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962. 最佳损友

时间:2021-10-14作者:斜线和弦

    www..,最快更新飞越泡沫时代 !

    《歌谣nn屋》,是从1986年起开播,由朝日电视台制作的一档综艺节目,担任主持人的,是落语家出身的笑福亭鹤瓶。

    节目嘉宾从偶像再到演歌歌手无所不包,众人一起玩玩小游戏,顺便做做宣传。小游戏有高尔夫一杆进洞——虽然是用手扔球,有需要回答奇怪问题的问答游戏,有听前奏猜歌的游戏……各种各样,五花八门。

    总而言之,是个要拿出状态,参与其中的综艺节目。

    一被激将,就想捉弄人,中森明菜大概改不了面对岩桥慎一时的这点幼稚。此时此刻,早忘了体谅年下君的内敛、以及身为幕后黑衣人对台前节目的陌生,只想看他去参加热闹的综艺节目,被怂恿着全力以赴去玩游戏。

    ……看这个狡猾的家伙,到时候要如何应对,又要如何表现。

    中森明菜心里的小主意打得欢快,被年下君逃过那句“明菜宝贝”的扫兴,姑且被放在一边。然而,小脑袋瓜飞速运转时,忽然被个什么湿漉漉的东西碰了一下脸颊。

    她吓了一跳,睁大眼睛。岩桥慎一握着健太两只小爪子,面带笑容,看她这副模样。……是小狗的鼻子。

    这下,新账老账一起算。中森明菜眉毛一扬,不过,看看健太,还想到别吓着小狗。先把它接过来,逗弄了一会儿,弯腰把它放下。健太晃着小尾巴,撒开腿跑到一边去玩。

    打发走了小狗,再重新看向岩桥慎一。纸老虎露出威风凛凛的爪牙,扑了上去——

    一顿讨伐偃旗息鼓,中森明菜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冲他撅起嘴,“反正,你就把我当成傻瓜算了。”

    这副模样,再加上赌气的话,是有点傻乎乎的。

    岩桥慎一看着她这副自暴自弃的样子,有点想笑。不过,并不是要笑她傻。中森明菜抬起发红的眼皮,瞧见他浮现笑意的脸,嘴巴越撅越高。

    怎么这样啊?

    明明嘴上说着把她当成傻瓜,可真觉得被当成傻瓜了,中森明菜心里又别别扭扭,开始不乐意。她一下下用眼神瞄他,瞧见年下君抬起手,想起他惯会用的招数,伸开手掌,挡在自己嘴巴跟前。

    两个人隔着她的手掌,相互对看。岩桥慎一想了想,往她那边凑近一些。……有个湿漉漉的东西碰了一下她的手背,是岩桥慎一贴过来的嘴唇。

    隔着手掌,中森明菜情不自禁,扬起嘴角。她默不作声,任岩桥慎一吻她的手背,感受着他的嘴唇,顺从地被他握住手,从嘴巴跟前拿开。当被岩桥慎一咬住指尖,她带一点报复,带一点恶作剧的心,灵活的指尖轻轻勾住他的牙齿,又抽了回来。

    “其实,想说谢谢你来着。”

    岩桥慎一看着她恶作剧过后,重新又得意洋洋的小脸,伸手过去,用手指一下下替她整理头发,嘴上说了句。

    忽然的告白,让中森明菜反应了一下。

    中森明菜为了自己,去跟事务所讨价还价。这件事,她只字不提,更不愿意在他面前居功。但岩桥慎一心里知道了,不能装着什么都没发生过,心安理得接受她的情意。

    可是,他要说出来,中森明菜回过神,却像是怕听到什么、担心接不住这个男人的谢意似的,要把这件事大而化之,伸过手去,拍拍他的肩膀,有点夸张的说了句:“别客气、别客气~尽管再多喝几杯就是。”

    这副醉醺醺的语气,只靠刚才喝过的两杯可做不到。

    岩桥慎一让她逗笑了,“像居酒屋里已经续过三个摊的大叔。”

    “是吗?”中森明菜非但没有不高兴,反倒神采飞扬,“我学这个可有自信了。”

    岩桥慎一点头,“毕竟是商店街孩子嘛。”

    “没错,是商店街孩子。”她跟着重复了一遍。

    是个商店街的孩子,又粗鲁、做事又不管不顾,只遵守在商店街家庭里学到的朴素规则。和心爱的人站在同一边,为了他冲到前面,都是理所应当的事。

    商店街的小小店面,如果不靠全家齐心协力,就没办法好好经营下去。

    中森明菜说不清楚,自己不愿意被他认真道谢的理由。这点别扭的心意,让她不禁在心里有点讨厌自己。为了不清不楚的感觉,如此去拂他的心意。

    她自己无法意识到,逃避正面的道谢,反倒会令一份情意变得更加厚重。如果对方心意不够坚定,反倒会对这样不求回报的深情厚意望而生畏。

    但岩桥慎一并没有在意。他感受到中森明菜的深情厚意,但并不觉得这是她压过来的负担。正相反,倒从这其中,体会到所谓“一体同心”是怎么一回事。

    也或许,中森明菜之所以如此反应,正是相识、相处的这几年,与岩桥慎一之间的默契与相互理解。

    岩桥慎一语气温和,回了一句,“听上去还真可靠。”说完,自己先笑了。

    一切好像是尽在不言中。

    中森明菜抿起嘴唇,也微笑起来。她站起身,“那我就再去准备酒,再喝几杯……”

    “还要再喝‘几杯’吗?”

    不过,听着岩桥慎一的问题,中森明菜选择萌混过关。总之,就是要多喝几杯的意思。她脚步轻盈,似醉非醉,高高兴兴去准备。

    不是制作期,不是制作人和被制作的歌手,那先前定的规矩也不作数。

    在耍赖和讨价还价这些事情上,这个桃浦斯达的本领也数一数二。可真要放开了喝,论酒量,好像还是岩桥慎一更胜一筹。喝到晕乎乎,中森明菜瞧瞧年下君只略带醉意的脸,忽然觉得不服气,伸手推他的肩膀,嘀咕他,“若无其事的……最会装蒜的一张脸了。”

    平时天天把少喝酒挂在嘴边,结果自己明明是个大酒豪。

    岩桥慎一收下她这一掌,像要坐不稳似的,作势往旁边倒。中森明菜吓了一跳,伸手拉他,自觉闯了祸——该不会,他其实已经喝醉了,只是脸上还没看出来吧?

    ……才怪。

    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伸手去拉人的中森明菜,倒被岩桥慎一拉进了怀里。被耍了,这个桃浦斯达气鼓鼓,不服气,嘴上不住念叨他:“又会装蒜,又会骗人……”

    半醉半醒,说话黏黏糊糊,抱怨也成了撒娇。但也或许,本来就是在借酒撒娇,这个中森明菜,醉是醉了,但未必醉的有这么厉害。

    她越说越顺嘴,“慎一你这样的人,要是想骗人,绝对一骗一个准。”

    岩桥慎一笑了。中森明菜伸手戳他的脸颊,“还笑呢。”她叹口气,煞有介事,“人这么精明,还偏偏长了这样一张稳重的脸……无懈可击的。”

    是指去骗人的话,条件无懈可击吗?要是这样,这话可真算不上是在夸奖。岩桥慎一觉得她这副模样好笑,可又觉得,这个时不时冒傻气的中森明菜,在她面前,自己说不成谎话。

    “不过,”中森明菜往他肩膀上一趴,“我喜欢你……”

    岩桥慎一逗她,“可是,又会装蒜,又会骗人。”

    “刚才的话是骗你的。”中森明菜哧哧笑,不假思索,“慎一你才骗不了人呢。”

    让她绕了一圈,岩桥慎一忍俊不禁,说她,“结果,比较会骗人的,其实是明菜桑。”

    “没错,很会骗人哦。”她喋喋不休,“常常做撒个小谎逃掉功课,或者赚点小便宜的事,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岩桥慎一听得津津有味,“具体说几件来听听,倒也不错。”

    “不干。”中森明菜不假思索。她一本正经,“才没有谁会把自己骗人的把戏说出来。”

    岩桥慎一笑得紧紧搂住她,“好吧。”

    都喝了不少酒的两个人,贴得紧了,愈发暖烘烘。中森明菜觉得热,可手指头碰到岩桥慎一的皮肤,还觉得自己的指头尖有点凉丝丝的。

    她晕乎乎的,和他定行程,“就去参加逸见政孝桑的夜里也拼命努力吧。”

    岩桥慎一答应着,“我会在节目里‘拼命努力’一展歌喉的。”

    “那倒也用不着……”中森明菜憋笑。

    岩桥慎一故作不悦,“唱歌不好听,还真是不好意思。”

    “没有、没有~”中森明菜拍拍他的脸颊,笑眯眯回答,“你‘拼命努力’的话,那我就用双倍的努力来配合你。……虽说比不上吉田桑,但我也蛮有自信的。”

    岩桥慎一笑起来,“听你这么说,忽然觉得我们的吉田桑怪辛苦的了。”

    两个人又把刚才看过的节目名单,过了一遍,口头约定了两三个。当然,最终要参加几个,还得跟研音和华纳那边商量。

    “鹤瓶桑的《歌谣nn屋》也去,怎么样?”中森明菜终于说出正主意来。

    岩桥慎一“嗯?”了一声。

    ……

    鹤瓶桑是个好人,很会关照人的大前辈,参加他主持的节目,心情很放松。中森明菜努力劝说。于是,作为方便面里附赠的火腿肠,岩桥慎一还是答应着,去参加《歌谣nn屋》。

    两个人商量好要去参加什么节目,之后,再有研音去和节目组协商,准备恰到好处的台本。

    这期间,敲定了要参加的节目的制作人员,也分别和岩桥慎一和中森明菜见面,就台本的流程、要说哪方面话题、聊到什么程度之类,进行商谈。有过节目制作经验的岩桥慎一,对这些流程再清楚不过。虽说没有参加过电视节目的录制,但应付起来,却也游刃有余。

    而除了要为参加节目做准备,另一方面,岩桥慎一还要为新节目的制作做前期准备,要为了辞职、扩大规模、以及一系列的事做准备。

    既然要请个专业人士,最后是谁空降过来,这个人选也有得商量。所有的事,要是真能像从一数到十那样的简单直白,那倒落得个轻松。

    虽说即将不再是“社长桑”,但至少现在的名片还是“社长桑”。至于今后,唱片公司目前还是指望他来决定大方向,现在还要依靠他的影响力,即使不做社长了,权力也还是在他手里。

    这是只有在今时今日,才能让他做到的。早一步没有这个必要,再晚了就没有了这样的底气。而岩桥慎一要做的,就是抓住这个绝好的机会,把坏牌打好,好牌打赢,为今后、能长长久久把权力抓在手里,铺路搭桥,多做打算。

    nzo这边,在传出女solo新人大黑摩纪的出道发布会被取消之后,一时半会儿,再没有什么大动作。业界其他势力静观其变,等着看有没有趁机出动、得到好处的机会。而选择了站在一起的岩桥慎一和渡边万由美,则各自出力、又把力气往一处使,做着准备。

    话说回来,去年圣诞夜,险些被美和酱开除出reas coe true的那天,小狐狸理直气壮,对他寄予厚望——“感谢岩桥会长”。

    忙碌的间隙,岩桥慎一偶然间,突然想起来,不禁莞尔。

    总被他们三个人重复的那句“因为我们是reas coe true,所以许下的愿望一定能实现”,在日复一日的坚信当中,说不定真的会有什么魔力呢。

    当然,事在人为的道理,谁也都明白。

    ……

    研音和朝日电视台《歌谣nn屋》的制作组接洽,敲定节目的台本。岩桥慎一虽说没有出面,但他和朝日电视台关系匪浅,制作组也乐得卖他好人情。

    这边主动跟《歌谣nn屋》打交道,另一边,同是朝日电视台的另一档综艺节目,忽然向研音送去了给中森明菜的节目邀约。

    是岩桥慎一企划过的那档整蛊节目的邀约。

    “岩桥桑的意思吗?”

    研音的经理和制作组确认,结果,却被对面否认。制作人解释,“其实,岩桥桑完全不知情。提出这个提案的,是负责台本的秋元老师。”

    秋元康的点子,是想邀请中森明菜,去整蛊岩桥慎一。

    岩桥慎一的交往报道昭告天下,胖胖青年秋元康就开始憋坏心眼,时刻准备送岩桥慎一小礼物一份,以此来证明两个人的友谊一如既往——

    一如既往的喜欢看对方的热闹。

    暗戳戳幸灾乐祸,岩桥慎一和胖胖青年的友谊就是这么靠得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