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29章 跨时代饕餮大餐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回胡桃坞的路上,顺道又打了一头麋鹿、十几只山鸡、野兔,满载而归。

    慕容铮也回到了胡桃坞,眉宇间却时不时隐藏着愁苦。带来了几桶赵酒、两口大铁锅、甚至还搬来了一台古筝等物,大铁锅比想象中的要好。

    姬天歌看向赵酒,眼神一亮:“玲珑,把鬲()器取出来,下面倒上清水。”

    鬲,类似蒸锅,即可蒸,又可煮。

    “婉儿,倒出两酒囊赵酒!”姬天歌继续道。

    姬天歌取出一些硝石丢进清水中,然后把装满赵酒的酒囊扔进鬲中,盖上盖子。

    “你这是作甚?”婉儿好奇道。

    “我师兄的本事,岂是你能揣度的?定是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段。”李牧看似夸赞,实则淡淡的讥讽,心里却想的是,“我就不信了,看你能搞出个啥?!”

    ……

    慕容婉儿却对刚打来回来的大铁锅相当好奇:“这如同玲珑妹妹胸型的铁锅,到底何用呢?”

    玲珑差点又是一个趔趄。

    “玲珑,你们都来,我来分工。今夜,我为你们献上饕餮盛宴!”

    李牧,用上午打好的土块,磊两个灶台,能把这口铁锅放下;

    纪鸣,你们去把麋鹿的油脂取出来,然后把鹿肉切成方块;

    苟道,你去把鸡、兔褪毛刨腹,清洗干净;

    玲珑,你来揉一些麦粉,用一个铁锅烙饼;

    婉儿,你把野葱、野蒜、野山椒、花椒清理出来,分出一半,然后捣成菜泥。

    ……

    在姬天歌这个总厨的指挥下,胡桃坞内的女眷十分好奇,纷纷过来帮忙。

    所有的山鸡、野兔都均匀的涂抹野葱、野蒜等料泥,鱼肉醢(hai)酱、米醋、精盐腌渍了两刻钟。

    秋日的飞禽走兽的肥美个大,四五只山鸡、七八只野兔铁签穿着排排坐,烤的滋啦作响、金黄流油,伴随着作料的香味飘香十里。

    “阿嚏!”

    “阿嚏!”

    婉儿和两个五六岁大、粉雕玉琢的稚童蹲在烧烤前,双眼亮晶晶的盯着,不时的打着喷嚏。

    “你们都在打喷嚏,先回去,可以吃了叫你们!”

    “不!这是好闻的喷嚏!”

    “阿姐,这个烤鸡、烤兔味道好香啊!和以前味道闻着都不一样!”

    “阿姐,好了吗?狗蛋实在太饿了!”

    “阿姐,用荷叶包起来的鸡,裹上泥巴,埋在地下烤,会不会很脏?阿姆说不能吃脏东西!”

    ……

    这边刺刺拉拉炒菜的声音响起,浓郁的葱蒜香味扑面而来,各种炒菜也流水线般呈现;

    “阿姐,那个锅,说是叫炒菜,闻起来就像流口水。”

    “阿兄说,还有小鸡炖蘑菇,实在等不及了……”

    “那一大鼎炖麋鹿肉……啧啧啧……好了吗?”

    “狗蛋流口水,羞羞羞……”

    “是口水自己流出来的……”

    ……

    “开吃!”

    终于传来了姬天歌天籁般的声音。

    巨大的石几上,一大盆雪白浓稠的麋鹿腿骨汤,汤的表面漂浮着绿幽幽的野葱;

    一盆小鸡炖蘑菇、几盘不同蔬菜炒的鹿肉、一只烧鸡、一只烧兔、一大叠金黄的烙饼,红红绿绿、色香味俱全。

    再摆出一碟碟蒜泥野葱调料,每人斟满醇香的赵酒。

    慕容铮先端起一爵赵酒,大饮一口。

    “嘶……咻……怎的如此冰凉?简直是凉的透心,爽!”

    李牧将信将疑,也大饮一口,顿时双眼圆睁,憋着口气徐徐吐出,“攒劲的很!”

    婉儿、玲珑一直快速抽动着鼻翼,死死盯着菜,“你们慢慢喝,我们开吃!”

    “开吃!”

    众人也不矜持,看准了直接上手。

    “吸溜、吸溜……好辣……”

    “又辣又香……好吃……“”

    “又麻又鲜又香……”

    不怕烫、不怕辣,一口咬上去,外焦里嫩,肥美多汁,嚼劲十足,差点连舌头也给咬进去。

    慕容铮本想训斥毫无仪态的婉儿,上手之后,便默默不出声,只是加快了吞咽的速度。

    食不言、寝不语。

    只听到吸溜吸溜、呼呼啦啦、嘎嘣嘎嘣的风卷残云般的进食声。

    包含平日里喜欢互掐的纪鸣苟道,吃的满头大汗,连称过瘾。

    炒菜,是第一个吃光的;

    烧烤,是第二个吃光的;

    炖菜,是李牧包圆的。

    “李牧,给我留点……你小子怎么直接把盆端了?”

    众人吃的是酣畅淋漓、肚儿圆圆。

    “稍微欠一点……嗯,用大饼蘸料吃也很过瘾,婉儿,你尝尝?”

    “酸甜苦辣咸麻……味觉盛宴。”

    “没想到,菜品的味道如此丰富。”

    “此菜肴,整个列国,完全是绝无仅有,一骑绝尘!”

    “我现在相信了,咱们的酒楼一旦推出,横扫整个列国。”

    ……

    “师兄,这酒怎的如此冰凉沁人?和那个你说的硝石有关吗?”酒足饭饱之后,李牧悠闲的品着赵酒道。

    “对,和硝石有关。硝石提纯之后的效果更好!”姬天歌道。

    低度到高度酒的提纯,靠的是蒸馏技术。

    陈酒的提炼,保留了原有味道的本真,只是浓度提高了而已。

    由于酒精的沸点低于水,加热时率先蒸发冷却凝液。而这硝石的降温功能又能加速凝液过程。

    有了硝石降温,可大幅度提高蒸馏高度酒的效率。

    世界是阴阳相对,又阴阳平衡。

    除了加热法提纯,还有更简单的冷冻法。

    酒精的凝固点远低于水,到了冬日提纯酒精将更加方便。

    邯郸的冬日,当水结冰之时,酒精还是液态,把冰块取出,剩下的便是高浓度的酒精,效率更高!

    ……

    当然,这也并非姬天歌获得硝石狂喜的原因。

    “慕容先生,知道哪儿有硫磺矿吗?就是有臭鸡卵味道的矿石?”姬天歌问道。

    慕容铮思忖片刻道:“有,在胡人区的的山脉,我见过。甚至湖水煮的沸腾。”

    姬天歌大喜过望:“方便的时候,帮我取来一些?臭蛋为越重,意味这硫磺越纯。”

    李牧突兀道:“军需库里肯定有硫磺。火箭就是用松香、油脂、硫磺制作而成。师兄要的急的话,我去弄一些来!”

    ……

    有一种直觉,信梁城之战日期越来越近,搞不好就在祭月节前后。

    战场,必须要去的。

    去战场之前,必须多一样保命的底牌。

    这个意外消息让姬天歌心头更加踏实。

    武力不足,土火来补。

    有了绝对的杀器,管你是啥修为?只有是肉体之躯,敢惹老子,一土雷丢出去。

    黑火药的问世,标志着战争由冷兵器时代进入热兵器时代。

    晚唐虽领先数百年研发了火药,却堪称起了个大早,却赶了个晚集,火药更多的用于烟花炮仗,沉醉在光怪陆离的迷彩之中。

    直至明朝,西方将黑火药的比例调整至最佳,威力最大,并应用于战争,成了冷热兵器的拐点。

    姬天歌完全没有想过,要把黑火药提前近两千年移植到这个时代。

    在这个世界如同看客一般,并不干预历史的发展轨迹,有了土火,也仅仅小范围使用,自保而已。

    ……

    “关于酒肆,我们还要细细铺排一番,比如你说的这炒菜的技艺和配方?”慕容婉儿依然沉醉的美味之中,对硫磺、硝石之类的浑然不感兴趣。

    姬天歌道:“酒楼命名为醉仙楼,三美特色,美人、美食、美酒。

    婉儿掌柜现在就可以张罗热辣大方的胡美人,提前训练,以后提供端菜、送茶等服务。

    同时需要一些庖厨,男女都可以,专门烹饪各种菜肴。明日,便可将庖厨送来,我开始教他们做菜。”

    姬天歌非常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厨艺,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炒菜,本来就是美食的一大进步。

    春秋时代,作料使用极其匮乏。有了作料的去腥和提味,味道口感成倍上升。

    其实从营养能量守恒角度看,几乎没变化,甚至损失更多,便却骗了自己的味觉而已。

    “明日,我便找些女眷来学习这庖厨之艺。”

    婉儿突然想起什么,一脸狡黠道,“哦,对了,要不要我找几个环肥燕瘦的胡人女子来服侍你?她们将服从你的一切命令,是一切命令哦?!”

    “庖厨学艺之事可行。”慕容铮瞪了一眼婉儿,“其余之事便免了,婉儿不要乱出主意,这会破了天歌公子的修行之心!”

    “其实……片叶不沾身……也行……”姬天歌内心嘶吼。

    ……

    慕容铮看向姬天歌,似乎又欲言又止。

    “发生了什么事吗?”姬天歌眉头微蹙,“慕容先生有话直说,坦诚,是最低的沟通成本。”

    “我们借一步说话!”慕容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