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3. 同心一体

时间:2021-10-02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知道她装着一肚子话,当然,也做好了回答每一个问题的准备。

    今天晚上,这个过于活泼、以至于天真傻气的中森明菜,这份活泼,其实正是她心里装着事的体现。但是,会在此时,最想要见她,会到她这里来,借用她的厨房煮饭,岩桥慎一的想法,也已经体现无遗。

    也或许,在中森明菜笑个没完的时候,也没来由地跟着她笑的自己,真正的理由,也是因为装着一肚子话,等着要跟她说。

    跟着她上来带着健太出去散步、不知何时回来的小助理,让两个人都有所克制。然而,在彼此有所克制、却又放松无防备的心态,令气氛中流露着脉脉温情。回来之前,各有心事的两个人,在两个人的小天地里,又各自为彼此卸下了包袱。

    在完完全全的独处开始之前,这段各想各的、却又各自为对方而想的时间,歪打正着,让岩桥慎一更深刻体会到,中森明菜这个人,以及自己与她的交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不能与她坦诚相对,那他大概也无法向任何人真正敞开心扉。

    话说开了,中森明菜不愿意扭扭捏捏,直接问,“慎一你,和事务所这边,在商谈合作吗?”

    岩桥慎一点头,“准确来说,是研一郎桑和我、还有渡边桑一起,在商谈的合作。万由美桑一直专注演员业务,你们的研音那边,研一郎桑对演员事业的劲头也很足。”

    “女伯乐w氏。”她小声嘀咕。

    岩桥慎一让她逗笑了,“没错,就是这位w氏。”他心情开朗,“所以说,文春的报道,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这么说,用不着担心那位渡边桑跟岩桥慎一的合作出问题了?

    不喜欢那位渡边桑……那是另一码事。

    中森明菜突发奇想,“我要是演戏的话,也许有机会跟你合作就是了。”

    岩桥慎一莞尔,“那么,要为了能配合你演戏的决定,去学习制作电视剧企划吗?”

    中森明菜被他调侃一句,后知后觉自己的任性,吐了吐舌头。按岩桥慎一说的,文春的报道压根不用放在心上。但中森明菜还觉得不踏实。想了想,又问:“那菊池桑的事……”

    他吊着菊池桃子,这种话她当然不会当真,更不会特别再问一次。岩桥慎一想了想,明白了,“介绍菊池桑去研音,这件事渡边桑知情,也得到了她的支持。”

    “就说嘛。”以岩桥慎一的行事作风,一定是有理由的。

    中森明菜松了口气,“这么说,那篇文章里写的都是假的了。”

    “不是真的就是了。”但要说假的,也不准确。或者说,就因为它半真半假,所以才带来了危机。同样的,也带来了机会。

    “但说渡边桑是你的伯乐,那倒不假。”中森明菜一放松,嘴上不由自主。话说出来,想起自己还跟岩桥慎一说过不喜欢渡边万由美,现在又这么说,显得自己怪小气的。

    但是,又觉得自己的话也没有说错。于是,心里一半是不好意思,另一半是理直气壮。顿了顿,盯着岩桥慎一的脸,接了句既心虚、又肯定的,“……对吧?”

    “没错。”岩桥慎一没有回避。

    这个问题上,要是含混其辞,那不管是对渡边万由美还是中森明菜,都不够尊重。

    “渡边桑还是很慧眼识珠……”中森明菜说着,自己笑了。这样评头论足的语气,好似自己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但其实,自己什么忙也没有帮得上他。

    然而,这一次,想到这些,她没有感到沮丧。正相反,内心充满斗志。这份斗志并非是没有来由的莽撞,而且,还有着明确的理由。

    她是岩桥慎一的女朋友。即使他不是点金手了,又或者是陷入危机了,不论发生了什么,就算他不是一颗明珠了,因为他是他,那么,她也会跟岩桥慎一站在一起。

    中森明菜坚定的勇气和力量,来自于这样一份决心。

    “文春那么写,渡边桑,还有事务所那边,会不会很麻烦?”

    她说的事务所,当然是指研音。

    岩桥慎一否认,“没有。”看中森明菜认认真真的表情,又改口道,“有一点小问题,不过,要解决也并不难。”

    “哦。”中森明菜点点头,像只小猫似的,往前探探身,“你想到了什么办法?”

    这副好奇宝宝的模样,又好笑又可爱。两个人忙着说话,都把小狗给忘到了一边。健太左瞧瞧又看看,没人再给它下指令,自己迈开腿,跑到一边去玩了。

    岩桥慎一告诉她,“首先,改变新专辑的宣传策略,和你一起去参加节目。不介意和我一起,被主持人打趣吧?”

    “正相反,还跃跃越试。”

    中森明菜劲头儿上来,又成了那个洋洋得意展示肱二头肌的商店街少女,“说起做节目的效果,我也挺有一套的。放心好了,要是慎一你应接不暇,我会帮忙解围的。”

    岩桥慎一笑道,“这么说,我可放心多了。”

    “要不是和我交往,慎一你也用不着去被媒体穷追猛打。”中森明菜看着他的笑容,说了句傻话。

    “但反过来说,多亏了和你交往,我才有这样的体验。这可不是讨巧的漂亮话,是真的这么想。”岩桥慎一告诉她,“和你交往的人生,一定是不一样的。”

    “嘴巴这么甜。”

    中森明菜撅起嘴,不肯饶他,“还说不是讨巧的话。”但对这只纸老虎来说,不依不饶,其实反倒显出她的喜悦,以及脆弱。

    岩桥慎一冲她张开手臂,示意她过来。

    中森明菜转转眼珠,也有样学样,伸开胳膊。她洋洋自得,一下下轻轻晃动手腕。这副模样,实在够傻气的。

    可是,两个人做的是差不多的事。真应了那句“傻瓜喜欢的也是傻瓜”。

    比起投入岩桥慎一的怀抱,中森明菜想要把他抱在怀里。她这么想着的时候,好似也忘记了,只要胳膊缠上去,心与心紧贴在一起,无论是谁到谁的身边来,也都差不多。

    但是,希望自己也能成为年下君的依靠。

    中森明菜大包大揽,岩桥慎一瞧着她这副模样,有些想笑。可在心里,真切体会到她的真情。他一到她身边去,就被她伸开的胳膊缠住。可当他收紧手臂,同样把这个执意要主动拥抱他的中森明菜抱了个满怀。

    中森明菜意识到什么,忽然笑了。她想到,自己和岩桥慎一,不是谁站在了谁的那一边,也不是谁挡在了谁的前面。而是本来就肩膀挨着肩膀,后背贴着后背。

    “在想什么?”岩桥慎一问她。

    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被轻轻推倒在了地板上。中森明菜笑眯眯,“在想,要和你参加哪档节目。”

    “这个倒是应该听你的意见。”岩桥慎一说,“反正事务所那边,肯定也是先找你商量。”对自己的交往对象是个桃浦斯达这件事,他可从来都没有弄错过。

    “那我可要仔细挑挑看。”中森明菜一副要开始难为人的语气。

    这个资深电视爱好者大说特说,把她想到的节目一个个说给岩桥慎一听。两个人其实都是不怎么喜欢把私事拿到台面上来的人,但这一回,却对一起上电视这件事,充满了热情。

    不仅如此,也在心里,做下决定。

    今时今日的中森明菜,对自己的力量,并不是一无所知。正相反,她还很清楚,自己这块招牌,对研音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越是觉得自己被事务所的大人物们排除在外,心中的斗志就越是旺盛。

    “明天给母亲回电话,和她说,过几天就一起回去。”

    “千惠子桑的炸汉堡做得最好吃。”岩桥慎一说道,“炸虾天妇罗也别有一番风味。”还是女朋友拿着剪刀威逼利诱投喂的那种。

    中森明菜莞尔,“要跟慎一你回去的话,那我要去选套合适的衣服。还有礼物也是……”

    “放轻松就好。”

    岩桥慎一劝她,反倒被她嗔怪,“那怎么行。”

    他后知后觉,对中森明菜来说,这种郑重其事是必要的。

    岩桥慎一和她交往,会影响到他和那位渡边桑之间的合作吗?她的事务所这边,会因此为难他吗?这些,在事情真正过去之前,仍是没有答案的问题。

    但是,即使真的如此,难道她就会退缩,去当个成全男人的女人,放开岩桥慎一。或是心安理得把烦恼的事推给他,自己在他背后等一个好结果吗?

    当意识到自己和岩桥慎一本就是肩膀挨着肩膀,紧紧联系在一起的,那么,就不可能对岩桥慎一的事置之度外,就不可能不把那些当成是自己的事。

    “你是我的男朋友。”

    岩桥慎一笑了,“这还用说。”

    “还要大说特说。”中森明菜手放到他肩头,推了一下,跟他翻了个个儿。

    岩桥慎一瞧着这个居高临下的桃浦斯达,“有道理。”想了想,“不过,我要是四处说,‘我的女朋友是中森明菜桑’,会被当成是在炫耀吧。”

    “只要我知道不是炫耀……要是值得你炫耀,那也无所谓。”

    “就是值得,才不炫耀呢。”岩桥慎一认认真真。

    一本正经的年下君,逗笑了中森明菜。她抿起嘴唇,试图忍住笑意。可和他胸膛贴着胸膛,非但没能藏得住,还暴露了个清清楚楚。

    “高兴,所以才笑。”

    她似是自言自语。以带着笑意的嘴唇,与岩桥慎一交换。嘴唇分开了,呼吸也还纠缠在一起。中森明菜忽然说了句,“慎一你,也可以撒娇哦。”

    岩桥慎一睁大眼睛,意想不到。

    “我可是商店街的孩子……”她自言自语。商店街的孩子,长大了也坚韧不屈。既能成为岩桥慎一的港湾让他撒娇,也能为了他,冲入风雨之中。

    因为她和岩桥慎一本来就是肩膀挨着肩膀,后背贴着后背,所以,她也绝不退缩,要用她全部的力量,和岩桥慎一的那一份,一起放在天平的同一边。

    ……

    中森明菜和研音的经纪合约,现在是一年一签。当然,研音拥有她的优先续约权,“中森明菜”这个名字,以及各种各样的版权。除此之外,对于她解约以后的电视活动、以及歌曲的原盘版权等等,都有着诸多限制。

    即使是和平分手,也要有至少一年的时间,不能在地上波电视台露面。所以,不到撕破脸皮、非解约不可的地步,两边都默契十足,继续保持合作的步调。

    一年一签,更大的意义是为了方便调整合约。如果不是发生强烈的分歧,中森明菜也不会真的解约。跟研音多年的合作只是其一,另一个原因在于,以她的地位,能付得出天价签约费把她挖走的事务所,在业内也没几个。

    越是大牌的明星,越不容易跳槽。即使真的跟合作多年的事务所分手,多半也会开个人事务所独立。

    种种原因,虽然合约一年一签,研音也并不担心。

    当然,也不是从来没有担心过。之前的大赏事件里,研音也因为一年一签的合约,顾虑自身在里面扮演的角色不光彩。以中森明菜的性格,要是知道信任的事务所,暗地里打那样的主意,必定不会和平收场。如果她打定了主意,那双方多年的合作,也只能告吹。

    不到真的无法收场的地步,没有事务所会想要和自家的招牌撕破脸皮。

    研音要顾虑中森明菜的想法,在她和岩桥慎一交往这件事上,也是如此。从这方面来说的话,之所以在交往的事传到事务所以后、绕过中森明菜去和岩桥慎一谈条件,又在文春发行以后,把她隔绝在事件之外,都是出于这样的考量。

    文春的报道,影响到了新专辑发行前的声势,原先被打点好了的华纳,现在又追究起来。除此之外,那篇文章里挑拨了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的关系,这令研音也有点打算静观其变,看那两个合作伙伴,到底要如何处理这件事。

    袖手旁观,等待分晓,对研音来说,这一招用的挺熟练。野崎研一郎心中,其实也颇为好奇,渡边万由美和岩桥慎一,两个人的合作关系,究竟是不是那么牢不可破。

    然而,这个关头,中森明菜这个被排除在外的“商品”,却率先一步迈了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