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6章 神乎其技疗伤术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落幕后的战场,惨烈异常。

    残肢断臂、血肉横飞。

    黑冰台赵国分舵刺杀堂三十余人,全军覆没。

    廉刀及两名护卫被醉毒蜂蛰晕,幸免于难,剩余八人陨落。

    误打误撞的赵倩儿,堪称扭转战局的关键,但手下四大高手,碰到同归于尽的大秦强者,陨落二人,重伤二人。

    若非醉毒蜂突发奇功,恐怕也将全部罹难。

    若非李牧的埋伏的冷弓手,此役后果,实难预料。

    血腥如凝实般化解不开,煞气惊天。

    ……

    姬天歌面如金纸,气若游丝。

    连自己都不知道,滚滚的血腥煞气向自己涌来。

    宛若做了一个梦,一个声音在呼唤着,“醒来!你给我醒来!”

    手指开始动了,呼吸也开始沉重,耳边玲珑心碎的呼唤如诉如泣,“公子,醒来呀,你给我醒来!玲珑害怕……”

    “噗”的喷出一口污血。

    “玲珑……压得我喘不过气!”

    “啊?公子你醒了?”玲珑大喜过望。

    “扶我坐起来!”

    姬天歌检查着自己胸前的塌陷,肋骨及五脏六腑,多处碎裂,若非神魂强大,估计真的已经死了。

    “天歌没有死?能在五毒绝掌下活着,真是奇迹!”

    李牧大声吼道,“快送回王庭医治!”

    “咳咳,不要动我,我有疗伤秘法。所有尸首也不要动,我还要做战斗复盘和分析!”

    姬天歌艰难喘息道。

    “多么专业的战斗素质啊!此时还在想着战斗复盘。”

    有了汲取虎娘血气的经验,此处才是最好的疗伤之地。

    “李牧兄弟,所有人退后百步为我护法。我要用师尊的独门秘法疗伤,不得觊觎!”

    “检查伤兵,带回王城疗伤!”李牧有序命令,“其余人退后百步,所有尸首原地不动!”

    已赶赴而来的大赵精锐极为专业的带离伤兵,剩余人员在百步之外戒严,现场顷刻安静。

    “天歌兄弟,都安排好了,我亲自来给你护法!”

    李牧对姬天歌独门秘法相当感兴趣,准备厚着脸皮近距离观摩。

    “开玩笑,汲取血腥煞气的秘密一旦泄露,真会视为邪魔,天地不容!”

    见姬天歌为难的蹙眉,心有灵犀的玲珑软糯道:“李牧公子,我们都退后吧!公子师尊有命,独门秘法,不得泄露,连我这个贴身侍女都不能观摩的!”

    眼看着姬天歌摇摇欲坠却艰难的点头,李牧打消最后一丝侥幸,

    “全部撤离百步!”

    ……

    玲珑梨花带雨,一步三回头。

    现场只剩姬天歌一人。

    再无所顾忌,沉浸在易髓经状态,快速入定。

    瞬间,小院无风起浪般,血腥煞气将姬天歌包围。

    姬天歌长鲸吸水般吞吐着血腥煞气,双眼开始布满血丝,瞬间如浸泡在血液中变成两只血球。

    血腥煞气越来越浓郁,整个人渐渐的被血茧包围。

    暗夜半空,一个个离体的神魂,目光呆滞的游荡。

    姬天歌如同一个发亮的光罩,将神魂、血气笼罩。

    渐渐地形成一个漩涡,神魂被吸入识海,大量的信息充斥,让姬天歌差点崩溃,而在圣莲却发出五彩的熠熠光泽,神魂、血气瞬间被扯入圣莲,顷刻间被冰雪融化般快速消融净化。

    神魂净化为魂液进入识海,滋养神魂;

    血气反哺出来渗透到五脏六腑、四肢百骸的伤患之处。

    伤患,仿佛打开了一个个缺口,巨量的血气向伤患甚至骨髓深处渗透,进化着骨髓的同时,修复着伤患。

    “效果如此之好?难道受伤后,精纯的血气更容易渗透?如同浇水时,先松松土?这功法也太变态了吧。”

    半个时辰之后,五脏六腑的内伤修复如此,甚至比之前隐隐更精进了一层。浑身血气旺盛,识海和双眸无比清明,浑身并无不适。

    只是感觉浑身嗷嗷待哺的细胞像见到美味般,刚吃了个半饱,一个个张开大嘴等待着继续吞噬,姬天歌却硬生生遏制住继续吞噬的欲望,收工。

    再继续吞噬下去,说不得会像当初吞噬虎娘血气一般,把这些武者全部吸成人干,如此多人发现,不被当成邪魔才怪。

    看来,只有战场,才能让自己为所欲为,岂非神魂和肉身都能再次突破?

    细细感知,身体如同再次净化了一般,每一次呼吸,都是满口清香,全身体内,无时无刻不是清爽甜润,骨髓深处,又新生来的几滴血液,凝重但充满活力,如同向一盆水中,滴入了几滴浓墨,整个血液潜移默化的改变着,浑身充沛着力量。

    “五毒绝掌,有死无生?”

    想到黑衣武者死前的话语,姬天歌拉开衣服,不知名的兽皮上果真有一个淡淡的手痕,看来,若非这神秘的兽皮挡住了掌毒,却只能挡住部分内力。

    就算有了兽皮,如果不是自己的神魂强大,加上圣莲净化,估计此次重创,也是凶多吉少。

    血煞之地,却能成为自己修炼神魂和修为的福地?

    姬天歌灵光一闪,来到身体碎化的黑衣武者身边,没想到他身上居然也有一张兽皮,大致一看,居然是地遁隐匿术,遏制住自己的狂喜,将秘籍纳入怀中,这也是个不小的意外收获。

    战场,收割血气、神魂;神液、创伤贴收割信仰点,这个世界对我还真不错呢!

    兴奋之余,姬天歌差点忍不住一声长啸。

    ……

    “咕咕咕”

    夜空响起几声平缓的夜猫子叫声。

    玲珑、纪鸣、苟道听到信号,面色一松,此信号意味安全。

    李牧也是一脸狐疑,玲珑微微点头示意,二人悄然无息的来到姬天歌打坐之处,

    见原本生命垂危,现在已完好无损姬天歌,若不是李牧在身边,玲珑差点乳燕归巢般扑进姬天歌怀里。

    李牧是相当震惊的,低声道:“中了血屠的五毒绝掌,境界低了两级,天歌兄弟居然安然无恙,真是神乎其技疗伤术,你师尊定是修为通天彻地的大能。”

    “你知道吗?今夜我们误打误撞,居然除掉了潜伏在赵国的一大祸害。”

    血屠,黑冰台暗杀堂堂主,武将修为,在整个黑冰台排名前五,但若论隐匿能力,却堪称第一。

    若非时间紧张逼无奈,担心姬天歌泄露秘方,断不会选择此种最为不利的对抗性刺杀。

    在其刚出道之时,刺杀楚国的一名大夫,居然整整如冰蛇般,隐匿潜伏,观察了七日。

    不仅是大夫的作息规律,包含其家人,以及关系人,包含重要的文书、甚至钱财都摸了个一清二楚,一度被黑冰台称为情报典范。

    “赵倩儿呢?”

    “你在昏迷之时,她已经走了,非常伤心。

    四名护卫,死了两名,重伤两名。醉毒蜂损失了近两成。

    走时她留下话,如果你能活着,她所有的损失,都由你来弥补。”

    “这还真是个头痛的丫头!”姬天歌苦笑着,无奈的摇摇头。

    “你还真该感谢赵倩儿。此次不是她误打误撞来此,就凭我和廉刀一明一暗两队,非出大事不可。说不定,你不是在去秦国的路上,就是去黄泉路上!”

    “就算你们都不在,我们本来就躲在院外的,大不了带着伙伴逃走便是!”姬天歌并不以为意。

    “大秦的密探只要没有得手,一旦盯上,如附骨之蛆,不死不休!”

    李牧解释着,突然想起什么,赫然一惊,“天歌兄弟如何知道危险来临,事先躲在院外?难道你能未卜先知?”

    姬天歌也是一愣,随即讳莫如深道:“这是我师尊授我的独门保命之法,如凶兽般灵敏,可提前感知到危险。”

    李牧一脸羡慕妒忌恨。

    ……

    “附骨之蛆?”思索间姬天歌眼神一亮,“这样。对外宣称,我已被刺杀,而且,血屠死前发了信号,更能证明这一点。我可以没有阻挠的暗中推进一些事情!”

    “大王,也需要隐瞒吗?”

    “事情,需要他推动,不隐瞒,包含信陵君!我修养三日,去会他!”

    “你都假死了,雪龙驹是不是也该还我了?”

    “你都说了是假死!”姬天歌斜蔑李牧一眼。

    “咱师尊还收徒不?你的身法,相当的高明,能否传我?”

    人,哪有什么高冷?所谓的高冷,只是不愿搭理你。

    一旦接受,或者征服,不仅不高冷,反而很可爱,比如李牧。

    “难道,军神李牧的崛起,真的和我有关?”

    姬天歌思忖片刻道:“我传你一套心法,此法,伐毛洗髓,脱胎换骨,名为易筋经。然,没有我的允许,不得外传。我这也算代师收徒,以后你也算师尊的记名弟子了!”

    李牧顿然呼吸急促,双眼放光:“我什么时候,可见拜见师尊他老人家?”

    “切!你?还早!连我这一关都没有通过!”

    “师兄,以后你说啥,师弟我就就往哪儿打!”李牧顺杆爬上,胸脯拍的山响。

    无论是射技,还是杀毒液、创伤贴这些逆天神物,包含这起死回生的疗伤秘术,让高傲冷酷的李牧自惭形秽。

    “嗯,你是我师弟一事,对外保密,不得借我之名为非作歹。毕竟,你现在还是记名,说不得哪日被逐出师门也说不一定!”

    “切,借你….”

    “嗯?”

    “师兄说的极是。你都是师兄了?不给师弟一些见面礼?比如雪龙驹之类的?”

    “滚!”

    “对了,师兄的族人,该怎么办?但,姬旦消失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逃了便逃了。这些族人先关起来,待生产基地建好,便送入基地,最起码安全,生活无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