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61. 冒坏心眼

时间:2021-10-14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彻子的部屋》。

    《逸见政孝夜里也拼命努力》。

    ……

    《塔摩利的音乐世界》。

    《秋刀鱼盛宴》。

    ……

    岩桥慎一走马观花,浏览过节目的名字和内容介绍,对研音的大手笔惊叹不已,“准备了这么多节目可以选吗?”

    中森明菜“嗯、嗯”点头,点得欢快殷勤,“因为听说慎一你要上电视,节目制作组们前所未有的好说话起来。”

    岩桥慎一抬起眼皮,瞄了一眼这个明明说的是些有的没的、却还一副一本正经模样的中森明菜,“要是和我一起上电视的,不是个大明星的话,这话我还能相信几分。”

    “诶~是吗?”被恭维了,中森明菜笑眯眯。她把手伸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要对自己有信心一点,岩桥选手。”

    这不是信心的问题吧?

    岩桥慎一心里默默吐槽,不过,看这个不知自己人气高的桃浦斯达高高兴兴的样子,不愿意扫了她的兴,只把注意力放回到这些待选的节目名单里。

    小助理跟着回来,帮忙去遛健太,他们两个留在家里,一边喝啤酒,一边商量去参加什么节目。

    新专辑宣传的事归研音和华纳去处理,所以参加节目的事由他们那边打点。至于要参加什么,在参加电视节目这件事上,中森明菜是大行家。

    她喜欢哪个节目的气氛,对哪个主持人比较有好感……总而言之,岩桥慎一的自我定位是买方便面时赠送的火腿肠,只管跟着中森明菜走,落个省心。

    中森明菜为了岩桥慎一冲到前面,去和事务所讨价还价。这件事,过后,她并没有跟岩桥慎一说,只觉得是自己的分内之事。

    岩桥慎一遇到困难,她当然是要比谁都要快的到他身边去。

    现在,研音尽心尽力,安排接下来要参加的节目。即使中森明菜自认有些迟钝,但也明白,事务所没有为难岩桥慎一。

    心里一块石头落地,才有这个慢慢挑选节目的闲情逸致。

    两个人头一回一起去上电视,中森明菜一边在心里想着要矜持,不要过多在电视里暴露私人的情感。另一边的私心里,却又巴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岩桥慎一是她的男朋友。

    而值得纪念的第一次,总想做到好处,这就使得她迟迟拿不定主意,像掰玉米时掰一个扔一个的小猴子。

    ……除此之外,还要替岩桥慎一做考虑。

    个性内敛,几乎没有公开露面过,跟台前的事打交道甚少——戴上长颈鹿头套坐在嘉宾席里一言不发的时候不算数——这样的岩桥慎一,参加什么节目比较合适?

    “慎一你受上了年纪的太太们喜欢,去《彻子的部屋》肯定很合适。”她开始参谋。

    岩桥慎一和她开玩笑,“太太们现在还喜不喜欢,这个可不一定。”

    “那更要痛痛快快去上个电视,原先动摇了的太太们发现自己弄错了,纷纷打电话去电视台,对你的好感再度大上升……”中森明菜笑眯眯看着他,“这种感觉怎么样?”

    岩桥慎一装模作样,“把这个点子交给剧本家,写成个搞笑短剧的话,还挺不错的。”

    “搞笑吗?”她不依不饶。

    岩桥慎一认真点评,“交给剧本家来处理过以后,应该会很有笑点。”

    中森明菜存心跟他过不去,接话接的飞快,“这么说的话,我刚才说的一点都没意思就是了?”在故意找茬这件事上,这只马马虎虎的纸老虎脑筋倒是一堆奇思妙想。

    岩桥慎一拿她没办法,有样学样,发挥起从她那里学来的“物理战胜”,伸过手去,揪了揪她的耳朵。

    中森明菜吐了下舌头,冲他扮个鬼脸,“所以,《彻子的部屋》怎么样?”

    “宣传新专辑的话,去《彻子的部屋》好像不大合适。”岩桥慎一考虑了一下。毕竟曾经也接到过《彻子的部屋》的邀请,对节目的类型还算熟悉。

    中森明菜被他提醒,也觉得有道理,“是有点刻意。”……要是结婚报告什么的,那倒是挺合适的。

    她喜欢的百惠桑宣布结婚以后,新婚的三浦友和就去参加了这档节目,还创下了节目收视纪录。中森明菜想到这儿,忍不住端详岩桥慎一的脸。

    嗯……很适合参加清谈节目的一张脸。不过,这种称赞的话,现在不是说的时候。

    希望慎一君快快努力,让这句称赞有用武之地。中森明菜这么想,心里一点不觉得害臊。是因为对象是岩桥慎一,只有这一个理由。

    《彻子的部屋》被pass掉。

    接着是《逸见政孝夜里也拼命努力》,是一档演出嘉宾们一起愉快的聊天、唱卡拉ok的节目,主持人逸见政孝是大有人气的名主播。此君最开始在富士电视台担任新闻主播,去年辞职转为自由主播,开始涉足综艺节目。

    这档的收视率不错,节目气氛也很宽松。岩桥慎一参加的话,还能贡献出他那“虽然每个音都准确无比但就是唱得不好听”的神奇唱功。

    好像挺不错的……

    再往下是《秋刀鱼盛宴》。

    中森明菜想起机关枪一样喋喋不休的明石家秋刀鱼,只是想象他一个劲儿打趣岩桥慎一的样子,就先乐得哈哈大笑。

    去看游刃有余的年下君怎么应付那位秋刀鱼桑,好像看点也挺足的。

    不知不觉中,她替岩桥慎一这个内敛、没什么参加电视节目经验的年下君考虑个好节目的初心被忘了个干净。正如打定了主意要跟着中森明菜走、听她安排的岩桥慎一,也早在推掉了《彻子的部屋》时,就把最开始的打算丢到了脑后。

    果真,计划赶不上变化。

    挑来挑去,挑花了中森明菜的眼——准确来说,一旦开始脑补画面,就觉得哪一档节目也大有意思。

    岩桥慎一逗她玩,“既然决定不了,干脆,把每一档节目都参加一遍好了。”

    “什么?”中森明菜睁大眼,没想到这种提议出自岩桥慎一之口。

    他一本正经,“反正决定不了。到时候,最多让观众们忍无可忍,往电视台打电话抗议……”

    “啊,已经受够了!”中森明菜重拾声优技能,粗声粗气的说了句。话音落下,语气一变,轻声细语,“像这样吗?”

    她想起刚才岩桥慎一说过的话,以牙还牙,“这个点子好像也很适合写成搞笑短剧,会大受欢迎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岩桥慎一绷不住笑起来的脸。

    其实,比起她这个记仇的反击,在岩桥慎一看来,更好笑的是她变化声音的速度。

    不明内情的中森明菜,还为岩桥慎一突然降低的笑点而感到奇怪,结果连自己,看着他的脸,也情不自禁,露出笑容。

    两个人各想各的,却又都看着对方的脸而笑。

    岩桥慎一看着她的笑脸,想起件事来,站起身。

    中森明菜不明就里,问了句:“什么?”得到一句含混其辞的“稍等”。岩桥慎一去到玄关,拿自己的包。去而复返,递给中森明菜的,是几张照片。

    中森明菜接过来,扫了一眼,立刻笑了,“是这个。”

    是制作合作专辑的时候,在录音室里,摄影师抓拍的那组照片。整组照片,先是两个人正热烈的讨论着什么,接着,被照相机的快门声吓到,一起看向镜头。

    专辑发行的时候,这组照片收录进专辑内页的只有一起看向镜头的那张。今时今日,两个人的关系公开,再看这组照片,就觉得气氛当中有什么地方不太一样了。

    岩桥慎一和华纳那边沟通,要了这组照片回来,心里想的,是在参加节目的时候,公开这组照片。

    中森明菜重看照片,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等想到大吵特吵和“八嘎呀路”,抬起头,看了看岩桥慎一。

    年下君可想不到她想些什么,正摆弄着那些节目名单。中森明菜看着他因为一无所知、显得稳重之中略带一丝无辜的脸,忽然凑过去,亲了亲他的脸颊。

    “嗯?”岩桥慎一被突然袭击,意想不到。

    中森明菜初战得胜,瞧着他这张一副摸不着头脑表情的脸,更觉得有意思。一边觉得有意思,却又在心里,对他这迟钝的反应有点不大满意。于是,带一点邀功请赏的得意,又带一丝捉弄他的恶作剧心态,眯起眼睛,撅起嘴唇。

    快点、快点~

    岩桥慎一看她这得意洋洋的样子,觉得怪好笑的。一到这时候,尽管心里知道,只要凑过去亲一亲她,就会紧紧拥抱温情脉脉,但偏偏就是想要捉弄她一下,走点弯路。

    也不知道是自己幼稚,还是因为被中森明菜勾起的、想要捉弄她的恶作剧心态。

    他伸过手去,拇指和食指捏住她两片嘴唇。一瞬之间,这个中森明菜睁大眼睛,发现又被这家伙当成了傻瓜,一点就着,“喂!”

    岩桥慎一松开手,哈哈大笑。这会儿,不觉得年下君笑起来好看了,只觉得可恶又狡猾。中森明菜气呼呼扑上去,使出最见效的物理战胜。

    两个人嬉闹成一团,什么节目名单,成了最不重要的。

    打也打了,再重新分开,中森明菜忽然和他说,“事务所建议我搬家。”她小眼神一下下瞄过去,看着正触摸自己耳朵的岩桥慎一。

    浅浅的牙印儿,不一会儿就能退去了。她悄悄想道。好像在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似的。

    “搬家?”岩桥慎一把注意力投向她。

    中森明菜点点头,“说是现在这个公寓,已经被狗仔们知道了。为了安全和隐私考虑,再搬去个新的地方,要好一些。”

    事务所负责的就是这些东西,包括及时提建议。虽说现在跟岩桥慎一关系公开,不用担心被狗仔拍到。但事情闹得沸沸扬扬,出于稳妥的做法,也是换个新地址。当艺人的,搬家是常事。

    岩桥慎一想了想,“事务所的建议也好。”

    中森明菜想起一出是一出,“那搬去和你当邻居,怎么样?”

    岩桥慎一笑了,“公寓的管理人只要不会不肯租给你,我当然欢迎。”

    “不过,是随便说说的。”她眨眨眼睛。

    岩桥慎一配合她,“那还真可惜。”

    “要是真的和你搬进同一座大楼,要不了多久,就有‘半同居’这样的新闻出现了。”中森明菜和他说笑,“不过,虽然不会搬去和你当邻居,但还是要和你住得近一点。”

    “那当然了。”岩桥慎一和她说,“否则,我也要搬新家,搬到离你近的地方。”

    “住得近了很好?”

    “这还用说吗?”岩桥慎一回答。

    然而,中森明菜不依不饶,非得听个正面回答的答案。

    “当然好。”他老实回话。

    她笑了,“和明菜越近越好?”

    岩桥慎一往她那边靠了靠,和她脸对着脸,“……只担心离你远了。”他被引诱着,一本正经说些不像是自己会说的话。

    但某种意义上来说,在中森明菜面前,没有不是自己会说的话。

    中森明菜莞尔一笑,得意忘形,得寸进尺,牵着他的鼻子,“那,叫声‘明菜宝贝’听听看。”

    你就是想说这个吧?岩桥慎一半是无奈,半是无语。

    ……

    结果,没等来“明菜宝贝”,等来遛狗归来的小助理的门铃声。健太在玄关被擦干净脚,飞快穿过走廊,跑进客厅,岩桥慎一高高兴兴,招呼犬子,“健太~这边。”

    小狗高高兴兴,甩着短短一截小尾巴,跑到他脚边。

    助理手册背到滚瓜烂熟的小助理,没在这里多耽误,送了小狗回来,替它擦干净脚,适时提出告辞。

    中森明菜和她在玄关道别,走回去,瞄一眼这个今天看起来格外疼爱健太的“慎一papa”,心里悄悄嘀咕,“……真幼稚。”

    为一句“明菜宝贝”斗智斗勇,也不知道幼稚的人到底是谁。

    她有点没趣儿,重又把注意力放回到节目名单上面。有点无聊的翻了两下,忽然想到了一档节目。

    笑福亭鹤瓶桑主持的《歌谣nn屋》。

    让这个狡猾的年下君,和自己一起去玩小游戏好了。

    ……看他能不能招架得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