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4. 挺身而出

时间:2021-10-05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要相信事务所,事务所是你最坚实的后盾。”这是岩桥慎一教给她的。

    化解新专辑发行前的流言蜚语的办法,是两个人一起去参加电视节目。只要上了电视,就有各种各样可以破除流言的办法。至于“办法”,在看到文春的正文时,中森明菜自己也想到了。

    但是,如果要以“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早就已经开始交往”来消除文春带来的负面影响,这件事,这个办法,就不能让岩桥慎一出面去和她的事务所商量。而是应该让她这个向来任性,我行我素,总是给别人添麻烦的人来说。

    中森明菜下定了决心,要当这个不讲理的女人。一早,给大本打电话,“我要回一趟事务所。”

    今天,她的工作从午后开始。不过,桃浦斯达发了话,靠着她吃饭的老经纪人,理所当然,要听从吩咐。连“去事务所做什么”这样的问题,都不会在电话里问。

    桃浦斯达去事务所,当然是做什么都可以。

    当艺人的,用不着天天去事务所报道。越是大牌,就越难在事务所里露面。正因如此,偶尔回一趟事务所,难免让无关的职员心里琢磨,是为了什么事。

    不过,这个关头,事务所的职员见着中森明菜,一想就知道是因为什么。《周刊文春》出刊百万份、并且还紧急二次印刷,这个新闻够大,话题度也够足。

    无关的职员们心下了然,反倒是事务所的干部们,对她一早杀到的事颇为意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从一开始,就先把中森明菜从事件当中排除了出去。

    正如在得知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交往以后,研音绕过中森明菜去和岩桥慎一谈合作那样,这一回,研音照样还带着把自家的桃浦斯达当成是讨价还价的筹码的想法。这种事往往心照不宣,但从有资格坐进会议室的人一致认定中森明菜无需到场时,就已经定下了章程。

    而中森明菜不告而来,所做的,正是将已定好的章程打乱的事。

    她来势汹汹,从中森明菜加入研音起,就跟她打交道的常务辻村,一瞧见她高高扬起的眉毛,就先在心里暗暗叫苦。以他对中森明菜的了解,这副模样,距离她说一不二式的胡搅蛮缠,只差最后一步而已。

    然而,她的不忿,并不是针对事务所。

    中森明菜直奔主题,“我看了文春的文章,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全都是在说谎,不是吗?”

    原来是在生文春的气。

    辻村和颜悦色,“放心好了,事务所这边,会处理好的。明菜酱用不着放在心上,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我当然不担心。”

    中森明菜的不忿消失了,变得讲道理起来,“辻村桑,我当然相信事务所会帮忙处理好。”说到这,她有点顽皮的加了句,“反正,比这糟糕的事,事务所不是也漂漂亮亮解决了吗?”

    辻村笑了,“那当然了,为了明菜酱嘛。”

    “再说了,”她语气轻松,“这次的事根本全部都是在撒谎。对待谎言,只要把它拆穿,不就好了。”这副轻快的语气,像个天真的孩子。

    辻村暗暗松口气,琢磨怎么把这事敷衍过去,以免她再掺和。结果,中森明菜就以这副不谙世事的孩子气,不假思索的说:“我和岩桥桑,本来就不是最近就开始交往的。”

    “嗯?”

    辻村没留神,听到这么一句,像被个什么东西打到了头。

    ……

    虽说在一些事情上还是显得单纯,但中森明菜今年已经二十五岁,毕竟不是个不谙世事与人情的小孩子了。她既然对自己所拥有的力量有着清楚的认识,同样的,对于在这件事当中,自己能为岩桥慎一做什么、又应当怎么做,也不是毫无章法。

    只要她挺身而出,把事情揽过来,事务所就不能借题发挥为难岩桥慎一。

    “都是我要这要那,把岩桥桑指挥得团团转。”当着野崎社长的面,中森明菜也不改口。她眨眨眼睛,“我是不是闯了祸?”

    对着她这副嘴上说闯了祸,但满脸写着“我没错”的模样,野崎社长半是无奈,半是好笑。除此之外,还有一丝微妙的怀念。当年,她刚在《star!诞生》里拿到优胜,研音的代表为了争取到她的签约努力商谈,成功签约以后,又为了如何推销她全力以赴。

    那时,还不到十七岁的中森明菜,就是这么个倔强的少女。年纪轻,却十分有主见,只要自己认定了是应该做的,那休想她改变主意。一个小女孩,把一帮大人号令得团团转。

    不过,要不是个这么一根筋的少女,那应该也成不了现在的大明星。

    只要是中森明菜认准了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但是,中森明菜看了周刊的文章,冲过来跟事务所说这些。在野崎社长看来,她说了什么其实已经不重要。她完完全全站在岩桥慎一那一边,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

    中森明菜的小把戏,在野崎社长这样的老狐狸眼里,如同小孩的恶作剧,一眼就看得出来。但反过来说,明知会被看穿,还是这么做——或者说,被看穿正是中森明菜所希望的。

    中森明菜这样的招牌人物,根本没有跟事务所玩弄心机的必要。她挺身而出,为的就是让事务所知道,她无条件站在岩桥慎一这一边。

    如果研音这边,不在这件事里难为岩桥慎一,那他在渡边万由美那里,就不会被抓住把柄。再进一步,如果研音能因为她,选择支持岩桥慎一,那他的底气就更足。

    中森明菜的想法,在某些方面显得天真,这种无城府、全凭蛮力的做法,恰恰证明,她今天一早跑来事务所,这件事出自她的意愿,而没有军师在身后支招。

    这点,倒也让野崎社长高看岩桥慎一一眼。

    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以如此天真的做法来保护岩桥慎一,不仅证明她对岩桥慎一的深情厚意,也意味着中森明菜对事务所全心全意的信任。

    以中森明菜的性格,如果知道在大赏事件里,研音最初是打算袖手旁观,那么,她绝不会像今天这样,来找事务所的人谈话。

    中森明菜相信研音不会袖手旁观,让她陷入窘境。这也就意味着,无论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开始交往的,岩桥慎一都没有背弃过承诺,把那些事说给中森明菜听。

    父子谈话时,研一郎认为,当初的大赏事件,是留在岩桥慎一手里的牌。但野崎社长不这么认为,此刻,看着中森明菜的表现,他更加确定这一点。

    能放弃在中森明菜面前邀功,能克制住绝不用这样两败俱伤的牌,岩桥慎一的城府和胸襟,都让野崎社长觉得,这个青年聪明清醒,且光明磊落。这样的人,自然前途无量。

    但最重要的,中森明菜对事务所不假思索的信任,让野崎社长不得不心存顾虑。她这种纯粹的人,心存信任的时候毫无防备,但如果伤害了她的信任,那么,也必定会得到最坏的结果。

    中森明菜愿意为了岩桥慎一,来当这个恶人。如果研音在这种时候令她失望,而岩桥慎一又在事件的冲击当中受到损害,那她一定也毫不犹豫,选择岩桥慎一。

    这对研音来说,是个最不划算的局面。

    野崎社长想到这儿,否认道:“怎么可能,和什么人交往,这是明菜酱的自由。研音绝不是那种陈腐的事务所。至于外界的流言蜚语,事务所就是为了能在这种时候发挥作用,所以才存在的。”

    这些话,当然是真的。中森明菜声名有损,研音也得不到好处。明星和事务所,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仅是你,岩桥君那边也是。他如果被人攻击,明菜酱一定也坐不住。”野崎社长的语气,宽容如父亲。

    他半开玩笑,说了句,“没想到,我们的明菜酱的魅力,连岩桥君那样的人也抵挡不住。”

    中森明菜像被说中了心事,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以自己事务所招牌的重要性、以及一年一签的灵活合约,来跟事务所讲条件,当时气势十足,但目的达到,她心里也不是不觉得过意不去。好像利用了事务所似的。

    能一年更新一次合约,就意味着双方相互信任,且合作顺利。现在,她是以和事务所多年以来积累的信任,来为岩桥慎一争取一份支持。

    曾经,是岩桥慎一告诉过她,要相信事务所是她的坚实后盾,遇到难题,要和事务所商量。此时此刻,她所使用的、保护岩桥慎一的武器,正是岩桥慎一亲手递给她的。

    但是,她心里有过意不去,却没有感到后悔。

    ……

    中森明菜满心在意的是如果要破除文春的中伤,会让岩桥慎一被研音为难。但野崎社长最在意的,其实是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的合作关系。

    野崎社长好奇,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那边,要做点什么,来打消外界投向他们的合作关系的目光。这个关头,研音的打算,是要袖手旁观。不仅如此,一旦岩桥慎一和研音这边商谈,研音还能趁此机会,抓住他的错处。

    这个关头,如果研音要反悔先前的合作,或者给岩桥慎一施加压力,那么,无疑会让岩桥慎一陷入困境。那么,为了避免这一局面,岩桥慎一私下里,总要答应研音提的条件。然而,中森明菜却在这个关头冲出来,摆出一副谁也不许伤害岩桥慎一的架势。

    这样一来,再去为难岩桥慎一,对研音来说,就成了下下策。

    岩桥慎一要是陷入困境,中森明菜也不会留在研音。一个中森明菜,再加上一个岩桥慎一,足够让业内的势力伸出手来,充当他们的庇护人。但这种两败俱伤的结果,没有必要。

    此时此刻,顺应中森明菜,站到岩桥慎一那一边去。到时候,中森明菜会感激事务所,岩桥慎一也要领这个情,而他和渡边一系的合作继续,对研音也是好事。

    当然,中森明菜也知道,仅仅靠着和事务所的信任,还远远不够。她要做的,不仅是要让事务所不因为这件事去为难岩桥慎一,还要事务所,能因为她的缘故,选择支持岩桥慎一。

    既然商谈了三方的合作,那么,研音如果支持他,至少在渡边社长那里,不会因为他拖了后腿,而招来她的非难。她没有渡边万由美那样的精明,更比不上岩桥慎一运筹帷幄的本领。能做的,就是坦率坦诚,用最直白的办法。

    中森明菜像把关于和岩桥慎一的事翻篇那样,提到了另一件事,“新专辑马上就发行,接下来的安排……还不能让我去演戏吗?”

    她装可爱倒是也挺拿手的,“之前,大本桑说,事务所要为我选个好剧本。”

    过去总想,要是岩桥慎一希望她操持家庭,那她就心安理得退回来,打理家事。但是,如果在外面工作,能够对他有所帮助的话,那她也有使不完的劲儿可以努力。

    只要有岩桥慎一,身体的能量就源源不断。

    野崎社长把她的话听在耳朵里,不禁笑了,“放心。”他承诺,“明菜酱可是研音的王牌,要演戏,当然要挑个好剧本。”

    是了,支持岩桥慎一,那中森明菜就会成为研音在开拓演员市场道路上的一员大将。虽然中森明菜先前说过要演戏的话,但她也不是从来都没有演过戏,未必不是三分钟热度。

    但现在,她在此时此刻,又提到演戏的事,就绝不会是三分钟热度了。

    是因为那个岩桥慎一……

    她深情厚意,也就意味着对岩桥慎一死心塌地。大概,这个认死理的中森明菜,心里已经认定了岩桥慎一。

    看这架势,即使没有文春的文章,过后,也总要有跟岩桥慎一当面锣对面鼓的那一天。不过,转来转去,是没想到,这个当初暗暗帮助过中森明菜的青年,会和中森明菜走到一起。

    但是,想到他如何为中森明菜力挽狂澜,会有这一天,也不算太让人惊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