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8. 别无选择

时间:2021-10-14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搞出来了个热销百万份的大新闻,美和酱跟中村兄就算当时不在东京,也不耽误他们两个在第一时间知情。

    何况,还有reas coe true的团队通风报信。在制作团队那里,岩桥慎一的身份不是秘密。

    当时隔得远,乐队还要为演出做准备,去一趟关西,再顺便参加几个电台节目。美和酱忙忙碌碌之中,听说岩桥慎一跟中森明菜被拍到了,一通大呼小叫的电话就打过来,把岩桥慎一当火锅配菜一顿乱涮。

    正为了文春不怀好意的报道跟渡边万由美摊牌、焦头烂额的岩桥慎一,接到这么通电话,不知道该佩服这只小狐狸,还是该教训她一顿。

    当然,根本打不过她。

    毕竟,小狐狸手里有兵器——扛着枪呢。

    好不容易等到演出结束,回了东京,有时间一起吃顿饭。美和酱见了岩桥慎一就开始大说特说,看这样子,不把人气到头顶冒烟决不罢休。

    “不管怎么说,就算慎一君你因为这件事跟渡边社长断绝往来,陷入困境,reas coe true这边,我和正人桑还是会对着你张开手臂,欢迎你过来。”

    美和酱得寸进尺,继续说些有的没的。

    “那还真是谢谢你。”岩桥慎一叹气,“不过,还是不要乱讲话比较好。我们可是reas coe true。”

    他拿出哄小孩的招数,美和酱毫不犹豫上钩,被提醒了,瞬间改口,“那么,慎一君绝对能大获全胜,逢凶化吉。”

    话说完了,闭上嘴巴,正襟危坐,一张写满邀功请赏求表扬的脸,对着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下意识去看置身事外的中村兄,他眯着眼睛,如高僧坐定——虽然怎么看都是憋笑憋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能跟美和酱当成队友,也不是谁都有这个功力的。

    虽说如此,尽管在把人气个半死这件事上,美和酱有着非同一般的才能,但不论是告诉岩桥慎一,reas coe true是他的后盾,还是生怕自己乌鸦嘴、立刻改口说好话,这只惯会扛枪的小狐狸,绝对不像她表现出来的这么难缠不讲理。

    三个人有段时间没一起吃饭,高级烤肉店无可挑剔,但大快朵颐之余,美和酱想到件事,有点遗憾,“以后,是不是没办法再跟慎一君一起去小店吃饭了?”

    她开始思考,“慎一君现在这么有名,万一和你一起被拍到,被当成丑闻,可就不妙了。”

    “你还真敢说。”岩桥慎一有点无语。

    美和酱笑嘻嘻,振振有词,“我是在替你着想,别让你那位歌星女朋友担心嘛。”她装模作样。

    “放心好了。”岩桥慎一回答,“就算被拍到,发刊之前,周刊也要事先和公司沟通,或者去找本人求证。”随便乱扣帽子,怕是要吃官司吃到吐。

    听他这么说,美和酱“嘁”了一声,有点没劲,“原来是这个‘放心好了’。”

    “那还有别的什么吗?”

    岩桥慎一不问正好,一问,正好给了美和酱发挥的机会。她谆谆教导,“这种时候,要是说‘放心好了,我和她相互信任得很’,不是挺有气概的嘛?”

    “只有你自己这么想吧?”

    岩桥慎一让她绕的头大,决定不再陪着她嘴皮子炒黄豆。他下定决心,美和酱自己喋喋不休,端详他的脸,装模作样点评,“不过,难怪慎一君这阵子看上去比从前多少有点魅力了。”

    “多少有点”,这个用词还挺严谨的。

    岩桥慎一客客气气回了句,“多谢夸奖。”

    “这样就算是夸奖了吗?”美和酱逮住机会,立刻大呼小叫,“从慎一君对夸奖的低要求里,不禁看到了慎一君的内心。”

    看这样子,今天晚上,这只小狐狸打的就是要把他气到跳脚的主意,也许她本人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但反过来说,越是无意识的,杀伤力就越强。

    这大概是从看了《周刊文春》以后就憋着坏,一直酝酿到此时此刻爆发出来的高强功力。

    优哉游哉的旁观者中村兄,终于忍笑忍到极限,本着助人也是助己的想法,冲岩桥慎一举起啤酒杯,拉他出局,“总之,先来喝一杯好了。”

    同一支乐队里的两个曾毅之间,也并不总是袖手旁观的。

    岩桥慎一有台阶赶紧下,也举起酒杯。美和酱看看他,再看看中村兄,不甘落后,也拿起杯子,高高兴兴宣布:“干杯~”

    若无其事的样子,好像刚才无事发生一样。

    怎么说呢,跟美和酱共事久了以后,渐渐肚量就会越来越大,不会对她生气了。不过,三个人一起喝上一大口,又齐刷刷把杯子放回去,气氛仿佛也顿时焕然一新。

    “我超喜欢大阪。”美和酱酒喝多一点,稍稍醉了,口音甚至带了点关西腔。她告诉岩桥慎一,“为了演唱会现场的livetalk,还跟关西出身的工作人员学了关西腔。”

    中村兄笑眯眯,吐槽道,“这么蹩脚的关西腔,说给真正的关西人听,还好大家没有恼火。”

    “观众的大家明明超~高兴。”美和酱继续她的蹩脚关西腔,振振有词,“因为喜欢大阪,所以努力学说关西话,这样的身影,不是挺可爱的吗?”

    她认认真真,“要是喜欢的人为了我去学习北海道方言,我可要乐开花了。”

    “有道理。”岩桥慎一倒觉得她这次的话不是歪理,“偶尔去大阪演出,为了大阪的观众精心准备,是会觉得很用心的。”要是天天见,还天天一嘴塑料关西腔,那倒有可能让关西人恼火。

    美和酱一被夸,狐狸尾巴立时翘上天,“就说我的计划不是随随便便乱来的。下次,演唱会的环节,再更多的加入我的点子就好了。”

    现在就已经快要成为你的一言堂了吧?

    不过,从出道起,就贯彻她审美炸裂的服装舞台、想起一出是一出的演出环节,现在,乐队的粉丝就算在演唱会现场看大变活人,大概也不会感到莫名其妙了。

    说不定,越是炸裂,观众就越是兴奋呢。

    岩桥慎一起身,要去洗手间。刚才跟美和酱嘴皮子炒黄豆,没留意到,这会儿出来了,才发现刚才有传呼打过来。

    他招呼走廊的招待,问了公用电话的位置。

    ……

    岩桥慎一出去了,包厢热火朝天的气氛也顿时降温。美和酱没什么形象的摸摸肚子,叹口气,“吃得饱饱的了。”

    中村兄对她这副模样也司空见惯,笑眯眯地听着。

    美和酱也不在意说的话能不能得到回应,拿起茶壶,“就说嘛,渡边社长和慎一君之间,不会出问题的。”

    中村兄继续老僧入定,不掺和这个话题。

    要是渡边社长真的跟岩桥慎一之间分裂,那reas coe true大概也要有危机。中村兄对此心知肚明,不过,自始至终,一个字也没有参与岩桥慎一的话题。

    现在,亲耳听到岩桥慎一说“没有出问题”,中村兄放下心来。至于如果出了问题,乐队会受到什么影响,有可能变成什么模样……他决定不去假设没有发生的事。

    美和酱自说自话,“要是渡边社长和慎一君断绝往来……慎一君可还是reas coe true的一员。”reas coe true的经纪合约在渡边万由美的事务所。真要是断绝往来,乐队这边的合约问题,岂不是变得没办法处理了。

    在大阪的时候,刚看到文春,美和酱立刻打电话给岩桥慎一,把他一顿开涮。当时调侃的电话打完了,过后彩排的间隙里,听到工作人员们聊天,才知道岩桥慎一这次大概有点麻烦。

    但那个时候,她在心里,就不相信渡边社长和岩桥慎一,两个人之间会出问题。

    看样子,她的直觉和判断力也挺准的。

    美和酱心头涌上一丝小小的得意。不过,又有点不大甘心,像知道了大人背着自己在深夜吃小灶以后不情不愿的小孩子,“慎一君做事不声不响的。”

    中村兄看了看她,这才开口,“竟然是和那样的大明星,要对他刮目相看了。”他一副佩服不已的语气。

    美和酱嘴上挖苦,“正人桑也向往和大明星交往吗?”

    “你就没有考虑过吉川晃司那样的帅哥吗?”

    美和酱“嘁”了一声,“正人桑真幼稚。”她道理一套又一套,“至少,是吉川晃司说了‘喜欢吉田这样的类型’,才轮得到说这样的话吧?”

    “说得对。”中村兄点头,把战火推到不在场的人那里去,“要这么说,明菜桑喜欢的是慎一君这样的类型了。”

    美和酱头脑灵活,立刻接话,“也可以说,慎一君喜欢的是明菜桑这样的类型。”她想到什么,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慎一君那样的人,肯定是更喜欢美人。”

    “想也知道是这样。”她认认真真。顿了顿,又忍不住说,“不过,和美人交往的家伙,就让人忍不住想要捉弄奚落他,看他吃瘪。不然,岂不是太好运了。”

    中村兄替不在场的岩桥慎一捏把汗。所以,这就是你整晚找茬,把他气个半死的理由?

    “也太久了吧。”

    岩桥慎一久不回来,美和酱又开始嘴皮子发痒,“拖拖拉拉的。”

    “有的事,要做的话,是会慢一点。”中村兄回答。

    美和酱皱起脸,“真亏正人桑能若无其事说出这样的话。”

    “那也说不定,是出了什么事。”中村兄一点也没受影响,在美和酱面前展示愈发心胸宽大的定力。

    美和酱却摇头,“那还不如前面一个答案呢。”

    “真亏你能若无其事,把这种话挂在嘴上。”

    中村兄想着以牙还牙,拿她说过的话再还回去。但美和酱的注意力早不知道飞去了哪里,她自说自话,“虽然是想捉弄奚落慎一君一下,但只到嘴上说说的程度就可以了。”

    “最好还是不要有别的事,就到这里。”她说完这句,煞有介事的点点头,好像这话由她说出来,就有了魔力,就会立刻成真似的。

    但毕竟是岩桥慎一说过的,因为他们是reas coe true。

    ……

    电话打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打回来。等待着不知道何时才回过来的电话,从这件事当中,让菊池桃子看到自己的狼狈与疲倦。

    但越是如此,这通电话才越是非打不可。即使厚脸皮,也非打不可。

    身边根本就没有可以真正信任的人。

    文春的正刊发行前,他们的记者找到了自己这里。那个姓加藤的记者态度极好,一副站在菊池桃子这一边,愿意为她着想的架势。尽管如此,菊池桃子并没有给出加藤想要的答案。草草回答了两个问题,她就立刻告辞,快步离开。

    不是因为她在狡猾的记者面前,也拥有高超的应对才能,而是因为,她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所以,文春记者加藤表现出来的同情,反倒令菊池桃子反感,直觉他不怀好意。

    如果这是作为人的尊严的话。菊池桃子不认为自己是受害者。至少,她所受到的伤害,不是来自于岩桥慎一。

    文春的正文,菊池桃子读过,就知道岩崎加允美一定参与其中,文章里有关她的描写,太多只有岩崎加允美知道的细节。

    而岩崎加允美也没有回避这件事的打算,文春发刊以后,菊池桃子就想联系岩桥慎一说个清楚明白,结果,在她打出电话去之前,先接到岩崎加允美的来电。

    她在电话里,承认了自己接受过《周刊文春》的采访。但岩崎加允美并没有觉得自己做了不好的事。不仅如此,面对菊池桃子的愤怒难堪,她理直气壮,建议菊池桃子站回到她这边来。

    ……因为,桃子酱你已经别无选择。

    岩崎加允美认认真真,如此说道。

    菊池桃子脑中,不断闪过岩崎加允美电话的内容。也不知道走神走了多久,意识被电话铃声唤醒了。她被吓了一跳,还没定神,先下意识去拿听筒。

    慌慌张张拿起听筒,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不由得深呼吸,“莫西莫西——”

    “我是岩桥。”电话那头,响起的是岩桥慎一的声音。

    菊池桃子叫了一声“岩桥桑”,忽然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