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36. 为你应援

时间:2021-09-1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八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六。

    一早开始,不止是观众,媒体的记者们也纷纷以湾岸广场为目标奔赴而去。直升机在场地上空盘旋,将此情景记录下来。

    东京一年到头,从来不缺现场演出,不论是几百几千人的小场馆,还是容纳五万五千人的东京巨蛋,但没有一场演出得到与这一场媲美的关注度。

    当电视新闻将湾岸广场场地的布置如何盛大,以及观众纷纷到此聚集的画面送到千家万户时,也就一并将“现在是乐队的时代”这件事送到普罗大众面前。

    不论关注还是不关注音乐,喜欢乐队还是不关心乐队,都将接收到这一信号。

    ……

    出门之前,换上清爽的衬衫和长裤,长发高高扎成马尾,拿起遮阳帽。越是初秋,太阳晒起人来,威力才越是足。

    常年坚持运动,不仅身材保持良好,精神面貌亦英姿飒爽,穿衬衫时,看着相当有气质。但稍微有点老派的行为举止,出现在音乐节这样的场合,反而显得引人注目。

    “我还以为是大场老师呢。”

    几个结伴的高中生男女从旁边走过之后,又回头看了一眼。紧跟着,这么一句话就飘到了她的耳朵里。

    刚出道时还上电视,之后就只能在演唱会上才能看到真人。这样的歌手,连和她同世代的人都未必一眼认得出,更不用说十几岁的高中生了。

    中岛美雪猜想,那位“大场老师”应该是单身的中年女人。也许教的科目是国文,课余之外,私下的生活里,大概会小小吸一支烟,或是在工作结束后喝上一杯。

    虽说在这里暗暗想象一个只有名字的人,多少显得八卦。但是,就算是中岛美雪,也是个会八卦的、会想东想西的人嘛。没什么了不起的。

    要真是个一本正经到连玩笑也不开的人,哪有写歌的灵感和余裕。

    她换了入场券,一个人进入音乐节会场。

    中岛美雪所属的唱片公司波丽佳音,今年仍协助nzo进行音乐节的现场录像,有合作关系的公司,理所当然的收到了那边送过来的招待入场券。在她做计划之前,公司那边先打电话到她家里,问她有没有兴趣去看演出。

    看电视新闻的时候,从新闻之中接收到的是乐队时代到来的信号,但如果亲自站在会场之内,身处在观众之中,所体会到的就是切实的热度。

    今年的这场音乐节,宛如是世代交替的一场仪式。

    三年前,在波丽佳音的录像室里,中岛美雪看了那场音乐节的录像带。那时候,还是偶像的天下。中岛美雪作为偶像繁荣背后功不可没的黑衣人之一,对偶像的兴起与繁荣,感受体会格外深刻。

    在唱片完全卖不出去的时候,中岛美雪也只是个“黑衣人”。

    出道是在七十年代,成名的标志是单曲《离别之歌》打败了当时如日中天的女子偶像组合pink lay,之后,作为创作歌手走红的同时,也以黑衣人的身份为众多偶像供曲。这样的中岛美雪,既是偶像繁荣的众多功臣之一,也是少有的从偶像时代杀出重围的创作歌手。

    她跟乐队的缘分也不浅,或者说,她的学生时代,正是更早一波的乐队热潮。而创作歌手,和乐队之间的关系也差不了。

    就在naonのyaon举办的两年前,中岛美雪正逢创作生涯的新一轮摸索期,和摇滚乐队甲斐バンド的灵魂人物甲斐祥弘合作,邀请对方担任自己的音乐制作人。

    之后,就是naonのyaon举办,她在波丽佳音的录像室里,看到了音乐节的录像。彼时的那场音乐节,论关注度和规模,当然远远比不上今时今日这一场。

    但是,也确实是以三年前的音乐节为开始,乐队天国播出,乐队热潮到来,各类榜单开始被乐队占领,曾经的王牌偶像们被渐渐挤出去,偶像时代慢慢落幕。

    三年前的音乐节如果是开始的话,那今年的音乐节,就确实是世代交替无疑了。

    推动了这场世代交替的人。

    岩桥慎一。

    自去年后半年,这个名字作为音乐制作人的名头就越来越响,种种事迹,俨然是新一代幕后黑衣人当中的第一人。

    但是,想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中岛美雪心中,最先出现的,还是在波丽佳音的录像室里,看到的reas coe true的演出录像。

    录像里,乐队的键盘手还没有戴上长颈鹿头套,是位西装革履的青年。

    过后,知道了他的身份以后,再回想起来,那时他穿着西装登台,是因为当天还作为工作人员四处忙碌。工作之余,再登台去参加演出。

    但这样一个“巧合”,却让中岛美雪在心里,把那个穿着西装演出的形象记了很久。久到两年以后,在the blue hearts的事件里,岩桥慎一第一次在电视节目里露面,中岛美雪就把他和记忆当中那个西装革履的青年对上了号。

    现场的气氛热烈,呼朋唤友而来的年轻人,全体出动的家族,亲亲热热的情侣,各自奔向他们感兴趣的舞台。当然,也有像中岛美雪这样独身前来的观众。

    等会儿,有支从中国来的乐队演出。中国的乐队,听上去显得格外陌生,令人想不出会是怎样的演出。中岛美雪很有兴趣,想要看看。

    今年的演出名单里,没有reas coe true。

    reas coe true不参加是意料之中。不仅因为这是现在是销量最火爆的乐队,对中岛美雪来说,这件事之所以在意料之中,是因为今年年初,reas coe true宣布了乐队的新体制,乐队的长颈鹿男今后不再参加演唱会的现场演出,只在四年一度的大型户外巡回演唱会上登场。

    每天早上,早早起床,在早间新闻的声音里准备早饭,这样的中岛美雪,没有错过听到这一条消息在电视新闻里广而告之。

    这条消息之后,那个总是蒙面登台的乐队键盘手的身份,在她眼里,更加清晰了。

    围绕着reas coe true的关系者们,对键盘手头套下的身份自然一清二楚。但是,在艺能界的某一处、就在这一处,她用她的方式,不多不少、刚刚好地知道了他的身份。

    硬币两面。把reas coe true这支乐队推上了第一线,又把乐队热潮推向了此刻的顶点的青年,现在身居幕后。

    今后,还会有不戴头套站上舞台演出的时候吗?

    之后登场的那支中国来的乐队叫做“呼吸”。

    中岛美雪等着迎接他们的演出。三年前,第一次办音乐节时,就从中国邀请了乐队前来参加演出。虽然没有看过上次音乐节的现场,但中岛美雪在录像室里,挑选了自己感兴趣的乐队一一看过了。

    也包括那一次表现生涩,也许是临时拼凑起来的那支中国乐队。

    但那份生涩当中,还有着初生牛犊式的英勇无惧,以及对音乐的热爱。中岛美雪记得那份生涩,就不禁好奇,那片土地上,会结出怎样一颗摇滚的果实呢?

    那支叫“呼吸”的乐队,轮到他们登场了。

    主唱是名举止相当利落的女性,配合她的则是熟练的男乐手们。当演出开始,中岛美雪的第一感觉是,“生涩”不见了。

    这支乐队的演出当中,一丝一毫的生涩感也没有。但仍旧英勇无惧,只不过那份英勇不是初生牛犊式的,而是仿佛就存在于乐队当中的,与他们浑然一体的。

    尽管听不懂歌词在唱什么,但女主唱高亢的嗓音,出色的演唱,以及成员们之间默契的配合,还是轻而易举,让中岛美雪沉浸入他们的音乐世界之中。相比起三年前的捉襟见肘,现在出现在舞台上的,无疑是支专业的、拥有着水准的乐队。

    中岛美雪不禁在心里感谢,这场聚集了四方八面的音乐人的音乐节。

    ……

    这一天,中岛美雪作为观众,尽情享受了一场场水准极高的演出。登场的乐队有主流出道的、有仍作为地下乐队活动的,有本土的,也有外国的,但水准都毋庸置疑。

    聚得起这样多的优秀音乐人,正体现了当下的乐队热潮有多兴盛。同时,如此庞大的后备军,也不愁不把这阵热潮延续的更久更久。

    期间,中岛美雪这个大明星,也不是没有被认出来。

    不过,她也好,试探着询问了一句“请问,是中岛美雪桑吗?”的观众,双方都非常有真正的主角不在这里的自觉。

    被认出来,她礼貌地微笑,和对方轻轻握手,之后心照不宣的道别。

    傍晚,中岛美雪带着今日饱餐一顿音乐美食的心满意足,离开会场。等待信号灯的时候,她偏过头,看向人行道。

    一年到头、每时每刻,都能看到西装革履的上班族。不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不论是清晨还是夜晚。

    这时,她又想起,那首被自己收起来,尚未发表的歌曲。

    “沸腾的愤怒,沸腾的愿望。”

    “将其抱在怀里,卷起袖子抱在怀里。”

    西装下的摇滚,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

    今年的音乐节,看不到reas coe true的演出,今后,也不知道能不能再看到岩桥慎一不戴头套的演出。但这,倒让中岛美雪明白了,为什么那一年,舞台上西装革履的青年能够有那样精彩的表现。

    他确确实实,是戴着无形的枷锁,被西装、被各种各样的身份束缚着。也正因为被束缚着、却又绝不甘心就这样被束缚住,所以才有了那样的精彩演出。

    所以,才有了后来乐队热潮的兴起,有了戴着头套登场的长颈鹿男。

    中岛美雪觉得,之所以从岩桥慎一的身上看到、联想到了摇滚,进而写下了这样一首歌,绝不仅仅是因为他在那一天,穿了一件西装的原因。

    但也确确实实,没有人像这个青年那样,把西装穿得如此合适。

    应该发行这首歌的。

    中岛美雪心想,应该把这首歌作为单曲发行,把它收录进专辑里,并且在演唱会上唱起来。

    在岩桥慎一也不知情的时候,把这首歌献给他。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为他这样的人献上一首应援歌。

    既是把它献给岩桥慎一。也是把它献给每一个人。不论是穿着西装,还是拿着婴儿的奶瓶。

    把这歌曲,献给每一个人。

    ……

    琼杰特这颗王冠上的宝石,串起了上一次音乐节和这一次音乐节的人,她的演出在第二天的黄金时段。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说好了,去看第二天。

    这个中森明菜,对看琼杰特的演出这件事,有着非凡的热情。岩桥慎一听她说着“我和你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琼杰特桑的演唱会上”,不禁笑她这点小心思。

    不过,笑归笑,既然他答应了她一起去看,该一起被笑的应该还有他。也许,在他答应了的时候,中森明菜也在心里悄悄笑过他……就当是这样好了。

    两个人要跑去看音乐节,这事就没跟她的经纪人报备,正省去了老经纪人在一边担惊受怕捏一把汗。

    说白了,公款约会虽好,但还是自由行动更妙。

    在横浜的酒店里过夜的时候,两个人又是商量去看哪一天,又是决定当天做什么打扮。

    这个中森明菜高高在上,一样接一样,替岩桥慎一决定要穿什么上衣,戴什么手表。安排两句岩桥慎一,就接上一句自己到时候怎么打扮,说完了自己,还要再问他一句,“怎么样?”

    岩桥慎一居于人下,万事好商量,听凭她计划,任凭她安排,自己只等着到时候照办。

    至于中森明菜要怎么穿怎么戴,他没什么意见可提,万事随她。不过,在安排他的时候,这个中森明菜听着说一不二,真到了她自己身上,反而非要听听看岩桥慎一的意见。

    似乎对她来说,相互决定约会时的穿戴,是份相当的乐趣。

    岩桥慎一想了想,摇摇头,“你怎么穿都很合适。”

    他实话实说,反正每次跟她见面的时候,她穿的都挺漂亮。更不用说在电视上见到她的时候了。

    被夸奖了,中森明菜就眉开眼笑,像个吃不够糖的小孩,每从他这里得到一颗,都高高兴兴含到嘴里,让甜味在舌尖上融化。

    但这样还不够。她还有点不死心,缠着他撒娇,“慎一你也想一想嘛。”

    到最后,岩桥慎一和她说,“你只要戴我送你的戒指一起去,那样就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