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0. 以退为进

时间:2021-10-0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情况如何?”渡边万由美气定神闲。

    岩桥慎一反过来和她开玩笑,“该我问,w社长现在的感想如何才对。”

    两个人都语气轻松,似乎对周刊文春的那篇文章无动于衷。然而,当渡边万由美告诉岩桥慎一,母亲给她打了电话的时候,还是感觉到电话那头岩桥慎一态度的微妙变化。

    但反过来说,如此敏锐觉察到这一点,恰恰意味着渡边万由美的心情也并不放松。但对这两个人来说,并非是因为对文春的内容感到威胁,而是因为文春的内容,阴差阳错撞到了一个被这两个人刻意忽略的问题之上,令两人不能再避而不谈。

    挑拨离间到底有没有用,要看被挑拨的对象是怎么想的。对他们两个也是这样。

    渡边万由美告诉岩桥慎一,“burning的周防社长,给母亲打电话了。”

    “原来如此。”

    在这个节骨眼上,给渡边一系的当家人打电话,这次的幕后黑手到底是谁,不言而喻。不过,这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

    能够事先安排好吹捧的报纸通稿,把大众的目光聚集到岩桥慎一身上去,再借《周刊文春》的手,做出这么一篇文章,有这个实力的,在业内屈指可数。

    如果背后有周防郁雄借题发挥,那么,许多事就变得清楚起来。

    岩桥慎一也把这边的情况分享给她,“明菜桑的粉丝向唱片公司投诉,华纳那边正兴师问罪,要一个解决办法呢。”

    文春的这颗炮弹真正对准的东西对大众来说十分遥远,但欺世盗名的制作人与利益至上的事务所、外加一个被欺骗的桃浦斯达,这样的剧情正适合大众自由发挥。

    对内的事不论如何处理,对外的事都一定要有个交代。

    不过,新专辑前景不妙,要化解负面风评、以及粉丝们的罢买活动,再简单不过。

    “我的想法是,请研音和华纳改变原先的宣传策略。”

    岩桥慎一把自己的主意告诉渡边万由美,“接下来的宣传期,让我光明正大的和明菜桑一起参加电视节目。”

    原先,考虑到宣传的主角是中森明菜,岩桥慎一虽然答应配合宣传,但研音和华纳计划的,都是请他在演出开始前稍稍露脸,说几句漂亮话之类,权当作点缀。

    现在,岩桥慎一打算改变策略,给自己加加戏,从中森明菜的点缀升番到搭档。只要两个人一起参加节目,言谈之间,有一百个不主动澄清、却又能打破文春编造的“和研音做交易”的办法。

    这种事,真要是正经八百的去澄清证明,反倒没意思。

    “一起参加电视节目。”渡边万由美斟酌他的打算。

    “是的。”岩桥慎一把计划说下去,“为此,就需要和研音那边再做商量。关于参加节目时,对外的说辞。”

    “你打算怎么说?”

    渡边万由美好像在问一个明知答案的问题。

    岩桥慎一回答,“让大众知道,我和明菜桑并不是被研音促成所以才交往,而是和明菜桑交往在先,才有了之后的合作。只要攻破了这一点,其他的自然也站不住脚。”

    如此一来,研音就不是为了利益去利用中森明菜,而是开明大度的守护着中森明菜,至于他背叛渡边万由美去和研音合作,这本就是文春、或者说周防郁雄不知内情下的离间,只要三方的合作不受影响,节目一播出,一切也就不攻自破。

    然而,听着他的计划,渡边万由美却不禁皱眉。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这两个人之间,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有所往来,这一点渡边万由美心知肚明,只不过从来不说破。这两次合作的内情,她多多少少也有所认识。

    现在,岩桥慎一要戳破这层窗户纸,以此来打破文春编造的谎言,这个方法自然立竿见影。但是,在解决了对外的事的同时,无可避免的,要直面研音的质疑。

    真要是走到那一步,代价是影响到了之前的合作,那么,渡边万由美的利益就要受损。

    她定定神,缓缓开口,“真的这么做了,能保证已经谈好的合作不受影响吗?”

    “所以说,要化解这次的事,要让合作不受影响,我这边,研音那边,还有万由美桑,如果意见不能一致,那么就还是没有办法。”岩桥慎一陈述事实。

    三方如果不能站到一起,要么合作告吹,要么搞砸那张专辑,要么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之间,因此生出嫌隙。而渡边万由美站在哪里,对事情走向何处也至关重要。

    “何况,”岩桥慎一语气平静,“和研音那边必要的摊牌,迟早都要有这么一次。”

    渡边万由美听出他的话外之音,忽然笑了,“必要的摊牌。”

    有文春的这次报道,为了化解危机,要和研音摊牌。即使没有文春这次的报道,总有一天,也会因为另外一件事,和研音把话说开。

    岩桥慎一说“迟早要发生”,言外之意,是有和中森明菜结婚的打算。真到那一天,和娶走别家事务所和唱片公司的头牌比起来,此时此刻的事又算得了什么?

    “说的真是轻巧。”渡边万由美轻飘飘一句。

    岩桥慎一紧跟着回了一句,“连嘴上说起来都沉重的话,未免也太可怜了。”

    和中森明菜以结婚为前提在交往,真到那一天,他要怎么做,才能让研音和华纳心甘情愿的放人?

    身在业界,选择去和其他势力的门面结婚,这条路走着艰难。可以渡边万由美对他的了解,明知艰难也要去走,这正是岩桥慎一所能做得出来的事——

    只要他在心里觉得值得。

    为了中森明菜,宁可去走最难的路,这样也值得。

    心里早就有数,和听他亲口说出来,是两码事。

    渡边万由美这么想着,却并没有认为岩桥慎一是走了步不明智的昏棋。如果她也只以势利的目光去看待他,就不会在他成立制作公司后和他二人三脚的合作,也不会和他一起成立唱片公司,并肩而行。

    凡事精打细算,却并不事事以利益来计算,这是岩桥慎一。

    然而。

    渡边万由美语气坚定,“我必须要保证,我这边的利益不受到损害。”

    “那是当然。”岩桥慎一也不假思索,“我和万由美桑站在一边,万由美桑的利益如果受到损害,我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是吗?”渡边万由美问。

    他们两个,是站在一边,有着共同的目标、且这个目标今后也不会变的吗?

    但毫无疑问的是,此刻只有渡边万由美坚定不移,站在岩桥慎一的那一边,才能保证他安然渡过难关。

    岩桥慎一强调他和渡边万由美有着共同的利益,自然也是因为清楚这件事。然而,他们两个有着共同的目标,这也是事实无疑。

    “这个显而易见。”他回答。

    岩桥慎一旧话重提,“无论如何,都不能让我们的合作受到损害。”

    他语气坚定,渡边万由美说不出什么滋味,一时无言。电话里沉默了一会儿,问他,“你准备怎么做?”

    “首先是对外。”岩桥慎一将自己的打算和盘托出,“和研音与华纳那边商谈,改变宣传策略,化解掉丑闻。其次,无论如何,要力保菊池桃子桑。”

    “菊池桑?”

    “当初,菊池桑的经纪人策划绯闻炒作,目的是助力菊池桑转型。现在,乘着文春的报道,再策划转型,顺理成章,说不定更加合适。”岩桥慎一解释。

    “然后呢?”

    “对外的事无需做太多,最重要的,还是保证与研音的合作,保证我们的合作。”岩桥慎一说到这,语气一顿。

    唯有这一瞬的沉默,让渡边万由美有一种他下定了某种决心的感觉。

    他又开口了,“合作要推进,唱片公司这边,我也会给一个交代。”

    渡边万由美话赶话,“什么交代?”

    “我辞职。”岩桥慎一好像经过了深思熟虑,“我会辞去nzo唱片的社长职务。”

    辞职?!

    渡边万由美愣了一下,意想不到。但反应过来,立刻明白他的用意。

    ……

    电视画面里,遭到记者围堵的中森明菜不发一言,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离去。渡边美佐切换了电视台。

    时值傍晚,渡边万由美说好,晚上回来吃饭。佣人登纪江不知内情,只对自己喜欢的万由美小姐最近时常回来感到高兴。去跟渡边美佐商量晚饭菜单时,心里也记挂着渡边万由美的口味。

    结果,渡边万由美临时打电话来,改了计划,晚饭以后才姗姗来迟。她迈进家里的和式客厅,叫了声“母亲”,在登纪江为她准备好的坐垫上落座。

    “晚上临时有安排。”

    渡边万由美一开口,先向母亲解释行程。渡边美佐点点头,不怎么放在心上。她把话说完,母女之间,一时陷入沉默。

    母亲要谈论什么,渡边万由美心知肚明,只等着渡边美佐把话挑明。结果,渡边美佐再开口,先问:“和岩桥见过了吗?”

    这时,年长些的佣人容子送茶进来。等她退下去,渡边万由美回答:“还没有。”

    “应该先和岩桥见面,再来见我才对。”

    渡边美佐话里有话,好像在暗指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站在一条线上。渡边万由美听出来,猜不着母亲这话到底是在敲打,还是在试探。

    “我倒觉得,应该先来见母亲。”她不动声色。

    渡边美佐听了,不过一笑。

    “母亲如何看待那一篇《周刊文春》?”渡边万由美问。

    “那篇文章,内容看着夸张惊险,实际上不足为道。”渡边美佐不假思索。或者说,这是深思熟虑后的结论。

    挑拨岩桥慎一和研音、渡边万由美关系的这只手,只看到岩桥慎一和研音越走越近,听到两边开始合作的风声,却想不到,这次其实是三方合作。

    岩桥慎一正是因为不会背弃与渡边一系的合作,才会极力促成。同样的,对研音来说,自始至终想合作的对象,也是“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这一组合。

    渡边万由美明白母亲的意思,沉默不语。

    “不过,”渡边美佐话头一转,忽然提到,“这篇报道,把牌送到了你的手里。”

    现在,决定这次的事件对岩桥慎一的影响是大是小的人,是渡边万由美。她是不是还选择站在岩桥慎一那一边,决定了他的处境如何。

    这一点,不仅渡边家母女,所有人都心中有数。

    “说起来,周防社长还对你的才能大加称赞,说你的眼界心胸,都像你父亲。”

    渡边万由美听着,笑了,“我要是像父亲,就不会在这时候向周防桑靠拢。”

    “所以,”渡边美佐直截了当,“你会站在岩桥那一边,对吗?”

    渡边美佐把曾问过女儿的那个问题,又问了一次。

    但是,渡边万由美却觉得,这一次,与其说是母亲把问题又对她问了一遍,更像是来自母亲的建议:这一次,要站在岩桥慎一那一边。

    不仅如此,还要趁此机会,让岩桥慎一有所付出。

    周防郁雄想要离间渡边一系和岩桥慎一,但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渡边美佐都没有把靠拢周防郁雄看作是什么明智之举。

    她心有成算,渡边万由美却忽然说到:“虽说没有跟岩桥慎一见面,电话倒是打过。”

    “是吗?”渡边美佐看向女儿。

    渡边万由美忽略掉母亲目光中的含义——如同忘记自己故意先不提跟岩桥慎一打过电话的事。她回想着下午那通电话,慢慢说,“岩桥向我表态,说会给唱片公司一个交代。”

    “交代?”这个说法让渡边美佐不禁皱眉,猜测岩桥慎一的用意。

    渡边万由美顿了顿,仿佛斟词酌句,“岩桥说,他会辞去nzo的社长职务。”

    一边说着,想起母亲话里话外的打算,以及岩桥慎一走这一步的用意,心想,他早就意识到好牌在渡边一系手里。他选择走这一步,渡边制作一系,也就无论如何都会选择他。

    渡边万由美知道他的用意,渡边美佐却尚不清楚内情。乍听到女儿的话,一时愣住。反应了一下,开口问:“然后呢?”

    “除了辞职,岩桥还打算做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