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1章 举重若轻破危局

时间:2022-01-03作者:六度禅修

    今日的邯郸酒肆异常热闹,只是透着一种诡异,人人一脸神秘,低语交流,防贼似的,欲说还休。

    人的猎奇心是无限的,欲盖弥彰、欲拒还迎的交流却让各种消息裂变式传播。

    胡坊猗顿商铺。

    王景父女和慕容铮父女四人端坐,案几上放置着一张带着血渍的药膏,这是他们花了十个金币,从信陵君门客,也就是被姬天歌在驿馆救治的儒生处买来。

    四人对望,满脸遗憾和凝重,还有一丝丝不忍和痛心。

    “如果说精盐仅仅是‘从有到好’,而这个杀毒液和创伤贴完全是无中生有,石破天惊。”

    “没想到,杀毒液加创伤贴,真是不可思议。上午医治,下午便结疤了,堪称神物。”

    “这幅创伤贴,我专门找大医师研究过,都是寻常的草药。仅仅是创伤贴,断不会有此等疗效!”

    “结合天歌所说伤口毒虫原理,是草药在治疗,毒虫又在破坏,只有治疗效果高于毒虫的破坏,才会医好,如果破坏的速度高于治疗,那么就算治疗也会恶化。

    而有了杀毒液,相当于没有破坏,只有治疗,重新长出新肌速度快了许多倍。”

    “这孩子还是太年轻,完全不知轻重,可惜了!”

    ”卿本无罪,怀璧其罪。他毫无根基,居然敢在驿馆开坛公演,尚不知划时代利器,也会伤自伤身呀!”

    “重器一出,天歌如同游走于饥饿的豺狼虎豹之间,稍有不慎,便会吞的渣都不剩!”

    慕容铮嗔怪道:“语嫣,不是叔叔我说你,你明知他就是个愣头青,要公开展演,为何不拦着他?”

    “我怎能说服他?只当他爱出风头而已,又岂知他这次展示的是真正的重器。”语嫣嘟着嘴,一脸委屈道。

    慕容婉儿不失时机冷嘲热讽:“语嫣性子清冷,眼高于顶,目光都在王公贵族身上,哪会在意一个小小的没落流亡之人?”

    王语嫣面色一恼,正欲反驳……

    婉儿却得势不饶人,直接爆粗口:

    “在婉儿眼里,你眼中的哪些所谓王孙公子,算个屁!

    他们整日里就知道机关算尽,杀戮不断。

    而天歌公子推出的这杀毒液和创伤贴,可以挽救多少性命?百万,还是千万?可以传承千年?万年?

    悬壶济世、大济苍生,

    天歌公子根本不是人,

    他是……神。

    如果,神陨落了,

    你,王语嫣就是帮凶!”

    王语嫣身形一晃,如同电击,泫然欲泣……

    “哎哎哎,过了。你们怎么针对起我女儿了?又不是她害的。我们应该想,如何解决六国逼迫赵国?!”王景也是一脸难看。

    “如果,这次天歌能侥幸逃出此劫,我便带他遁入草原深处。他将是我们草原的腾格里,草原人会将他当神供起来,他将属于整个草原。”慕容婉儿喃喃自语般轻声道。

    “你才见他一次,就春心萌动了?”语嫣愕然,随即弯酸道。

    “俗,俗不可耐。”

    慕容婉儿斜蔑王语嫣一眼,一脸鄙夷和嫌弃,随之眼中充满了向往的神采,

    “他是腾格里,我愿意做神的仆人。

    此,和情无关。”

    “你想多了。即便到了草原,除非他就做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凡人。否则,必将是草原巨兽绞杀的目标。”王语嫣冷声道。

    ……

    叮……

    来自慕容婉儿的信仰之力。

    深处赵室宫廷的姬天歌赫然一惊,当初玲珑的爱意才100点,而慕容婉儿居然也是100点?

    不会吧,难道我魅力无边?

    等等……

    信仰之力?她以为我是神?

    信仰之力霸道如斯?

    ……

    树欲静而风不止。

    我过不好,大家谁都别想过好!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战国时代。

    杀毒神液和创伤贴惊人的治疗外伤效果已然疯传。

    谁都知道,兵祸年间,降低伤兵死亡率,意味着什么。

    对于七国而言,横空出世的姬天歌,瞬间将会把原本处于胶着状态的平衡再一次打破。

    要么共享,形成新的平衡;

    要么毁掉,谁也别想得到,维系现有的平衡。

    顷刻之间,赵室卷入漩涡风暴中心,暴风眼,便是姬天歌。

    ……

    创伤贴的灵感,源于创可贴,使用携带极为方便。

    创伤贴内其中一位中药叫麦蓝子,而此药草在后世的唐代还有一个名字,叫王不留行。

    隋朝末年,太行山下李世民与杨广进行着一场残酷的决战,由于势均力敌,双方伤亡惨重,双方兵力多少,成了战争胜负的关键。如何让伤员尽快康复重返战场?李世民苦思对策,一筹莫展。

    正在此时,一个名叫吴行的农夫挑一捆野草求见,称这野草对治疗刀枪伤有特效,李世民将信将疑。

    吴行取下野草的种子,研碎后撒在一个伤兵的口上,一个时辰后,士兵的伤痛大减。李世民大喜,忙命士兵到田野采草药如法炮制,三日后,伤兵大都得以康复,唐军军威大振。

    然而,让吴行没有想到的是,在献出草药救了伤兵性命的同时,自己却因此而丢掉了性命。因为李世民不想让敌军得到这个验方,故下令封锁消息,并悄悄将吴行杀害。

    当李世民大败隋军并最终登上王位时,也给这种野草留下一个渗透着吴行鲜血的名字-王不留行,意味王者不能留下吴行。

    如果姬天歌将此重器单单交于赵室,吴行的悲剧即将上演,只有两个结果:

    仁义一些,被圈养;

    歹毒一些,被杀害。

    ……

    眼下,识海之秘,仅进入门槛;

    修行之秘,连自己都不知在何程度?是否正确?

    而这个谜一样的春秋,背后隐藏了什么?

    这都对姬天歌产生着致命诱惑。

    只有大济苍生,大规模救人于性命,免除于伤痛,才能获得海量的信仰点。

    时下,囿于工业技术限制,哪怕是手工业作坊,也可将精盐、酒精、或是创伤贴规模化量产。

    然,想规模化量产,大面积普及,都避不过拥有国之重器的王室。

    快速得到信仰点需要,逼迫着姬天歌兵走险招,剑走偏锋。

    之所以在驿馆大张旗鼓的展演,并拉信陵君入伙,看似危险万分,实则还有转圜空间。

    ……

    六国分赵!

    军士的汇报,让大殿的空气瞬间凝重。

    “鸟!欺人太甚,开战,谁跳的高,老子先干了谁!”廉颇性烈如火,率先暴雷。

    平原君却平静的看向信陵君,冷声道:“魏国的意思呢?”

    “天歌是我贤弟,也是我大魏女婿,大丈夫顶天立地,岂能出尔反尔,首鼠两端?”

    信陵君也是血性之人,同时更是利益的既得者,看向朱亥,“把魏国使臣叫来!”

    赵王丹松了一口气,却依然不安。

    “大王勿虑,破解合纵,便是连横。天歌贤婿呈现的诸多神物,乃我大赵崛起的契机,断不会与战国六雄全部共享。”

    平原君历经大风大浪,甚至灭国危机,丝毫不慌乱,说完看向姬天歌,“当下困局,如何破之?”

    当下之情形,早在预料之中。

    姬天歌声音低沉略带悲怆,却从容不迫:

    “天歌尽管少年意气,并非不懂权变,也不是不懂良禽折木而栖。

    当今秦国最强,对于流亡天下的天歌而言,携多种重器,无声无息的投靠虎狼秦国,不仅可以得到庇佑,甚至可以让秦国悄然无息中更加强大。

    然,四年前长平之战,我大赵四十余万精锐的冤魂依然还在赵国上空哭泣,导致大赵年轻一代几乎断层,

    此,有违天道。

    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命运多舛的赵国更加需要我。

    尽管邯郸之于我,会置于险地,

    然,心之所向,素履而往,

    所以,我来了!”

    略带伤感的诉说,抑扬顿挫,却让在座无不为之动容。

    大殿沉寂。

    叮叮叮……

    看来,人的内心深处,都有柔软的地方。

    ……

    “鸟!天歌公子的杀毒液、创伤贴,不管是战争,还是民间,都乃大救苍生之神物,谁敢加害于他,先从我尸体上踏过!”朱亥眼如铜铃,一声炸雷。

    “极是!读书人,明事理,知大义!伤害天歌,便先把我毛遂的血肉之躯拿去!”读书人的血性,大气凛然。

    赵王丹刺激的热血沸腾,但依然保持着理性:“赵室,断不会自断臂膀,更不会让天歌受到伤害,甚至委屈。且听天歌如何破局?”

    “所谓六国分赵,恐吓多于实质,唯因利益。而且,六国并非铁板一块,从内部瓦解分化便可。”

    姬天歌边说边起身来到地图旁指点道:“当下赵国最大的敌人是秦国。

    从地形上看,赵、魏、韩、楚四国连成一线,正好将秦、齐、燕三国隔断。

    韩夹在楚魏之间,唯秦国马首是瞻,但最为弱小,不足为虑;

    去岁,信陵君、平原君、春申君联合胖揍大秦,已成经典,趁此余温,只需把楚国拉入便好;

    赵魏楚三国连成一线,如同常山之蛇,攻其首,则尾至;攻其尾,则首至;攻其中路,则首尾皆至。

    更难能可贵的是此三国,前有三君子做纽带,当下又有巨大的利益捆绑,联盟将更加稳固。

    至于如何拉拢,仅仅是利益如何分配的问题。”

    “彩!”

    众人跟随着姬天歌的思绪,不吝喝彩。

    其实,自从苏秦、张仪合纵连横之后,在座的巨擘岂会不知?

    出题,也仅仅是考验姬天歌而已,只是没想到姬天歌见地如此清晰。

    赵王丹看向平原君道:“那就劳烦王叔和春申君谈谈?”

    ……

    “报!”

    “春申君黄歇求见!”

    “真是瞌睡了送枕头,快请!”赵王丹大喜!

    “大王,至于如何利益分割与交换,你们拿主意便可,天歌先行告退!”姬天歌道。

    “也好!”赵王丹略微思考,“为了安全起见,天歌就在这王宫侧殿歇息,待连横之事尘埃落定,你再自由行动不迟。”

    “外臣黄歇拜见大王!”

    一精干清癯的老人快速走进大殿,见到正欲离去的姬天歌,上下打量,似笑非笑道:“呵呵,你便是出道即巅峰的少年妖孽姬天歌?你的横空出世,是列国之福呢?还是列国之患?”

    “周室流亡后裔姬天歌拜见春申君!”姬天歌施了一礼,苦笑道:“天歌没有獠牙,不会伤人,只会救人。是非曲直苦难辩,自有日月道分明!”

    “此语,好犀利的刀锋!”春申君黄歇眼神一亮,“当下,六国分赵,皆因你起,何以破之?”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利益分配尔!”

    “彩!”

    “没想到如此年少,洞见如此深刻!”黄歇点头称赞。

    叮……

    看来,黄歇对自己有颇有善意。

    姬天歌对黄歇也相当佩服,不仅是因其为四公子之一,更是因为窃国。

    战国时代,有两人窃国成功。

    一人是天下皆知的吕不韦,将疑似怀孕的侍妾赵姬送与秦国嬴异人,生下了嬴政;

    另一人便是这黄歇。

    赵人李园将妹妹李嫣嫣送与黄歇,待李嫣嫣有了身孕,黄歇又将李嫣嫣送给楚考烈王。李嫣嫣诞下一子熊悍,便是楚幽王。

    “春申君,天歌乃读书人,不喜参与利益分配之事,先行告退!”

    ……

    平原君安排的极为妥帖,廉刀带着十名精锐甲士成为姬天歌贴身带刀侍卫,但廉刀这个铁脑袋几乎寸步不离。

    “刀兄,你能不能给我留点私人空间?你不能和他们一样,在殿门守着?”

    “不行!绝对不行!我叔父说,你的命比我的命金贵。如果你有所闪失,我逐出家门是小,整个廉家都会千……人……什么?。”

    “千夫所指!”

    “对,就是千夫所指。就是整个九州之人,都容不下我们廉家,后果很严重!”

    姬天歌一脸戏虐道:“我去勾栏玩耍,你也跟着?”

    “那是自然!”

    只见廉刀双眼放光,激动万分,“你啥时候去?我们军人世家家教极严,如果敢去勾栏,非打断腿不可。现在我是执行公务……啧啧……天歌公子,咱啥时候出发?”

    万头羊驼滚滚呼啸而过!

    好不容易,做通铁脑袋的工作,真不容易!

    廉刀的底线是守在门口,但,不限于任何房间。

    而且,这货精力相当充沛,仿佛可以不睡觉!

    ……

    姬天歌、玲珑、黑妮,一家三口终于围坐在一起,终于松了一口气。

    “玲珑,让我娶二国小公主,你如此心宽?难道你心里不别扭?”

    “噗嗤……你喜欢便好!”玲珑忍不住笑了出来,“你所为之事,以后将更不能自己。这两位公主,莫说摸不着,婚仪之后,你连见都见不着,而且还要恪守夫道。”

    说到最后,玲珑抿嘴笑的花枝乱颤。

    “哈哈哈哈!”

    姬天歌也跟着干笑起来。

    “公子,其实,你和赵魏两国,不,还要加上楚,都需要时间,唯一付出的只是名声。这名声,对双方都是利大于弊!”

    “楚国?”

    “放心,也是豆蔻公主。这三个公主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是隐世宗门的弟子,而且都是天赋极高的那种。

    有了你的身份掩护,她们也将在宗门少许多的不必要的干扰。”

    “什么宗门?”

    “这个,他们的心态有一些隐晦,我只能感觉出,似乎是鬼谷、墨门……还有,应该是冥门。”

    姬天歌身形赫然一震,“这个世界果真没有史书记载那么简单。”

    “他娘的,三国驸马,让老子背这么大的名,却人影都见不到,岂非让老子守活寡?”姬天歌暗自咒骂道。

    “玲珑,你读易经、阴符经,有何感觉?”姬歌想起系统的提示,问道。

    “里面有我想要的东西,似幻亦真,但总感觉隔着层摸,努力想看清时,心口刺痛。”玲珑眉头微颦,一副病弱西施的样子。

    “你是七窍玲珑心,心脏负担过重,想不明白的事情,不要刻意。按五行学来说,心主火,且待为夫为你寻得火属性异宝,便可好转!”

    玲珑瞬间面色嫣红,无效信息过滤后,只剩下“为夫”二字,娇声低吟:“公子……我们还没有成亲呢!”

    内心充盈着甜蜜,更加楚楚可人。

    “嘿嘿,女人,关注的重点就是不一样!”

    “公子,不要取笑我……唔……唔……”

    腻声的话语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呜呜呜……”

    黑妮一脸警惕,发起警告的低吟。

    “好了,黑妮又不愿意了,廉刀也在门口呢!”

    “黑妮,出去找廉刀玩!”

    黑妮理也不理,直接跳进玲珑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角度,水汪汪的眼睛示威般看着姬天歌。

    ……

    “火属性天材地宝,到哪儿寻得呢?极阳之地……”姬天歌若有所思。

    “公子,所谓阴阳平衡,还有一处,极阴之地,必有极阳之物。”

    “极阴之地……极阴之地……长平四十万阴魂的坟冢。”姬天歌眼神一亮,喃喃自语道,“这便是因果吗?这个世界,或许只有我,最不怕这阴煞鬼魅之地。”

    “待此间事了,为夫便探一探这最大的坟场。”

    “听说,长平坟场,出了许多怪力乱神之事?”

    “那就待为夫,扫平这些魑魅魍魉,还长平一个朗朗晴天。”

    玲珑目光如水般痴痴看着意气风发的姬天歌,眼波盈盈道:“虽然知道你是吹牛逼,但玲珑就是喜欢你自信强大、舍我其谁的样子。”

    ……

    “天歌兄弟,大王有请!”廉刀在门口瓮声瓮气喊道。

    来到大殿,只见三君子和赵王丹谈笑风生,似乎达成了共视。

    “贤婿啊!恭喜你,也成了楚国的驸马。”赵王丹笑容可掬,“天歌真是我们的贵人,顷刻间,将赵魏楚捆成铁板一块!”

    “敢问春申君,这楚国驸马,也是婚仪之后公主便回国,四年之后,独立开府?”姬天歌皮笑肉不笑道。

    “少年,据说你是修武之人,这都是为你好!不要过早陷入情山欲海,会伤了你的身子骨。”春申君忍住幸灾乐祸的笑意,却一脸正色。

    名义上娶了三个小公主,不仅摸不着,甚至连见都见不着,论谁,也不会愉快的。

    “各位大人把利益分配好了?”姬天歌环视众人,戏虐道。

    “谈妥了!”平原君白了一眼姬天歌,却如释重负,“关于天歌神液、天歌创伤贴,赵魏各均出一成,卖于楚国!天歌的两成之中,至少卖给楚国半成。

    在楚国,建一处盐场,天歌仅提供一位技术大工匠,分配利润的两成。”

    “剩余几国呢?”

    “燕国、齐国,天歌神液和创伤贴,每月各卖于二国百份。此数量亦极其恐怖,意味着每月可以及时救治重要百人。

    至于精盐,你自己与他们谈!”

    “秦、韩二国呢?”

    “他们?卖给他们资敌吗?”平原君冷哼一声。

    “也就是说,现在是五国孤立了剩余二国?秦国会不会直接报复赵国?”

    说到此,电石火光间,姬天歌脑海中浮现出一段历史,就是今年,大秦名将王龁攻打赵国信梁城,被乐乘、庆舍大败。

    “难道这是战争导火索?”姬天歌心思电转,

    “乐乘,绝非名将,如何能战胜秦国名将王龁?

    ……难道和我有关?

    战场,血气之地,圣莲大补……

    我必须亲赴战场,收获血气……还有信仰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