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10章 近则不逊远则怨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虎血大补,浪费了,简直是暴殄天物。”

    姬天歌盘坐在虎娘面前,长鲸吸水般吞咽着滚烫的虎血。

    虎血流入胃中,如同丢进了一块烧红的焊铁,开始惊涛骇浪般沸腾,能量如同钢针般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穿透,强大的血气能量在似乎在破坏摧毁着身体的一切。

    甚至,连同血液开始燃烧,如同千刀万剐,又如万蚁噬心。

    但,同时清晰的感受到四肢百骸、甚至每个细胞这这种能量的渴求,甚至欢呼雀跃。

    姬天歌忍不住喷出一口污血。

    深入骨髓的痛,让姬天歌情不自禁地发出惨绝人寰的惨叫。

    宁心静气,抱首归一,保持着识海的清明,将易髓经摊在面前。

    进入易髓经的修炼状态,在体内横冲直撞的能量如同被指挥般,各就各位按照规定的线路运行。

    一股股暖洋洋的能量在顺着顺着七经八脉运行,体内的气流如万马奔腾、突突作响,最后万流归宗沉入丹田。

    巨大的能量快速渗透到钢针穿透之处,直达骨髓,灼烧着骨髓的杂质。

    真是冰与火同在,生机与毁灭并行。

    尖锐的刺痛逐渐变成钝痛,然后变为酸麻胀痛,到了最后,骨髓深处的麻痒让姬天歌情不自禁的发出奇怪的呻吟。

    ……

    姬天歌进入深度入定状态。

    虎娘即将消散的血气、森林茂盛的植被的灵气围着姬天歌开始缓慢旋转,速度逐步加快,逐渐在上空形成了一个灵气漩涡,顺着双眼、百汇穴、以及呼吸,如风卷残云、鲸鲨吸水,进入姬天歌体内循环。

    灵气漩涡犹如一个气柱,快速抽离着虎娘的血气,逐渐的虎娘的身体似乎开始缩小。

    巨量的精血灵气的的输入,丹田的真气立刻充盈起来,丹田容纳不下之时,真气便顺着五脏六腑向四肢百骸深处涌去,仿佛被输送进无尽的生命活力…

    浑身再次刺痛,酥痒,骨髓深处新生了一滴滴沉凝如汞,鲜红金亮的新鲜血液。新鲜血液却如同一滴滴墨水滴入了一盆清水般,整个血液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高速流动的血液洗涤和滋养的四肢百骸,被血气冲破的伤口处快速蠕动,以可见的速度愈合。

    血气漩涡还在继续抽离着虎娘的精华,持续注入的精血之气似乎无处可去,身体像气球般膨胀起来,

    “炼精化气!”

    姬天歌,再次引导着真气压缩至丹田,压满之后,身体再一次膨胀,再一次压缩……

    “砰!”

    “哦豁,爆体了?”

    体内的枷锁再一次打开,丹田再次扩大,丹田内原本芝麻大的莲子变成了绿豆般大小,散发的氤氲的光泽。

    感觉气血从未有过的充沛,每一个细胞都晶莹剔透,都充满着力量,真气饱满,连手指都发胀。

    姬天歌试着将丹田之气持续引入手指,在手指感觉要冲爆之时,引导着这股气流向石山激射射去,

    “噗”的一声,石头居然打出一个寸深的洞。

    “真气外放?”

    姬天歌一脸愕然。现在确信自己不是体修,甚至不知道方法是否正确,到了什么境界……

    原本有个似乎无所不知的系统,却没有信仰点咨询。

    但,仅是肉身的力量已达到千斤。

    按现有的力量体系,应该是武师境巅峰,也就是一牛之力。

    武师境之上便是武宗境,武宗巅峰三牛之力;

    武将巅峰六牛之力;

    而武王巅峰将是九牛之力。

    “不管了,浑身充满力量的感觉,真好!”

    情不自禁站立起来,挥舞着充满爆发力的双臂,一声长啸,穿云裂石。

    听到响动的玲珑三人快速围了过来。

    “你……咋不穿衣服?!!”

    却听到玲珑一声尖叫,满脸羞红,扭头跌跌撞撞就跑。

    “啊?”

    姬天歌这才发现,自己浑身污渍,却赤身裸体。原来,是刚才再突破之时,身体像气球般充起,崩碎了短衣短裤。

    ……

    纪鸣目瞪口呆的盯着面目全非的虎娘,喃喃道:“公子,虎娘只剩成一张皮了!你是怎么做到的?”

    姬天歌上前查探,发现虎皮内除了残渣,连骨髓几乎都抽干了。

    “这是何种原理,怎么像前世的吸星大法?难道是圣莲和侯随珠两件异宝自主吸收高等级能量精华,再加上易髓经功法洗髓换髓中也自主汲取血气精华?”

    有圣莲净化一切邪佞的神技,姬天歌没有感觉任何不适,“就算是吸星大法也无所谓。”

    取出随侯珠,发现珠子内部居然多了些许的血丝,果真,侯随珠也在自主的汲取高等级能量。

    “我这次练功用了多久?”姬天歌问道。

    “公子用了两个日夜,我们看你一直在入定,便没有打扰。”

    “果真修炼无日月,这都过去两天了。”

    ……

    姬天歌来到虎山的水潭,痛痛快快的洗浴一番,换上新的鹿皮短衣裤,浑身舒适清爽。

    除去了面具的玲珑抱着黑妮,赤着脚娉娉婷婷走来。

    头上戴着花环,一头黑亮的长发自然披散在肩头,如雪的肌肤更加的娇嫩动人,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眸子充满了灵气,琼鼻挺翘,红唇润泽,贝齿如玉,绝代无双的容颜仿佛笼罩着淡淡的雾气,如梦似幻。

    直筒白袍用柳枝一束,盈盈一握的腰间,将傲人的身躯衬托的玲珑有致,浑身散发着若有若无的光晕,宛若这林中的仙子。

    两日不见,黑妮长得很快,如同一只小肥猫。快速抽动的鼻孔,灵动的双眼打量着,挣扎着从玲珑怀里跳下来,小短腿如同踩着风火轮,快速向姬天歌跑来。

    “黑妮不至于对我如此亲热吧?!或许,我刚汲取的虎娘的血气,身上又虎娘的气味。”姬天歌愕然,不由自主的蹲下张开双臂。

    黑妮扑入姬天歌怀里,惬意的深深吸口气。

    除了虎娘的气息,姬天歌如同天生灵体,笼罩的灵气非常浓郁,这才是黑妞喜欢亲近的原因。

    “黑妮饿了,但是虎血只有一水囊了,怎么办呢?”玲珑眉头微颦。

    “这小家伙一天要喝一水囊虎血?难怪长这么快!”姬天歌看看黑妞,又抬头看向玲珑,愕然道,“你怎么知道她饿了?”

    “她只要饿了,就在我怀里乱拱。”玲珑羞答答的说着,连耳根都微红。

    “啊?她是这样找吃的?”姬天歌看着玲珑胸前的高耸,不禁莞尔,似笑非笑的道,“嘿嘿,也难怪!”

    “嘤嘤……你都坏死了!”玲珑立刻满脸羞红,仿佛能滴出水来,背过身,跺着脚,娇嗔道,“我不管了,你喂!”

    “这里的小兽还是不少,放点血给她喝不行吗?”

    “她可刁了,只喝虎娘的血!”

    “明日我们全速突进,争取两日内赶往邯郸。她太小了,要给他炖肉汤吃。”

    “去邯郸前,我去洗个澡。你帮我看着……但,不能偷看哟。”

    “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姬天歌一脸坏笑,“即便看,就正大光明的看。”

    “不准!”玲珑一脸娇羞。

    “你慢慢洗吧,我去给黑妞找些吃食!”

    “不要!”玲珑低头捏着衣角。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则不逊。远,则怨。”姬天歌叹道。

    “那就,不远不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