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7. 新仇旧恨

时间:2021-10-14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大黑摩纪的经纪合约放给了渡边万由美,她的出道计划,渡边万由美过问的更多,她出道以后的成绩如何,对渡边万由美来说也至关重要。

    同样的,岩桥慎一最初制定的计划,是将大黑摩纪作为nzo进军女solo市场的王牌来推销,她的出道成绩对nzo来说也无比重要。

    现在,这么个时刻,岩桥慎一突然提出来,想要取消大黑摩纪原定的出道计划,不由得渡边万由美不去在意。

    岩桥慎一和她说,“大黑的才华没得说,以我看来,是少有的全才人物。我也非常欣赏、看好她。”

    “正因为欣赏、看好她,对她有更高的期望,所以,才想改变原定的出道计划,以更足的声势,更别致的方式,把她一举推销到大众面前。”

    渡边万由美在意的是那句“更足的声势”,岩桥慎一的言外之意,是比起现在的nzo所能给出的规模、更足的声势。

    从开始聊开拓solo市场起,两个人似乎就在假设一个新的局面。

    岩桥慎一不是借题发挥,故意去卡大黑摩纪的出道。大黑摩纪是他一手发掘的,不仅如此,她还是早在几年前,还是学生的时候,就想要到他手下来。不论从哪方面,大黑摩纪对他的信任也好、大黑摩纪本人的才华也好,都值得岩桥慎一认真对待。

    不如说,正因为他十分看好大黑摩纪,所以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选用大黑摩纪作为nzo正式进攻solo市场、nzo一改先前作风的标志,来对她进行推销。

    “我们需要一个标志的人物,”岩桥慎一说,“要拿出‘横空出世’的劲头儿来推销她。”

    渡边万由美笑了,“想把你刚才说的话,原封不动再还给你。”

    ……熊熊燃烧的经费就是了。

    不过,她话头一转,又道:“要做到‘横空出世’这样的阵仗,可不仅只是经费的问题。”还需要宽广的人脉,需要各方各面的配合。而这些,就不是现在这个模式下的nzo所能拿得出来的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拿出“横空出世”的劲头儿来推销歌手,那么,这个歌手就不止是个“歌手”而已。

    说来说去,岩桥慎一提议的推迟出道,是在向她展示,新的合作模式开启以后的事。而一句“横空出世”,也将他的野心暴露无遗。

    “是这样没错。”岩桥慎一赞同她的话,仿佛也一并承认自己的野心。但他话头一转,“所以,为了能做到这件事,就要把能够聚集起来的力量聚集到一起。”

    而将能够聚集的力量聚集起来,是建立在他和渡边万由美仍旧站在同一边的基础之上。假如他们两个此时此刻,所拥有的不是同一个目标,那么,一切也就无从谈起。

    说到底,从二人三脚,然后是并肩而行,再到今时今日,两人仍旧是走同一条路。无论目标到底是不是同一个,衡量利弊得失,方向只能是这一个方向,选择和岩桥慎一站在一边。

    岩桥慎一从渡边制作辞职之前,在reas coe true的事情上,渡边万由美选择站在他那一边,为此和姐姐产生分歧,从渡边制作独立。那个时候,是她这个人站在了岩桥慎一那一边。

    随着两个人并肩走过的路越来越多,那样作为个人的决心,已越来越难拥有。

    ……

    俱乐部的舞池里,四五对舞伴在跳舞。渡边万由美把手搭在岩桥慎一的肩膀上,两个人下了楼,乘着舞曲的旋律,也跟着加入其中。

    “慎一君的舞技一如既往。”

    她这么说,岩桥慎一有样学样,回了一句,“彼此彼此。”

    渡边万由美不禁莞尔。

    上次一起跳舞,还是热海同行的时候。要是那时候,舞曲结束,抽奖的转盘没有落空,那也许会是另外一回事。

    不过,再想起这件事,渡边万由美没有感到遗憾,也并非触景生情。心里清楚,既然不是一回事,那么,似曾相识的情景,过去的感觉也不可靠。

    舞技一如既往,共同的目标,也一如既往。……是这样吗?

    渡边万由美这么想着,忽然觉得怪有意思的。她心想,今天晚上的情景,和当初在热海的时候,正好转了个个儿。今晚,是岩桥慎一在说服她。

    要是刚才的话,换在这个场景下说,那她也回上一句“抱歉”,看看岩桥慎一要是落了空,会是怎样一副表情。

    这个有点顽皮的念头,在脑海当中一闪而过,随即被丢到一边。

    当然不能意气用事,也早就过了随意戏弄人的年纪。渡边万由美心想,能耍性子捉弄人,是很幸福。但是,将前途握在自己手里的人生,则是另外的一种幸福。

    “不管怎么样,都不能让我们的合作受到损害。”

    这是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两个人能继续往下走的关键。不仅如此,渡边万由美也清楚认识到,不仅是岩桥慎一,她也一样,“不能让合作受到损害”。

    既然如此,既然在公事上,仍保有这样心意相通的默契。那么,一切也就顺理成章。

    而只要他们两个站在一起,burning的挑拨离间就成了无用功。而这次之后,接下来,周防郁雄那里,也没办法当成无事发生过,再轻描淡写的盖过去。

    ……

    研音决定了站在岩桥慎一一边,而渡边万由美和她背后的渡边一系,也做出了选择。这样一来,根本的东西不会动摇,那么,其他的解决起来,也就顺理成章。

    周防郁雄的离间之计,手段其实并不高明,文春的报道一出,业界有头有脸的势力就各自心中有数,这么一篇报道绝对是有人支使。这段时间里,等着看情况如何的势力,绝不在少数。

    岩桥慎一出身草根,实力弱小,渡边一系真要是借题发挥,把他踢出局。到时候,一家近来大出风头的唱片公司的波动,其中必定也藏着诸多机会。

    外界大众的不满集中在对岩桥慎一人品的怀疑、以及对研音利欲熏心的抗议,这些自然等着化解。而业界之内,各怀心思的势力们,纷纷保持沉默,观望这一边的动向。

    最先透出去的风声,就是原定在下个月开出道发布会的,nzo的新人大黑摩纪,她在赤坂王子饭店的出道发布会取消了。

    要开发布会,事先要决定场地、要向关系好的媒体提前发邀请。而取消发布会,同样的事就要反过来再做一遍,一来一去,不愁业界不知道。

    大黑摩纪的出道发布会取消,是什么意思?

    是推迟出道、还是改变出道计划?理由又是什么呢?只是单纯的调整,还是因为受到了那篇文章的影响?

    一时之间,业界的目光,有意无意,都暗暗集中到nzo这一处来。

    暗流涌动,也看在周防郁雄的耳目里。

    今年,nzo一直有意solo市场,不仅推出新人,还对外放风买通稿。大黑摩纪这个被放到年底来推出的新人,显然是被寄予厚望。现在,她的出道取消了,让人不得不在意,也无法不去期待接下来的后续。

    要是因为岩桥慎一跟渡边万由美争权夺利,让大黑摩纪的出道被推后,那样才有意思呢。周防郁雄想到这些,对这个女solo新人不禁有些感兴趣。

    然而,当跟长户大幸说到这件事的时候,他的反应,却更有意思。

    “大黑摩纪?”从周防郁雄嘴里听到这个名字,长户大幸颇为意外。

    虽然大黑摩纪被推荐到他面前的时候,being还是制作公司being,但长户大幸再听到这个名字,记忆还是清楚得很。

    这个人去投靠了岩桥慎一,结果现在,出道计划被取消了?长户大幸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幸灾乐祸,且无比轻视岩桥慎一和大黑摩纪。

    一个自诩不拘一格提拔人才,结果出尔反尔。另一个自以为投靠了个好靠山、结果事到临头,却被放了个大鸽子,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吗?

    长户大幸心里幸灾乐祸,嘴上回答周防郁雄的问题,“实不相瞒,这个大黑摩纪,曾经参加过being——曾经being的面试。”

    “是吗?”周防郁雄极感兴趣。

    长户大幸接着说,“不过,因为她才能实在有限,我也很难说着‘可以出道’的漂亮话,把她先招揽到手下,最后却没办法出道。于是就实话实说,告诉她‘唱和声的才能倒是有一些’,结果,倒让她发了好大的脾气。最近的年轻女孩子火气大得很……”

    周防郁雄笑起来,“还有这样的旧事。”

    也就是说,被长户大幸拒绝了的这个大黑摩纪,转过头被岩桥慎一签下来,又在出道前夕,突然被取消了出道计划。

    长户大幸和岩桥慎一之间有过节,周防郁雄当然知道。不过,却没想到,这一年轻一年长两个制作人之间,竟然打过这么多次交道。

    ……不过,以那个岩桥慎一的眼光,会收下一个没什么才能的新人,还颇为郑重的准备她的出道吗?

    “长户桑,认为那个新人才能有限吗?”周防郁雄想到这,随口问了句。

    长户大幸极为确定,“十分的平庸,本人却有些自命不凡。”他心里有点犯嘀咕,该不会,周防郁雄对那个大黑摩纪感兴趣吧?

    好不容易看岩桥慎一吃瘪,名声受损,正要慢慢看热闹。结果,周防郁雄却还对那个滑头小子、对他手下的新人表现出兴趣……总不至于这样!

    “原来如此。”周防郁雄点头,“看样子,那位制作人桑签下这个新人,这一步不够高明。”贬低岩桥慎一和大黑摩纪,当然是为了安抚长户大幸多少流露出的不满。

    长户大幸放心了。

    当然,不是因为周防郁雄的话安抚到了他。而是周防郁雄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后,选择退后一步的态度,让他确定,加入burning系的自己,得到了相应的尊重。

    到底,既然成了burning系的一份子,在周防郁雄面前俯首称臣,那么,周防郁雄也不能不顾及他的面子。

    周防郁雄岔开话题,“nzo的新人出道发布会取消,就随他的便。接下来,你我不妨聊一聊我们这边新人的安排,长户桑之前提到过的,那位上杉君……”

    nzo就一鼓作气,四分五裂好了!

    周防郁雄既然也看不惯岩桥慎一,最好还有什么后招,再添一把火最好!长户大幸静等着事态发展,等着看这个油滑的小子,怎么聪明反被聪明误。

    ……

    人均两万三千日元的烤肉店包厢里,美和酱大快朵颐之余,到底没有忘了她的两个曾毅之一,大口喝水,问了句:“所以,渡边社长没有一怒之下和你断绝往来,唱片公司和你本人,都因此陷入困境就是了?”

    岩桥慎一庆幸在这只小狐狸开腔之前,自己先把啤酒咽下肚去了,不至于出现什么糟糕的画面。

    他叹口气——好似喝完啤酒后迟到的叹息,“那怎么可能嘛。”

    美和酱笑嘻嘻,“但是,这种可能性也很大,不是吗?”她一点不觉得自己的语气,把安慰的话也说得像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为了不被她气死,岩桥慎一选择不理她。小狐狸后知后觉,往他旁边凑了凑,“不会是生气了吧?”

    岩桥慎一抬了抬眉毛,瞧见这么一张没心没肺的脸,忽然想到,就算自己真被气死,这只小狐狸大概说不定还摸不着头脑,不禁泄了气,“没有。”

    “没有就好。”她咧嘴一笑。

    美和酱重复了一遍,“没有跟渡边社长断绝往来,因此陷入困境,那就好了。”

    ……行吧。原来是指这个。

    岩桥慎一招架不住。

    他被美和酱弄得一个头两个大,而此时此刻,美和酱的另一个曾毅中村兄,则置身事外,优哉游哉,仿佛自己并不存在。

    同一支乐队里的两个曾毅之间的友情就是这么生动。

    乐队仍在巡演中,刚结束了在大阪的演出。

    三个人都功成名就,美和酱的标志笑容大概没几个人不认识,岩桥慎一刚刚当了一把话题中心的人物,这会儿,要是在下町的小饮食店里,三个人大吃大喝,百分百要造成骚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