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4章 妙手偶得随侯珠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身体是神魂居住的房子,房子不够坚固,神魂也将无所寄托。

    气血是滋养神魂的养分,气血不足,不足以供养神魂的成长。

    欲修魂,先修武。

    武修,不仅创造强大的肉身,更能提供精纯的气血。随着脑海枷锁的打开,逼迫着姬天歌也必须在武修的道路上一路狂奔。

    这段时间,在大量肉食、大药的补充下,肉身血气正在快速改善,但肉身的品质却相形见绌。

    但,翻遍了整个藏书楼,有修仙的理论,但并无任何修仙功法,估计就算有,也被列国瓜分殆尽了。

    调取原主记忆,武道修炼的核心都是横练的方式淬体。

    武士、武师、武宗、武将……,本质都是淬体,身体进化,差异在于力量的大小。

    炼皮如铜、炼骨如铁、炼筋如钢、炼髓如玉、炼血如汞,而且皮、肉、筋、骨、髓、血、脏,可齐头并进,并无明显的先后之分。

    如果身体原本如一块稀松脆硬的凡铁,凡铁经过反复淬炼锻造,祛除杂质,会晋升为精铁,精铁持续锻造,会发生质变,变为精钢,此时无论是密度、硬度、或是柔韧性都会大幅度提高。

    淬体并非一次定型,随着一个人实力的增强,筋骨皮仍会用更高的功法、天材地宝反反复复地淬炼,直到巅峰。”

    “那么,淬体的本质是也就是伐毛洗髓、脱胎换骨。”姬天歌心中一动,“何不试试易筋经?

    易筋经也是春秋时代产物,诞生于西方,但没有传到东方。

    但我记忆有呀?!”

    传说,易筋经最大的功效就是伐毛洗髓、脱胎换骨,长期修炼易筋经,身体可以柔弱无骨、却又坚若磐石,既能飞檐走壁、又能开山碎石。

    姬天歌与玲珑仔细将易筋经与先贤巨著相互印证,得出一个结论,体修和练气可以并行。

    “或许,这是最后的灵气时代。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形成先天一炁,就能引灵气入体,何不试试?”

    在第三日,姬天歌终于能够感应到丹田无中生有般多了道真气。

    此收获让姬天歌大喜。

    灵气,才是真正让易筋经大展神威的时代。

    玲珑的领悟力极高,甚至身子的根骨更好,不到半日便领悟了易筋经的神髓,不到一日,便感应到了真气。

    二人白日里读书,夜晚按易筋经吐纳打坐。

    营养充足,灵气充裕,功法顶尖,所有的修行要素都必备。

    姬天歌身躯表面形成了一道道看不见的气流旋涡。

    “凝神静气、抱元守一”

    进入空灵状态,周边的灵气以可见的速度朝姬天歌涌来……

    第十日,姬天歌一人便可吃一头羊。

    滚滚的热流转化为精元,冲向四肢百骸,然后万流归宗汇入丹田。丹田开始胀痛。

    姬天歌坚持着,直到丹田开始撕裂般胀痛,体表随着汗液、血污,排出了一层厚厚的杂质。

    “伐毛洗髓、脱胎换骨?这应该是要突破了吧?”

    第十二日,花了五十枚金币买了两根百年灵参、再配上当归、何首乌等大药,

    按神农百草经的配方炖汤,总之都是大补血气之物。

    熬好之后,如同凝胶,姬天歌和玲珑一人一碗,吞服下去。

    果真是穷文富武呀,一碗大药居然需要二十五个金币。

    这些可都是原生态自然生长的灵物,药力刚猛强劲,顺着喉咙流进胃里之后,如同一颗能量炸弹,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迸射。

    “炼精化气!”

    在易筋经修炼状态中,四处发散的能量如同训练有素的士兵,按照指令顺着经络高速流动,汇入丹田。

    丹田开始撕裂般胀痛,随着刺痛的加强。忍住疼痛,一次次的冲击。

    “嘭”的一声,似乎打破了一道身体的桎梏,身体突然松绑,浑身轻松,与世界亲近了许多,感觉整个人有种飘飘欲仙飞翔的状态。

    异瞳再次进化,可洞穿三里地一切虚妄,更可喜的,居然可以内视。神念向丹田看去,一颗如同芝麻大小的莲子形物体开始熠熠发光。

    这便是修仙练气,种下的一颗种子。

    姬天歌感觉精气神十分饱满,浑身充满了力量,似乎每一个细胞都充满了活力,居然能举起500斤重的鼎,正式迈入武师境初期,而加持内力,可击打出近700斤的力量,可以和姬旦正面抗衡。

    洗去污垢,皮肤犹如新生,呈现晶玉的光泽。

    几乎同时,玲珑也突破了。

    其实,二人都不知晓,易筋经远高于战国的各种横练秘籍,可谓内外兼修,已提前进入练气的门槛。

    到第十五日时,修为彻底稳固收获满满,准备离开藏书楼时,礼官匆匆闯入,

    “大王召见!”

    ……

    “天歌不错!十多日多了些书卷气,腹中有书芳自华!”

    周赧王上下打量着温润如玉的姬天歌,满意颔首,“你的策略是对的,我们主动向秦国请罪,甚至奉献最后的城邑,虽受尽羞辱,但暂时避免了族人灭顶之灾。”

    说到此,周赧王面色沉重,

    “然,切不可大意。一旦大秦出尔反尔,后果不堪设想。

    周室正统血脉,将全部撤离洛邑王城,然后大隐隐于市。”

    “你带几个周室血脉,入赘赵国。与你联姻之人,就是去岁在此客居避难的赵国平阳君之女赵可儿。

    尽管是入赘,也能衣食无忧。”

    “赵可儿?”姬天歌想起五大三粗、膘肥体壮、人高马大的赵可儿,心中一阵恶寒,“不行,不行!”

    赵国经历胡服骑射之后,举国以壮为美,对女子的审美倾向已从“柔瘦白”变为“高壮黑”。

    而且胡风开放,去岁在周室,就和姬旦眉来眼去,说不得早已私通,这不是让自己头上顶着青青大草原吗?

    况且,一旦入赘,完全毫无地位可言。

    “怎么,你还不愿意?赵可儿可是那赵国数得上的美人。咱大周……不比以前了。

    我看这赵可儿身体颇好,定能生养,哪怕随了赵姓,也是咱大周的血脉!”

    “姬旦为兄,还未成亲,将这场荣华转与姬旦如何?

    “他另有婚事,入赘燕国。你们一起启程,他也要经过赵国。盘缠有限,你入赘赵国后,获得的聘礼就是姬旦等人前往燕国的盘缠。”

    “燕国,距离强秦最远,老货真的有些偏心呀?!”看着老神在在的老货,真想一拳砸上去,然后抢了随侯珠就跑。

    “嗯,姬旦不是要继承大周的天子位吗?”

    “现在整个周朝的城邑,全部都献给了秦国。大周,结束了!”周赧王老泪纵横。

    “姬旦的伤,还没有养好吗?”

    姬天歌凝神异瞳四处望去,三里地之内,无视障碍的查探。终于目光停留于一点,一脸愕然,然后浓重的笑意差点浮现在脸上……

    没想到这姬旦胆大包天,伤才刚好,便迫不及待,居然在侧殿与周赧王的侍妾碧莲白日宣淫。

    “大王对姬旦舔犊深情,而姬旦却未必呀?!请大王移步,我这就带你看一看姬旦兄的真面目!”

    周赧王虽一脸疑惑,还是跟着姬天歌乘着宫廷马车,来到偏殿。

    守门的侍女见周赧王、姬天歌和几个族老径直而来,刚欲发声,姬天歌目光狠厉,如刀锋般砍向侍女,同时做了个“止声”的手势,跳下马车电射般向侧殿移动。

    侍女噤若寒蝉。

    打开偏殿,进入内室,只见两具一丝不挂身体正在抵死纠缠。

    强烈的视觉冲击让周赧王先是目瞪口呆,随即满脸赤红,哆嗦的手上下指点着,身形摇晃着摇摇欲坠,却说不出话来!

    姬天歌快速上前,搀扶着周赧王,大声叱骂道:

    “姬旦,你们两个不知廉耻的东西,为了寻求刺激,居然在大王眼皮底下行苟且之事。

    姬天歌看似大加斥责、实则火上浇油,一句句像刀子一样插在周赧王的心尖,“你到底和大王多少个女人厮混?有哪些孩子是你的?”

    周赧王气的上气不接下气,如同漏气的风箱般哮喘着。

    “大王对姬旦如此看重,没想到姬旦畜生不如,应该让这对狗男女浸猪笼!”

    姬天歌一边说着,一边抚着周赧王胸口,不停的拍打顺气,悄然无息中,周赧王胸口的随侯珠已转移至姬天歌的怀中。

    “姬旦,你还不过来照顾大王,大王喘不上气了!”

    狼狈不堪的姬旦胡乱穿上衣服,慌忙过来搀扶着周赧王。当众人手忙脚乱之时围向周赧王之时,姬天歌悄然退了出来。

    老货蒙受此奇耻大辱,血往脑门上冲,一口老血喷出,便昏厥了过去。

    周赧王毕竟年岁太高,受此刺激再次醒来后,便歪着脑袋,斜吊着眼,流着口涎,“乌拉乌拉”,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直以来,周赧王独断专行,周室族老的话语权太低,之前定下姬天歌入赘赵国、姬旦入赘燕国之事也无法更改,三日后出发。

    但对姬旦的处罚也不了了之。

    姬旦在受伤期间,在床上想了十多天谁是凶手,怀疑过很多人,但从未怀疑过姬天歌。

    自从周赧王废了之后,长期双眼阴鸷又略带忧郁的姬旦,开始放飞自我,肆无忌惮,甚至公然将碧莲带进姬旦府,上演着末日王室最后的糜烂与疯狂。

    诸事不顺,让姬旦心中憋着口恶气,像条疯狗,逮谁咬谁。

    先是莫名其妙挨了顿毒打……

    紧接着丢失了三年来积攒下的百金……

    与碧莲私会被姬天歌带着众人硬是捉奸捉双,在整个周室都是一桩大丑闻……

    在这个名声比性命都重要的年代,姬旦的名声已臭满九州……

    随着周朝向秦国投降,大周结束了。原本定下的大位,也不了了之了……

    老货终于废了,可随侯珠……却消失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