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5. 三角关系

时间:2021-10-05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电视剧业界,比起唱片市场,是更难抢占一席之地的地方。

    唱片谁都能发,只要有个契机,默默无名的普通人也能乘风而起,火爆一时。但电视剧业界势力分明,竞争激烈,投机取巧的小聪明根本无济于事。一旦被抢先,哪怕仅仅落后一步,也要用十倍百倍的劲头儿去追赶。

    研音不可能去跟周防郁雄示好,同样的,渡边一系要是接受周防郁雄的拉拢,那就落了下风。如果渡边一系不能明白这一点,那么,也就没有跟这个老牌势力合作下去的必要。

    中森明菜的价值越高,她对研音越重要,研音就越不能失去她的信任,不能为难岩桥慎一。既然不能借题发挥来跟岩桥慎一提条件了,那就要百分百站到他那一边,支持他。

    岩桥慎一越是有价值,在和渡边一系那边的讨价还价中就越不会落下风。这次卖他一个人情,助他渡过难关,又有中森明菜和他的关系在,研音必定能得到岩桥慎一全力的回报。

    算盘打定,野崎社长要当这个好人,中森明菜离开以后,他给研一郎打电话,父子两个商谈一番后,由野崎研一郎出面,去联系岩桥慎一。

    在和岩桥慎一讨价还价之前,率先出击的是研音的“公主殿下”,这个发展,让野崎研一郎有些意想不到。不过,既然中森明菜站出来,他也乐见其成。

    毕竟,当初商谈三方合作的人就是他。

    野崎公子野心勃勃,现在这个情形,正合他意。不过,野崎社长转述的,中森明菜脱口而出的那句“是她拜托岩桥慎一帮忙制作了专辑”,却让他心里颇为在意。

    这张新专辑,岩桥慎一送企划书的时候,就是打着发挥中森明菜的才能、按照她的想法来进行制作的主意。制作的过程里,也的确全程都在为她保驾护航。

    送企划书的时候,岩桥慎一对中森明菜的才能赞赏有加,专辑开始制作以后,也确实贯彻了“以中森明菜为主导”的计划。也就是说,这个制作人是真心实意的欣赏她,把她当成是个有天分的艺术家来看待。

    对中森明菜抱着这么高的期待的人,会让她引退回家吗?

    何况现在,为了岩桥慎一,中森明菜主动要求演戏的事。只要她有这样一份心,即使为岩桥慎一考虑,也不能轻言结婚退隐了。

    “我倒觉得,用不着太在意岩桥君对中森的想法。”

    野崎研一郎想东想西,野崎社长却说,“不必考虑太多。”反正,商品要么是一直待在橱窗里的商品。要么,就要付出让研音满意的价格,拿出抵得上一个中森明菜的价值的条件。

    ……

    野崎公子主动致电,但要招待的对象,却不止岩桥慎一,还有渡边万由美。岩桥慎一接到了电话,别无二话,欣然赴约。

    这个时候招待他们,要说什么,心里都有数。去时路上,岩桥慎一想着,要向野崎公子致歉。当然,之所以要道歉,是因为“和明菜桑交往的骚动带来了麻烦”,而不是别的。

    出了个大新闻以后,出面道歉或是代家里那口子道歉,曰本人的这个传统艺能,一大理由,就是因为“添了麻烦”。为丈夫不伦道歉的太太,或是为了犯罪的搭档道歉的艺人,之所以道歉,是因为“把私事闹得人尽皆知,给公众添了麻烦”。

    ……约等于曰本版的“很抱歉占用公共资源”?

    不过,等岩桥慎一准时赴约,倒是先收到了来自野崎公子的歉意,“敝社的明菜酱,给岩桥桑添麻烦了。”

    岩桥慎一没防备,稍作反应,客气了一句,“这话该我这边说才对,闹出这样的骚动。”

    野崎公子笑笑,两边道歉的点显然不一样。

    不过,他若无其事,当着渡边万由美的面,就跟岩桥慎一感慨,“没想到,明菜酱的这张专辑,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说起来,真亏岩桥桑,能按明菜酱的要求,制作出这样一张专辑。”

    嗯?

    岩桥慎一心里不明所以,脸上不动声色,没有接话,等他的下文。

    野崎公子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不动声色,目光又移到渡边万由美脸上,稍作停留。渡边万由美事不关己,只当个听众。他收回视线,把中森明菜看了报道以后很生气,跑回事务所,控诉文春说谎的事,原原本本讲了一遍。

    也无所谓岩桥慎一是知情装不解还是不知情,反正不重要。重要的是,中森明菜能为了他这么做,而研音为了中森明菜,也接受了那番说辞。

    岩桥慎一知情无妨,不知道也没关系,只要“人情”这个关节不弄错就可以。除此之外,当着渡边万由美的面说这些,也是在表明研音的立场。

    目的达到,野崎公子打住话头。

    以岩桥慎一的本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其中的关节,一听就明白。

    中森明菜先他一步,去和事务所把话说开。岩桥慎一想到那天晚上,她冲着自己张开胳膊,硬要把他抱在怀里,有点虚张声势、却又义无反顾的模样,有些想笑。为了掩饰笑意,他拿起酒杯,低头喝了一口。

    酒液流入喉咙,一股暖流也自心头淌过。

    岩桥慎一并没有对中森明菜的做法感到意外。心里反倒觉得,这是那个中森明菜会做,也能做得出来的事。了解她对自己的深情厚意,也就不会意外她代替自己冲在了前面。

    当然,这份不意外,并非是心安理得,而是一份流动于两颗心之间,同甘共苦的默契。

    ……

    渡边万由美听完野崎研一郎的解说,摆足了置身事外的姿态。不过,野崎研一郎、或者说研音的态度如何,是摆在台面上的东西。

    既然是中森明菜主动对岩桥慎一出击,让岩桥慎一卷入了麻烦,那么,研音也不能为难他。野崎研一郎就拿出这么一副姿态来。但这副姿态,真正要传达的,是研音非但没有因为这件事迁怒他,还会支持他。

    研音不在这件事里难为岩桥慎一,那他就叫人挑不出错处来。不仅如此,研音要支持岩桥慎一,那么,渡边一系,也要掂量岩桥慎一的分量。这么看,是中森明菜挺身而出,把研音推到了岩桥慎一那一边去。

    渡边万由美想到这里,下意识看向岩桥慎一那边,正把他低头饮酒的样子看了个正着。

    研音选择站在他这一边,是将利益最大化的做法。

    除此之外,看野崎研一郎的意思,他所期待的,是“三方合作”,是既有渡边一系的影响力、也有岩桥慎一的高明手段,以及研音的锐意进取,缺一不可。

    如果没有岩桥慎一,稳固的三角就不复存在。

    何况,现在还多了个中森明菜。虽说她此时此刻,没有坐在席间,但存在感强到谁也不能忽视。这样一来,就使得岩桥慎一的分量更重,更加不可或缺。

    刚站住脚跟,正要高速发展的唱片公司离不开岩桥慎一,和研音谈好的向演员事业拓展的合作,也离不开岩桥慎一。不仅如此,如果渡边一系和岩桥慎一生出嫌隙,还有burning的周防郁雄虎视眈眈。周防郁雄的离间之计,是把好牌给了渡边万由美,却也让岩桥慎一借此机会,向渡边一系亮出了他的爪牙。

    渡边万由美听着野崎研一郎和岩桥慎一商量改变宣传策略,心里琢磨的,却是岩桥慎一之前提到的,要辞职的话。

    有周防郁雄虎视眈眈,渡边一系得小心掂量。现在,多了研音这一块筹码,这场辞职谈判,渡边一系更不能借题发挥了。

    渡边万由美脑海之中,忽而掠过商谈企划专辑的合作时,和中森明菜的会面。那时,中森明菜给她留下的印象,是个过于纯粹、以至于做事不留后路的人。

    现在看来,至少在这件事上,她的纯粹直接与不假思索,反倒成了岩桥慎一的助力。但也或许,是因为用情至深,才有这份义无反顾。

    不管怎么说,渡边万由美对中森明菜的印象并不坏。

    ……

    一堆要商谈的东西等着要说,这样的饭吃得总归不会尽兴。不过,不管各人心里想什么,面上倒是都融洽得很。

    除了谈到中森明菜的那张新专辑,话题不免也提到了菊池桃子。

    按文春列举的“罪状”,岩桥慎一又是绕过伯乐渡边万由美、把菊池桃子举荐给研音,又是贪图和研音的合作,践踏菊池桃子一颗真心。

    这会儿,菊池桃子要是站出来,把他一顿控诉,那足够岩桥慎一大喝一壶的。

    但反过来说,菊池桃子要是控诉了岩桥慎一,那么,那她接下来的艺能生涯也就宣告了终结。研音不会和她善罢甘休,业内其他事务所,也不会沾手她。

    只要菊池桃子头脑清醒,想得明白这一点,那么,她那边就无须担心。

    提到了菊池桃子,野崎公子笑道,“外界可不清楚,万由美前辈的眼界胸襟。”

    渡边万由美也笑了笑,“要是真有什么长远目光,当初把菊池桑留为己用,倒省下了现在的风言风语。”

    野崎公子接话接得快,“就是目光长远,才成人之美呢。”

    渡边万由美接受这个说法,笑着举起酒杯,接受野崎公子的致意。这回,换岩桥慎一事不关己,听这两个前后辈你来我往。

    不过,这事他牵扯不浅,肯定不能真的置身事外。不仅如此,还得出谋划策。

    “不管怎么说,这种时候,一定要力保菊池桑。”

    关于这一点,算是众人之间的共识。力保菊池桃子,把她作为事务所的一线女演员来推销。不仅如此,接下来,研音与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的合作,菊池桃子也一定作为参与其中、被力推的女演员,发挥她的光芒。

    “还有菊池桑和岩桥桑之前的绯闻……”野崎公子笑着道歉,“是这边的问题。”

    研音操作不当在先,留下这么个错处。

    渡边万由美忽然发话,“现在这个局面,不是正好吗?”她提到,“此时此刻,正是个让菊池桑转型,丰富她的形象的好机会。”

    野崎公子“嗯?”了一声,笑了,“到底是万由美前辈。”他看向岩桥慎一,“岩桥桑,菊池桑转型的事,还要你助这一臂之力了。”

    岩桥慎一到底心中过意不去,装傻,“我现在,可什么都做不了。”

    野崎公子不信他听不明白,但也不便拆穿,只笑着回了句,“什么都不必岩桥桑做,就交给这边来处理就好了。”

    岩桥慎一当然知道,渡边万由美的话是什么意思。

    菊池桃子的经纪人要拿他炒绯闻,为的无非是丰富她的形象,策划她向女演员的身份转型。既然是要丰富形象,一个真心喜欢过、但不能如愿的女演员,也并不丢人。

    如果能用“菊池桃子和岩桥慎一急速接近中”来炒新闻,那么,也就能用“菊池桃子求而不得”来炒新闻。

    菊池桃子本人的想法,如果在第一次就被忽略,第二次也不会被尊重。

    这话,不能由岩桥慎一这个被卷进去的人说。某种意义上来说,主动把这件事挑破,是渡边万由美不动声色,帮了他一个忙。

    但他总归有些不忍,不愿践踏别人的尊严,出言道:“虽说什么都做不了,研一郎桑也说了也不必我做。但说到转变形象,各种各样的方法,也未必要在绯闻上做文章。”

    “岩桥桑有什么点子吗?”

    野崎公子露出个感兴趣的表情。

    渡边万由美看了一眼岩桥慎一,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又觉得他偶尔流露的这种善意,给自己平添麻烦,却又不禁想,如果不这么做,那就不是岩桥慎一。

    艺能界里,少有的仁义之人。

    他如果没有这样的心肠,那就不是他。渡边万由美想到这儿,忽然觉得,岩桥慎一说不定,和中森明菜其实是同一类人。

    ……

    尽管如此。

    尽管心里这么想,这一餐结束,散场以后,再跟岩桥慎一重新换了家俱乐部小坐时,渡边万由美提起来,还是出言道:“这种时候,本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确实。”岩桥慎一也不否认。

    渡边万由美让他这份直爽给逗笑了,“不过,这倒也是你会做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