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章 马不吃夜草不肥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正当蓬勃的秋收时节,洛阳王城竟是满目荒凉一片萧疏,田野里没有农夫,官道上没有车马,既没有仕子儒生低语的王畿国风,更没有商旅仕宦辐辏云集的繁华。

    只有王城的宫殿群在秋日的夕阳下金碧辉煌,以最后的倔强展示自以为还存在的尊严。

    “日落月升、潮起潮落,自然规律呀。王朝亦是如此!”

    来到姬旦府,姬天歌凝神异瞳向殿内看去,偌大的太孙大殿只有五、六个下人,却围在一处吃饭。

    “好机会!”

    姬天歌快速闪动,穿过大堂,直奔姬旦的内殿。

    内殿内,姬旦在一个侍女的服侍下,在正堂用膳,鸡鸭鱼肉居然摆满了一案几,看的姬天歌心头火起,恨不得一板砖直接拍在姬旦脑袋上。

    姬旦可是武师,整整高出姬天歌一个境界,正面根本干不过!

    遏制住冲动,悄然无息的潜入姬旦的寝室。

    一般而言,宝贵之物都放在寝室,姬天歌凝神异瞳四下看去,

    在床榻的暗格内,居然有一袋金币和几吊刀币,金币足足有近百枚。

    “嘿嘿……这姬旦真是我的亲兄弟!”

    姬天歌毫不客气将金币和刀币纳入怀中。

    “得手,扯呼!”

    出门前凝神向外看去,却见一披着披风、黑巾包头的女子来到内殿,宽大的外衣却难以掩盖凸凹有致的本钱。

    “碧莲?这不是周赧王的侍妾吗?”姬天歌大吃一惊,“难道他们早已暗通款曲?”

    出去是来不及了,又被堵了回来,左右环视,只得藏在床榻之内。

    只见姬旦拥着碧莲来到寝室:“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天都晚了,不要给老家伙侍寝吗?”

    “老家伙债台高筑,被一群债主堵在王宫高台,一时半会结束不了!”碧莲直接扑入姬旦怀里,喘息道,“我太想你了……我都快疯了……,快……给我……”

    几个呼吸后,伴随着激烈的喘息,床榻开始激烈晃动。

    躲在床榻下的姬天歌有一些担心,这床,够结实吧?!

    一刻钟后,室内泛起海鲜味之时,终于风平浪静了。

    “姬旦,有个天大的事,我好像有孕了!”

    沉默了几个呼吸,姬旦艰难道:“啊?是那老货的?”

    “你放屁。你知道,老货早就不能行人伦之事,我可是黄花闺女就跟了你,你别日后不认账!”

    “嗯……如果让老货发现,可如何是好?”

    “姬旦,你快想想办法。要不,我们私奔吧!

    你可知道,每天夜里,我给老货当人体暖炉有多么恶心吗?

    你可知道,抱着一个浑身冒着腐臭的死气、一身松垮垮的鹤皮的老东西,有多么煎熬吗?

    你可知道,不能人事的老货有多变态吗?

    整个王宫就像一座坟墓,床榻就像棺材,我是一日都待不下去了!”

    说到最后,碧莲的声音凄切凄婉,如泣如诉。

    “私奔?列国仅仅将日式渐微的周室视为吉祥物。表面还算客气,内心毫无敬意,进贡更是少得可怜。我克扣了近三年的列国供奉,才积攒不足百枚金币,待我积攒千枚,就和你私奔!”

    “千枚?怕是孩子长大都积攒不到。我看你是贪恋周室王位吧?!”

    “老货在位59年,不仅熬死各个朝代的诸侯王,也熬死我父辈一代,都八十多了,怎么就老不死呢?”姬旦阴恻恻道。

    “这大周都要亡了,你还贪念这王位?”

    “pia”的一声脆响,姬旦狠狠的一巴掌扇在碧莲丰隆的屁股上,恶狠狠道:“大胆,你居然敢咒我大周灭亡?再怎么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嘤咛!

    公子,我给你说个秘密,有次老货喝醉了给我说的。

    老货身上长期佩戴一颗宝珠,叫随侯珠。

    据说,随侯在一次出游途中看见一条受伤的大蛇在路旁痛苦万分,随侯心生恻隐,令人给蛇敷药包扎,放归草丛。

    这条大蛇痊愈后衔一颗珠子来到随侯住处,说:‘我乃龙王之子,感君救命之恩,特来报德。’这就是被称作‘灵蛇之珠’的随侯珠。

    我怀疑,他长寿的原因和这颗随侯珠有关!”

    姬天歌听得心头巨震,随侯珠可是与和氏璧齐名之宝物,没想到在老货身上。

    心神一动。

    叮

    姬天歌面色一黑,这么贵?

    “咨询!”

    卧槽……$&#@

    这个系统太坑了,话说一半。啥都要钱,而且收费奇高!

    姬天歌暗自道:“这随侯珠,一旦被我惦记上了,迟早也是我的囊中之物!”

    ……

    “莲儿,能不能想办法把老货的珠子偷来?”

    “老货日日夜夜都戴着珠子,除非不想活了。要不咱们弄死老货?你就可以登基了。

    咱们的孩子也可以顺利出生了,嘻嘻……到时候,你要管咱们的孩子称一声王叔。”

    躲在床榻下的姬天歌听此,差点“噗”的一声笑出声来。

    又是一阵暴风骤雨。

    躲在床榻下的姬天歌苦不堪言,恨不得一板砖拍晕这头畜生。

    ……

    “莲儿,时辰不早了,赶紧走吧……”

    “公子,我是度日如年,你要快些筹备……”

    窸窸窣窣一阵,碧莲穿戴完毕,离开寝室。

    躺在塌上的姬旦脸色阴晴不定,过了许久,才响起鼾声。

    姬天歌先戴上一个露着双眼,如同长舌鬼的头套,这才从床榻内爬出来。直接走向床柜前,抓过砚台,掂量了一下,感觉还是很有分量。

    来到床榻前,握着砚台,狠狠的向熟睡中姬旦的额头砸去。

    巨大的疼痛中姬旦来,双眼圆睁,却充满了恐惧。

    来不及发声,却被一只铁钳似的手卡住了喉咙,劈头盖脸的一次一次狠狠的砸下去,直到姬旦彻底不再挣扎,人事不省。

    这时,姬天歌才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宣泄了心中的恶气,然后消失在夜幕中。

    ……

    翌日清晨。

    玲珑一脸兴奋神秘对姬天歌道:“姬旦公子昨夜被狂殴了一顿,说是黑无常干的。奇怪的是,姬旦称并没有丢失金钱。”

    姬旦被偷袭的消息传遍了王城,但完全找不出眉目。

    说来也是,用了近三年贪墨的百金,是不能见光的,心中的恨无处安放,只有打落牙混着血水往肚里咽。

    平日里,玲珑没少受姬旦的欺凌,若非易容成一个黄脸婆,估计早就被姬旦摧残了,姬旦的倒霉让玲珑心情倍爽。

    “如果说,是我干的,你信吗?”姬天歌压低着嗓音神秘道。

    “是你?怎么可能?”玲珑一撇嘴。

    在玲珑眼中,姬天歌是一个儒生义气,刚直方正之人。按姬旦的话说,就是个书生意气的酸儒。

    “你先把门关上!”

    姬天歌神神秘秘取出一个布袋,伴随着叮当叮当的清脆悦儿声音,打开袋口,近百枚金币金灿发光,“马,不吃野草不肥。”

    “真的是你!太不可思议了。”玲珑杏眼圆睁,不可置信,屏住呼吸,“快快,收起来!这还是你吗?公子,自从你醒了之后,感觉像是变了个人!”

    “其实,昨天的我已经死了,但又活了。既然活了,就换个活法!”知道玲珑心思极其敏感,姬天歌编了套说辞。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玲珑轻声叹息道。

    “读书人的事,能叫偷吗?……早说过,我要让你吃香喝辣!”

    “什么吃香喝辣,庸俗至极。”玲珑白了姬歌一眼,然后满脸浮现出狡黠的笑意,“不义之财,应用于正途。我去买些肉食,给公子好好补补!”

    “这钱,我们不得光的,肉香四溢,会引起怀疑!走,去酒肆吃。”

    二人化妆后,来到城邑较为偏僻之处的酒肆。

    春秋战国的肉食主要是炖和烤两种做法。

    在玲珑惊愕目光注视下,姬天歌直接要了一只烤全羊,一坛醪糟,几大碗绿色素菜,两个醋碟和蒜泥。

    一炷香的功夫,全羊烤得滋啦作响、金黄流油,伴随着作料的飘香四溢,二人死死地盯着,垂涎欲滴。

    终于听到店家如同天籁的声音,“好了!”

    二人丝毫不顾仪态,一人撕下一条羊腿,一口咬上去,外焦里嫩,肥美多汁,嚼劲十足,差点连舌头也给咬进去,“外焦里嫩…好吃…又鲜、又香。”

    “女孩子,你要矜持?”

    “又无人认得我们,矜持给谁看?!”

    满嘴大嚼满嘴流油,时不时鲸吞牛饮一大口醪糟,吃几口绿菜。

    “爽!”

    二人一口气将全羊吃了大半。

    “干不动了!”

    姬天歌起身打了一遍太极拳,感觉到经络内淙淙流动的气感,暗自心惊,“这个时代灵气居然如此充足。”

    玲珑目光涟涟,拍掌道:“公子打的拳真好看,行云流水、飘洒俊逸,感觉能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

    “你说到了太极拳的精髓。想学改日教你,玲珑耍起来会更好看!”

    一趟拳下来,消食了不少。

    让店家将剩余的羊肉加热后,又重新开始吃。

    饿怕了。

    食物,不能浪费。

    来的时候,姬天歌是拄着棍来的。

    走的时候,姬天歌是拄着棍走的。

    这一个金币,可以吃三头肥羊。

    原本,有了百金,便可带着玲珑远走高飞,离开洛邑王城这个是非之地,但走之前,不能便宜了周室。

    周朝,近八百年的王朝,超过了历史任何朝代,应该还是有底蕴的。

    现在明确要做两件事,

    一是既然知道了随侯珠的下落,必须想办法弄走。

    二是大周藏书楼。姬天歌从两千年后穿越而来,春秋战国,充满了魔幻般的谜团,鬼谷子、老子、孔子等先贤,成仙了吗?而大周藏书,或许能找到谜团的端倪。

    老子李耳,就曾经在藏书楼做过十多年的图书管理员,说不得有他留下的机缘。

    正在思考间,王宫的礼官来此,“天歌公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王有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