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13章 小鹿撒欢心乱撞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在姬天歌与王景谈生意之时,却有人发疯般满世界找姬天歌,甚至思念到了骨髓。

    此人便是姬旦。

    在七日前,姬旦一行十余人便来到了邯郸。

    五日前,便盘缠用尽,弹尽粮绝,三日前连车马都卖了,而求见赵室却吃了闭门羹,人家避而不见,也不说理由。

    要不是一同随行的碧莲已有孕吐反应,恨不得将其卖到勾栏瓦肆换钱。

    现在十余人大眼瞪小眼,上下不得、惶惶不安。

    唯一的幻想就是姬天歌神迹一般出现,再入赘赵室,换取一些盘缠然后去燕国。而姬天歌自从出了洛邑,便毫无消息。

    ……

    姬天歌和王景等人在内室低语交流着。

    只见顺手用炭笔划了几个简图,王景看着简图连连称奇,一是称赞这种前所未有的画技,更是惊叹姬天歌的奇思妙想。

    “鹿皮鞣制后,按这种简图,给我和玲珑各做一套鹿皮上衣和长裤,剩余的角料,做成斜跨皮包。”

    深秋之后,天气将冷,冗长拖沓的长袍,穿起来极为不便!

    “你,这个简图,能不能卖于我?”王景似乎发现了商机,激动道。

    姬歌略微思忖后道:“这个,没问题,而且不要钱。只有一个要求,所有的成衣加一个‘天歌简服’的牌子,便好。而且还能防伪!”

    想要海量的信仰点,必须大规模渗透到大众生活息息相关的衣食住行之中。

    “你不要钱,要名声?”王景好奇道。

    “王先生知道,我来自周室,也算血统高贵,系出名门。所谓名士风流,就爱图个虚名!”姬天歌故作一脸腼腆加一丝少年意气。

    “你还真讲究!好,我答应你!”王景肃然点头。

    “我相信猗顿传承了陶朱公的商道思想,更相信猗顿的信誉,那便是一口唾沫一个钉。”

    “呵呵呵,少年,好一个捧杀!不过,我猗顿接着。来,还有什么玩意?”

    叮……

    姬天歌满脸笑意,看来这王景对我有极大的好感!

    说话间,主办进来与王景耳语几声,听得王景面皮抽搐,还未及回应,一道便传了进来,声如铜钟。

    “王东家,听说贵号来了位少年奇人,为何不给我慕容引荐一番?”一汉人打扮的胡人走了进来,满面胡须却一脸英气。

    “咳咳,慕容铮先生来了,快请坐!”王景满脸如同便秘般难受,“天歌,慕容氏可是这赵国第一富商呀,往后你少不了和他打交道。”

    “慕容?胡商?”姬天歌心思电转,灵光一现,“慕容先生,冒昧问一下,你们是不是有个女儿名为赵姬,嫁与秦国嬴异人?”

    赵姬本姓并不姓赵,而是胡人慕容氏。由于胡汉融合,慕容氏与赵国有极大的生意往来,赵国的军马基本都来自慕容氏,成了数一数二的大商,便被赵室赐了赵姓。慕容铮亦可称为赵铮。

    听到姬天歌直截了当的问话,慕容铮身形一晃,一脸震惊:“天歌公子收声,此事极少人知晓。你是如何知晓?”

    姬天歌也是一滞,暗道:“赵姬之所以名满天下,是回到秦国做了太后,而且与嫪毐暗通曲款生了两个孩子。此时在赵国,应该只有赵室门阀之人知晓。”

    好在慕容铮并未纠结,低语道,“这些年秦赵兵戈不断,准确说,是秦国毒打赵国。作为秦国王子的女人,日子相当艰难,甚至性命不保。

    当下,连我慕容氏也不敢靠近,对外宣称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只能极为私密的接济一二。”

    “哦,是我孟浪了!”姬天歌知晓不能操之过急,一脸歉然。

    ……

    “无妨,这不是重点。快,展示你的小玩意?”王景对此插曲浑不在意,急不可待的想见识新生事物。

    “玲珑,上货!”

    玲珑迅速取出一陶罐放在支起的案几上,软糯道:“二位先生看看此为何物?”

    王景和慕容铮挤着脑袋,看向陶罐内雪白晶亮的细沙,“白沙?又不太像!”

    “先生可用象牙玉勺品尝一下。”玲珑眼神晶亮。

    “象牙玉勺试毒?让客人放心使用!此小细节就能看出,周室虽然没落,做事却极有章法。”慕容铮感慨道。

    “盐,纯正的咸,细腻、纯正,的确没有苦涩。从未见过如此细盐。”王景品尝少许,双眼放光,“慕容兄,你也尝尝?”

    “这天歌精盐不仅没有苦涩,而且没有任何毒素杂质。”玲珑一脸自信!

    “祛除苦涩、杂质、毒物,精盐,名字相当贴切。这天歌精盐,莫非可量产?”

    王景是整个战国七雄的大盐商之一,商业嗅觉何其灵敏,迅速把握到了关键,目光炯炯的看向姬天歌。

    “当然,任何粗盐都可在我家公子手中,都可化腐朽为神奇,天歌精盐可走向列国的千家万户!”玲珑一脸傲娇。

    “嘶…果真如此?”

    见姬天歌肯定的点头,两位大商双眼透着火热和贪婪,“此盐,我们可否合作?我们断不会短少了天歌公子。”

    “哈哈哈,天歌精盐可惠泽天下之人。既然呈现,天歌便不会独享,至于合作细节,稍后再议。”姬天歌粲然一笑。

    叮……

    来自慕容铮的善意。

    好东西,当然要抻着,不能太容易,而且要囤积居奇,待价而沽!

    就如同一美女,一见面便直接脱光献身,反而不珍惜。就是要有隔着层纱的暧昧,让你欲爱不能,欲罢不愿。

    ……

    “天歌公子,我这已备下酒宴,边吃边谈!”王景作为大商,可谓八面玲珑,世事洞明,当然晓得个中关键。

    又顺口对慕容铮道,“哦,对了,慕容兄,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和天歌还有些家事要谈?”

    慕容铮皮笑肉不笑道:“我不忙呀!再说,我记得你今日是和天歌公子第一次见面吧,你们能有甚家事?”

    也不待王景回答,出门大吼一声,“拓儿,你把婉儿叫来,爹找她有事!”

    “嘶……”王景倒吸一口凉气,撮着牙花子道,“慕容兄意欲何为?”

    “哦。天歌公子对赵姬好像很感兴趣,也算和我慕容氏有了渊源,但赵姬毕竟已经嫁人了。”慕容铮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我们胡风耿直,说话也不藏着掖着,天歌初到邯郸,我寻思着,以后可以让婉儿和天歌多多走动,也好帮衬一下!”

    “嘶……”王景再次倒吸一口凉气,“你这算哪门子渊源?合着刚才天歌要抱我宝贝女儿,她就称我女婿了?”

    “王景兄想如何做,是你的事。我可听说天歌和你们家王语嫣不太对付!”慕容铮老神在在。

    “哎哎哎,两位大人!我还小,扯远了。”姬天歌腆腆道。

    ……

    “天歌贤弟,我来了。连我叔父都亲自来了!”如擂鼓般的声音,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只见廉刀身前,一高大威猛的血浪滚滚的中年男子正走过来,心中充满敬意,姬天歌立刻上前抱拳朗声道:“晚辈周室姬天歌,拜见廉颇大将军!”

    “你就是少年英雄姬天歌?听得廉刀说起,我亲自来见识一下!气宇轩昂,不错!”廉颇声如洪钟,中气十足。

    “把熊皮取来,让大将军过目!”王景隆声安排道。

    两小厮取过棕熊皮,快速在廉颇面前高举展开。巨大的熊皮带着血腥煞气,比廉颇还高出一个头。

    “果真是熊王之皮。也只有我的血气狼烟,才镇得住这煞气。把这熊皮给我做成一个大氅,行军当被服,打仗当战袍。血气加持,凭着此种威慑力,便直接惊退宵小无数。”

    “这熊皮和大将军的气度极为般配,所谓红粉赠佳人,宝马配英雄,这熊皮,天歌便赠与大将军,也祝大将军高歌猛进,所向披靡!”姬天歌朗声道。

    “天歌说话,老夫极为喜欢,有此心便可。”廉颇铜铃眼精光四射,颇为欣赏,“但,一码归一码,刀儿,还不把熊资付上!”

    叮…

    姬天歌心中一动,这大将军作为战国时期四大战神之一,稍微释放善意,便有20点。看来,果真气运越高,影响力越大之人,信仰点越高!

    在廉刀的执意下,玲珑,满心欢喜的收下了一百金币,加上之前剩余,现在有近两百金币。

    “来,正好大将军来此,我们现在开席。”王景大声道。

    “你们吃,我看到这熊皮,欢喜的紧,这就先行别过。”

    ……

    只见一异域风情女子的摆动着水蛇腰款款走来。

    金发碧眼、肌肤如同羊脂玉,身材婀娜,曲线曼妙,裸露的腰间环着铃铛,随着走动叮叮当当,悦耳不绝。

    水汪的宝石蓝眼睛的看向姬天歌时,眼神一亮,“天歌公子好!婉儿姗姗来迟,还请见谅。”

    “完美,好一个极品尤物!”姬天歌内心狂呼,表面一片出尘,甚至有些许羞赧,“天歌见过婉儿妹妹!”

    “哈哈哈,来我们都入座。”慕容铮见势大喜。

    却见慕容婉儿又走向玲珑,亲昵道:“你就是玲珑妹妹吧。你可真有福气,遇见如此重情重义的主子,对一个侍女,万金都不眨眼。”

    这画风,好像不对呢!

    看似亲昵的称玲珑妹妹,却暗示了自己高人一等,同时连消带打,直接把玲珑说成侍女。

    “哟!婉儿妹妹,你这嘴可够刁的。人家玲珑可是正宗的王族血统,接受的是正统的周室利益,高贵的很呢!”只见王语嫣娉娉婷婷走了过来,直接对慕容婉儿冷嘲热讽。

    看来,美女,天生就是敌人。

    “我也申明一点,玲珑不是侍女,她可是我同甘共苦、相依为命的女人。而且我说过,我要让她成为飞在天上的凤凰!”姬天歌也补充道。

    只见玲珑眼中瞬间充满了水雾,想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却知道,心中有只小鹿冲破了心扉,在心田上撒欢般的狂奔,跑的玲珑又眩晕之感。

    如果一直都在大周,侍女的身份,并不算什么。出了大周之后,侍女的身份的确让玲珑有些敏感自卑。

    叮……

    姬天歌一惊,或许,玲珑的命运正在逐步的改变和上升,或许爱意更加浓烈。

    王景、慕容铮却一脸欣赏的看向姬天歌:“大家快坐。玲珑、婉儿、语嫣,你们都入席。”

    原本,春秋战国,基本不允许女子入席,但王景走南闯北,却更加开明!

    叮……

    没想到王语嫣、慕容婉儿各有5点,或许是因姬天歌对玲珑不离不弃的欣赏。

    大家分别落座后,边吃边聊。

    “天歌公子在这邯郸,准备何以立命?”王景开门见山道。

    欲了解一个人,首先要知道其志向,才能找到其所求,投其所好,对症下药!

    “我?具体做什么,或者如何施展,暂时还没想清楚。”众人目光一黯,却见姬天歌话锋一转,“我对政治权利没兴趣,对军方武力没兴趣,对财富也没多大兴趣。然,我要做一个万民敬仰之人,这整个九州大地爱戴之人。”

    众人面色忽晴忽暗,王语嫣眉头微蹙:“天歌公子想做圣人?”

    “啊?圣人?约束太多。那就再前者的基础上,再加一句,我要做一个‘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的人。”

    众人瞬间安静,默默的思考咀嚼这句听起来有些拗口的话。

    “不想做什么就不做什么?!这句话可是有极深的韵味。”

    “赵王做的到吗?他能不想上早朝,便不上早朝吗?不上朝,国家将坍塌。”

    “我等商人,明日可汗召见。但爱妾病了,我们不想见可汗,便就不见了吗?生意跨了该如何?”

    “圣人,不想装的时候,能不装吗?不装,人设便崩塌!”

    ……

    “天歌公子的立命,太过虚幻,难度超越了圣人……太绕了。”

    慕容婉儿思索间眉头微颦,轻启朱唇,“能否具象些,比如娶一百个美丽姑娘之类?哪怕是有难度,我们也好做个见证!”

    “噗!”姬天歌喷出一口赵酒,“咳咳,绝非天歌故弄玄虚,实则需要一些时日,估计一个月以内,我还要确定几个关键要素,届时会有清晰的蓝图。”

    “虽然比较宽泛,但能感到天歌公子志向高远,而且绝非池中之物!我敬你一爵!”王景举爵道。

    “玲珑,这些酒太过寡淡,给各位斟酒!”姬天歌环视一下众人,“让诸位见识一下,什么叫好酒!”

    玲珑立刻神采奕奕,在离开赵国捣鼓了几天的好东西终于派上用场。

    因酒壶容量有限,给每人斟了大半爵。瞬间,从未闻过的凛冽酒香便立即在大堂间弥漫开来,酒香馥郁,沁人心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