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8章 论人生三重境界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夜晚清风习习、星空灿烂,漫天的星光倾泻而下,为世界蒙上了一层流动的水银。

    高耸入云华山之巅有一座观星台,一个身着前阴阳、后八卦道服,风烛残年、摇摇欲坠的老人,微阖着双眼,双手手指迅速地掐指变换着。

    倏然,眯缝的双眼闪过一道寒光,浑浊的双眸立刻变得深潭般幽邃,洞穿虚空般凝视着虚无的星空,喃喃自语道:

    “不对呀!双星渐亮,双龙大争之势,这个妖孽还活着?”

    沟壑纵横的眉头紧皱,深深的看向邯郸方向,“来人,去往邯郸,再探!”

    老人身边几条虚影,几个闪烁晃动,即刻消失。

    ……

    温柔的秋风拂面,送来时浓时淡的花果甜香,仿佛对面茅屋内传来的牧童笛音,虚无缥缈,时断时续。

    蝉鸣蛙叫,夜莺吟唱,这是来到离开洛邑之后,难得的极致放松和惬意。

    月光下,三个人影背靠背坐在一起,黑妮终于消耗完了精力,趴在一旁酣睡。

    原本只是两人。

    婉儿原本一人呆立在茅屋心急火燎,踟躇不定,总觉得少了些什么,虽感觉硬生生挤入二人之间有些不妥,然,似乎没什么不妥。

    草原上的狮王,不都拥有很多美丽的母狮吗?

    草原上的头狼,不是拥有很多母狼吗?

    草原上的英雄,不都是左拥右抱、妻妾成群吗?

    姬天歌,他不是英雄,他是神。

    作为神的仆人,不应该服侍在神的左右吗?

    有了坚强的理由,便不再怯懦。

    脸红耳热的硬生生挤在二人之间,三人便三角形堆坐一起。

    此刻婉儿才感觉,如同焦渴之后喝了一大壶酸甜的马奶般舒适。

    ……

    “这边风景独好,与世无争,恬淡宁静。外面整日心惊肉跳,实在太过凶险,我们就在此平平淡淡的生活,可好?”玲珑望着漫天的星空,呢喃道。

    “我历经酸甜苦辣、世间沧桑之后,将和心爱之人,如同倦鸟归林,隐居这世外桃源。”

    “此处已是终点?缘何要折腾?”玲珑道。

    “婉儿?马酸奶,好喝吗?”

    “我从小都喝,虽然美味,也不过如此!”

    “玲珑,这里熟透的蜜桃好吃吗?”

    “好吃,太好吃了!皮薄、肉嫩、多汁、味美。”

    “如果让你每日都吃呢?”

    “或许,也会吃腻的!”

    姬天歌思忖片刻道:

    “我以为,人生有三重境界。第一重境界,看山是山,看水是水。

    就如同我们现在,世界是单纯的,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如果一直重复下去,终将发现,只是同样的一日重复十天、百天、千日,与这块石头何异?

    第二重境界是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世界上并不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美的眼睛,缺少发现美的心路历程。

    人生红尘,会经历很多风景,会历经酸甜苦辣,心境会起伏变化,如同你看这月儿,此时哪怕是残月,你会认为那是月亮的笑脸;但失去情郎的姑娘看这月亮,却是一种凄美的残缺。

    所谓红尘炼心,会有一个勘破,却蒙了一层纱的过程,雾里看花,似幻亦真,直到人生体悟的过程,。这同样的水蜜桃,在你极致焦渴劳累之时吃下,你会发现,这才是人生最极致的美味和享受。”

    第三重境界,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体验人生百态之后,我们会发现,世间一切,如露亦如电,如梦幻泡影,终将大道至简,返璞归真,山还是山,水还是水。

    这,或许是历经繁华之后的勘破。”

    ……

    “公子,这里杀戮太多,要不你跟我到草原深处吧!我们淳朴好客的草原人会将你们当成腾格里般供起来的。”婉儿轻柔道。

    “草原人来到中原,烧杀抢掠,是什么让淳朴善良的草原人变成了凶兽?”

    “这个,婉儿也不知。只知道,部落内部尽管也有欺压,总体而言是淳朴善良的。

    如同狼群,对外是一体的、残忍的,对内却又相互庇护,相互扶持。”

    “草原之间的部落间有杀戮吗?落败一方呢?要么成为胜利方的奴隶,要么被杀掉?”姬天歌又问道。

    “草原里的狼群,也有各自的领地,婉儿只听说头狼之间为了狼王而战斗,但没听说一群狼为了领地将另外一群狼吃掉。婉儿也不知,人为何会这样?”

    ……

    姬天歌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中,却陷入了思考。

    “人的智慧开启,文明的到来,对这个世界到底是善,还是恶?

    孙子兵法的面世,开启了人类战争智慧,让人类战争的水平整体提高,看起来大善。

    然,原本的散兵游勇乌合之众,顿时都变成了铁甲军团,借山地之势,水火之威,却造成了双方更大规模的杀戮伤亡,这兵法,是善,还是恶呢?

    墨子的机关术,冠绝天下。原本推崇兼爱、非攻,以守城为主,但强大的如连射弩机,转射机最终用于了战争制造了更大的杀戮,是善,还是恶呢?

    这胡桃坞,可以没有人类,甚至更加枝繁叶茂,鸟兽成群。

    然,人类却不能没有大自然。

    然,人类却是这大自然最大的破坏者。

    如果人类的智慧没有开启,世界会怎样?会不会破坏力会小一些呢?

    难道,这便是后世之人,脑域如同封印一般,仅能利用不足一成的原因?

    这些先贤春秋之后齐齐遁世,要么假死,他们都去哪儿了?”

    ……

    晨曦的朝霞洒向这室外桃园之时,山谷内炊烟袅袅,雾气蒸腾,鸡鸣狗跳,一片祥和的烟火气息。

    天亮开始,姬天歌边陀螺般的忙碌了起来。

    先让婉儿找来谷内的木匠,打了几个木匣子。又安排着闲极无聊的李牧护卫,活了一大堆泥,将泥巴反复揉捻后,装入木匣填满,再抽出木匣,地面便留下一个方正的泥块,泥块风干之后,便是土块。

    春秋时代,最不缺的是木材和石头。

    房屋,要么是石屋加木料,要么是木料加篱笆,或者是夯土砌墙,但缺点也非常明显,石屋,普通人家根本盖不起;木屋草芦,四面漏风。

    而土块大小标准,所砌房屋结实耐用,冬暖夏凉,普通的家庭都盖得起。

    是的,姬天歌准备砌一间土木石结构的样板房屋,此处将是一个很好的修行之处,改善一下居住环境,还是很有必要的。

    衣、食、住、行,乃民众生存的根本。

    至于胡人,或者战国的劳苦大众是否会模仿,举手之劳,赠人玫瑰、手留余香,说不得还能收获信仰点,何乐而不为呢?

    ……

    安排完打土块,紧接着安排桃花坞内的女眷,去采摘野长的蔬菜。

    春秋时代的蔬菜主要是葵、韭、藿、薤、葱五蔬,姬天歌又教女眷们认识了山椒、野蒜,花椒、枸杞、菌菇、山笋等大自然的馈赠。

    女眷们好奇中带着孩子,欢天喜地的满世界去采摘。

    而这些作料,就是姬天歌开酒楼,做出独一无二菜品的秘密武器。

    ……

    随后,姬天歌让纪鸣给雪龙驹架上马鞍,马鞍左侧挂着两壶箭羽,右侧吊着一根狰狞的狼牙棒,自己背上新制的千斤大弓,翻身上马。

    在这山地骑马射箭,也是来此短暂隐居的重要原因。

    “咴溜溜……”

    一声马嘶,这雪龙便要撒欢狂奔。

    而作为姬天歌的贴身侍卫李牧,见势也翻身上马,并排而行。

    “昨夜你修行了一夜的易筋经,感觉如何?”

    “从未有过的好,浑身充满了力量。谢谢师兄!”

    看来,李牧的崇拜还是很有诚意的。

    李牧看着雪龙身上安的马鞍十分好奇,但也是不屑的

    “有了这马鞍,如同固定的光滑的马身,人便不会跌落。论奇思妙想,我确实不及师兄,

    然,师兄的马术,想必极其有限的。”

    姬天歌控制住马速,缓缓向慕容指定的连通后山的出口方向走去。

    却见玲珑在草地上如同踏浪般,凌波微步追来,除去面具的容颜,白里透红,渗透着细密的汗珠,更是风情万种。

    “公子,玲珑也要去。”

    紧跟着玲珑身后的,是快速滚动黑妮,呜呜的低鸣抗议着。

    “女人,在这谷内带好黑妮,待为夫为你们打猎归来。”

    二人尽管朝夕相处,耳鬓厮磨,却恪守周礼,发乎情,止乎礼,一句“为夫”又让玲珑心尖颤颤。

    玲珑顿时霞满双颊,却跺脚娇声道:“不,公子带玲珑一道嘛!”

    甜腻的声音,如同果香般馥郁清甜。

    却见黑妮不由分说,腾空而起扑向姬天歌。

    “上来!”

    好在马鞍打的够长,黑妮直立着,前爪抱住前鞍桥,玲珑堪堪卡在后‘鞍桥,娇羞无比却紧紧怀抱着姬天歌的腰,脸贴在背上。

    “走,出发喽。”

    在谷内慢悠悠的走了三四里才来到出谷口。

    谷口照样早已守候两名守候,转到岩石,出了谷口,便是广阔的山林。

    胡人大汉提醒道:“山林中有野兔、麋鹿、野猪、甚至还有虎狼豹熊,公子要多加小心!”

    难怪胡桃坞内没有凶兽,巨石一堵,便是内外两个世界。

    来到坞外,而早已急不可耐的雪龙驹顿时展蹄狂奔,而李牧看向狂奔中的姬天歌,目光中充满不可思议。

    原来,有了马鞍之后,却见姬天歌双脚蹬在马镫上,而腰臀却是悬空状态,随着狂奔的雪龙驹的起伏,姬天歌如同悬在半空纹丝不动。

    而此刻的雪龙驹受理却是最平稳、最省力,脚蹄腾空,如腾云驾雾般狂奔。

    之所以在谷内,行走缓慢、颤颤巍巍,是不想让胡人知晓马鞍的作用和秘密。

    此时,姬天歌在狂奔的马背上,搭箭满弓,对着受惊的狂奔的野兔。

    “噗”的一箭,穿了个通透。

    黑妮即刻从马背腾空而下,扑上正在抽搐的野兔。

    而姬天歌快速从野兔身边掠过,吼了声“抱紧!”

    整个人从马背侧滑,手顺势一抓,拔出了野兔身上的箭矢。

    这让李牧惊呆了!

    狂奔的马势未减,人却从马背几乎一个倒栽葱,抓起猎物,身形顺势弹起坐正。

    试问,没有马鞍,人如何受力?一头便栽下马背。

    而之前姬天歌也曾在马背上射箭,难度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马在跑,人随着马颠簸上下起伏,再加上逃窜的野兔,如果能射中,基本上…..是撞上的。

    随着姬天歌与马儿的越发协调,射箭的精准度也开始大幅的提高,从开始巴掌大的靶心,逐步缩小为铜钱大小。

    “趁此机会,你也多练习飞刀,无需瞄准,也瞄不准的,全凭感觉。”姬天歌对身后的玲珑大声吼道。

    “我坐到前面来!”

    马速未减,却见姬天歌一甩腰身,玲珑环抱着姬天歌离马飞旋,像陀螺般转移到前方,却面对面趴在姬天歌怀里。

    颠簸的马背上,暖玉温香,别有一番滋味。

    玲珑感觉到姬天歌身体不可遏制的出现了异样,清丽的面容羞红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嘤咛…...公子,练飞刀……使不上劲。”

    醉眼迷离、吐气如兰。

    “这个李牧,就没一点眼力劲!”姬天歌看着不远处的李牧,咒骂一声,却又不得不控制在心猿意马,收回漪念。

    “吁……”

    雪龙停下,姬天歌跳下马来,“你心无旁骛的独自练习漂移飞刀。注意要蹬住马鞍,身体悬空,保持身体的平衡。”

    ……

    李牧策马来到姬天歌身边:“那个……师兄,你这套马具,也给我打一套。”

    “我不是看你的目光,很不屑的样子吗?”

    “有吗?分明是羡慕呀!”

    “装上了马具,马背上的伸展性和腾挪空间,大了几倍不止。而且,连马速都能快三成。

    有了这套马具,我李牧将来定驰骋草原。”李牧脸上浮现出舍我其谁的熊熊战意。

    后世记载,李牧成为战神,分为两个阶段,而北部边境,抗击匈奴,未尝一败,草原封神。

    “这马具,便是李牧抗击匈奴的利器之一吗?”姬天歌内心如激雷炸响,却面若平湖。

    “师弟,这马具将是战争利器,在非关键时刻,必须要保密!否则,如果大家都用马具,又等同于现状。”

    “我就知晓师兄是不会藏私的。此中要害,师弟明白。”

    ……

    倏然间,却见正在啃噬野兔的黑妮警觉的黑毛炸起,姬天歌凝神异瞳,穿透树木障碍,却见三里地外,雪龙驹驮着一脸煞白的玲珑风驰电掣回归,再往后看去,却见一头小水桶粗的青色大蟒张开着血盆大口,露出尖锐的獠牙,在后面电射而来,追逐这雪龙驹。

    “天哪,如此大蟒?”姬天歌惊呼道,“不好,玲珑又危险!”

    说话间,宛若游龙般,在树林中闪烁穿行,迅速向玲珑方向缩进。

    而李牧策马紧随其后,“师兄接箭!”

    姬天歌飞身接过呼啸而来扔过一壶箭矢。

    仅仅几个呼吸间,稀松的马蹄声和树叶的沙沙声传递而来。

    距离百丈,姬天歌感到周边的温度骤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沉稳的搭箭满弓等待。

    玲珑出现在射程后,而紧追而至的大蟒倏然弹射般再次缩进与玲珑的距离,张开血盆大口,估计再一个俯冲,便可把玲珑直接活吞了。

    “咻”的一声,

    只见一道黑色的闪电直接射入巨蟒的大嘴,“噗”的一声脆响,箭头从蛇头射出。

    “昂…….”

    一声令人心悸的痛苦嘶吼,在山谷中回荡。

    暴怒的青蟒放弃对玲珑的追击,转头向姬天歌扑来。

    “咔”的一声巨响,水桶粗青蟒甩动着如同铁棍的蛇身,将碗口粗的树木直觉打断。

    “玲珑快撤!”

    姬天歌霹雳大吼一声,兔起鹘落,在林中变换着位置。

    箭羽相对于青蟒蛇身,如牙签般大小,但这个牙签却在嘴中如附骨之蛆,让青蟒疼痛的在丛林山石只见横冲直撞的翻滚,向姬天歌疾驰而来。

    轰轰烈烈响个不停,大片的山林如同车祸现场。

    阻碍将军征程的,不是面前的高山,而是鞋中的一颗石子。

    试想一下,一个人嘴里竖着刺入了一根牙签,自己有无法取出,是何等的痛苦?

    李牧也电射而至,跳下马来,搭箭便射。

    “铛”

    如痛射在钢盔般的蛇鳞上,发出一声脆响,分毫未进。

    “这青蟒快成精了吧?刚才幸好一键射入蛇口,看来祸从口出,也适用于凶兽。”

    大又大的威力,小有小的灵活。

    大青蟒脑袋身体高高竖起距离地面四五丈,目光冰冷的看向两只两脚兽。

    姬天歌凝神异瞳,蛇皮血肉潮水般隐去,识海中只剩下巨蛇的肌肉和筋骨,每次蓄势攻击之时,根据肌肉筋蓄力的变化,预测着大青蟒的攻击方向。

    当蛇头电射而至时,如同离弦之箭,改变方向的幅度极其微小。

    料敌于先,再加上游龙魅影步,才是姬天歌敢于面对大青蟒的原因。

    二人拉开距离,但又在射程之内,相互骚扰和驰援。

    “向左......”

    “向前......”

    攻击李牧之时,姬天歌立刻大吼着指令。却总能快出一丝,给李牧精确的躲闪指导,加上树木之间的腾挪空间,让二人居然一直有惊无险的躲避着。

    时间一场,大青蟒攻击速度明显下降,而且更加暴躁。

    李牧瞅准时机,又是一箭,准确的射入大青蟒的血盆大口。

    如此大的标靶,比当初和姬天歌比试射核桃要容易的多。

    “昂……”

    又是一声痛苦的嘶吼,放弃了姬天歌,凶神恶煞的向李牧方向冲来,追击中却见大青蟒顺势一个盘旋,转身就开始回逃。

    溜了?!

    ……

    二人一脸懵圈。

    一根牙签都相当难受,刺入嘴中两根牙签,连嘴都闭合不上,还打什么打?

    “刚才,有个念头驱使我过去。”

    玲珑惊魂未定,“到了前面有座白石头琉璃山脉,却阴森森的,气温特别低。我感觉不对,回头就跑,没想到隐藏着一条大蟒居然追了过来。”

    “难道,蛇主火,说不得蛇心对玲珑是大补!”暗忖间,姬天歌转瞬间浑身一震,“白石头琉璃山脉?你和黑妮回山谷,我去看看!”

    “不要去了吧,大青蟒都逃了!”玲珑一脸后怕焦虑道。

    “大青蟒受伤了,去看看也无妨!我先送你们回去!”姬天歌道。

    “这条大青蟒,嘴里中了两箭,说不得过些日子会自行死去,我们完全无需冒险!”李牧道。

    “不,我是去求证一件事情!迫不及待!”

    “那,我也去!”玲珑道。

    这丫头只要姬天歌在,便天不怕,地不怕!

    姬天歌思忖片刻,道:“走。正好也可在巨压之下,练习游龙魅影。”

    根据玲珑的指路,一盏茶的功夫,几人来到白石山前,果真气温骤降,如同冰窖。

    而大青蟒也未回白石山,不知走向了哪儿。

    “天哪!硝石山!这可是发大财了!”

    姬天歌内心狂吼,取下狼牙棒,砸下一块透明的硝石,闻上去只有淡淡的刺激味道,“此硝石相当纯净,也难怪此处的温度如此之低!

    青蟒喜低温,说不得青蟒还要回来,明日再来,顺便练练身法。”

    随即又敲下几块透明度较高的硝石,

    “师弟,把衣服脱下来?”

    “作甚?”李牧一脸愕然。

    “用你的衣服把白石包起来带回去,师兄有大用!”

    “怎不用你的?”

    “谁是师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