了,明菜桑事业就会停滞不前的样子算什么?难道,明菜桑就不能为她们这些品味普通的人唱歌吗?

    再说了,岩桥桑明明是百万级别的超级制作人,到了他嘴里,怎么就“二流”了?

    她在心里暗暗生气,可畏惧东野阳一明晃晃的气势,也知道跟东野阳一和宫部真理这样的俊男美女比起来,自己普通的像是路边一颗蒲公英,只得保持沉默。

    再说了,还是同一层楼的同事,乱说话以后可就尴尬了……

    横沟博史认认真真听着东野阳一的话,他本来就长了一张小跟班儿的脸,现在看着,更像是被东野阳一牵着鼻子走了。

    他认真听完,认真表示佩服,“东野君对音乐的了解真是深刻。”

    东野阳一略显一丝自矜,心想横沟博史总算上了道儿。这次先在宫部真理面前表现一下,之后就约她出去来一场“音乐约会”,再接下来……手到擒来。

    横沟博史为人谦虚,“我不懂音乐,所以,要我只是去听听看那首歌的话,也许就像鲇川酱那样,一头雾水,完全领略不到你方才那番话的高明。”

    横沟博史求知欲旺盛,对着东野阳一这个音乐万事通拜托,“所以,东野君能再一并推荐能够代表明菜桑水准的唱片吗?……反正都要去一趟唱片租赁店的。”

    鲇川雪子也好奇起来,“是哦,东野桑最欣赏的是明菜桑的哪一张唱片呢?”

    旁听的宫部真理,也露出个感兴趣的表情。

    东野阳一早有准备,“那还用说嘛。明菜桑艺术与商业结合最好的一张专辑,毋庸置疑就是那张《crison》,自那之后,明菜桑就开启了她个人的新纪元……”

    这一套话,连同刚才对岩桥慎一的批评,全是他在杂志上恶补来的。

    “《crison》?”横沟博史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和东野阳一说,“我听过这么一首歌,那时还想,声音像明菜桑、但又跟《少女a》时不太一样。如果是明菜桑唱过的,那她对歌曲的演唱能力就太强了。”

    东野阳一点头,笑了,“就说明菜桑作为歌手的表现力无与伦比吧?”他一边说着,目光有点得意的看向宫部真理……

    宫部真理的表情,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冷冰冰的?

    《crison》里,根本就没有这么一首同名歌曲啊!鲇川雪子在心里呐喊一般的想道。要不是碍着和东野阳一是同一层楼的同事,真想把这句话大声说出来!

    然而,即使不能说,她仍旧感到一阵快意。

    这家伙说了一堆有的没的,其实全都是在说大话!……就说明菜桑和岩桥桑合作的那首《接吻》,怎么也不会像这家伙说得那么一文不值的。

    不过,横沟桑也太歪打正着了吧?

    鲇川雪子想着想着,脸上就露出来一点儿。

    眼看着宫部真理的脸色冷下来,鲇川雪子的表情倒是鲜活起来,东野阳一当然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

    东野阳一头上冒汗,开始后悔自己轻率大意,功课做得不够全。但是,宫部真理这种只要有点共同话题就能哄到手的女孩子,要不是那两个家伙一唱一和,刚才那点程度,就足够应付她了。

    可恶!这个横沟博史干什么要问东问西的。还有那个鲇川,干嘛没事劝他去听听那首歌?

    热闹的餐厅,不知为何,只有靠窗的这一张大桌,陷入了微妙的安静。

    宫部真理看着还想努力给自己找补的东野阳一,想到鲇川雪子早就知道了东野阳一在骗人,但忍着不说,就觉得羞耻感加倍。

    这种事怪不到别人头上,只怪这个装腔作势的家伙。

    宫部真理不愿意再理东野阳一,和横沟博史说话:“《crison》里没有那首同名歌曲,横沟桑听到的应该是另外的歌手唱过的。”

    “明菜桑确实非常百变,但个人的风格还是很强烈,一般来说,不会弄混的。”

    东野阳一听着,如坐针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