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11章 戏耍邯郸二世主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笼罩在赵国上空长平之战的四十多万英魂的阴霾,用了四年的时间已渐渐散去。

    特别是去岁,赵、魏、楚三国联军迎头痛击围困邯郸的秦军,大胜,整个赵国扬眉吐气。战争之后的邯郸如同台风肆虐,虽满目疮痍,却又开始散发着蓬勃生机。

    众列国兔死狐悲,赵国又开放搞活,广迎天下客,一时间列国驻点,邯郸商贾如云,仕子无数,热闹非凡。

    ……

    原本倒也井然有序的人群突然骚乱了起来,好奇的指点走向街道的四人,议论纷纷。

    只见三男一女,每人都背着硕大的兽皮行李,带着滚滚的阳刚血气,左顾右盼打量着大街,一看就是打猎归来。

    原本,邯郸大街几乎成为中枢之地,不缺奇异之人,只是这四人太奇特了。

    三位少年最大的不过十六七岁,都穿着皮质短衣、短裤,脚蹬鹿皮短靴。

    脸色暗黄皱皮的女子穿着没有丝毫装饰的月袍,却衣炔飘飘,怀中抱着一条慵懒的异种黑猫,水汪汪的双眼好奇的打量着街上的行人。

    四人一兽都有濯濯独立于世的清新出尘之感。

    姬天歌等人用了两日,强行凿穿剩余路程。

    期间,好不容易逮着一头母鹿,给黑妞挤了几水囊鹿奶,一开始黑妞还嫌弃,后来饿狠了,汩汩汩的也开始大喝鹿奶,这才回到邯郸。

    “他们的服饰,太特别了。又简单、又利索!”

    “虎皮、熊皮、豹皮、狼皮、鹿皮……这四人来自隐门世家吗?”

    “那条黑猫好灵性,好可爱!”

    “这几个少年长得好新鲜!仿佛不属于这尘世间!”

    ……

    突然,一群家丁围着一华服少年快速向四人走来,中间的少年看向四人,眼神一亮。

    “就是他们!”

    “哎哎哎,你们几个站住。”

    姬天歌一脸戏虐,置若罔闻。

    一群家丁迅速将四人团团围住。

    大街上的看客,有些人义愤填膺,有些人一脸漠然,也有些人坐等看戏。

    “尔等意欲何为?”姬天歌道。

    “我怀疑你是敌国的奸细,跟我们走一趟吧?”华服少年道。

    “赵国虽然胡服骑射,倒也是礼仪之邦,这便是尔等待客之道?”姬天歌戏虐道。

    “朋友来了有好酒,敌人来了有大刀!对付敌人,哪讲什么待客之道?!”

    “你,算哪门子葱呢?”

    “大胆,我们乃内史府之人。”

    “有什么凭证吗?”

    “我的脸,就是凭证!”少年一脸倨傲!

    “尔首疾呼?”姬歌清越道。

    “扑哧”一声,玲珑忍不住笑了出来。

    “他说什么?”少年疑惑的问向周边家丁。

    “不知道,估计是在骂你!”家丁摇头,却谄媚道!

    少年勃然大怒,跳着脚道:“你敢骂我,你知道我是谁吗?全部抓起来!”

    “尔彼母首有疾呼?”姬天歌一脸戏虐,“哪来的脑残?居然不知道自己是谁?尔等快些把他带回家,免得出来疯狗乱咬!”

    少年是懵圈的。

    “身体残废我知道,脑子残废,好像比智障还严重。”一家丁先是喃喃自语,突然灵光醒悟,“公子,我敢确定,他在骂你。还有,尔首疾呼,是说你脑子有病?尔彼母首有疾呼,是说,你他娘的脑子有病吗?”

    一群看客看的哈哈大笑。

    “敢戏弄本官,给老子打,往死里打!”少年跳脚道。

    “傻逼,带着一群狗腿子招摇撞骗!滚……”最后一声气沉丹田,雷霆霹雳,如猛虎下山,血浪滚滚。

    如狂风乍起,逼着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

    少年看向姬天歌冰冷的眼睛,如同被凶兽盯上,没来由的一阵心悸!

    “住手!”一声爆呵!

    一群甲卫快速赶来。

    “郭帖,你在此作甚?”一浓眉豹眼满脸黑须的甲卫头目对着少年叱呵道。

    “我怀疑他们是奸细!”叫郭帖的少年看向甲卫头目,闪过一丝慌乱。

    “这,与你有何相干?”甲卫头目叱呵,雷声滚滚。

    “我可是内史府的人,不仅是这邯郸,就算赵国,都没有我不管的事!”郭帖鼻孔朝天。

    “你算哪根葱?滚!老子是邯郸都尉,这里轮不到你!”甲卫头目雷声滚滚,“就是你个杂碎,让邯郸乌烟瘴气,老子非到大王面前参你们郭氏一本。”

    “你?廉刀,你给我等着!”少年色厉内荏,又恶狠狠的指着姬天歌,“还有你们,给我等着!”

    带着一群家丁灰溜溜的离去。

    叮……

    姬天歌虽表情古井无波,但心头震怒,看来这个二世主对自己是恶意满满!

    转瞬调节心情,看向廉刀,心中一动,廉刀应该是廉颇的族人?

    廉颇性如烈火,行事光明磊落,廉家之人受家风影响,都很豪迈,上前便抱拳道:“周室流亡后人姬天歌,见过廉都尉!”

    边说,边取出周室腰牌递给廉刀。

    “周室姬天歌姬公子?”

    廉刀惊异的看着四人背负的行李,心头巨震,递回腰牌,“你们莫不是从大梁直接穿越原始大山来到邯郸吧?”

    “正是如此!”姬天歌矜持道。

    “哈哈哈,哥哥我年长你几岁,少年英雄呀!四人居然穿过原始大山,佩服!”廉刀一脸钦佩,“你们这是寻人,还是住店?”

    “我们先把这些兽皮处理了,然后会在赵国定居一段时间!”

    “这些兽皮,可价值不菲呀,走,我带你到胡坊,定能卖个好价钱!”

    “那就有劳哥哥了!”姬天歌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让廉刀更加喜欢。

    ……

    一路上,廉刀喋喋不休,钦佩不已:“你们是我见过猎物最多的小队!”

    “缘何?”姬天歌好奇道。

    “森林的凶兽是极多,而且也极其危险。

    凶兽非常灵性,有大军通过之时,全部都躲了起来。

    我们曾定计,让零星的十人小队做诱饵,随之大部队再行包围,没想到诱饵小队被两个狼群全军覆灭,待部队合围之时,一条狼都不剩。”

    姬天歌也是赫然一惊,暗忖道:“我们只有四人,而且看起来也很稚嫩,群狼定会认为容易猎杀,没想到被反杀了。

    最后的退却,群狼亦或认为,硬拼即便胜了,也是惨胜,为了保存实力,才议和的!”

    “兄弟,这虎、熊也是你们猎的?他们堪称有一熊一虎,堪称森林之王,你们杀了他们的后代,能囫囵着出来,极不简单呀!”

    “哪里哪里!运气而已。”姬天歌笑道,也并未解释,好奇问道,“这虎王、熊王有多厉害?”

    “有次,组织了一个六人精英小队,全部都是武宗巅峰,一个都没回来!当时只听到虎啸震天!”廉刀感慨道。

    “武宗巅峰,可都是三牛之力呀。”

    “后来,一武将带领部队进森林报仇,但虎熊都不见踪影。武将没办法,带着两位武宗巅峰前往,真的找到了巨型棕熊,但,刀枪不入,武将受了重伤,要不是两名武宗舍命相救,武将也将陨落。”

    “我们的运气,可真是好呀!”姬天歌由衷的感慨道。

    “你看,说话间便到了胡坊,在此,定能卖个好价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