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3章 浑然天成易容术

时间:2022-01-03作者:六度禅修

    姬天歌、玲珑二人离开王庭,便撒欢般施展游龙魅影步,一路狂奔。

    少年神行舒展,宛若游龙,少女蝴蝶翩跹,翩若惊鸿。

    身后的一头黑色肥猫,如同踩着风火轮,皮球发射般跟随。少年、少女时不时原地漂移,一个大回旋接应呜呜咆哮努力追赶的肥猫。

    十余人的一身劲装,策马狂奔,将二人一兽护在中间。

    回到独院,廉刀一脸憨笑跟在姬天歌身边。

    姬天歌一脸玩味的问道:“作为贴身带刀侍卫,赵倩儿在王庭殿前围堵我和玲珑时,廉刀兄在哪儿?”

    “瞧兄弟说的。你始终在我们视线之内。”

    “我是说,你缘何不来护驾?”

    “护驾?你又无危险,赵倩儿又不是敌谍,你们两口子的事,缘何护驾?”

    “我看你就是个怂卵。你好像很怕赵倩儿?”

    “天歌兄弟千万别被她仙子般外表蒙蔽了,她就是个小魔女……”说到此,雄性大汉居然有几丝羞赧,“我和李牧都吃过她的大亏!”

    “大王就任着她野,也不约束她?”

    “她的身份很特殊,具体缘何?我也不知。叔父说,孩子间小打小闹,他们不管。”

    说着,廉刀一脸后怕,“她那四个彪壮女护卫,都是武宗巅峰,合技之法可对付武将。有次,我被擒住,吊在树上,被小魔女一阵毒打!

    关键回家告状后,又被叔父一阵胖揍。

    之后,我们见到小魔女,都绕道走!”

    “赵倩儿有什么厉害吗?有什么特殊能力?”

    “李牧就是着了她的道。她指挥着一群毒蜂,把李牧蛰惨了,三天都下不了床!

    去岁,他的毒蜂阵在抗击邯郸秦军,也是立了大功。

    甚至听说,她还能指挥毒蛇,但我没见过。”

    说罢,一脸羡慕又幸灾乐祸的看向姬天歌,“还是天歌兄弟聪明,二话不说,直接遁了!只是,这鬼丫头防不胜防,你说,她会不会追到这独院来?”

    “他娘的,这赵王丹是祸水东引呀!他管不了,推给我?好在婚仪之后便回山门,否则,这丫头真让人防不胜防。”

    姬天歌心情顿时不好了,这样的野丫头无事生非,每日都在寻找假想真够头疼的。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李牧兄弟呢?几日不见,甚为想念!”

    “他在执行一项秘密任务,我不便打听!”

    ……

    好几日没见到纪鸣、苟道、和雪龙驹,姬天歌亲昵的梳理着雪龙的鬃毛,雪龙驹打了个响鼻,也在姬天歌身上拱着。

    “公子,你让我打的三样马具,叫什么镫、鞍来着,都打好了。”这几日都是纪鸣在照顾雪龙,顺便练习马嘶,甚至和雪龙沟通。

    “那叫马镫、马鞍和马蹄掌,打铁匠可要对此守口如瓶,才是!”姬天歌刷着雪龙的腿毛,“去把马蹄掌取来,我来给雪龙钉上。”

    见要钉马蹄掌,雪龙反抗起来,不把他弄顺了,钉掌之时,一蹄子过来,可真受不了。

    “铁掌,威风!”

    不管是否能听懂,姬天歌边比划,边尽可能用短语。

    呢喃细语、甚至安抚了许久,雪龙才温顺下来,顺利的把马掌钉上。

    雪龙来回在石板路上踱步,听着自己“塔塔….”清脆有力的蹄声,愉快的打个响鼻,满意至极。

    ……

    四人小队难得的再次围坐一起,案几堆满了珍馐美食,边吃边聊。

    “公子,那个易髓经和易筋经配合,霸道无比,你看?”苟道边说,面部的肌肉筋骨开始蠕动,转瞬变由猴脸少年变成了一个马脸少年。

    姬天歌目瞪口呆的看着苟道,“此种易容,浑然天成。无需化妆的易容,才是最高明的易容。”

    “公子,再看!”

    只见苟道起身,身形筋骨开始蠕动,原本瘦削无骨的身体如同竹节般抽长,像一个风吹即倒的麻杆,瞬间体型大变,除了脑骨和眼神,完全看不出原先模样。

    “神乎其技!”姬天歌惊叹。

    “公子,我可以用变形后的身形,保持两刻钟,之后筋骨便不舒服,需要还原。”

    “这,已经相当厉害了。或许随着修为的提高,易容的时间会更长!”姬天歌环视三人,“此功法,我们都要尽快掌控,关键时刻能保命!

    对了,我们四人的异术技能,包含这易容术,都是极大的底牌,对外一个字都不能泄露!”

    三人郑重点头。

    “你们二人的名字,在外暗示性太强,对外的名字也要换一换,干脆叫纪律、苟且。”

    “按公子的意思办!”纪鸣苟道并不在意。

    “这虎娘,真的是给我们送了份出乎意料的大礼!”

    姬天歌感慨中再次取出兽皮仔细观摩,居然看不出兽皮的材质,异瞳也无法洞穿,手感丝滑,却又坚韧无比。

    取出信陵君所赠的鱼肠短刃划过,却只能留下一道白印。

    “这是何种兽皮,坚韧如斯?”

    姬天歌惊叹中灵光一闪,“此兽皮做成一个护甲,关键时刻,岂非多了条命?”

    “玲珑,你将此兽皮做成一副兽甲,贴身穿上,多一道防御!”

    “难看死了,我才不穿,要穿你穿!再说,我能有甚危险?”玲珑一脸嫌弃。

    “你真是蠢的要命,这玩意关键时刻能保命!”

    “你穿。你携带如此多的神物,比我们都危险!”玲珑温柔如水。

    姬天歌不再矫情,将兽皮贴身裹在身上,蛇筋一系,便是个内甲。

    内甲柔软细腻,贴合性极好,丝毫不觉闷热。

    姬天歌悠悠想起离开洛邑王城一个多月,恍若隔日。

    四人变化很大,修为一日千里,江湖游历,有了自保能力,最主要的是在赵国基本站稳了脚跟,初步奠定了根基。

    以终为始,不忘初心。

    第一站选择赵国,有两大目的:

    一是为了刚满三岁稚子嬴政,年龄小,先入为主,比较好骗;

    二是为了和氏璧,一旦珠联璧合,将开启大秘密。

    “明日,纪鸣、苟道跟我入宫,住进划给咱们的小院。帮我打听和氏璧的下落,要小心,万不可引起怀疑!”

    ……

    月上树梢,天色变暗,姬天歌沉浸在易髓经中,开始琢磨易容术。

    叮叮叮……

    来自姬旦等人的恶意,其中仅姬旦贡献了30分,可见他的恨,简直深入骨髓。

    姬天歌惊愕:“即便对他们不管不问,又不欠他们。恨意怎如此之深?这是要干掉我的节奏呀!”

    姬天歌条件反射般,凝神异瞳,警觉的看向院外,

    “嘶……”

    倒吸一口冷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