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1. 好牌坏牌

时间:2021-10-0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除了辞职以外,岩桥慎一还打算做什么?或者说,他是做好了什么打算,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出要辞职的话。

    渡边美佐的提问,可说是正中红心。

    要说岩桥慎一是因为这次的事,要辞去唱片公司社长的职务,给一个“交代”,怎么想也不可能。至少,不是那个岩桥慎一会做的事。依渡边美佐看来,这一步棋,倒更像是他借着这次的事,以给一个交代的方式,顺势辞职。

    说不定,辞掉社长的职务,不是他突发奇想,而是早有预谋。

    但不管怎么说,既然提出了辞职,以岩桥慎一的作风,至少另有一手计划。

    然而,面对母亲的提问,渡边万由美却轻轻摇头,“这就不清楚了。只是在电话里聊到这次的风波时,听岩桥说起来的。具体的事,我们约定了过后见面时再谈。”

    渡边万由美心里多少有点岩桥慎一如此行事的蛛丝马迹,但此刻按下不谈,“现在,还想听听看母亲的意见呢。”

    渡边美佐捧起茶杯,“唱片公司那边的事,我插言也没有什么意义。不过,nzo能有今天,可以说是岩桥一手做成。他是公司的招牌,在歌手和工作人员之中的号召力无人能比。”

    何止是无人能比,公司现在最赚钱的三支乐队,zar的乐队班底是岩桥慎一在地下音乐圈当经纪人的时候就攒下的本钱,蒲池幸子由他一手发掘打造,对他尊敬有加,言听计从。

    至于the blue hearts,这支乐队最困难的时候,是他出手相助,现在更是唯岩桥慎一马首是瞻。不仅如此,当初事情闹得那么大,全曰本无人不知这支乐队的恩人是岩桥慎一。如果乐队与他反目,那么,先前在大众之间塑造的形象也将荡然无存。

    最重要的,zar的经纪约在星尘,星尘和nzo合作厂牌,就是冲着岩桥慎一的名气和制作能力。

    而the blue hearts那边……

    渡边万由美的语气不带任何情绪,陈述事实,“the blue hearts的经纪约一直都没有签出去。”

    渡边美佐听了,忍不住皱眉。

    那时,在the blue hearts的合约问题上,岩桥慎一的意思,是签给演员业务多、能够换取影视剧资源的事务所,但到底签给哪一家,此事从新年后,就没有再提起。the blue hearts的宣传路线更加贴近老派的乐队,对电视曝光的需求没那么大,即使暂时没有事务所提供宣传资源,也并不受影响。

    只为了方便安排,暂时替乐队开了间处理业务的个人事务所。

    现在回想起来,这一局面到底是他有意安排,还是无心插柳,都是未知。但毫无疑问的是,实力处于弱势的岩桥慎一,手里绝对不是没有安全牌。

    不是这一张,也一定有另一张。

    ……以他的行事风格,说不定还不止一张。

    渡边美佐的话也好,摆在台面上的现实也好,指向的都是一件事:现在的nzo根本离不开岩桥慎一。

    他辞职也好,在任也好,公司的灵魂人物都是他。

    眼下,唱片公司刚刚才靠着制作乐队站住脚跟,接下来是要迈开大步的时候。如果岩桥慎一这个灵魂人物在这时候不能稳稳立在这里,动摇根基是明摆着的事。

    换个时机,岩桥慎一的辞职计划,未必能有现在这样的效果。

    要如何去看待岩桥慎一提出辞职,又要如何跟他商谈有关他辞职的细节与后续,首先都要了解到他的重要性、猜测他手里可能拿着什么样的牌。

    同时,无论如何进行商谈,“nzo的灵魂人物是岩桥慎一”这点都不能动摇。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一局面,也是渡边万由美从唱片公司从创业起,就有意利用岩桥慎一的影响力,如此埋下的一颗种子所结出来的果实。

    两边利益一致,这颗果实就是甜的。但只要产生了分歧,就是两败俱伤。

    渡边一系被周防郁雄送了一张好牌到手里是不假,但岩桥慎一这个人,是能让坏牌化腐朽为神奇的人物。关于这一点,渡边家母女再清楚不过。

    渡边万由美之所以按下对岩桥慎一的猜测不谈,而是向母亲讨教,也是因为清楚这一点。清楚——渡边一系只有和岩桥慎一站在一边,才能保证利益不受损害。

    不仅如此……

    渡边美佐想到某种可能,脱口而道,“周防社长的目光,未必只放在渡边制作这边。”

    渡边万由美心里一动。

    如果渡边一系不能保证和岩桥慎一站在同一阵线的话,岩桥慎一凭什么要任渡边一系开条件?现在,不是渡边一系抓住他的把柄提条件,而是两边坐在一起商量一条合适的路。如果弄不清楚这一点,就只有两败俱伤,被外敌钻空子,这一个结局。

    可要真是这样的话,周防郁雄这次对岩桥慎一的出击,反倒成全了他。

    ……

    工作结束以后,中森明菜在工作人员的护送下,顺利撤退回车里。已经知道不会从她这里得到什么的记者纷纷散去,相比来时被层层包围的大场面,此刻清净了许多。只有零星几个记者,坚持不懈等着,在此刻发起第二次进攻。

    当然,坚持也不会有收获。

    “现在,送明菜酱回去吧。”大本一副商量的语气,说的却不是商量的话。

    中森明菜问他,“不用回事务所一趟吗?”

    “安心好了。”大本不假思索,“事务所这边会妥善处理。总之,一定会保护明菜酱,站在明菜酱这一边。所以,不用放在心上。”

    正事关头,一本正经的大本,不是那个被中森明菜号令得团团转却无可奈何的长辈。事情未定之前,大本要做的,就是把中森明菜挡在外面。

    事务所的人平时被她牵着鼻子走,但大事面前,就不再纵容她的撒娇。

    这次的事,虽说中森明菜是挂在了标题头条上的人,但文春炮口对准的是岩桥慎一和研音。对幕后黑衣人们来说,接下来是他们出场的时候。至于中森明菜这个橱窗里的商品,此刻的想法与感受,无关紧要。

    ……但真的是这样吗?

    回去的路上,中森明菜闷头苦思。

    事务所会站在她这一边,会保护她。而岩桥慎一,更是不论什么时候都愿意挡在她前面。所以,她可以安心,等着事务所和岩桥慎一,把事情处理好。

    但是,她怎么可能真的安心下来,等待着。

    事务所和岩桥慎一都会挡在她前面,那么,谁会挡在岩桥慎一前面,谁来保护他?他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人独自面对,报喜不报忧。

    不、不对。岩桥慎一不是一个人。如果能保护岩桥慎一,那么,她会比谁都要快的冲到最前面去。为了岩桥慎一,她就能挡在他的前面。现在,需要被保护的人,不是她,是岩桥慎一。

    无论如何,中森明菜一定站在岩桥慎一那一边,无论发生什么,无需理由和条件。

    但是,为了岩桥慎一,她到底能做些什么呢?

    “总之,回到家以后,先给慎一打电话。”

    中森明菜在心里计划着。但打了主意,又难免在心里想,现在的岩桥慎一,有时间接她的电话吗?他是不是正在忙着处理这次的事情,不可开交?

    可即使如此,也要打电话给他。

    要是他来不及接,就等着他的回电。要是他很忙,就好好安慰鼓励他。最重要的,是要让岩桥慎一知道,她无论如何,都站在他那一边。

    但是,比起打电话,还是更想见到他。

    要是见到他,就好好抱一抱他。自己不要愁眉苦脸,要是他愁眉苦脸,那就想办法逗他开心,让他也高高兴兴的。要是他疲累了,就替他敲敲背。

    如果想象的对象是自己的心上人,那想象这回事当中,就有着无限温情。可是,想象的场景与内容,又让她心里难受,觉得岩桥慎一本来不该去承受这些。

    事务所的大人物们,大概会为了文春的报道开会讨论,会给岩桥慎一和那位渡边桑打电话,就那篇文章的内容,要一个答案。

    中森明菜越觉得自己被排除在外了,心中的斗志就越是旺盛。她随手拿过放在车里的折纸书,翻到做了记号的那一页。现在学习当中的,是折纸大象。

    从开始学习折纸起,这本折纸书里的花样,已经学了个七七八八。两个人各自的折纸动物园,动物的种类也越来越丰富。

    再继续折下去的话,就要换新的折纸书,学习动物之外的折纸手法。

    这就到她住的公寓楼下了。

    虽说外面风平浪静,但出于谨慎,还是由小助理护送她走进大楼。中森明菜心事满满,但跟小助理在一块儿,还是尽量让气氛轻松下来。

    “今天要辛苦你了,桃井酱。”中森明菜语气开朗。

    时间还不算太晚,小助理跟着她上去,正好帮忙带健太出去散步。刚登上了头条,这会儿,不方便自己出去遛狗。万一遇到死缠烂打的记者,那就大事不好。

    身为小助理,帮忙遛狗也是分内之事。再说,给桃浦斯达当助理,每个月也有打车券可用,即使时间不早了,也不至于回不了家。小助理跟着中森明菜上楼,等着桃浦斯达把门打开。门一开,中森明菜“嗯?”了一声,看反应,像是有哪里不对劲儿。

    怎么了吗?

    小助理揣着疑惑,在中森明菜身后稍微探头。玄关那里,有双男人的鞋子。

    “啊……”

    能大摇大摆把鞋子脱在中森明菜家玄关下的男人,想也知道是谁。小助理瞪起眼睛,一瞬之间,想主动开口告辞。

    但紧跟着,倒背如流的助理手册让她安定下来,等着中森明菜的吩咐。

    合格的、饭碗长久远的助理,必要的淡定绝不可少!

    一阵响动由远及近,飞快向玄关这边。不用说,肯定是听到动静的小狗健太。中森明菜是“妈妈”,小助理是熟悉的“姐姐”,撒娇鬼健太飞奔而来。

    比健太稍慢一点过来的,是刚才那双鞋子的主人。

    先前,研音帮忙安排约会的时候,小助理去接过岩桥慎一几次,两个人其实算是熟悉了。但头一回在中森明菜家里遇上他,还是让小助理不由自主有点紧张。

    “晚上好……岩桥桑。”

    她弯腰行礼,小狗健太在她脚边转来转去。

    岩桥慎一客客气气,“晚上好,桃井酱。”他也跟着中森明菜学,叫她“桃井酱”。他一边跟中森明菜的小助理寒暄,一边收下中森明菜又是意外、又是想笑的表情,不紧不慢,若无其事地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来。

    ……正做着饭呢。

    围裙还是中森明菜的。

    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女装第二回。

    ……

    撒娇鬼健太高高兴兴穿好出门的装备,跟着小助理出去散步。岩桥慎一关掉炉灶,装盘之前,问了句,“你要吃吗?”

    中森明菜忍不住吐槽他,“这是什么奇怪的问法?”一副很不情愿、只是随口客气一下的语气。

    一进门,就看到他系着自己的围裙。不仅如此,发现一起回来的还有桃井酱时,还能趁着桃井酱打招呼的时候,若无其事就把围裙解下来,在手里卷成一条,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真会装蒜、再没有比这家伙更会装蒜的人了。

    中森明菜在心里悄悄念他,完全忘记了来时路上,“见到他就好好抱一抱他”的想法。不仅如此,嘴上还总也忍不住,要跟他过不去似的。

    “那重新问一次。”岩桥慎一装模作样,“要一起吃点吗?明菜酱。”

    中森明菜忍俊不禁。笑归笑,嘴上还不放过他,“你又把我当成傻瓜了,是不是?”

    岩桥慎一把装蒜进行到底,“那就是要一起吃点了。”他拿出两个盘子。

    要是平时,他这么装蒜,说不定还要跟他纠缠几句,闹他一顿。可是现在,中森明菜就此打住,默默看着岩桥慎一把煮好的菜装到盘子里。

    “你不去换衣服吗?”岩桥慎一随口问道。

    中森明菜乖乖点头,“知道了。”

    “只许明菜桑说‘知道了。”岩桥慎一故意要逗她玩。

    纸老虎经不起撩拨,三言两语,就要露出本来面目。不过,她刚鼓起劲儿,却一下笑了。得意洋洋,回答他:“知道就好~”

    “那么,这里就辛苦你布置了哦~社长桑。”中森明菜占了上风,趾高气扬,从厨房走开。

    一份安心感,在不知不觉间将她包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