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18章 高风亮节信陵君

时间:2021-12-30作者:六度禅修

    顷刻之间,所有列国使臣及闲杂人员都被隔离。

    姬天歌等人被赵军和信陵君门客里三层、外三层围在中间。

    此时,隐匿于人群的廉刀、李牧才松了口气。

    在姬天歌神采飞扬展示重宝之时,二人也是目瞪口呆,敏锐的意识到,孩童携宝招摇过市,有可能遭来杀身之祸。

    而易容的王景、慕容铮全程见证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神迹,尚未从震惊中走出,看向平原君与信陵君将姬天歌围在中央,表情极其复杂。

    ......

    “贤弟呀!你是无知呢?还就是个憨货?”信陵君手抚额头,尽管是责怪,眼中又透着一丝发自肺腑的欣赏,“知不知道,你这真正的是划时代重器!这里多国使臣汇集,得不到你将如何?”

    不知不觉中,这信陵君对姬天歌的称呼极其自然的改为了贤弟,甚至毫无违和之感。

    “大哥,我这不是想证明我的价值嘛?!”姬天歌一脸腼腆,似乎瞬间醒悟,霍然脸色一变,“大哥是说,得不到我的列国,便会毁了我?甚至有生命危险?”

    “天歌公子乃我赵国驸马,无需向任何人证明价值。

    有我赵胜在,整个赵国无人敢害你。这里龙蛇混杂,不够安全,快与我赵胜回宫!”

    须发皆白的平原君赵胜听到眼线禀告,敏锐的意识到这姬天歌潜力无穷,甚至随时会遭到杀身之祸,不再端着,电射赶来。

    “你个老货怎么来了?晾了我贤弟数日,今日是不是睡昏头了?”信陵君毫不客气的对姐夫兼老友讥讽道。

    整个战国七雄的关系犬牙交错,特别是王亲贵胄通婚同盟,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绕了一圈,基本上都有千丝万缕的亲戚关系!

    “咳咳,无忌也在呀!”平原君像刚看到信陵君似的,摆出一副长辈样,“你就是这样给姐夫说话的?你与我赵国驸马既已相识,以后多多照拂。你先自便,我奉王命接驸马回宫!”

    信陵君愕然看向平原君:“尼玛,合着,没我啥事了?”

    “呔!”朱亥大吼一声,取出四十余斤重的铁锥,将姬天歌护在身后,“赵室背信弃义,现在要强行掳回,暗害我兄弟?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血溅五步?”

    “朱亥,你就是个夯货!天歌是我赵室驸马,怎会暗害?”平原君差点喷出一口老血,声浪滚滚道,“我赵胜对列国发誓,对天歌公子绝无加害之心!”

    “桀桀,都知道你们赵室狗眼看人低,背信弃义。”朱亥虽客居赵国却浑然不惧,热切的看着姬天歌,“天歌公子,你现在就是魏国驸马了。魏国的公主任你选,只要不怕精尽人亡,想要几个选几个!”

    随即一脸戒备的环顾四周,表情如影帝般,瞬间变得杀气腾腾,满脸凶悍:“天歌跟在我后面,我拼死也给你杀出一条血路。谁敢阻拦,就是与我大魏为敌,视同发起战争!”

    这朱亥与信陵君相当默契,信陵君不便的言行,朱亥装出一副浑人,肆无忌惮。

    信陵君魏无忌在赵国的地位超然,不仅窃符救赵,是赵国的恩人,也是平原君赵胜的小舅子,更是当今魏王的兄弟,魏无忌只是怕挨兄长毒打不敢回魏国。

    然,他是真正的王亲贵胄。

    ……

    “呔!朱亥,你莫要胡搅蛮缠!”平原君身旁一毛脸书生挺身而上,一副大气凛然,舍生取义姿态,“天歌公子乃我赵国驸马,你居心叵测,先从我毛遂尸体上踏过!”

    向来都是兵对兵,将对将,平原君第一谋士毛遂挺身而出。

    姬天歌心头也是一万头羊驼滚滚呼啸而过。

    这个时代,真的出了很多不怕死的愣头青。

    如果真的舍生取义了,绝不止沽名钓誉,其侠义精神会被广泛传唱,其家人也会得到各方的照拂。

    “信陵君,你看看,何至于闹到兄弟反目,打打杀杀?”平原君哆嗦的指着剑拔弩张的众人,“我们去王宫坐下来谈,不要让他国看了我们兄弟的笑话!”

    信陵君思忖片刻,这样僵持着的确不是办法:“走,我们到王宫谈。我也想看看,你们到底将如何对待我贤弟!”

    ……

    一干人等浩浩荡荡进入邯郸王城。

    赵王丹随时听取驿馆的动向,随着一波波眼线的汇报,一个个堪称国之重器的推出,持续颠覆赵王丹的认知。

    没想到几日之间,形势斗转急变,这周室流亡之人居然炙手可热,本来可奇货独享,没想到信陵君横插一杠,还不能和信陵君撕破脸。更为恼火的是,这个脑残少年居然当着列国展示重器。

    在巨大的狂喜和沉重的忧虑间,来来回回踱来踱去。

    “王叔,再晾一晾?还要让我端着,再端?黄花菜都凉了。”如同皮球般来回滚来滚去的赵王丹,时不时狂喷站立在身旁狼狈不堪的平阳君赵豹。

    “谁知道,这姬天歌居然有如此重器?他和他那不成器的族兄还真不一样!”赵豹也自知理亏,嗫嚅道。

    老远看见被平原君、信陵君夹在中间器宇不凡的少年,赵室众人都是眼神一亮,精神一震,赵丹也长舒一口气,不顾王室礼仪,像一个皮球似的快速滚上前,直接握住姬天歌的手,亲热道:“妹婿呀,前几日哥哥我偶感风寒,怠慢了,勿怪,勿怪!”

    “流亡周室后裔姬天歌拜见大王。”姬天歌抽出手郑重行礼,“大王,妹婿不敢当。此行我是想解除与赵可儿的婚姻。”

    赵丹一愣,面部一抽,瞬间热情道,“走,坐下来慢慢谈!”

    众人落座后,信陵君起身朗声道:“大王,外臣魏无忌恭喜大王喜得嘉婿。

    好事成双,我贤弟姬天歌年岁正好,干脆两桩婚事一起操办,喜上加喜。”

    “这才是高风亮节识大体的信陵君呀!”

    赵室之人唯恐信陵君横插一刀,见信陵君如此姿态,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满意颔首。

    去见信陵君继续侃侃而谈:

    “我这就安排八百里加急,送魏国适龄的公主来赵国与我天歌贤弟成亲,成婚后,我贤弟直接回魏国,我在魏国的封地作为聘礼,尽数赠与贤弟!”

    王赵丹笑容顷刻凝固,满脸黑线。

    “嘶…”平原君倒吸一口冷气,撮着牙花子冷哼声道,“魏无忌,我记得你今日才第一次与我赵国驸马姬天歌见面吧,怎么就成了你的贤弟呢?”

    “呵呵,赵胜,众所周知,我有一双天下名器鱼肠双刃,你也曾觊觎过”,信陵君笑容满面,如沐春风,“雌雄双刃一旦分开,不是夫妻,便是兄弟!

    而天歌兄弟将其中一刃收入怀中,视若珍宝,不是我贤弟,是甚?”

    之所以号称战国四公子,除了能力超强,共同的特点都是读书人,君子相交,礼仪是少不了的。称呼上极少直呼其名,今日的交锋却明枪暗棒,丝毫不谦让。

    姬天歌也是一愣,之前只为做手术并未仔细观摩,下意识取出这鱼肠刃,这一看,寒光四射、锋利无比,果真极不一般,“难道这也是跨时代铬盐氧技术?”

    “呵呵,信陵君,就算天歌是你贤弟,也可以是我妹婿,这没有任何冲突!周室后裔来赵国,就是为了联姻,信陵君堪称天下名士,可不要胡搅蛮缠!”

    赵丹圆满平皮笑肉不笑,但眼中却偶尔闪烁着精光。

    “呔!”朱亥大喝一声,作为信陵君的第一门客兼贴身护卫,根本无所顾忌,“你们将落难的姬天歌视若敝履之时,我就认下了天歌兄弟。”

    赵室不要仗着人多势众,欺人太甚!有本事你就把我们都屠了,否则,不说信陵君,连我都不答应。”

    “你个浑人,不要耍无赖,我赵室对你们礼遇有加,缘何污我大赵清誉。为了证明我赵室的清白,我愿自刎明志。然,我是被你大魏逼死的!”毛遂主动护主,动辄便是舍生取义,以死相逼!

    “尼玛,这个时代的人,都是愣头青吗?以死明志、名节的人,真的大有人在。”

    ……

    漩涡中心的姬天歌看着事态的发展,慌忙起身带着一丝羞愤道:

    “大王明鉴。今日上午,我在邯郸大街便遇见赵可儿与乐天,情投意合,你侬我侬,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天歌愿成人之美,请大王取消天歌与赵可儿的婚约,玉成一对佳人!”

    赵王丹一脸尴尬,恼怒暗骂道:“这两个贱人,也不知避着点。尼玛这是被逮个正着呀?!”

    ……

    正在尴尬间,却见信陵君一门客叫出朱亥耳语几句,众人可以看的出朱亥表情努力抽搐,收敛着因狂喜即将炸裂面皮,装作若无其事,却给信陵君低语了几声。

    却见信陵君眼睛一亮,朗声道:“姬天歌来自周室,源于极为正统的礼学,怎可接受已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女子?

    赵国近年战乱不止,人口锐减,鼓励生养,加之胡风开放,胡汉通婚,导致整个赵国传统儒风几乎崩溃。

    然,魏国女子恪守大周礼仪,冰清玉洁的女子大有人在。再说,赵魏一家,成为魏国女婿和赵国女婿本质是一样的!”

    赵王丹顿时像吃了个苍蝇般恶心,却又不便反驳,心中狂吼:“亲兄弟还明算账呢!还尼玛本质,能一样吗?”

    却见平原君起身指着信陵君的鼻子,倚老卖老:“内弟,休要胡说八道。即便赵可儿已有心仪之人,我赵室养在深闺的公主多的是。天歌来赵国的本质是联姻,并非指定某人。换一位公主便是。”

    而此时,荆棘鸟刺探,也对赵王丹耳语几句,赵王丹赫然一惊。

    玲珑声若蚊蝇对姬天歌仅说了三个字:“结疤了!”

    姬天歌也是一愣,神农百草经名不虚传,所有百草的特性皆取自于当下,上午治疗的深可见骨创伤,已经结疤了。

    水是流动的。依然刻舟求剑般,用古代的配方,配当下的药草,难怪疗效会打折扣。

    ……

    “王叔说的对,换一位便是。既然是联姻,我们更不会乱点鸳鸯谱。环肥燕瘦,任妹婿选。”赵王丹大喜道。

    “大王明鉴!我还小,过早男女之事,会伤了身子。而且,天歌正在修武,不宜破了元阳之身,不宜成婚。”姬天歌却一脸腼腆,忽的眼神一亮,

    “倒是有个折中的法子,族兄姬旦,正统王室血脉,代我入赘赵室,可好?

    哦,对了,他喜欢膘肥体壮武艺高强的女子。”

    周室流亡十余人还真不能不管不问,否则,在这样一个动辄“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的年代,会背负莫须有的骂名,说不得要掉很多信仰点。

    “咳咳……你族兄的事,再议!”赵王丹一脸干笑,暗骂道,“这真是个混不吝,我是看中的你,要你族兄作甚?”

    平原君却捋着长须道:“我倒有个两全其美的法子。王上的公主年方十二……”

    “噗……”,姬天歌一口茶水喷出,暗骂道,“老子可没有这样的嗜好!”

    “咳咳……”平原君干咳一声,继续道,“赵倩儿灵动烂漫,可许配给天歌做正室。

    然,待她学艺归来,四年之后恰好年满十六,方可与天歌独立开府。”

    “还是王叔老谋深算呀!这一下,天歌成了我女婿,还不是由非打即骂,拿捏的死死的?这可是名正言顺的驸马,总不能没任何表示吧?至于四年后的事……谁说得清呢?”

    赵王丹思忖片刻,随即笑逐颜开,“可!贤婿呀,这也成全了你修武的愿望。听说,你有张虎皮,送与外父,就当聘礼了,你也不算赘婿。”

    赵王丹话说着,左右看着自己的王座,越发的觉得就是少一张虎皮!

    “合着,我非要成为赵国的女婿?哪怕是名义上的?”姬天歌面色有些难看。

    “打开天窗说亮话。成为一家人,赵室才能给你最大的便利和保护,而你也可在我大赵大展拳脚。”

    “既如此,我便八百里加急,将魏室正值豆蔻之年的公主魏灵莺接来赵国,二女同嫁,不分大小,婚仪之后,天歌便与魏莺返回魏国回门,三年后与公主独立开府。”

    姬天歌听得脸色极为难看,人家苏秦是六国拜相,难道我这要六国拜婿?倒是玲珑却隐晦的递出一个眼神,姬天歌这才做出一切由你们安排的样子。

    “嘶……”平原君倒吸一口冷气,一脸嫌弃道,“咋哪都有你?赵倩儿与魏灵莺二女同嫁,倒也不是不行,但是回门的事,可以放一放!”

    “哈哈哈哈!”信陵君一声大笑,“回门是祖制,怎可坏了规矩?”

    “大的方向已定下,细节稍后再议,我们开宴,为我爱婿接风。”

    姬天歌一脸黑线,“尼玛,这白字八字居然比年轻的赵王丹矮了一辈。”

    信陵君、护卫朱亥、姬天歌、平原君在左侧,对面是廉颇、乐毅、虞卿、毛遂坐右侧,赵王丹居中。

    众人先是热烈的东拉西扯一些时局。

    平原君问道:“大周崇尚儒道之风,而我赵国却推行胡服骑射,天歌如何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