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40. 周刊文春

时间:2021-09-1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岩桥这一次,又大出风头了。”

    佣人登纪江把报纸取回来,晨光之中,渡边美佐把今天的报纸一份份翻过。渡边万由美梳洗完,下了楼。觉察到女儿走进起居室,渡边美佐头也不抬,说了一句。

    “岩桥?”

    一清早,冷不丁听母亲说到他的名字,渡边万由美反应了一下。她在母亲旁边坐下,渡边美佐把报纸摞好,递过去,只留下一份在自己手里,慢慢读着。

    渡边万由美还没把报纸翻开,先想到母亲说的是什么,接了一句,“本来,音乐节也好,乐队热潮也好,岩桥在其中扮演的都是重要角色。”

    音乐节一结束,报纸的娱乐版留出大块版面,给当天演出的歌手,以及音乐节的盛况。乐队热潮完完全全被推上顶点的同时,岩桥慎一这个大功臣,理所当然会大出风头。

    渡边万由美和母亲称赞,“昨天的音乐节,是精彩极了。”

    昨天下午,她也去了演出现场。事先说好了晚饭以后回老宅,就没有在场地里留到最后。尽管如此,亲自置身现场,感受现场的气氛以后,再回想起来,对音乐节的盛况体会更深。

    “确实,岩桥的重要性不用多说。”渡边美佐话里有话。“过于重要了。”

    渡边万由美轻轻皱眉,随手翻着这一摞报纸。渡边家订了不止一份报纸。娱乐版面,相关的报道当中,nzo和岩桥慎一的名字出现的频率是不低。斟酌了一下,她慢慢回了一句,“母亲觉得岩桥的影响力太强了?”

    渡边美佐摇头,“岩桥的影响力是很强,但我们说的不是一回事。”

    “nzo和岩桥在报道里完全绑定。”渡边美佐斟词酌句,“岩桥的名字,本来没什么出现的必要。”

    渡边万由美轻飘飘说了句,“总不会是岩桥自己买的通稿就是了。”她说着俏皮话,自己却忍不住先笑了。

    可不是吗?

    在报道音乐节的新闻里,这么频繁的提到岩桥慎一,他的名字还和nzo一起出现,多少有那么点自恋的唱片公司社长自己给自己花钱贴金,顺便把自己跟公司深度绑定,对外营造“nzo=岩桥慎一”的印象。

    “要真是你们自己买的,那倒是简单。”渡边美佐回了句。

    渡边万由美又笑了,“要真是岩桥自己买的,只怕是公司内出了问题。”除非到了要争权夺势的地步,否则,也没必要去买把他的名字跟nzo绑定这样的通稿。

    她对岩桥慎一表现出一点不假思索的信任,觉察到这点,让渡边美佐不禁皱眉。

    当年,就是为了那一场音乐节,吉田美树和渡边万由美姐妹之间产生分歧,渡边万由美分家独立。现在看来,这个决定做得正确无比。乐队时代到来,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合作无间……

    这两个人要是能一直同一条心,有共同的目标,那倒是好事。但真的能“一直”吗?

    渡边美佐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是杞人忧天。

    不过,觉得渡边万由美不假思索站在岩桥慎一那边不够妥当是一回事,渡边美佐读着报纸的时候,内心的疑虑是另一回事。

    渡边万由美既然毫不犹豫否认nzo会在通稿里给自己买这一笔,那报纸大肆渲染nzo和岩桥慎一,就跟他们这边没有关系。

    这么看来,大约就是报纸乐得写上这一笔,给通稿增加更多看点。

    但如果不是呢?

    渡边万由美琢磨出母亲刚才那番话里的意思,合上报纸,“不管怎么说,我站在岩桥这一边。现阶段,nzo是家小公司,适当依赖岩桥在地下音乐界的影响力,也不是问题。”只要她站在岩桥慎一这一边,nzo对外只有他这一杆旗,这样的绑定就无所谓。

    渡边美佐咄咄逼人:“岩桥的影响力,能一直是正面的吗?”

    被母亲噎了一句,渡边万由美愣住了。渡边美佐对女儿的反应无动于衷,不轻不重,又抛过去一句,“而你,也会一直站在岩桥那一边吗?”

    三年前,办了第一次音乐节以后,渡边万由美决意要从渡边制作独立,和她摊牌,要一并带走岩桥慎一。

    那时候,渡边美佐瞒着女儿和岩桥慎一见面,问了差不多的问题。三年以后,差不多的问题又要问女儿一遍,渡边美佐自己想起来,也不是不觉得奇妙。

    但渡边万由美没有接话。

    这时,登纪江过来请她们两个去用餐。一进起居室,先觉察到气氛有点微妙。但这点微妙的气氛,只被她不小心撞到了小小一角,在她出声之前,先冰消瓦解。

    渡边万由美转过脸,语气轻松,“我等会儿要去见东芝ei的小山董事,今天要早一点出发。”

    渡边美佐点点头,合上手里的报纸。母女两个移步餐厅,一起吃了早饭。盘子撤下去以后,渡边万由美上楼梳妆,不等下楼,司机过来接她。

    她和母亲告辞,登纪江送她到玄关前,为她递过手提包,“您慢走。”渡边万由美面带笑容,“……过几天再过来。”出了门,穿过庭院,坐进车里,脸上的笑意不见了。

    没有感情的司机默默开车,渡边万由美回想起母亲刚才的问题,心里不痛快。但与其说是被母亲咄咄逼人的态度所伤,不如说是被问住了。

    她会一直站在岩桥慎一那一边吗?

    见着了东芝ei的小山董事,一见面,对方就向她道贺,称赞音乐节圆满顺利,大功告成。渡边万由美略松了口气,觉得母亲问过的问题,没有那么刺痛她了。

    下午,她腾出空,和岩桥慎一通了个电话。

    从独立出来开始,星期一跟岩桥慎一见面吃个午饭、交换一下情报,或是交流一下各自的想法,就是惯例。公事繁忙,没有边吃边聊的余裕时,就通个电话。

    “这一次,你可又大出风头。”

    渡边万由美一开口,才意识到,说了跟母亲差不多的话。她心里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电话那头的岩桥慎一却不知道,笑着回了句:“我可从头到尾没有露面。”

    “你要是露面,话题度就更足了。”她也笑了笑。

    岩桥慎一有点无奈,“我又不是要靠话题度吃饭的人。”他自己拿自己开涮,“正相反,越神秘了才越好呢。”

    江湖上处处是岩桥桑的传说,但岩桥桑本人却行事低调,就是这样的感觉。

    “少来。”渡边万由美嗔怪他。

    电话里沉默了一下。岩桥慎一重启话题,“不管怎么样,这次大获成功。”

    渡边万由美应了一声。

    “既然顺利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各种庆功会,还有去向提供了帮助的重要关系方们道谢……各种各样的事。”岩桥慎一盘算了几句,自嘲道:“舞台一结束,就轮到黑衣人们登场了。”

    “都说了是‘黑衣人’,自然就是灯光亮起之前、舞台结束以后。”渡边万由美这次真的笑了,“说到庆祝会……”

    “你和我之间,也有特别的庆祝方式,对吧。”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正期待着那杯好酒呢。”

    “这么大的成功,期待两杯也无妨。”

    岩桥慎一笑了,“要这么说的话,我可就不客气,多喝一点了。”

    结束通话之前,渡边万由美打趣一句,“不必客气。”

    除了喝一杯之外,还有另外的庆祝方式。渡边万由美想到这里,说出口的却是:“那么,我就准备着了。”

    岩桥慎一高高兴兴的答应着。

    音乐节大获成功,岩桥慎一在电话里也喜气洋洋。计划中的事一点点实现,当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这样一通电话打完,渡边万由美感受着岩桥慎一的喜悦,自己也跟着轻松下来,等着享受成功办完这场音乐节以后带来的有形与无形的好处,也开始琢磨下一步要怎么走。

    岩桥慎一没有一直做乐队的意思,已经开始展望起了solo市场。

    渡边万由美虽然自认为外行,但心里也有数。和乐队热潮一起被带起来的,还有大众对创作者的关注。拥有创作才能的歌手,在乐队的大势之下,也会得到更多的关注。

    岩桥慎一清醒得很。

    说他清醒,不仅是因为他不仅仅安于乐队这一块市场,还因为他这样在乐队界拥有超强影响力的人,在乐队潮到顶点之前,就能放风出去,准备制作solo歌手。

    她想起岩桥慎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不禁重复了一遍,“要在下雨之前,就先准备好雨伞。”

    星期一的行程忙忙碌碌,但即使如此,到傍晚,她心血来潮,叫助理送今天的晚报过来。翻到娱乐版面,仍有关于音乐节的相关报道。

    音乐节结束以后,会有多么强势的相关报道,业内的从业者们心知肚明。因此,音乐节举办期间、以及结束后的第一天,这三天里,业界纷纷避免宣布重量级的活动。既给了音乐节牌面,也免得自己的通稿反响不尽人意。

    为着这个缘故,今天的报纸,娱乐版面倒是从早到晚都颇为平静安宁——

    第二天,书报摊、电车车厢里,更换了新的《周刊文春》发行前预告。密密麻麻、花里胡哨,看得人头晕眼花的排版当中,夹在一众丑闻标题当中的,还有一条娱乐标题。

    “中森明菜和岩桥慎一,极密恋爱中!!”

    ……

    nzo公关部那边给渡边万由美打电话,将这件事传达给她。事关公司社长,这样的告知也出于必要。

    和研音的合作都商谈了几次,渡边万由美当然知道岩桥慎一在和中森明菜交往。

    然而,当时说定的,是要把新闻压到中森明菜的新专辑宣传期之后,也正好在这期间,消除先前岩桥慎一跟菊池桃子的绯闻可能会带来的负面影响。研音打定了主意,为此还买下了狗仔送去事务所的照片,并且四处打点。

    怎么会现在就泄露,被公开了呢?

    渡边万由美接到这么通电话,一时无语。顿了顿,才回了句,“我知道了。岩桥桑的私事,交给他来处理就好。”

    这话说得公事公办。当然,讲话的对象是nzo的公关部,也只有这样而已。

    刚放下了电话,渡边万由美又拿起听筒,要给岩桥慎一打电话,问个究竟。但拨号的手指放上去,犹豫的一瞬,头脑渐渐平静,又收回了手指。

    没有天衣无缝的事,何况还是男女之间的交往。只要两个人有来往,就有被发现的可能。计划是计划,变化是变化。

    《周刊文春》既然敢拿出娱乐头条的阵势,想必是铁证在手。计划既然落了空,接下来,就是要应变的时候。

    然而,在这之外,还有一个问题在渡边万由美的心中,伴随着一点淡淡的不妙之感升起。

    为什么偏偏是《周刊文春》?

    是因为研音打点得好,专门追踪明星八卦的《friay》或者《周刊女性》《女性seven》之类的杂志都帮忙把相关的情报压下去,所以才辗转到了无所顾忌的《周刊文春》手里?

    《周刊文春》是无所顾忌,但《周刊文春》也不是从来都不跟事务所做交易。钱打点得到位,普通的绯闻能被压下去,大丑闻能淡化成小丑闻,除非是大到压也压不下去,才一定要发出来。

    中森明菜和岩桥慎一,两个人只是普通的交往,跟丑闻又不沾边儿。何况,岩桥慎一是个幕后黑衣人,又不是大明星,能带来的话题度有限。

    研音那种财大气粗的事务所,应该是杂志争相愿意去谈条件的对象。或者说,在《周刊文春》看来,这就是个值得发出来,千金不换的大新闻?

    要真是这样的话,还真有点小瞧了中森明菜和岩桥慎一,这两个名字放到一起的威力。

    不管怎么样,接下来,研音要应变,岩桥慎一也要应变。

    如果这两边的计划生变,那么,她也要随机应变。这时,渡边万由美忽然想到,母亲问她的那个问题。

    除此之外,昨天早上和母亲之间的对话,以及心中那点淡淡的不妙之感,忽然合到了一起。

    渡边万由美又一次拿起听筒,把电话打给岩桥慎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