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2章 秋风未动蝉先知

时间:2022-01-03作者:六度禅修

    题记:

    《史记·卷四十三·赵世家第十三》:公元前256年,赵将乐乘、庆舍攻秦信梁军,破之。

    …..

    作为历史的先知,姬天歌并无意改变历史走向,甚至无意将现代工业文明跨时代移植在这个时期。

    改变历史,自己将背负极大的因果。

    然,精盐、酒精、创伤贴,都依赖手工业作坊,影响应该不大,至于后世出土的匪夷所思的超时代的工艺文明,爱谁谁,反正自己不搞。

    秦军再次攻赵,将是酒精和创伤贴问世的最佳契机,全面提速生产制造。一旦应用于战场,而野战医馆创伤治疗的效果,将瞬间引爆战国,自己也将一战封神。

    甚至在信梁战场,顺便收割一泼无主神魂血气,进一步温补识海中的圣莲。

    想到此,按耐住内心的澎湃,朗声道:

    “大王,秦国被孤立,说不得会恼羞成怒,趁着大赵重创未愈之刻,雷霆报复。

    天歌愿助绵薄之力,向大王求三事,望予恩准。

    其一、即刻要研制出杀毒神液和创伤贴的生产设备。请大王举国之内,包含魏楚,提供铁艺、木艺大工匠,数量不在多,在精。同时,赵魏生产基地的建造,即刻启动。

    其二、即刻收购天歌神液、天歌创伤贴原材料。新酿之白酒,越烈越好;同时收购三七、麦蓝子、艾草三种草药。

    其三、天歌要建一个野战医馆。为天歌组织一个百人以上的军属家眷医护队,医馆建于战地,但稍处于处于后方,一旦有伤兵,便第一件时间送入医馆救治,此举将大幅度降低伤兵伤亡。”

    说到此处,姬天歌双眼洞穿虚空般,看向秦国方向,以一种悲天悯人的神情悲怆道:

    “天歌无法阻止战争,无法阻止死亡,但愿天歌此举能让大赵少一些孤儿寡母,少一些失去父亲的孩子,少一些失去儿子的母亲。”

    在座之人无不为之动容。

    叮……

    来自赵王丹和三公子的善意,赵王丹一人便贡献了近一半。

    赵王丹神色悲恸、双眼泛红,如同皮球般直接“滚”下王座,对姬天歌深深一揖:

    “天歌公子,当受丹一拜!”

    姬天歌慌忙起身侧过:“大王,天歌当不起,当不起!”

    “天歌公子大义,当得起,当得起。

    丹,是为伤患军士向天歌公子作揖!仅凭天歌悲天悯人的情怀,当受!”

    随即赵王丹激动的张开着双臂,高呼道,

    “苍天哪,感谢你送天歌佳婿来我大赵;大地哪,有天歌助我,何愁大赵不能恢复往日之荣光?”

    ……

    信陵君、春申君再次看向姬天歌,二人莫名意味的眼神中多了份敬意。

    一向狂放孤傲的信陵君也起身向姬天歌深深一揖:

    “天歌公子有圣人之姿,当受魏无忌一拜。”

    姬天歌慌忙避让,“哥哥不必如此,小弟当不起!”

    “不,你当得起。

    此一拜,不是兄长对贤弟,而是君子对圣人之拜。

    虽,贤弟不是圣人,然,已具备圣人之姿呀!

    野战医馆,医护队推进战场最及时的救助,天才般构想,降低伤亡……

    天歌神液加上创伤贴的治疗奇迹,已然传遍邯郸甚至列国。如果士卒知晓天歌亲赴战场治伤,定无所顾忌,勇猛无前……”

    ……

    而冷眼观察的春申君,虽看似古井无波,内心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这世界真有圣人吗?

    无论是三大划时代神物,亦或向赵王丹所求的三件事,都直指悬壶济世,大济苍生。

    坐而论道、假仁假义的伪圣人很多。但哪有伪圣人以身犯险,亲赴战场一线?

    这是以大周王朝八百年的底蕴,造就的最后璀璨吗?”

    遂,起身向姬天歌深深一揖:“天歌公子高义。能成为我大楚佳婿,是我大楚的福分。

    你记住,你的命不属于你,不属于赵国,也不属于魏楚……

    就单凭你推出的三样大济天下的神物,你的命,属于这天下。

    秋风未动蝉先知。

    仅凭五国孤秦,便洞悉大秦即将到来的雷霆报复。未雨绸缪于先机,伤者救治铺排更是井井有条,黄歇佩服。

    然,公子本身也将处于险地。

    歇,将说动天下第一剑客来给你做贴身护卫,以护的你的周全。”

    “春申君说的极是!的确要提高天歌贤弟的护卫级别。”

    信陵君点头但话音一变,“只是,这天下第一剑客,李师师?以她的高冷,恐怕你请她护卫楚王,她都不屑一顾吧?!”

    “那是当然!然,请她护卫天歌公子,想必她是愿意的!”

    黄歇看向姬天歌,成竹在胸,“这李师师出自于楚国,却拜入神秘宗门墨家,以兼爱、非攻为理念,而天歌所为之事,那件不是大爱非攻,这样的人不保护,这墨门岂非口是心非?沽名钓誉?”

    “可!”

    赵王丹清越道,“天歌的确不仅仅属于赵国。

    然,赵国尚在虚弱之中,天歌之术堪称大国医,在赵国多住些时日,来医治重创后的赵国。

    之后,定会安排去魏楚做客!”

    “呵呵!”信陵君一声冷笑,“我贤弟回魏国,那是回家!”

    ……

    “不要纠缠这些旁枝末节。

    天歌所求三事皆为我大赵,首创战地医馆,也算开了这战国先河,请王叔细细铺排,办妥帖!”

    随即,年轻的赵王丹故作长者姿态,对姬天歌道,

    “十日后日之后,月圆之日,便是祭月节,举国同欢,顺势在赵国举办你的婚宴大典,迎娶赵魏楚三国小公主,同时,三国对你的封地封君,昭告天下。

    关于封地,食邑万户以内,为你备选了几处,你自己确定一处,有了封地,你便也是君子了!。”

    有了封地,意味着有了自己的地盘和根基。

    在春秋时期,诸侯王称为君主,国君,而赏赐了土地之人,被视为国君之子,简称君子,而后世逐步演变,将道德高洁之人称为君子。

    只要没有离开赵国,在魏国、楚国的封地,也只能望洋兴叹!

    但是三国封君,多少会沾染一些国运,就是不知晓会获得多少信仰点,姬天歌背负着三国驸马的名声,总算有一些实质性的回报了,姬天歌多少倒是有些期待。

    “多谢大王!天歌先行告退!”

    “去吧!关于你提出几事,我等还要细细铺排一番。”

    赵王丹随即补充道,“天歌,王宫给你安排了独院,更加安全。你也可以在邯郸随意走动,虽增加了护卫,但你依然要多加小心。”

    说罢,欲言又止,“那个,赵倩儿年龄尚小,而且颇受老祖宠溺,这丫头人小鬼大,你……”

    “孩子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处理!我们就不要干预了!”平原君满脸意味深长的同情。

    姬天歌一愣,居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不是要学艺吗?我们又不在一起。”。

    平原君淡然道:“那也是婚仪之后!”

    ……

    走出大殿,姬天歌深深的出了口气。

    酒精和创伤贴的推进,已纳入日程,想必赵魏楚三国,应该比自己好着急,收取海量信息点,终于有了眉目;

    酒楼乃财侣法地的根据地,财源、人脉、功法、地盘,也将逐步浮出水面;

    而精盐的普及,只要自己愿意,通过猗顿氏和慕容氏,随时便可推及天下。

    “我们回独院吧?这里,终究有种寄居的感觉!好些日子没见纪鸣、苟道和雪龙驹了,挺想他们的!”玲珑抱着黑妮柔声道。

    “好!回独院……”

    姬天歌说话间,却见一小荷才露尖尖角的豆蔻少女带着四个如同相扑般强壮的女子迎面走来,看着步子悠闲,赤着小脚玉足却脚不沾尘,速度极快。

    少女的女子样貌极美,眉目如画,朱唇贝齿丹凤眼,只是灵动的双眼有一丝邪魅的野性。只穿着鹅黄色绸缎短衣,与一件到膝盖的灯笼短裤,想必是在猗顿处定制。

    在女子白皙的手腕、脚踝处,都戴着一个用蓝色绸缎系着的金色小铃铛,随着如旋风般走进,小铃铛如风铃般清脆响起。

    “你给我站住!”

    声音如夜莺般清脆,傲慢中却带有不容置疑的口吻。

    姬天歌左右看看,原本应该如影随形的廉颇不知跑去了何处。

    “难道这是赵倩儿?脚下生风,是个高手,好像来者不善呀!”姬天歌心道。

    倏然间,少女已赶到,故作深沉上下打量道:“你就是我的赘婿姬天歌?看上去还将就!”

    “你是赵倩儿?”姬天歌犹豫道。

    却见少女目光从姬天歌脸上划过,却锁定的黑妮,双眼释放着狂热占有欲:“这头黑虎送我,就作为聘礼吧!”

    “哪里来的野丫头?好不知礼数!”姬天歌爆呵一声。

    拉着玲珑,“我们走!”

    “站住!我就是赵倩儿,你要嫁之人,懂不懂妻为夫纲?”

    “尼玛,还妻为夫纲?老子岂非还要遵从三从四德?完全是黑白颠倒嘛!”

    姬天歌心中咒骂,却雷霆爆呵:

    “放肆!赵倩儿,我宣布,你被休了!”

    “咯咯咯……你一入赘之人,要休也是我休你!”赵倩儿得意的仰身大笑,完全是天使与小恶魔的集合体。

    这句话,怎的如此熟悉?……哦,原来赵可儿也说过!

    说话间,四大相扑女子正像姬天歌合围,看着满身的腱子肉,姬天歌心中恶寒,暗叹,如果不用杀人技,估计干不过!

    “理她作甚?走为上计!”

    姬天歌灵光一闪,出神的看向前方,表情激动:“老祖?你怎么来了?”

    相扑们立刻停下脚步,而赵倩儿疑惑的转身……

    “走!”

    姬天歌与玲珑简直心有灵犀,话音未落全力发动游龙魅影步,衣炔飘飘,快若闪电。

    “哈哈哈哈……”

    “咯咯咯咯……”

    二人大笑而去,留下一脸惊愕的赵倩儿,在风中凌乱……

    狠狠的跺跺脚,咬牙切齿:“怂蛋,你跑不掉的,黑妮是我的!”

    ……

    一黑武者在赵丹耳边轻声道:“大王,刚才小公主堵住姬天歌索要黑妮,但姬天歌耍诈,溜了……”

    “姬天歌居然溜了?倩儿吃瘪了吧!”赵丹忍俊不禁。

    黑衣人惟妙惟肖的模仿着姬天歌,赵王丹哈哈大笑间突然停住,满脸疑惑道:“他怎么知道老祖?”

    回到王座上,赵丹思索间突兀问道:“你们认为姬天歌是个什么样的人?”

    “少年热血,故弄玄虚。”信陵君道。

    “才思机敏,洞见犀利。”春申君道。

    “简单直率,大悲大善。”赵王丹道。

    “世事洞明,人情练达。”平原君道。

    ……

    几人七嘴八舌。

    “停停停……你们觉得,这几种性格,能合在一个人身上吗?”赵王丹一脸疑惑。

    众人沉寂。

    “他是装的?但哪一个是他呢?”春申君道。

    “但,这几种性格,他都存在呀?”信陵君道。

    “我突然发现,我也看不懂他了。看似,我们掌控一切,事实上,那只是小事上,比如三国驸马,他浑不在意。而大事上,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轨迹再走。”平原君道。

    “然,他的确没有恶意!”

    “没有獠牙,没有野心!”

    “秘密基地,于我们三国的确都是大善。”

    “联营酒楼,并没有贪欲。”

    “提纯精盐,的确普惠苍生。”

    “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评点着。

    “他的师尊,是何人物?调教出如此惊才绝艳的弟子?”

    “唉!长平之战之后,我们几国的老祖,仿佛一夜之间,全部遁世了,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赵王丹喃喃自语道。

    平原君一脸凝重和伤感,道:

    “春秋数百年,几国之间尽管打打杀杀,如同兄弟之间打架,尽管惨烈,但都没有伤到根基,打完送点礼,道个歉,或者称臣依附,便过去了,那时还有所顾忌。

    而春秋以后的战国,死生之地,存亡之道,战争让整个九州人口锐减三成不止。

    而今秦国虎狼,战争已变成绞肉场,死神白起,百万人屠,长平之战坑杀40多万呀?!

    现在的战争,真的敢灭国。”

    “总归,天歌来了,是我等之福。来,我们继续铺排秘密基地一事,此举有可能是扭转战局的关键。”

    ……

    “先别吃了,停一下。”

    一首领模样的黑衣人指着姬旦喝道:“你,给我们说说,姬天歌是个什么样的人?”

    在偏僻的一座院落内,姬旦等人正狼吞虎咽的吞食着羊腿,满嘴流油。

    一群穿着黑色胡服短衣之人,浑身散发着慑人的煞气,细长的眼睛冷冽的看着姬旦等人。

    他们便是当今大秦黑冰台潜伏在赵国的密谍。

    姬天歌在驿馆的展演自然没有逃出黑冰台赵国分舵的眼线,密谍敏锐的意识到,横空出世的姬天歌或许会给大秦带来意想不到的结果,第一时间以最高级别的密信传输。

    当日黑冰台电鹰回书:“活鸽,万金,爵十级;死鸽,千金,爵三级。”

    黑冰台赵国分舵脱颖而出,力压其他分舵,源于长平之战离间赵室,用赵适替换下了廉颇。奖励之丰厚,让其他分舵羡慕不已

    而此次奖励,远超长平离间。

    黑冰台赵国分舵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将此任务调整为最高级别,突破口暂定为同为周室后裔的姬旦身上。

    “大人,我说了,能给我多少钱?”姬旦再无王室子弟风范,开口便是要钱。

    姬旦一行十余人穷疯了,姬天歌委托王语嫣送的两枚金币,本可以维持众人十多天,没想到姬旦鬼迷心窍、利欲熏心拿出金币到赌坊想博一笔盘缠,结果输红了眼,要不是碧莲拦着,连剩余的几串刀币也会输个精光。

    而姬天歌一直在赵室王宫,连面都见不着,走投无路间讨饭都要被狗咬,又无生存技能,被秦国密谍找到,才算饱食了一顿。

    “pia”

    一记清脆响亮的鞭声。

    “你他娘的还要钱?”一脸上刀疤的黑衣人再次举鞭,劈头盖脸的抽来。头目使了个颜色,刀疤脸悻悻的将鞭子放下。

    “说的有价值,百金。”天目冷声道。

    “百金?从何时说起?稚子?”姬旦双眼发亮。

    “可!”

    秦国密谍对神秘的姬天歌充满好奇,专业的审讯就是从不经意的细节发现蛛丝马迹。

    姬旦神采飞扬的从姬天歌童年开始说起,絮絮叨叨的说了半个时辰,愣是没一句能提起黑衣人的兴趣。

    本着专业精神,并不打断,聚精会神的聆听。

    一个时辰之后,终于崩溃了,如即将发作的心中,低声怒吼:

    “够了!我问,你答!

    精盐、杀毒神液、创伤贴,秘方,你可有?”

    “没有!”姬旦垂头丧气。

    刀疤脸举起鞭子就要抽。

    “我真没有。你们杀了我吧,我也不想活了!”姬旦也是了无生趣

    “同为周室,他,如何会有这些秘方?”头目冷声道。

    “我,也不知道呀!”姬旦哭丧道。

    “pia”

    一鞭子劈头盖脸的下来。

    “啊……”姬旦身上立刻一道血痕,惨叫一声,“我真不知道呀!”

    “把他们几个分开,严刑逼供。”

    密室内充满了发自灵魂的鬼哭狼嚎般的惨叫

    甚至一黑衣人对孕期中的碧莲施暴,导致直接流产,在惨叫中死去。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毫无所获。密谍确信,这群人啥都不知道!

    “你们都不是人,是畜生,是魔鬼。杀了我们吧!”姬旦怨毒的盯着黑衣人,惨声痛骂。

    “你们所有人所受的苦,不应怪我们,要恨,你们应该恨姬天歌。”头目冷声道,“不是他,这女人不会死,你们也不会挨此毒打。”

    姬旦的眼中开始弥漫出刻骨铭心的仇恨,此仇恨却剑指姬天歌。

    “我给你一个机会,飞黄腾达的机会。把活的姬天歌引出来,赏千金,同时送你到秦国封爵三级。

    杀死姬天歌,赏百金。想去哪国都可以。”

    “他一直龟缩在王宫,我该怎么做?”

    “我已得到密报,他回到了猗顿氏的独院。

    你只需要把他引出来,剩下的交给我们。”

    现在好好吃饭,换身衣服!

    半个时辰后,出发!”

    ……

    秦国密谍们围着一张案几,案几上赫然呈现的便是姬歌居住的独院的简图,以及十人护卫的位置。

    刀疤对头目道:“我们不用计谋吗?比如离间?”

    “没有时间了,他的秘方估计尚未泄露。”

    “今夜,无论死活,强行凿穿!”

    “兄弟们,此战,对我大秦的意义,超出长平之战。”

    “姬天歌仿佛一夜顿悟,横空出世。

    如此天才,却投错了地方。把姬天歌掳回大秦,我等哪怕拼光,都在所不辞!

    能将姬天歌活着押送到秦国,我等一步登天;

    万不得已,杀死姬天歌,我们也是大功一件。

    姬天歌所在院落,有十名精锐护卫。今夜,我们将有兄弟死去,但为了我们大秦伟业,死,何足道哉?!”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低沉的声音充满肃杀之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