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15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时间:2021-12-29作者:六度禅修

    翌日清晨

    熙熙攘攘的邯郸大街,姬天歌一身青衣,长发飘散,腰佩长剑,脚蹬高靴,外披着大氅的斜跨着一张长弓,一副风流倜傥、放荡不羁的风流仕子样。

    而身边随行的亲昵少女,却是一副黄脸婆,水桶腰,怀抱一只灵动的黝黑肥猫,走起路来,却故作娉娉婷婷,一副东施效颦的模样。

    二人悠悠然在大街闲逛。

    街道上的女子看向黄脸丑少女,一脸鄙夷和嫌弃,似乎还有一丝丝妒意。

    大胆的女子对着少年搔首弄姿、尽态极妍,而妄得幸焉。

    而男人们,看向少女,便一脸遗憾,甚至充满了怜悯。

    “这位公子,是不是脸盲?不分美丑?”

    “公子,你的审美很别致呀?!”

    “这肯定又是个赘婿,贪恋女方富贵!”

    “如同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公子,他们说你是牛粪?”水桶腰少女亲昵看向少年,声音甜糯又带有淡淡的瓜果的清甜。

    ……

    “有眼不识金镶玉,我家娘子的美,岂是尔等凡夫俗子能懂?”姬天歌鼻孔朝天,一脸洋洋自得,仿佛在接受拥有天下第一美女的膜拜。

    玲珑蜡黄暗沉的脸没变,只是脖颈处的白腻瞬间变得粉红,轻轻的捏了姬天歌一下手,挺胸抬头如高贵的白天鹅,又如同母仪天下的王后,矜持的向众人颔首示意。

    众人看向仪态万千的玲珑,如同网络时代看向自我感觉良好的凤姐,

    “yue……”

    “噗……”

    ……

    来到邯郸,流氓地痞、魑魅魍魉根本不足顾虑,而最大的巨兽便是持国之重器的赵国王室。在这赵国立足,还要大展身手,赵国王室是迈不过的。

    姬旦虽然可恶,关起门来毕竟是一家人。周室流亡团队困在驿馆,不管不问,道尽了沧海桑田,世态炎凉。

    此时,姬天歌哪怕主动贴向赵室,完全是热脸贴上冷屁股,既如此,便只能造势。

    “天歌兄弟”,廉刀声如洪钟,人影旋风般靠近,“昨日之事,真的感谢你,我叔父非常满意,大大的表扬了我一番。”

    和廉刀同行的一少年,几个闪烁也来到姬天歌前,眼神中精光一闪,便又看望了别处。

    叮……

    自从昨日开始,系统开始活跃起来。想获得系统的力量,绝不能离开这尘世。

    常识级问题,就是大街上拉个人便能打听出来,所以免费。

    “这便是赵国未来的军界巨擘李牧?现在是如此年轻?只是,这货好像有点拽,肯定是嫉妒我,对我不感冒的样子?!”

    少年李牧身穿简单胡服,也背长弓,挎长剑。眼窝深陷、鹰钩鼻、马脸,一脸英气,如同一只随时凌空扑击的雄鹰。

    “李牧,我来给你介绍,这便是周室的少年英雄姬天歌!”廉刀热情的向双方介绍着。

    李牧或许对姬天歌一身拉风的打扮极为不爽,淡然道:“算不得英雄吧?!杀了几头狼,还算不错。”

    廉刀也有些尴尬,回去和廉颇稍微推敲便知,肯定是熊虎相争,天歌得利而已。

    “我就说嘛,哪有能独斗熊虎的少年,捡了个便宜而已!”

    一黑脸壮汉和同样膘肥体壮的女子也围拢过来,壮汉一脸轻蔑,“不过天歌公子的运气却是极好的,还得了一头变异黑虎崽。”

    叮……

    “哈哈哈,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是不是很羡慕?是不是很嫉妒?是不是还有一丝恨意?”

    姬天歌一脸小人得志模样。

    赵可儿倒有几分飒爽,看见嘚瑟的姬天歌,不禁十分鄙夷:“你便是要入赘我赵室,将嫁我之人?一年不见,完全都认不出了!我与乐天情投意合,至于入赘之事,就免了。”

    姬天歌正头痛这门丧权辱国的入赘亲事,立足赵国,必须先处理好此事。

    “哈哈哈,君子好成人之美。一看乐天就是少年英雄,所谓英雄配美女,既然你与赵可儿情投意合,我怎能棒打鸳鸯?”

    黑脸壮汉大喜。

    其叔父乐毅,父亲乐乘原本都是燕国将领,在赵国拜将却始终不得重用,如果乐天能与赵可儿联姻成功,或许能转变整个乐族在赵室的尴尬。

    叮……

    来自乐天的善意。

    “现在,我宣布,赵可儿,你被休了!”姬天歌一脸睥睨霸气,声浪滚滚。

    “我怎么感觉不对劲?”乐天挠着脑袋,一脸黑线。

    “你放屁!要休也只能我休你!”赵可儿勃然大怒。

    “好好好,都一样。我和这乐天兄弟一见如故,英雄惜英雄,求求你休了我!”作为现代穿越人,姬天歌浑不在意谁休谁,只要不是硬生生捆绑便好。

    乐天也一脸热切的看向赵可儿。

    赵可儿一怔,总感觉哪儿不对,一脸阴晴不定,“怎么感觉他并不想入赘?不对......分明是这个男人嫌弃老娘!”顿时怒火冲天,正欲回怼,看向乐天渴望的目光,似有不忍,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只有我爹爹出面才可!”

    ……

    “虽流亡赵国,却无视王权富贵,天歌公子有傲骨,还不错!”李牧见此颔首点头。

    “你给老子装什么呢?老子用你评价?”姬天歌暗骂,却一脸不谙世事的样子,“李牧公子背着大弓,你这是附庸风雅装名士?还是真的会射箭?”

    “啥?”李牧目瞪口呆,“尼玛,这本该是我问你的问题吧?!”

    “要不,咱们比试一下?”姬天歌一副愣头青模样,跃跃欲试。

    “你比不过李牧的,他是赵国少年武王,赵国十八岁以下的少年大比武第一名,修为都已经是武宗了!”一旁的廉颇大急。

    “其实,我也会射箭呢!要不,让我见识一下呢?”姬天歌表现出少年的天真和无知。

    “哈哈哈。我的弓箭,是用来杀敌的,不是争强好胜装逼用的。要比,可以,要有彩头!”

    “我有二百金……”

    “不行,要比,用你那头黑虎做彩头。”李牧打断姬天歌,热切的盯着黑妮。

    姬天歌面色一变,还未作答。

    李牧手指放进嘴里,“吡吡”,一声尖锐的哨声。

    “哒哒哒……”

    随着铿锵的马蹄声,一头通体雪白的高头骏马风驰电掣而来。

    廉颇一脸骇然道:“李牧,你疯了吧?要不要玩这么大?居然用雪龙驹做赌注?这可是你少年武王的奖品!”

    连一向心若磐石的姬天歌,都被惊得差点一个趔趄,“如此大礼,是收呢?还是收呢?”

    “天歌兄弟?要不要比?这雪龙驹日行一千,夜行八百,与你的变异黑虎,价值也应该不相上下。”李牧说着话,但狂热的眼中只有黑妮。

    ……

    玲珑抱紧黑妮,一脸紧张的看着姬天歌。黑妮似乎知道要把她当赌注,对着姬天歌龇牙咧嘴。

    姬天歌上前,环抱这玲珑和黑妮,如同一个父亲抱着妻儿般,声若蚊呐但异常坚定道:“这一战很重要,打败少年王,一战定乾坤!放心,我能赢!”

    “我相信你能赢!只是,将咱们的亲人当赌注,心头不舒服!”玲珑泫然欲泣。

    “女人,该理性的时候,不要感性!黑妮,和你娘好好看着,爹爹给你赢一头大马!”

    黑妮傲娇的转过头,直接钻进娘的怀里。

    如此清新脱俗的土味情话,让玲珑听得心尖颤颤,瞬间羞不可抑的别过头去。

    姬天歌这才转身一脸狂热的看向雪龙驹,像利欲熏心冲昏了头脑的少年,期期艾艾道:“你是说,我赢了,这雪龙驹就是我的了?”

    “是!第一局,先射靶。二百步开外,射核桃,如何?”

    “可!”

    核桃,个头小,质地坚硬,比射靶的难度高出几个段位。

    跟随的甲士立刻在旁边的集市买了一包核桃,二百步开外的土墙之上,各放置了五颗。

    少年王果真名不虚传,搭弓射箭行云流水,人弓合一。

    一手快速的捞住箭囊抽箭,一推上弦,一拉满月,一撒放,便有一种残留不绝的余韵。

    “唰唰唰唰唰”,五箭先后而至,“咔咔咔咔咔”箭无虚发,五颗核桃先后粉碎,残骸飞溅。

    “李牧公子,彩!”

    众人掌声雷动。

    轮到姬天歌,却没有李牧那般行云流水般的潇洒,动作似乎有些僵硬。

    搭弓上弦,甚至还瞄了瞄……

    这让众人看的是紧张至极,毕竟,这可是千金,甚至无价的赌局。

    第一箭终于“嗖”的一声,“啪”,核桃粉碎。

    看的人都快出汗了,命中目标,连李牧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毕竟,赢的太轻松,有胜之不武之嫌。

    第二箭,堪堪射碎。

    如同熟悉了弓箭般,又连射三箭,全部击碎目标。

    从射靶结果看,与李牧不分上下。

    “天歌公子,彩!”

    再一次人声鼎沸。

    “这一局平局。下一局天歌兄弟说咋赌?”李牧的态度好了许多。

    姬天歌略微思忖后道:“弓箭是杀人技,不该炫技,这点我也是认同的,战场上的敌人不会站着不动让你射。

    第二局由廉刀兄弟向空中扔核桃。第一次,一颗,第二次,两颗;第三次,扔三颗,看谁击碎的多,可好?”

    李牧眼神一亮,“好!仅凭天歌兄弟说的如此磊落比法,哪怕你败了,也有资格做我李牧的兄弟!”

    “%¥#&%”姬天歌一脸黑线。

    “准备好,开始!”廉刀大吼一声,一颗核桃抛在空中。还未等李牧开始射箭,第二轮、第三轮继续向高空投射,但大体都在一个方向。

    只见,李牧快速奔跑跳跃,搭弓射箭,跳跃式、奔射式,行云流水,潇洒俊逸。

    “啪啪啪啪啪”

    五颗核桃粉碎,第六颗虽然射中,但仅仅是擦边。

    李牧满意的看着结果,但还是有一丝遗憾。

    “李牧,六枚全中,五枚击碎!”廉刀大声报着成绩。

    “彩……”

    “李牧公子少年王……”

    “我爱李牧公子……”

    “我要给李牧生孩子……”

    掌声呐喊直冲云霄。

    这个难度,比第一轮大了一倍不止。

    ……

    “天歌兄弟准备好了吗?开始!”

    同样的抛射再次上演。

    此轮的天歌气质大变,人弓圆润,人箭合一,取箭、搭弓、拉弦,带着一种奇特的韵律,仿佛浑然天成,六箭先后射击,时间的把握如刻刀般精确,妙到毫巅。

    在快速魅影般跳动时,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啪啪啪啪啪啪”

    随着六声碎响,漫天飞舞的核桃花在几人头上漫天洒落。

    意味着,空中的核桃,原本位置已发散,而且在远方,击碎落下却都在众人上空。

    这已不是简单的击碎那么简单。

    ……

    廉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不忍的看了李牧一眼,高声吼道:

    “姬天歌,六枚全中,六枚击碎!……姬天歌胜。”

    “彩!”

    天歌公子威武……

    天歌公子战神……

    嫁人当嫁姬天歌……

    再一次掌声雷动,嘶吼震天。

    只有玲珑和黑妮哀怨的白了姬天歌一眼。

    李牧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姬天歌射击的动作、身形……喃喃道:“这才是人箭合一!”

    “李牧公子,姬天歌赢,你可以异议?”

    “没有异议!大丈夫赢得起便输得起,天歌公子横空出世,如同一支红杏,硬生生的长出墙头,崭露头角,这赵国,必然有兄弟一片天空。”

    “汗……崭露头角,横空出世,倒还贴切,这一枝红杏出墙来,是几个意思?”

    “哈哈哈,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天歌兄弟的箭术,李牧佩服,不过,我还会赢回来的!”李牧双眼晶亮,仿佛燃起了熊熊的战意。

    “这样,我再给李牧公子一个机会,我们模拟无限趋近战场。骑马,射天上的飞鸟,可好?”

    其实,姬天歌并无骑马射击的经验,但相信在巨压之下,这第三重漂移射击可以突破。

    李牧深深的看了姬天歌一眼:“不必了。即便此次输了,我也感谢你!

    我的箭,是追着猎物;你的箭是锁定了猎物,或者等着猎物往箭上撞,层次上,我已经输了。

    但,如果说,我下次挑战,你可别怯战就是!”

    叮……

    来自李牧的善意。

    这才是最高境界呀,赢了别人的宝马,还获得好感。

    赵国这颗军神,正在冉冉升起。

    “天不生我姬天歌,漫漫邯郸如长夜。”姬天歌仰望天空,一脸高手萧索寂寞。

    只见走向雪龙的李牧差点一个趔趄。

    抱着马脖子呢喃细语的说着些什么,然后将马牵过来,带着极大的不舍和幽怨,亲自把马缰绳递到姬天歌手上,如同亲手将自己的小娘子推到别人怀里。

    “李牧公子,大可不必如此!”姬天歌心有不忍,真诚客气道。

    “大丈夫顶天立地,说话言而有信!雪龙桀骜不驯,我却无法帮你将雪龙驯服,还是要靠你!”李牧眼神中隐藏着戏虐的笑意。

    ……

    姬天歌凝神异瞳,分解着雪龙的筋骨血肉,凝神半晌,便抚摸着马头低语交流一番,与其说交流,不如说是用笼罩的灵气贿赂雪龙。

    几个呼吸后,雪龙打个响鼻,亲昵的在姬天歌手上蹭了蹭。

    在李牧惊讶的目光下,姬天歌飞身上马,一声高亢的马嘶,雪龙全身舒展,马尾飞扬,腾空狂奔。

    姬天歌迅速适应着雪龙的节奏,让人与马处于一种协调,这让也会让马处于最舒适的状态。

    这便是修炼易筋经以及游龙魅影步带来的好处,人形本来极其协调,加上对马肌肉骨骼的了解,姬天歌骑得平稳,而马儿也处于最省力,最舒展的状态。

    随着雪龙的腾飞,耳边是烈烈的风声,身下的雪龙和自己好像有一种结合的趋势。自己在马上起伏,运力,好像可以借到下身马的势一般。

    “原来如此!”姬天歌突然明白了骑术的要点,那就是“人借马力”,大将冲杀战场,在纵马之间,完全可以把马的势借到,使得人马之力合一,从而杀伤力大增。

    明白了这一点,并且渐渐熟悉身下马的力量,姬天歌忍不住长啸一声,长剑出鞘,精光闪耀,马奔腾,剑出鞘!

    姬天歌瞄准了路面一颗人腿粗的树木。

    双腿夹紧马腹高速冲击,单手握剑。借马奔腾起来的冲击力加上自身扭腰的挥势,全部运势凝聚于握剑的手上。

    “噗”的一声

    寒光闪过,马狂奔,剑入鞘。

    “哗啦”

    树木倒下,留下一个平滑的切面。

    单凭姬天歌自身的力量,远远做不到,甚至有可能将长剑折损。

    而,人借狂奔马势,加持自身力量,达到不可思议的结果。

    “彩!”

    策马回旋,来到玲珑身旁,伸出手,

    “女人,上来!”

    玲珑心中的不快烟消云散,笑靥如花。

    单手抱着黑妮,借姬天歌的拉力,一个蝴蝶翩跹,轻盈上马,再一次策马狂奔。

    姬天歌的吼声飘荡过来:

    “李牧公子,多谢赠马,先行别过!”

    李牧眼里迸射着莫名意味,有欣赏,有羡慕,甚至也有嫉妒。

    自己用了许久,甚至夜间都睡在雪龙身旁,才被雪龙渐渐接受,凭什么,这才片刻……就变心了?

    廉刀看的瞠目结舌,半晌后,喃喃道:“李牧公子,你说这姬天歌之前笨拙作为,是不是装的?”

    “无论是弓箭技,还是驭马术,如果他之前没有练过,我是不信的。”李牧出神的看着留下一串尘烟的姬天歌,喃喃道,“他虽然赢得光明磊落,但我总感觉,被他坑了!”

    ……

    赵可儿见到姬天歌神乎其技的箭术,甚至无师自通的马术,眼神多了一种神采。

    乐天虽然憨,但男人的直觉还是有的,赶紧离开才是正经:“娘子,时辰不早了,我们走吧!”

    赵可儿白了乐天一眼:“我们又未成婚,谁是你娘子?”

    乐天脸色大变:“我们都那样了,你还想嫁别人?”

    赵可儿脸一红:“我不是那个意思。想娶我,让你们乐家说媒下聘礼,要快!”

    “为啥?你有了?”

    “放屁!老娘真后悔被你骗了身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