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35. 是对是错

时间:2021-09-1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在横浜过一夜,第二天,岩桥慎一若无其事的穿着和前一天同样的衣服,自己搭电车回东京。先回家去换衣服,之后再去趟公司。

    明天就是正日子,不过,这次他当的是总制作人,头衔挂的大,要自己亲力亲为的事倒是没几样。这会儿,最忙碌的阶段也早就过去,只要听一听第一线传回来的报告就是。

    当下,乐队潮流兴起,这次举办的音乐节,不论规模还是举办模式,都是独具一份。再加上媒体铺天盖地的宣传在其中推波助澜,把这次的音乐节捧上天。

    这样的背景下,对普通大众来说,只是去参加音乐节,把入场券拿在手里,就成了件时髦的事。

    不管什么东西,只要跟潮流扯上关系,就不用担心销路和关注度。

    至于话题度这玩意,大约是眼下最不缺少的东西。

    八月底,夏末秋初,多雨的季节过去,天空也不像夏日那样带来低矮的压迫感,正是适合户外活动的好时节。

    正逢星期六和星期天,既不耽误学生仔呼朋唤友,也不耽误上班族们鼎力支持。阵仗做得这么大,也不缺从外国飞来看演出的音乐节狂热爱好者。

    托音乐节的福,都内的酒店纷纷爆满,住进从全国各地、甚至自海外而来的观众。而这件事,也作为追踪报道的一环,在新闻和报纸里出现。

    岩桥慎一翻开办事员送过来的报纸,翻看过后,想了想,拿起听筒给渡边万由美打电话,和她说,“看这阵仗,音乐节这次算是做成了品牌。这样的话,下次要是再举办,就不一定在东京了。”

    他的目光扫过已经读过一遍的报纸,和她说:“选在东京之外的地方,和当地的正府合作,还能促进当地的旅游业。”

    渡边万由美在电话里听着,“说得有道理。不过,”她话头一转,“再考虑到一下子涌入数万人规模的游客带来的压力,能消化这样一场音乐节的地方可不多。”

    “有道理。”岩桥慎一点头。他倒不是故意模仿渡边万由美的语气,话说出口,才觉出其中的滑稽,不禁微笑。

    他想起一出是一出,渡边万由美就负责在旁边指出其中的不合理之处。

    但话说归说,这个提议说出来,也就先放到一边。

    第一次办音乐节是为了点起女性乐队的火苗,时隔三年,这一次办音乐节,是为了把乐队热潮推向顶点。

    两次都有明确的目标。所以,第一次可以顶着种种困难也要办,第二次可以不计成本的办,但如果之后再做第三次、第四次,性质就会变得大不一样。

    如果真要把音乐节给做成品牌,那就不是被nzo握在手里的东西了。真要那么做,就得专门成立个公司,负责运营这个音乐节。而音乐节如果年年以这样的规模来制作,nzo、或者市面上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独立运营它。

    到时候,牵扯的东西就更多了,远不是这一句话、一个主意就定得下来的。

    这些,渡边万由美知道,挑起话题的岩桥慎一也不是不明白。因而,话题没有继续深入,又岔到了别处去。

    “明天和后天,reas coe true正好在名古屋演出。”渡边万由美翻着手里的艺人行程表,“你知道吧?”

    岩桥慎一回了句,“那还用问。”乐队的行程表,他手里也有一份。虽然不参加巡演,但他还要参加录音,参加节目录制,对乐队的行程一清二楚。

    “我还记得第一次看你们演出时的样子。”渡边万由美突然说。

    岩桥慎一听着,笑了起来,“是什么样子?”

    “看完之后,就下定决心,一定要让你实现身兼经纪人和乐手两职的梦想。”渡边万由美回答完,自己也不禁莞尔。

    “结果,却让你在后来分身乏术,多亏你和吉田桑之间相互理解,才顺利化解了危机。”渡边万由美话说到这儿,若有所思,“也不知道那个决定,是对了还是错了。”

    她忽而心生感慨,却听到岩桥慎一回答她,“既然现在我坐在这里和你打电话,乐队正在名古屋准备演出,并且reas coe true是现在最畅销的乐队,那么,那个决定就没有错。”

    渡边万由美又是一笑,“说的也是。”

    今年的音乐节,reas coe true不会参加。

    渡边万由美岔开话题,“今天晚上,我要飞一趟冲绳。后天回来,时间合适的话,还能赶上去看演出。”

    她轻描淡写,“不亲自到现场去感受一下,总归还是好奇。”

    渡边万由美没有问岩桥慎一会如何安排,岩桥慎一心领神会,自己也什么都没有说。两个人又确认了一下手头的工作,挂断电话。

    ……

    音乐节做成了时髦,这样一来,不仅大众纷纷涌向湾岸广场,连艺能界的明星艺人们,也对到场去凑热闹这件事充满兴趣,早早就有通过事务所联系nzo这边,索要关系者票的。

    这其中,既有一直有来往的事务所的艺人,也有从来没打过交道的艺人通过事务所询问关系者票。对于要关系者票的,不管关系远近,总之都要满足。

    真要说的话,相互要对方的关系者票,也算是一种社交方式。

    而在这其中,最有意思的莫过于岛田绅助。刚跟岩桥慎一搭上线、决定了合作,这次亲自出面,跟岩桥慎一要了一打关系者票,据说是要分给他照顾的后辈。他狮子大张口,岩桥慎一也行事慷慨,手一松,送过去一百张。

    事情要是到此为止,那倒不值得特别一说,有意思之处在于过后岛田绅助送了他一笔大大的回礼,一套价值大约三百万日元的高尔夫球杆,还邀请他加入一家会员制俱乐部——不是艺能界人士聚集的俱乐部,而是商业界人士聚集的。

    ……头部搞笑艺人真有钱。

    当然,不如说岛田绅助这样的,赚钱的大头早就不是当艺人了。

    不过,跟岛田绅助打这几次交道,岩桥慎一大概也摸到了这家伙的脾气秉性。只要别人给了他面子,他就能十倍报答回去,且一点不觉得自己吃亏。

    到底是只差一杯极道交杯酒的极道份子,兴起事来,作风不说相同,就是一模一样。

    阿飞爱排面,面子大过天。

    岩桥慎一收下大礼,更加在心里确定,岛田绅助这家伙只能交好,不能交恶。否则,以他这个十倍报答的作风,跟他闹翻了,怕是要百倍奉还。

    就是因为多少猜出岛田绅助的个性,岩桥慎一才出手大方。

    做到岩桥慎一这个地位,就算真跟岛田绅助翻脸了,也不会真的怕岛田绅助对他做什么。除非这老哥想不开,要雇两个极道小弟开着车去冲撞他的车。

    再说,也没有跟岛田绅助翻脸的理由。

    岩桥慎一之所以想到这些,心中真正所考虑的,是不仅他不愿意跟岛田绅助闹翻,业界里有头有脸的人,比起跟岛田绅助交恶,大约也都愿意跟他交好。

    为了不给自己添堵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以岛田绅助这个行事作风,与他保持交往的好处远远多过坏处。

    只要多数人认可,这样一来,岛田绅助在业界大人物那里,就时时都有一分面子在。交好这样的岛田绅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能用得着他在中间帮忙牵个线,出个力什么的。

    收下了岛田绅助的大礼,岩桥慎一顺便又跟岛田绅助确认合作进度。这一位和他背后的吉本兴业,计划着在电视台做一季节目,选出来的搞笑艺人就唱岛田绅助制作的单曲出道。顺便还能借此机会,捞一捞他和事务所中意的搞笑艺人后辈。

    吉本兴业要怎么安排,岛田绅助又要怎么做,这些事跟岩桥慎一没关系,他只等着岛田绅助去折腾,等什么时候选出来的人进了录音室,到时候才是需要他露面的时候。

    ……

    白天,岩桥慎一自己回他的东京,中森明菜人还在横浜。上午,小助理过去接她,这个桃浦斯达不急着返程,先在横浜悠闲地逛起街来。

    小助理看着这个满脸好心情的中森明菜,心里默默想,果真恋爱让人容光焕发。

    她一边在心里想些有的没的,一边没忘记紧跟中森明菜的脚步。就走这一个神的功夫,这个中森明菜就又高高兴兴决定了要买的东西。

    小助理也熟练地签账单、留下事务所的送货地址——中森明菜专线。

    今天,直到晚上九点钟之前,中森明菜都没有工作安排。要不是这样,她跟岩桥慎一也不会跑来横浜过夜。

    午后,从横浜回东京。小助理把车开得四平八稳,中森明菜坐在后排,跟小助理热热闹闹聊天。

    大本的年纪是叔叔伯伯辈,又是个喜欢操心的老经纪人,跟中森明菜当然聊不起来——有时候,大本要是劝她劝得太厉害,反而还激起这个中森明菜的逆反心理,就要跟他对着干。

    相比之下,小助理接送她的时候,两个人显然更聊得起来。真要说的话,两个人的年纪也相差不了几岁,不过,人生轨迹截然不同,倒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当明星艺人的,对时尚潮流也许了如指掌,但对除这之外的事,多数时间里迟钝得很。中森明菜不关心新闻,也不关心这是何年何月,对坊间的各种趣味小流行倒是感兴趣的很,小助理多多少少,就担负起帮她补课的任务。

    两个人一时聊到哪里有个新兴起的占卜大师,有多么灵验。一时又聊到哪里有什么新店开张,中森明菜听得津津有味,笑着打趣她:“桃井酱知道的好多!”

    小助理有点不好意思,“好像有点得意忘形了。”说这么多,说这么仔细,不知为何就有一种没有认真工作、常常摸鱼的心虚感觉。

    中森明菜听不出这层意思,只是笑眯眯的夸奖,“多亏了桃井酱。”

    小助理悄悄松口气,又觉得中森明菜有时显得太过天真,但也打从心里喜欢中森明菜的天真。

    她想到这儿,语气稍微抬高了一些,“说到最近的流行,到处都在说岩桥桑那边主办的音乐节。”

    “是吗?”一听到跟岩桥慎一有关的事,中森明菜就有点来劲。

    小助理听出中森明菜也跟着抬高了语气,心里偷偷笑——明菜桑恋爱的样子真有意思。她回答,“我和短大时的朋友见面,大家也在聊音乐节的事。”

    有个短大时的朋友,两杯酒下肚,还放出豪言,现在心里排名第一位的约会方式,就是男方拿着入场券邀请她一起去看演出。

    中森明菜听得津津有味,笑得厉害,“真不得了。”笑归笑,想了想,还是说了句,“不过,就这样来做决定,还是有一点草率。”

    她吐了吐舌头,露出个擅自评价了别人以后的不好意思的表情。

    小助理没瞧见她这副模样,但对自己的朋友了如指掌,“尽管放心。我想,带着入场券邀请她的男性,首先一定是位帅哥。”

    ……所以,其实是外貌协会,不管送的是金项链还是入场券,首先要帅就是了。

    中森明菜对“草率”的担忧落了个空,倒让她笑的更厉害。

    “说起来,岩桥桑还送了我入场券呢。”

    小助理要不是在开车,多半要拍拍胸口,做出一副有惊无险的模样,“所以,听着朋友们说着音乐节的事的时候,我可很努力的闭上嘴,心想绝对不要说露馅。”

    “辛苦你了。”中森明菜笑着说了句。

    小助理自己觉得这样说有点炫耀似的,自己也笑了。

    这时,中森明菜问她,“岩桥桑也送了入场券给你吗?”果不其然,只要说到岩桥慎一,中森明菜的重点,或早或晚,就跑到这个名字上面去。

    尤其小助理是自己人,当着她的面,中森明菜连掩饰也不会掩饰。

    小助理点头,回答道,“送了两张。岩桥桑说,可以邀请要好的朋友一起去看。”

    行事这么周到,是岩桥慎一会做、也是他能做得出来的事。中森明菜这么想着,心里冒出一句话。

    到时,她和岩桥慎一也会去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