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7章 入深山生存训练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既然决定横穿原始森林,便做了些必要的准备。

    马匹是无法在山林中行走,索性,把两匹马也卖了,购买了一些野外生存训练的吊床、绳索、飞虎爪、以及一些肉干等,

    冗长的袍衣显然不适合密林穿行,好在集市应有尽有,干脆买了些兽皮,稍作裁剪,全部一身无袖短衣、短裤。

    而换了衣服后,玲珑却羞的躲在房间不肯出来。

    只听到玲珑期期艾艾的声音道:“这衣服这么小,让我如何见人?”

    姬天歌无奈推门进去,却见一道包裹着豹纹的雪白粉嫩的身影惊叫一声,迅速弹射上床榻,拉过被子把自己裹上,只露出一个脑袋。

    那惊鸿一瞥,那血脉喷张的画面,却定格般停留在姬天歌的脑海。

    几块豹皮,恰到好处的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关键部位,与大片的粉嫩雪白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连续一个月不限量的肉食大药的补充,前凸后翘水蛇腰完全是按黄金比例而生成,让人浮想联翩。

    ……

    却见此刻没有带面具的玲珑,羞答答的低着头,温婉如水、闭月羞花,如凝脂般娇嫩的俏脸简直要滴出水来。

    呆立半晌,姬天歌喃喃自语道:“天使与野性的混合体。嗯,确实不适合别人看!等我一下!”

    然后,一阵风般跑了出去,片刻之后便带回一套月白色的无袖直筒长袍。

    “来,再穿上这个,直接从头上套下来便可。”

    “嘤嘤嘤,公子先能不能先出去?”玲珑捂着脸,轻声道。

    ……

    片刻后,玲珑准备完毕,乌黑的头发编成两条麻花辫,脸上依然是一副黄脸婆,一身宽大的白袍遮掩世间美好,只是雪白的脖颈、双臂裸露在外边,虽然羞赧,却也能接受了。

    四人背上行囊穿越大梁街市向原始森林进发。

    尽管大梁街市,列国的各色人物都有,依然被四人的装扮依然惊呆了。

    四人的服饰相当简洁,比胡服骑射后的赵人利索的短衣还要简单,但看上去却又毫无违和感!

    几人浑不在意众人的目光,施展游龙魅影步快速穿行,半日之后便来到城外的山林。

    ……

    野外生存训练正是开启。

    姬天歌要求借助身法优势,每人都要练就一招杀敌的绝技。

    前三日,四人停停走走,堪堪推进了一百五十里。

    山地丛林,才真正是训练游龙魅影步之地。

    四人施展身法,你追我赶。

    易筋经与游龙魅影步简直是绝配,同样的功法,四人却耍出四种模样。

    苟道灵动如猴,滑不溜丢;

    纪鸣鼠滚油锅,快若闪电;

    玲珑蜻蜓点水,蝴蝶翩跹;

    姬天歌倒真有翩若惊鸿、婉若游龙的味道。

    当然,结合身法,每人的保命绝技都初见成效。

    只见姬天歌在灌木丛林上,如同踏浪而行,快速穿行中,搭箭拉弓,对准前方正在狂奔麋鹿,凝神异瞳,百丈外的麋鹿的脖颈处的一个斑点在姬天歌脑海中无限放大,纹理可见。

    七百斤拉力的大弓,一道流光,“嘭”的一声,直接洞穿正在狂奔的麋鹿的脖颈。

    麋鹿一声凄鸣,如同失重般,一头栽在地上,身体巨大的惯性,让麋鹿翻转了几个跟头才堪堪停住。

    ……

    姬天歌前世对弓箭术就有涉猎,所有弓箭术都有异曲同工之妙。

    首先是射姿。几乎都逃离不出站射、蹲射、反身、跃射、奔射,骑射式这些姿势。

    其次,以命中目标为目的,所以姬天歌把弓箭术分为三重境界。

    入门阶段,静态打靶,自己不动,猎物也不动。

    小成阶段,动态射击,自己处于运动状态,猎物不动。如同骑在狂奔的马背上,射击静态吃草的野兔,或者自己不动,射击飞奔的野兔。

    大成阶段,漂移射击,自己和猎物都在快速移动,如同骑着奔腾的战马,射击狂奔的野兔。

    而大成阶段必须做到心到,箭到,无需瞄准,全凭感觉!瞬间拉弓,快如闪电,仿佛猎物撞向离弦的羽箭。

    姬天歌多练的却是反身式、跃射式。

    每一次开弓,身上的大肌肉、小肌肉、每一处筋骨在极为协调地拧成一股绳,好像是铁在炉火之中锤炼,锻打一般。

    一次次拉弓,让姬天歌全身湿透,大汗淋漓,条条青筋暴起,大块肉也隆起来相互挤压连接,一番连射,弓弦爆响,弹抖之声似乎把空气切割开。

    整个身体如同蕴含许许多多无形的弓。身是一张弓,双臂是一张弓,背是一张弓。腰是一张弓。腿是一张弓……筋肉越练越精纯,越练越有力量,骨髓中,如同凡铁在千锤百炼祛除杂质,逐渐向精铁迈进。

    “这是身法、炼体、练箭一次到位呀!”

    一次次负重弓箭训练,让各种体形姿势越发流畅自然、行云流水,人、弓、箭也慢慢开始融为一体。

    ……

    “公子好棒哟!”看着倒地的麋鹿,玲珑开心大叫。

    “玲珑,快去给麋鹿补上一刀,接一些热乎的鹿血,都是大补!”

    只见玲珑如蜻蜓点水般在丛林上穿行,突然惊动了丛林中的一只肥美的野兔,只见玲珑取出柳叶飞刀,已开辟了丹田加持内劲,手腕一抖,野兔满地打滚,几个呼吸后便不再挣扎。

    玲珑的保命绝招便是身法加飞刀。

    这三日来,有意无意的要求玲珑杀生见血,而玲珑自从开戒之后,似乎并无不适,甚至觉醒了一丝丝的猎杀兴奋和期待。

    在玲珑用水囊接着汩汩涌出的鹿血之时,姬天歌攀上树干一脸戒备,全神贯注的四下探查。

    这里已接近凶兽区,浓重的血腥将引来周边的凶兽。

    突然,玲珑一脸戒备和不安的向密林深处看去。

    如果玲珑判断危险来自直觉,姬天歌便是直接洞穿虚妄。

    姬天歌顺着玲珑视线的防线,在三里地外,一头如同小象般大小的黑色野猪,如同坦克般横冲直撞过来,尺长的两颗锋利獠牙更是狰狞无比。

    “警戒,野猪!埋伏!”

    几乎同一时刻,一道花斑魅影从另一个角度,也在向麋鹿方向疾驰,速度比野猪几乎快一倍。

    “还有头花斑猎豹?玲珑离开麋鹿!”姬天歌大吼一声。

    这个时代的凶兽体积几乎比蓝星要大一倍。

    搭箭拉弓,弓弦满月。

    几个呼吸间花豹便进入射程。

    “嗖”的一道流光,“噗”的一声,花豹像主动撞上电射而至的钢箭,几乎全部没入花豹的身体。

    巨大的疼痛让花豹大怒,放弃麋鹿直接向姬天歌方向腾空扑来。

    电石火光之间,却见斜刺里一道身影就地一滚,

    “鼠滚油锅”

    一把钢枪顺势狠狠刺向花豹腹部,然后倏然不见。

    花豹止不住狂奔的身势,“噗”的一声,钢枪从腹部穿入,从背部穿出。

    花豹嚎叫一声,却一个趔趄掉头就跑,几步之后便抽搐。

    ……

    此时,哼哧哼哧冒着热气的野猪已不足百步,姬天歌再次弓弦满月。

    野猪皮糙肉厚,射杀力极其有限。

    野猪的眼睛在异瞳锁定下,开始无限放大,野猪的速度也缓慢了起来。

    “嗖”

    一道流光,射进了野猪的右眼。

    “嚎呜……”

    野猪吃痛,发出惊天动地的惨嚎。

    一只独眼更加凶唳,看见了玲珑,碾压而去。

    玲珑撒腿就跑,身如电射。

    “移形换位!”

    一个侧方180度漂移回旋,借身体之势,柳叶飞刀寒光一闪,没入了仅剩的一只独眼。

    此技与回马枪技法非常相似,不但逃出致命追击,而且冷不防一记攻击,追击者如同主动撞在回马飞刀上。

    “嚎呜……”

    野猪双眼皆瞎,发疯般向掉头狂奔。

    一道灵动的魅影出现,一个极致的铁板桥仰身,

    “灵猴摘桃!”

    手中的龙虎爪在电石火光间向野猪胯下黑乎乎的一坨抓去,“扑哧”一声,如同大苹果的一坨被抓了个稀碎。

    “嗷呜”

    野猪再次惨叫,直冲云霄,在巨大的疼痛全力加速,一头撞上了岩石。

    “嘭”

    一声巨响,巨石与猪头同时碎裂。

    花豹与野猪的惨叫,如同两颗炸弹,惊飞鸟兽无数。

    ……

    几人开始处理战利品。

    仅一头骏马般大小的麋鹿便够四人饱食一顿。

    扒皮、架火、分割鹿肉、撒盐、烤麋鹿。

    半个时辰后,烤的金黄的鹿肉飘香四溢,四人开心的喝着鹿血,大嚼着肥美的鹿肉。

    “太香了,在外界,三盆鹿肉便要一个金币,难怪细嫩鲜美!”

    “其实,炖着吃更好吃!”

    ……

    吃饱喝足后,几人复盘着今日的狩猎。

    “你们都不错,临危不惧,都在千分之一刹那,寻找到了最佳战机!”姬天歌相当满意。

    “公子说的对。面对敌人,沉着、冷静。只要没死,便有机会。”苟道一脸后怕和兴奋。

    “一招毙命的时机,往往就在生死之间。”稚嫩的纪鸣,内心的暴戾也开始觉醒。

    “一招鲜,吃遍天。你们三人都有了绝地反杀的绝招,都是一招毙命,但需反复的练习,然后在此绝招的基础上,演变出一些变化。”

    姬天歌挨个评点:

    “玲珑在‘移形换位’身法加持的‘回马飞刀’,快速逃命之中,反戈一击,防不胜防;

    苟道在‘缩地成寸’身法加持的‘灵猴摘桃’,虽然功法猥琐,但极其适用;

    纪鸣在‘凌波微步’身法独创的‘鼠滚油锅‘,如同灵敏的大老鼠,在烧得滚烫的油锅之后,下去打个滚就上来,丝毫烫不到。不仅速度奇快,而且在就地打滚中,反戈一击。”

    只有生死历练之后,才会性命相托,协作的次数越多,四人行动将更加默契。

    “在此处再休整二日,然后进入森林核心区。

    哪儿,才是食物链顶级猎食者,有真正的危险在等着我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