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32. 装个糊涂

时间:2021-09-1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研音知情并且默许了两个人的交往以后,不仅在正式公开之前帮忙躲狗仔,还有经纪人帮忙订饭店,小助理帮忙去接人,连吃饭的账单都记在研音账面上。

    跟别家事务所的桃浦斯达谈个恋爱,享受到这样车接车送、食宿报销的待遇,又有那么点又软又香的意思了。不过,考虑到岩桥慎一现在跟研音捆在了一块儿,这大约应该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或者应该是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的馈赠。

    但不管是哪一种,反正面前的饭又软又香,将来的事兵来将挡。

    当着大本和小助理的面,中森明菜兴致勃勃,跟岩桥慎一确认,“音乐节马上就要开始了吧?”喝了酒,她说起话来,听着像是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撒娇,“我也想去玩。”

    还有不到两周,音乐节就开始。

    越接近开幕的时间,宣传的阵仗就越大。这次,打着要借这次的音乐节,把乐队潮给推向顶点的主意,除了湾岸广场的会场之外,还在大阪、名古屋、福冈、北海道、仙台进行现场直播,且邀请了在当地活跃的地下乐队演出,规模之大,前所未有。

    当然,烧钱的程度也前所未有。

    而同样的,赶在泡沫还没破灭、经济还没完蛋、土豪们手头还有钱且乐于参与文娱业的阶段,又是乐队最风光的时候,这次的赞助商之多,也是前所未有。

    前所未有的地方太多,但最“前所未有”的,还是这个全国音乐节的做法,因而,除了先行者们留下的制作经验之外,这次,还有更多是从这次的音乐节开始摸索,等到音乐节结束之后,连同先行者们的制作经验一起,再留给后来者。

    要说到所谓的“传承”,对黑衣人们来说,莫过于这样一代代共享的经验。

    音乐节的规模够大,受到邀请或是参与进来的势力够多,电视台也好,纸媒也好,都乐于加入进宣传的阵仗当中来。还不到正日子,这场音乐节先成了话题的中心。

    岩桥慎一有求必应,“到时候,就把入场券送去你的事务所好了。”

    中森明菜却还不太满意,笑眯眯的问他,“慎一你到时候会在哪里?”

    只要习惯了周围有工作人员,且工作人员都是值得信任的,那么,就算当着经纪人和助理的面,也照样能若无其事的商量接下来去哪儿、下次又要去哪儿。反正商量完了,过后也还是得经纪人和助理跑腿帮忙。

    他们两个不把大本和小助理当外人,而大本和小助理的耳朵也早就竖起来听着了。

    “说不好。”岩桥慎一半开玩笑,“不会在台上就是了。”

    中森明菜皱起眉,故作夸张地抱住自己,搓了搓胳膊,嫌弃道:“好冷!”

    ……比起岩桥桑不成功的冷笑话,还是明菜桑这副活灵活现的模样更加搞笑一些。小助理在心里默默想道。

    不过,话说回来,原来岩桥桑还有这样无聊的一面啊。

    小助理一边在心里暗戳戳的想,一边竖着耳朵听。中森明菜正跟岩桥慎一商量着,当天想跟他一起去现场玩。

    她振振有词,“那么热闹的现场,只是演出就看不过来了,不会有人在意别的。”

    岩桥慎一叫她逗笑了。才要说点什么,眼睛瞄到旁边大本不大赞同的表情,改口道:“说得有道理。”

    果不其然,大本的表情更精彩了。

    ……

    到最后,两个人也没真的说定了到时候一起去看演出。

    但岩桥慎一也没有否决中森明菜的提议。

    大本心里暗暗叹气。明菜桑任性一点也就算了,那是没办法的事。但岩桥桑这样的人怎么也这么不稳重,这么沉不住气呢?

    总之,不管发生了什么,明菜桑都是好的就是了。

    音乐节要不要一起去看的事没商量出个结果,但这两个人倒是定好了接下来再去哪里玩。他们两个不消停,大本和小助理也跟着到处跑,继续分头行动。

    不过,虽然有经纪人帮忙约会,这样的夜晚挺有意思,她也乐在其中。但中森明菜心里还是觉得,比起分头行动、再到同一个地方去碰头,她更喜欢的,是跟岩桥慎一两个人一起,只有他们两个一起,不紧不慢的散步。

    她心里冒出来这个念头,目光看向驾驶席,忽然觉得有点对不住为了自己和岩桥慎一忙忙碌碌的经纪人。

    于是,像要驱散这念头似的,笑着跟大本说:“今天辛苦了,大本桑。”

    大本正在心里暗暗叹着气,听到飘进耳朵里的这句话,有些欣慰,又有点无奈,“辛苦倒是没有。”

    他顿了顿,还是劝了句,“明菜酱真的要和岩桥桑一起去看音乐节?”

    “不可以吗?”中森明菜反问。

    大本不禁苦笑,“这不是‘可以’或者‘不可以’的问题吧。”

    中森明菜莞尔,“我知道大本桑要说什么。”她垂下眼皮,“但是,越知道手牵手一起走在路上的那天就在眼前,就越是急躁,不是吗?”

    要是岩桥慎一没有提议过举办第一次的音乐节,那也就不会在那时候认识中森明菜。之后,也许会在其他的地方,以其他的方式认识……

    没有发生过的事没有假设的意义,中森明菜只感谢那一次自己去看了琼杰特的演唱会。

    大本听着中森明菜的话,体会到她坠入情网后的义无反顾。

    可是,知道了她对岩桥慎一有多一往情深,大本反而对她充满了担忧。生怕这个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中森明菜,把自己撞个头破血流。

    就算那个风流才子能为明菜酱转性,可他还是个唱片公司的社长。

    这种事,大概上到事务所的高层,下到他这个经纪人,再到岩桥慎一那位精明的社长桑,都心知肚明。也许只有中森明菜自己没有想明白。

    大本瞄了一眼后视镜,把中森明菜面含期待的表情看在眼里,不愿意扫了她的兴。也不能扫了她的兴。心里知道,事务所也情愿她一直糊涂着。

    ……

    音乐节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岩桥慎一这个揽总的负责人,最近参加的相关会议越来越密集,三天两头往酒店的会议室里跑。

    the blue hearts的事件时,求助琼杰特的时候,跟她承诺过会再办一场更盛大的音乐节。他的承诺兑现,琼杰特就带上她的黑色的心,再来一次东京。

    上一次,蓝色的心事件里,她和她的黑色的心也在曰本猛刷了一波存在感。因为跟岩桥慎一的友谊,出手帮助了一支深陷麻烦的曰本乐队,且那支曰本乐队在国内得到了相当的支持和同情……

    有这件事在先,这一回,只是公布了她会再一次赴日参加音乐节,就掀起一波热度。

    这回,琼杰特和她的团队过来,岩桥慎一还得亲自接待她,以朋友的名义。

    第一次办音乐节时,中国那边派来的那支临时拼凑的乐队回去以后,那个探头探脑的假小子王小芳被点起来的小火苗在心里越烧越旺,跟当时一起来东京的那几个姑娘计划,就要正儿八经的做乐队。

    一支临时乐队,回去以后,先有一半人退出,该干什么干什么。她跟剩下的那半支,又去招贤纳士,组了支叫“眼镜蛇”的乐队。几个姑娘挺有魄力,为了能自由搞乐队,纷纷砸掉手里的铁饭碗,投身摇滚圈儿。

    去过东京参加过国际音乐节的乐队,这块招牌铁得很,圈儿里绝对的明星人物。

    砸了铁饭碗的王小芳挺有魄力,这次跟眼镜蛇一起收到邀请过来的另一支乐队“呼吸”,女主唱蔚华更有魄力。这位在国营一台主持过春节晚会,担任过新闻频道的主持人。现在辞了工作,当起了乐队主唱。

    但从另一方面来说,知名女主持辞职做乐队,也是中国摇滚发展的一个体现。那就是,从大院子弟开始,从大学生们开始,从有头有脸的人开始。

    一回生两回熟,这次再从中国请人,用的人脉和班底,还是第一次的时候,华纳——彼时还是华纳先锋那一套。

    比较有意思的,是大里洋吉的ause那边,对从中国那边请人颇感兴趣,提出让他的人也参与一下。岩桥慎一也挺大方,直接同意了。

    当然,大里洋吉感兴趣的是从中国请人,还是中国的娱乐市场,这事大家都心知肚明。不光ause想参与,nzo和渡边制作那边,也分别派出了专员。

    渡边万由美三年前就听过岩桥慎一的打算,这种时候,当然也不会落后。她的事务所一时没有合适的人选,就先从本家借了个人。

    比起三年前,中国那边,不仅可邀请的对象变多,邀请人的难度也低了些。不过,具体定名单的时候,还得看那边的意思。

    这次要做不限性别的音乐节,岩桥慎一还特别关心了一下有个叫崔建的。可惜,哥们儿不知道为什么,没上这个名单。岩桥慎一收到名单看了,虽然有点可惜,但也没说什么。

    最重要的事情,是顺利把音乐节办好。至于别的,先放到一边去。

    琼杰特要岩桥慎一亲自去招待,这次的中国来客们,到时候,就由派出的工作人员们去接待了。

    不仅他这个曾经的小经纪人成了日理万机的社长桑,一嘴塑料汉语的中国文学系高材生赤松晴子,现在作为zar团队的重要人物,也不会再有陪着女孩子们去逛街的时间和机会。

    ……

    “翔太君去报名了音乐节的临时工作人员,昨天过了十二点才回来。好像是打工结束以后,和其他人一起,去了社交俱乐部喝酒。”

    小巧玲珑的餐厅,已经挂上了打烊的牌子,菊池桃子和婶母面对面坐着。翔太是菊池桃子婶母的儿子,还要两个月才满二十岁。

    这个年纪,睁一只眼的俱乐部,也就把人放进去了。

    “音乐节不是那位岩桥桑的nzo主办的吗?”婶母提了句。

    之前,菊池桃子请岩桥慎一到餐厅来吃过饭,婶母见过岩桥慎一,对他印象不错,“我在电视里看过一支叫什么‘blue parts’的乐队的节目,那时就知道他了。”

    是“blue hearts”。菊池桃子在心里想,但没有打断婶母。

    “翔太君很崇拜那位岩桥桑,把他当成大明星来着。……还说什么将来想去岩桥桑的公司上班之类的话。”

    婶母说到这儿,笑了,“你叔父泼冷水,‘越是崇拜的人,越要和他保持距离’。”

    菊池桃子也笑了,“叔父说得有道理。”

    “别看只是这么一家小小的餐厅,但地段选得好,常有唱片业界的人到这儿来光顾。就算是电视里见过的岩桥桑,我见到他,也不觉得怎样。”

    婶母的手指轻轻蹭起了茶杯的杯壁,“桃子酱不就是这样进入的艺能界吗?”

    菊池桃子轻轻“嗯”了一声。

    “你当了偶像,现在又是女演员……不过,餐馆的继承人我还没有找好。”婶母又开起了从前让她继承餐馆的玩笑。

    菊池桃子小声说了句,“还早着呢。”

    “还能再开张个十年、或者六年就好了……”婶母随口说着。她想起件事来,随口跟菊池桃子说,“上一周,岩崎桑还和朋友来捧场呢。”

    “岩崎桑?”

    菊池桃子的问句里,稍微有一点,是对岩崎这个许久没有听到的名字产生的陌生感。当她意识到这件事,略为感到惭愧。

    岩崎加允美算计过她,但她自进入艺能界、与岩崎加允美相识,就一直受到她的照顾。

    人心复杂,此刻这个因为被岩崎加允美算计而和她疏远、又因为对岩崎加允美这个名字的陌生感而惭愧的自己,也是如此。

    “岩崎桑给了我新名片,她现在是一家艺能事务所的社长。”婶母不清楚菊池桃子跟岩崎加允美之间的事,但她跟岩崎加允美很熟悉,对她颇为喜欢。

    “我还答应她,要是有漂亮的孩子到这儿来就餐,就替她问一问,有没有加入艺能界的打算。”婶母有点得意。

    菊池桃子有点无奈,“婶母也要做星探了吗?”

    “开·玩·笑·的。”婶母眨眨眼睛。

    菊池桃子笑着,想起婶母刚才的话。岩崎桑,还是开起了事务所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