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5章 九鼎神器的召唤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近二十日巨量的血肉调养,加上易筋经伐毛洗髓,姬天歌显得清新出尘、温润如玉。

    姬旦看着姬天歌清澈却又深不见底的眼睛,却有种如山似岳的压迫感,心情顿时极为不爽。

    “真羡慕你,将成为赵国王室美女的嘉婿。”

    特别是这个愣头青带着大王捉奸,让自己名誉扫地,更是暗恨不已,便冷嘲热讽道:

    “又肥又壮的赵可儿,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你这小身板,不要被赵可儿压断了,或者吸干了。

    哦,对了,说不得还能喜当爹呢,哈哈哈。”

    或许有原主的执念原因,姬天歌听得差点直接炸裂,略微思忖,灵机一动,故作腼腆道:“姬旦兄,你看你的修为比我高,阅历比我宽,年龄比我长,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什么机会?”姬旦一脸警惕。

    “要么我们打个赌!到了赵国我们比武,谁输了,谁娶赵可儿可否?”姬天歌期期艾艾道。

    “哈哈哈,我还以为你要问我借钱呢!也就是说,到了赵国我们比武,你赢了,我便娶那赵可儿?”姬旦开心放肆大笑,多日来积郁的恶气似乎也随之消散,“好好好,我答应你。

    你是刚进入武师吧,这时候容易产生天下无敌的幻觉,而我是武师后期,怕族人说我欺负你。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还要和我比武吗?”

    “士可杀不可辱。读书人,就要有志气,我确定和你比武。我赢了,你娶赵可儿!”姬天歌梗着脖子,一副书生愣头青模样。

    “来来来,大伙一起做个见证!”恐怕姬天歌反悔,姬旦迅速对族人哟呵道。

    ......

    摸着怀中的随侯珠,姬天歌的心情就更愉快了。

    “这大周还是有底蕴的。随侯珠、圣莲,都是异宝啊!”

    随侯珠如同一枚灵宝磁石,自主的聚拢吸收着周边的灵气。每日的夜晚,都将随侯珠含在嘴里,修炼的速度又提高了三成。

    修为,更是一日千里。

    现在单纯力量,依靠内力加成,已和姬旦不相上下,十日之后,必将是完虐!

    而识海中的圣莲,更是高端灵物,周边的灵气会不由自主的向姬天歌的脑袋聚拢。

    姬天歌却不知道,只有武王以上的先天之体,才能如此亲近大自然,现在甚至不用刻意修炼,灵气也能主动吸收。

    “不知道随侯珠与和氏璧珠联璧合后,将产生何种奇迹呢?此行去赵国,想办法把和氏璧也收了!”

    ……

    大周已功德圆满。

    至于赘婿,呵呵……

    赵国,是非去不可的。

    毕竟,水深火热、饱受欺凌的稚子嬴政,现在就身处邯郸。

    启程赵国之前,姬天歌还是做了些准备,作为初步安身立命之本。

    毕竟,赵国虽遭受秦国的毒打,只是受到重创而已。

    然,穷困潦倒的流亡贵族到了赵国,或许更不招待见。

    春秋时代,诸子百家虽然经常干仗,但还保留了些许斯文,更多的拉帮结派打架群殴,春秋末期形成春秋五霸。

    而战国时代,随着秦国这个蛮子的崛起,帮派的打架升级为以消灭力量为目的,更加血腥的灭国之战。

    姬天歌准备了三个小玩意,却都划时代的产物。

    或许,这三个玩意,不仅是自己在赵国站稳脚跟的砝码,而且还是源源不断的财源,更是获得信仰点的渠道手段。

    ……

    出发前的几日来,姬旦整日忙着和情人告别,或者打击自己的假想敌,甚至忘记了姬天歌的存在。

    没有了姬旦的干扰,姬天歌整日与玲珑神秘的叮叮当当的捣鼓着,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族里虽不明就里,对所需之物,还是上蹿下跳满足要求。

    随着玲珑欢快的声音不停的响起,意味着一个个小的试验产生了惊喜的效果。

    连续二十多日的无限量肉食和灵材的滋养,加上易筋经的伐毛洗髓,面具掩盖下的玲珑气色好了许多,原本纤弱身体也催长般丰腴了起来,恰到好处的长在了该长的地方,开始初具规模,让姬天歌眼中多了道赏心悦目风景。

    “公子,我修行后觉醒了一种能力。我能听到别人在想什么!”玲珑突然神秘的低声道。

    “读心术?”姬天歌震惊的目瞪口呆,“此能力断不可向任何人再泄露,这是咱们保命的底牌…你说说我在想什么?”

    “你的读不出,其他人都可以,包含姬旦。”

    “但是,好像有限制,每天最多用三次,时间也不超过一刻钟。”

    “无妨,随着你的修为提高,读心术也会随之精进的。”

    此能力让姬天歌大喜望外,双方约定了很多暗号,包含手语和眼神,这又是一个保命的底牌。

    ……

    启程赴赵。

    一行十余人,除了姬天歌、姬旦,还有几名年龄相仿的王室子弟。

    当送别的周室族人看见姬天歌,明显惊愕,无奈的摇摇头。

    尽管周室没落,但文风极盛,姬天歌虽仕子打扮,却又有些特立独行。

    只见姬天歌身穿青袍,背着一丈大弓,腰佩宝剑,长发并未戴发髻,直接束成高马尾,脚蹬高筒马靴,一副狂放不羁的风流名士模样。

    姬旦看的直皱眉,实则是嫉妒。

    而牵着两匹战马的玲珑,看向姬天歌秋水剪瞳,目光涟涟。

    六匹老瘦马架着两架破旧的宫廷马车,彰显着曾经的辉煌。

    连盘缠都是族人舔着脸向诸侯富户借的。

    此去经年,一别两宽!

    ……

    “扑棱棱…”

    一群雅雀飞过,落在正殿广场前方雄伟的九州铜鼎。

    姬天歌瞳孔猛然收缩:“穿越来了二十多日,都没有认真瞻仰这传说中的镇国神器?!”

    王城虽然破败,这九鼎的气势却丝毫未减,纵是铜锈斑驳,反而在破败荒凉中显出一种亘古的峥嵘!

    只见每座大鼎均矗立在三尺多高的石龟底座上,巍巍然约有丈余之高,仰视而上,鼎中竟是苍黄泛绿的摇曳荒草,印证着岁月的苍凉。

    姬天歌心中充满敬畏,默默的膜拜着这夏、商、周三代奉为象征国家政权的传国之宝。

    “叮”

    如中电殛!

    姬天歌差点一个趔趄,虽心有激雷,但面若平湖,

    “仅咨询九鼎之秘就须1万点,看来九鼎,绝非国家象征这么简单。

    撩妹的话,要100人死心塌地呐…老衲,做不到呀!”

    而回味着系统的最后一句话,姬天歌更是心如擂鼓,

    “100万点?收走?这玩意能收走?!”

    “看来,是要逼着我推出一些划时代的技术,举国对我感恩戴德,才能获得恁多信仰点。”

    “这铜鼎重达万斤,公元前307年,秦武王嬴荡举雍州鼎,反噬而死。这真是即将闭合修仙时代?”

    看着九鼎,姬天歌恍惚中似乎产生了幻觉,九鼎辉映着深空的北斗九星,缓缓开始旋转,汲取着日月星辰的精华。

    “出发了,大鼎看了十多年还没看够?”姬旦不耐的催促道。

    按历史记载,七年后,吕不韦将彻底灭掉东周国,收走九鼎,然后九鼎不知所踪。

    “大周,旷世圣莲、随侯珠都收了,藏书也刻在脑海中了。最厚重的底蕴就是这九鼎神器,七年内,我必回来收走你们!”

    姬天歌再次深深的凝视着九鼎神器。

    呜咽的清风在九鼎中回旋,神奇响起了如同编钟般厚重悠扬的声音,似乎在回应着姬天歌的心誓。

    姬天歌和玲珑麻利的跨上马背,向周赧王和族人挥挥手。

    已全身不能动弹的周赧王,居然努力摇摇头。

    所有过往,皆为序章,

    心之所向,素履而往。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姬旦惊愕道,“你的战马哪来的?”

    “是魏国送给你的!”

    “哈哈哈哈……”

    “到邯郸再还给你们。咯咯咯。”

    二人策马扬鞭,一骑绝尘。

    姬旦在风中,凌乱!

    叮

    “嗯?收到恶意还要扣分?还尼玛能扣成负分?

    凡事都有两面性,系统岂非趋吉避祸的神器?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