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19章 游走于巨兽之隙

时间:2021-12-31作者:六度禅修

    当下七雄狼烟四起,如同犬牙交错,相互牵制,牵一发动全身,动辄便是大混战。对于乱世之中推行胡服骑射,天歌是极为推崇的。

    “盛世崇文,乱世崇武。”

    “盛世崇文,乱世崇武”,仅开场便吸引了大殿之人,细细品味。简单直白,却又直至本真。

    “军纪,你们更精通。我再向大王献上十五字作为军魂。”

    廉颇急切道:“哪十五个字?”

    “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士卒皆手足!”

    “彩!……”

    “上战场是野兽,下战场是儒生!对待士卒如同自己的手足!”

    “彩!……”

    “乱世,需要一批知礼节、明事理、令行禁止的野兽士卒。”

    “彩!……”

    “乱世,生产、治军两不误,放下刀戈是农人,提起刀斧是士卒,全民皆兵。”

    “彩!……”

    “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彩!……”

    叮叮叮

    这些都是战国巨擘式人物,收获信仰点蹭蹭蹭的上扬。

    (ps:唉!六度的追读量如同这信仰点每日蹭蹭蹭上涨,该多好!)

    赵室之人听得几近癫狂,只有信陵君如同便秘般难以言表。

    手指压着天眼穴,肠子都悔青了,“这个憨瓜,是小白兔给群狼献歌载舞呀……早知道,直接拼死绑走!”

    “天歌公子,立意高远。这‘野蛮其体魄,文明其精神,’将作为我军治军军魂。老夫敬你一爵。”

    赵国名将廉颇,激动的端起酒爵豪饮,话锋却一转,笑眯眯道,“我有一孙女廉淼淼,水灵美丽,老夫许配于你,不求大妇之位,在身边侍候便好!”

    “还淼淼,你那孙女没有缸高,却比缸粗,不符合周室之人审美,”内相虞卿一脸鄙夷的看向廉颇,转头一脸热切道,“我的孙女虞美人,可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倾国倾城,水灵可人,老夫做主,许配于你!”

    “哎哎哎,扯远了。天歌已是赵魏两国驸马。天歌年少,纵情声色犬马,会伤了根基。”平原君倚老卖老道,“天歌颇有见地,以后是想从军?或是内治?亦或从商?或是其他志向?

    只要不过分,赵室皆可满足!”

    “王上,天歌对军、政、商皆无兴趣。

    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天歌只想做一个‘不想做什么,便不做什么!’的潇洒之人。

    然,在这乱世,能做到‘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便好。

    没有力量之时,便大隐隐于市,约束好自己;

    有一些力量,比如,天歌杀毒神液,只救人,却不害人。

    然,树欲静风不止。

    我不惹事,不代表事不惹我,善良没有锋芒,便会横遭无妄之灾。

    我需要强大的修为,不求欺人,但求自保。”

    ……

    空气,凝固般沉寂。

    众人都在反复咀嚼回味。

    “不想做什么,便不做什么!孤也做不到呀!”

    “无欲无求,兼济天下,修为无边……”

    “天歌,你想要的,我大概明白了……好像是圣人,也好像不是。”

    “你他娘的……我明白了,骚年,这是想成神呀……”

    “哈哈哈哈!”姬天歌纵意放声大笑。

    尽管没有“彩”

    叮叮叮不绝于耳。

    这群人地位尊崇,气运很强呀。

    ……

    “梦想,总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玲珑,给各位大人上天歌琼浆庆贺一番!”

    与天歌合坐一个案几的玲珑取出一坛酒,给在座斟上,馥郁的酒香顷刻香满大殿。

    “这,便是如同胡女般热烈的琼浆?”信陵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仅凭如此馥郁程度,果真名不虚传!”

    “各位大人小口品,品酒如人生,可品出人生百态、各种滋味!”

    “天歌就是穷讲究,光闻这酒味,就吊足了老夫酒虫,我就一口吞了!”廉颇大刺刺说罢,端起酒爵,进入鲸吞牛饮般,一饮而尽。

    却见双眼立刻如铜铃,脸色顷刻红润的发紫,两三个呼吸后,张开大嘴,长长的吐了一口酒气。

    “直娘贼,真够烈的。我是个粗人,说不出道道。

    在嘴里香辣同时如同馥郁的甘泉,落入喉咙如同铁砂刮了一道,掉到肚子里,像扔进了一块红碳,直接逼向五脏六腑,吐出口酒味,又甘又香。直白说,真他娘的好喝!”

    廉颇说罢,又看向玲珑,“姑娘,再来一爵?”

    “大人,我们这是样酒,做的很少,没有啦!”玲珑脆生生道。

    廉颇左看右看,直接来到乐毅案几前道:“乐毅大哥年事已高,此酒过烈,你的身子扛不住,便由我代劳了!”

    乐毅早有准备,倏地抓过酒爵,头也不抬,眼睛一翻,“想都别想!”

    “哈哈哈哈,谁让你如同牛嚼牡丹,是不是未细品出味道?”众人开心至极。

    玲珑端起姬天歌的酒爵,递给廉颇:“大人这回要细品!”

    ……

    “听说天歌要开发琼浆、玉液、飞仙,三款系列美酒,能否透露一下区别呢?”

    “我就不卖关子了。先说一个形象的参照,假设沸水为百分,将之分成一百个刻度,随着温度的降低,会逐步降低至九十、八十……

    同样,白酒也有刻度。无论是赵酒、秦国的凤酒、亦或大梁酒,刻度都在42以下。

    琼浆,将提纯至52,这是一个口感最佳点;

    玉液,将提纯至60,将更加浓烈馥郁,但却更容易醉;

    飞仙,是用提纯至60以上,加入各种天材地宝浸泡的药酒。

    各种灵参、首乌等珍贵药材、或者虎鞭、熊胆、豹胎等奇珍异宝,直接服用,效用大致发挥五成,但很多顽疾必须达到六、七成,方才有效。

    如同,水没有沸腾,哪怕少一个刻度,也能不称为开水。

    而将奇珍异宝放入60的白酒浸泡,才能将奇珍异宝的能量几乎全部激发出来,之所以命名飞仙,是专为武者使用,促进武者提高修为,早日飞仙。

    琼浆、玉液,必须用陈酒提纯,越陈的酒,越醇厚,口感越好!

    ......

    还有,60的白酒,可杀死十之七八的创伤毒虫,而天歌神液,是提纯至75,这个刻度是一个消灭所有毒虫的临界值。

    只是,天歌神液,不需要陈酒,更无需口感,新酿即可!”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这个时代还没有温度、酒精度的说法,更没有测量手段,姬天歌用直白的方式,深入浅出的说清楚了三种酒,包含酒精的原理。

    众人也恍然大悟。

    赵王丹好奇道:“天歌是如何知晓这些秘方?”

    姬天歌一脸傲然,鼻孔朝天:“大周八百年传承,底蕴之深厚,岂是尔等能想象的?”

    众人见姬天歌嘚瑟的表情,相对无奈一笑,并不以为忤,甚至欣赏这种少年活力以及该有的装逼。

    “这天歌神液可否量产?”廉颇是武将,当然最关心于此。

    “可!但颇有耗费。”

    “如何提纯呢?”毛遂突兀道。

    众人屏主呼吸,一脸热切看向姬天歌。

    这,才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的问题。只是碍于身份,不方便张口。

    姬天歌像看白痴一样,斜蔑了毛遂一眼,并非解释。

    尽管,赵、魏看似释放出了极大的善意,但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付出,甚至连所谓驸马,都是名义上的。

    而姬天歌尽管表现出人畜无害,但凭酒精、以及创伤贴,极有可能改变战局。

    然,卿本无罪,怀璧其罪。

    看似左右逢源,实则游走于巨兽之隙,实则如小白兔对两头大灰狼献舞,稍有不慎,随时吞的渣子都不剩。

    幽幽的喝了一桷醪糟酒,这才清清嗓子道:

    “无论是精盐、还是这神液、亦或创伤贴,都有普世价值,甚至大济苍生。天歌既然展示了,就不会雪藏,我有初步的操作想法,不仅多方共赢,更重要的是能量产。”

    “天歌贤婿,快快道来?”

    众人精神一振,赵丹更是双眼发光,急不可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