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5章 折翼天使的悲鸣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有一种人严重自我高估,或者自我感觉良好,出门前呼后拥,总担心被粉丝围堵,却尴尬发现,粉丝蜂拥而至,但仅仅为路过。

    大凡,此刻的小魔女赵倩儿也是这种心情。

    “难道,不是刺杀我的?”

    “难道,我不是最有价值的?”

    被四名相扑般的武士围在中间的赵倩儿,根本被黑衣人视为无物,顿时恼羞成怒。

    “去,杀了他们。”

    “诺!”

    相扑头目解下腰间的蛇皮袋留给赵倩儿,带着三人转身便冲入院内。

    赵倩儿转身对着屋顶弓弩手清喝一声:“为我护法!”

    随即盘膝而坐,取出腰间的蛇皮口袋,扒开塞子,无数的虫豸蜂拥而出,漫天顿时充满了嗡嗡的毒蜂。

    赵倩儿取出横笛吹奏起来,笛音丝丝缠绕,直入灵魂,仿佛无尽的杀戮之后,失去家园和亲人般如诉如泣,整个院落立刻被哀伤笛音笼罩。

    漫天的毒蜂收到命令后,向内院飞去,如同家园被摧毁,除了四名相扑,不分敌我,见人就蛰,然后同归于尽。

    “先把树上几人射下来!”黑衣头目大喝一声。

    四五名手持大秦弓弩的武者,抬弩便射。

    “啊!嗷……”

    深入骨髓的惨叫之声,在暗夜上空,直冲云霄。

    “不好,醉毒蜂!”

    被醉毒蜂蛰过,虽不致命,但如同蛰在灵魂深处,疼痛无限放大而且头晕目眩,如醉酒一般晕晕乎乎,蛰在伤口的武者更是疼痛难耐,晕死过去。

    “嗷呜……赵倩儿,我入你姥姥!”廉刀也被蛰了一口,不顾一切的破口大骂,然后悲愤的倒下!

    被毒蜂蛰后,人的行动瞬间变得迟缓。

    院内的黑衣人优势顷刻降低。

    在姬天歌的异瞳中,人影的晃动更加缓慢,镇定的搭箭拉弓,如同冷静的狙击手,随着一支支离弦之箭带着尖锐哨音电光而至,

    “噗噗噗…..”

    瞬间,七八人软软倒下。

    箭箭致命,不是洞穿脖颈,便是深入眉心,快速收割着一条条生命。

    加上李牧的配合,瞬间,院内黑衣人快速倒下了一半,仅剩七八人,但行动已不够灵敏!

    悲剧的是,连李牧的箭矢都已用完。

    “目标在树上,杀了他!”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只见四人直接对上四名相扑缠斗,但却是不要命的打法。

    相扑挥刀刺向黑衣人,但黑衣人根本不躲避,大刀直接凌空劈下。

    ……

    黑衣头目直接抓起一黑衣武者原地旋转,在姬天歌惊异的目光中,黑衣人如同腾飞的大鸟直扑大树而来。

    这情景,和当日森林战群狼,几只饿狼攀上树冠何其相似。

    武者呼啸而来,即将落入树冠之时,只见潜伏在树冠内,如同一只灵敏的山猫倏然飞扑而至,一铁爪抓向武者的胯部,时机的掌控妙到毫巅,生生扯下血肉模糊的一坨。

    “嗷呜…….”

    一声非人类的惨嚎,响彻夜空。

    几乎同一时刻,如同电射而至的大蛇,灵蛇吐信般,一把三棱血刃插入武者胸膛。

    紧接着,另一名武者也被扔向树冠,斜刺里,一支锋利的钢矛对撞而去,势能的叠加,一矛将人穿了个通透,随后,“嘭”的一声闷响,跌入地上。

    黑衣头目盯着树上,双眼释放着嗜血的光泽,环顾眼前,除了与相扑生死战斗的四人,仅剩下自己二人,随着毒蜂的肆虐,形势愈发不利。

    头目神色一狠,摸出一颗血红的药丸直接吞下,顷刻间,浑身立刻发出血腥的煞气,如同机械胸腔中发出铁砂般的声音:“送我上去!”

    姬天歌一脸骇然。

    异瞳中,头目的武者全身的血气瞬间抽干般,却涌向四肢,坚硬如铁,浮上体表,如同一层厚实的盔甲,唯一的薄弱处却是胸口,还有双眼,这也仅仅是相对而言。

    自杀式最后的攻伐。

    “不可硬碰!”姬天歌低沉的对小伙伴道。

    “大人!…….”

    黑衣武者,虎目含泪,立刻蹲身。

    黑衣头目助跑,踏上如弹簧般的黑衣武者,借势如大鹏展翅般飞起,落在光滑的树干上。

    双手如鹰爪般直接插入树干稳住身体,随后如同猎豹般迅捷,顺着树干横冲直撞的上爬。

    姬天歌和玲珑见势,飞刀倾斜而下,射在头目的身体之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纷纷掉落。即便有些许柳叶飞刀没入头目肉身,黑衣人如无疼痛般无视。

    斜刺里,一道矛枪毒蛇般插向黑衣武者的胸膛,黑衣人不闪不避,

    “duang”的一声,如同撞在铁墙。

    黑衣人咆哮着,完全如兽化之后的猎豹,但既不惧伤势,亦无痛感。

    一掌拍向钢矛,钢矛碎裂,顺势向纪鸣一掌拍去,纪鸣顺着树杈就势一滚,堪堪躲过,黑衣人的掌势未衰,“咔”的一声,直接将手臂粗的树杈生生打碎,纪鸣随之从树上落下。

    苟道如山猫般电射而上,龙虎爪抓向黑衣的胯部,顿时血肉模糊。

    不知疼痛黑衣人顺势一掌向苟道拍去,苟道柔弱无骨般,极致铁板桥堪堪躲过,身形不稳,也一头掉落在地上。

    李牧手持长剑,兔起鹘落,从树冠上飞身而下驰援,

    “刺心口!”姬天歌大吼!

    李牧可是武宗强者,借下坠之势,迅若闪电,眼看即将一箭穿心。

    黑衣人挥动双掌夹住剑脊,势若千钧,硬生生止住剑势,剑尖抵在心口,却分毫寸进不得。

    机会,稍纵即逝。

    黑衣人门户大开。

    两道柳叶飞刀电射而至,

    “噗嗤”一声,一只眼球射爆。

    遗憾的是同时射向了左眼,

    “嗷呜……”

    一声凄厉的兽吼。

    如同兽化的黑衣人第一次有了痛感,受伤的野兽却更加暴躁,长剑碎裂,顺势向李牧扑去,李牧躲闪不及,被一脚从树上踢的腾空而起,随后掉落在地面。

    黑衣人如同残暴的凶兽,掉头便向就近的玲珑扑去,掌风呼啸,鹰爪狰狞,眼看便要香消玉殒。

    ……

    “尔敢!”

    一声霹雳怒吼。

    姬天歌手握鱼肠刃,如同天外飞仙般一头垂直而下。

    黑衣人居然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根本不闪避,掌风顺势改变,一掌结结实实的正中姬天歌的胸口,鱼肠刃也顺势插入黑衣人右眼。

    “噗!”的喷出一口鲜血,姬天歌被一掌打的倒飞,如失线的纸鸢,从树上飘下。

    “公子啊……”

    心碎般的呼喊,如杜鹃啼血,又如折翼天使的悲鸣。

    玲珑飞出树冠,扑向空中浮萍般掉落的姬天歌。

    ……

    “桀桀桀…

    天歌公子,别怪我!

    你无法成大秦的神,我便化身为魔,与你同归于尽。

    中了五毒绝掌,神仙也救不了你!

    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黑衣武者双眼流血,声如夜枭,声音越来越低沉。

    摸索着怀内,一道响箭划破天际。

    黑衣武者狰狞的脸上浮现出满足的笑意,身体瓷器般碎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