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59. 光明磊落

时间:2021-10-14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一声“岩桥桑”之后,电话那头,陷入了有些突兀的沉默。岩桥慎一擅长分辨声音,一听就想到电话那头是谁。

    他稍作犹豫,电话那一端的人,没有让他困扰太久,开口道:“打扰了,我是菊池。”

    菊池桃子软和和的声音,此刻听着仿佛带有某种韵律。

    “菊池桑。”岩桥慎一客客气气,“晚上好。”

    菊池桃子顺着他的话,寒暄了两句。客气的社交辞令,此刻说着,显得有点心不在焉。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自己突然把电话打过去,岩桥慎一也不是对她想说的话题一无所知。

    想到这一点,菊池桃子忽然释然了一些。她重新开口,“这阵子的风波,您辛苦了。”

    “说到这个,”岩桥慎一向她致歉,“令菊池桑也卷入其中,实在是过意不去。”文春的目的是要往他身上泼欺世盗名的脏水,菊池桃子也是被利用的工具。即使是先前的绯闻,也是她的经纪人、还有默许了那一切的研音的问题。

    当初,岩桥慎一就是揪住研音的默许这一点不放,才跟野崎公子进入商谈的环节。自始至终他都如此认为。到了此时此刻,这个想法当然更不会更改。

    他语气诚恳,真心实意。菊池桃子听着,一时有些不知如何反应。顿了顿,“我这边才是,因为我的缘故,给您带来了这样的困扰。”

    她语气当中的懊恼不是伪装,“……从一开始,就任性的拜托您。”

    要不是她在一开始,向岩桥慎一求助,那大概不会有今天的风波。菊池桃子的话说出口,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这时候说这些,好像在后悔向岩桥慎一求助似的。

    当然不是这样。她有点紧张,语气快快的说了句,“真的,给您添了太多的麻烦。”

    “这话该我说才对。”岩桥慎一笑了笑,“先前,我们的zar受到了菊池桑的关照,我这边十分感谢,一直希望能够为菊池桑做些什么,略尽绵薄之力。”

    他话头一转,“但如果自己做的事,为菊池桑带来了困扰,或者说,让菊池桑在之后——比如现在,觉得成了一种负担的话,那我这边就该反省,是否哪里出了问题。”

    “不对……”

    菊池桃子垂下眼皮,“岩桥桑并没有为我带来困扰。是您帮助了我。”

    文春的事之后,岩崎加允美给她打电话。在电话里,岩崎加允美说因为岩桥慎一,她处在了一个极不光彩的位置上,不仅如此,研音也是令她如此难堪的原因。

    既然岩桥桑交往的对象是明菜桑,为什么事务所还默许你的经纪人的计划?是因为根本没有人在意你的想法,只要能达成目的就可以。

    必要的时候,能利用明菜桑的男朋友炒作。必要时,也能把你丢掉。

    “桃子酱,真正为你考虑,尊重着你的人,即使到了现在、或者说就是现在,我更能堂堂正正说出来——是我。”岩崎加允美如此说道。

    岩崎加允美说她“别无选择”,但如果菊池桃子愿意接受她的帮助,事情或许另有转机。

    但是,当初就是看穿了岩崎加允美要利用她的居心,才求助到了岩桥慎一那里。难道转了一个大圈子,当初还是她看错了人、选错了路吗?

    岩崎加允美咄咄逼人的语气,好像还围绕在耳边,让菊池桃子的耳朵有点疼。但那其实是错觉,进入她耳中的,是岩桥慎一沉稳的声音。

    “其实,我也并没有帮助到菊池桑什么。”岩桥慎一和她说,“只是提了个建议,选择了现在的事务所的,是菊池桑自己。”

    菊池桃子耳边的痛觉消失了,心头却忽然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又疼又麻。

    电话那头的岩桥慎一,当然不能得知她的感觉。更不会知道,她之所以被这句话刺痛,是因为想到了前经纪人利用岩桥慎一炒作的新闻。那件事之所以会发生,难道也是她自己的选择吗?

    明明,从头到尾,她都是被操纵的棋子,被摆布的人偶。

    岩崎加允美拉拢她从原先的事务所辞职的时候,想的是利用她跟新荣制作那边牵线搭桥,经纪人态度强硬,促成那场炒作。到了现在,岩崎加允美甚至能说出她别无选择的话。在被争夺、推搡、操纵、利用的过程里,菊池桃子本人的意志,是最不重要的。

    但是,岩桥慎一现在却在说,做出选择的人是她自己。

    菊池桃子也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回了一句,“我还以为,我是别无选择呢。”她像说了句俏皮话。但在心里,暗暗期待能从岩桥慎一这里听到某个答案。

    一个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应该是什么的“答案”。

    岩桥慎一像捧场她的俏皮话似的,笑了笑,“怎么会别无选择呢。……不管怎么说,钥匙是握在菊池桑自己手里的,我总不能强迫你加入研音。”

    他也不知道有没有意识到,她说的“别无选择”是指另一件事,两个人其实是各说各的。但也或许,岩桥慎一的回答,就是他的答案。菊池桃子听着他的话,下意识去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心。小小的手掌,上面空无一物。她合拢手指,又松开。松开了,又合拢起来。

    这里面,是有把钥匙吗?

    也或许,自己就是自己的钥匙不成?

    前经纪人在操纵那场炒作的时候,用以说服她的那番话,利用了她对岩桥慎一的好感。如果能借着绯闻,试探出岩桥慎一的想法的话……

    菊池桃子不能告诉岩桥慎一,那场绯闻的来龙去脉,以及自己的想法。

    这是否也是自己的选择?

    欲接近而不得。看到文春的文章时,她之所以又羞又恼,理由是因为周刊的记者,阴差阳错,把她的真实心意写了出来,令她尤为难堪。

    那么,岩崎加允美说,自己此刻别无选择,只有接受她的帮助,才能摆脱现在的麻烦,到头来,也是由她来选择,到底要不要这么做。……是这样吗?

    她心里乱糟糟的。

    岩桥慎一这时候,却说:“说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在撇清自己的感觉?”他开了句玩笑,“好像在说什么漂亮话一样。”

    菊池桃子摇头,“没有。”

    她快速否认,顿了顿,忽然说了句,“现在,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话说出口,像是后悔了自己的失言似的,一下打住。

    电话那头,也随之沉默了一下。

    岩桥慎一消化菊池桃子突如其来的自白,慢慢说道:“其实,无论相信的到底是什么,最该相信的,应该是自己。是因为相信自己,才做下了什么决定。”

    “这么说的话,岂不是连相信别人的决定,也是因为相信自己的眼光?”菊池桃子说出这句有点饶舌的话,想起曾经见过的俄罗斯套娃玩具,忍俊不禁。

    岩桥慎一也笑了,他不答反问,“是这样吗?”这反应,像是自己也被这句话绕晕了。

    但是,在说着这些话的时候,他多少已经意识到,菊池桃子此时此刻,内心正做着什么斗争。不过,他佯作不知。

    “大概是这样。”菊池桃子回了一句,说不清是在回答他,还是在自言自语。

    发生了这次的事,之后,事务所要如何处理呢?她是不是又要被推到一个一不留神就陷入难堪的局面里去?要是总得扮演这样的角色,留在事务所的意义也不复存在。

    菊池桃子想着这些,却对岩桥慎一说,“中森桑那边,真想向她道歉。”

    “道歉?”岩桥慎一反问。

    菊池桃子“嗯”了一声,“也给中森桑带来了困扰。”

    “这个,倒是不必放在心上。”岩桥慎一笑了,“虽说我也不能代表明菜桑,不过,她本人倒觉得,应该向你道歉。”

    “要是早点让事务所知道我们在交往,也不会把菊池桑卷进来。”

    菊池桃子心头一跳,顺着他的话,把那个问题说了出来,“岩桥桑和中森桑早就已经在交往了。”

    她仿佛只是复述岩桥慎一说过的话。

    岩桥慎一回道,“年末唱片大赏的时候,还跟菊池桑说过,女朋友帮忙选了衣服。只凭我自己的口味,可选不出连菊池桑都赞赏的衣服。”他一边说,一边又为没有说明女朋友是中森明菜表示歉意。

    但岩桥慎一态度越诚恳,菊池桃子心里越不是滋味。

    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早就已经开始交往,他光明磊落,在收到她的求助时,出于仁义之心,慷慨伸出援手,介绍她加入了研音。他和要利用她来交好新荣制作社长公子的岩崎加允美,完全不同。

    ……不对,岩崎加允美,根本不配和岩桥慎一相提并论。

    想到刚才,对岩桥慎一说,“现在,不知道该相信什么”,菊池桃子脸颊发热。和她通电话的这个男人,不正是值得信任的吗?

    一个不从她这里贪图什么回报,堂堂正正的男子汉。当初,大概就是被岩桥慎一这份男子气概吸引。但是,被经纪人推入那个炒作新闻,利用他转型、试探他想法的局中之后……

    菊池桃子觉得,是自己亲手毁掉了这份信任。

    如果像岩桥慎一说的那样,选择的钥匙在自己手里握着的话,那至少,选择不去伤害岩桥慎一,不去践踏他当初的光明磊落。不去理会岩崎加允美。

    纵使过后被外界嘲笑讥讽,纵使再成为被研音操纵的棋子,也无悔无恨。

    ……

    菊池桃子下定决心。握在自己手里的、那把看不着的钥匙,做了这样的选择。真的这么做了决定,反倒松了口气,整个人也变得自如了许多。

    一早,经纪人来接她,准备去参加新电影的拍摄。上了楼,看到菊池桃子,觉得她像是焕然一新了似的。新经纪人心直口快,想到了就说出来,菊池桃子不禁莞尔。

    “说的好像我悄悄换了个人。”

    经纪人倒认认真真点起了头,“说不定真是这样。”

    菊池桃子笑道,“中本桑真会开玩笑。”

    “不过,看桃子酱的反应,玩笑还算成功。”经纪人头脑灵活,轻轻松松,把话接过来。

    新的一天,在轻松的欢声笑语之中,开始了。为了拍摄而早早出门,此时此刻的东京只苏醒了一半,菊池桃子扭头看着窗外,觉得清早的风景看着神清气爽。

    经纪人边开车,边向菊池桃子诉说情报,“昨天回事务所开会,决定改变策略,为桃子酱尽快争取到主演电视剧的机会。”

    “哎?”菊池桃子反应了一下,坐正了。

    经纪人解释,“研一郎桑的意思,作为研音的门面女演员之一,理应堂堂正正被推销到大众面前。”

    炒新闻那种拿不到台面上的手段,不该用到菊池桃子这样的门面女演员身上。野崎社长郎亲自出面,给之前的炒作又定了性。不仅批评菊池桃子的前经纪人,甚至批评默许这件事的干部们急功近利,行事轻率。

    “……研一郎桑还做了检讨来着。”经纪人说。

    当父亲的批评,做儿子的领罪。

    但不管怎么说,确定了事务所会力捧菊池桃子,身为她的经纪人,正靠着她吃饭,没有比这个消息更振奋的了。

    菊池桃子听到这个消息,也松了一口气,觉得压在身上的负担,顷刻消失了大半。

    这时,又听到经纪人说,“听说,好像是研一郎桑和岩桥桑,”提到岩桥慎一的名字,经纪人下意识停顿了一下,“……跟岩桥桑商量,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时候。”

    “岩桥桑相当强硬的反对了炒新闻的做法。”

    当时,坐在席间的,除了野崎研一郎、岩桥慎一、渡边万由美三个人,还有各自跟着过来的公司骨干,要透出风来,并不难。或者说,是故意把岩桥慎一反对这件事,让事务所里的人知道。

    研音重要的合作对象、中森明菜的交往对象表达了反感,正好给野崎父子一唱一和,翻过这一页去的理由。

    菊池桃子听着经纪人的话,心中一阵暖流淌过。想下去,不禁眼圈酸涩。她下意识别过脸,伸手去拿化妆包。

    到头来,还是岩桥慎一挡在了她身前,以他的光明磊落来对待她,帮助了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