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31章 别问是劫还是缘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晌午时分,姬天歌背着一个硕大的蛇皮口袋,稍加易容,骗过众人,便一人悄悄的离开胡桃坞,向硝石山方向,施展着游龙魅影步,一路疾驰。

    一头十余丈的大青蟒,发起狂来,无差别的横推,人越多越危险。

    距离硝石山四、五里地时,便听到大青蟒的嘶吼。

    “昂……”

    高亢的嘶鸣如同呻吟般,时高时低,时断时续,似乎痛苦万分。

    看来,相对于大青蟒庞大的身躯,两根牙签大小的箭羽位置正确,真可以要了他的命。

    距离二里地时,能清晰看到三十余丈高的硝石山,而大青蟒就躲在硝石山内嘶嚎。

    又行至一里地,大青蟒发现了姬天歌,仇人相间,分外眼红。

    “昂……”

    对着姬天歌就是一声嘶吼,血盆大口喷射出一道血雨。

    估计,这大青蟒几乎一天一夜都没能闭嘴,滞留了许多血液。

    姬天歌就静静的看着大青蟒,只是距离太远,超出了有效射程,。

    大青蟒勃然大怒,报仇心切,腾空般向姬天歌电射而来。

    “昂……”

    又是一声嘶吼,愤怒的嘶吼,血液如雨雾般喷洒,或许在发泄无边的怒火,或许以为一嗓子能把眼前的这只两脚兽吼死!。

    “嗖……”

    姬天歌怎能错过这转瞬即逝的战机,又是一箭射入大青蟒的嘴中,

    “噗呲……”

    将巴掌宽蛇信直接钉在了上颌。

    “昂……”

    又是一声惨呼,却如同从胸腔中发出。

    巨大的疼痛呼唤起了青蟒的记忆,转头就跑。

    ……

    姬天歌再次凝神异瞳,向山体扫描透视看去。

    片刻之后,果真发现了端倪。

    硝石山居然有一个中空的岩洞,洞口被硝石掩体遮盖,洞内空无一人。

    岩洞有人为的痕迹,宽五丈左右,纵深十丈,高三丈,有两个三丈见方的工作面,工作面均有几个硝池和大大小小的灶台。

    “天,这就是最古老的道家提硝炼丹处?只是,这些人都去哪儿了?”

    受伤的大青蟒不知从何处钻入岩洞中,蜷缩一处,痛苦不堪。

    工作台上堆放着一些竹简,或许都是神秘人留下的蛛丝马迹,对姬天歌充满着致命的诱惑力。

    姬天歌忍住冲动,没敢进洞。

    进去开玩笑,洞内腾挪空间太小,无限缩短了与大青蟒的距离,如同铁棍般的蛇身碾压过来无处躲藏。

    不得已,在外围挖了一大蛇皮口袋纯度较高的硝石,待研制出炸弹,再回来收拾它不迟。

    或者,等些日子,说不得大青蟒会自己死去。

    ……

    回胡桃坞的路上,老远看见玲珑骑着雪龙驹风驰电掣般赶来,黑妮半站立着,两只前爪抱住前鞍桥,威风凛凛。

    玲珑老远看见扛着硕大的蛇皮口袋,施施然走来的姬天歌,居然双眼一红,调转马头,却停留在原地,微微抽动着肩膀。

    “女人,你缘何哭泣?谁敢惹我家娘子不快,看老子不把他屎打出来!”

    “你知不知道这么危险,你还独自前来,护卫们急疯了,我有多担心你?!”

    “黑妮,你骑着大马回去,我来安慰你娘!”

    黑妮傲娇的一扭头。

    玲珑顿时一脸嫣红:“啐……谁叫你安慰,就知道……使坏!”随即跳下马来,“快把口袋放在马背上,别累着。我们顺便打些猎物回家,坞内的女眷都等着你教他们做菜呢!”

    回胡桃坞的路上,二人施展步伐,又打了些野味,又采了些许山珍,甚至,还挖了一颗百年的人参,这可是真正的野生人参呀。

    春秋时代,人少地广。

    大自然,漫山遍野都是宝!

    ……

    回到坞内,见二人平安归来,护卫们才长长的松了口气。如果姬天歌出了意外,这些护卫陪葬倒远不至于,但一定会受到降级和责难。

    护卫中,不全是李牧的心腹,有两人属于荆棘鸟,有两人属于王室护卫。而在此护卫期间,居然被姬天歌安排打土块,让他们对姬天歌内心多有埋怨。

    春秋战国,百花齐放,辩论之风盛行,立刻分成了两派。

    “整天神神叨叨,一个男人,居然教女子做菜!”

    “但是,昨日的菜,的确太好吃了!民以食为天,如果普及,可以惠及道每一个百姓。”

    “嗤……大丈夫岂能整日贪这口腹之欲?孟子曰,我等应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

    “寻常百姓安有鸿鹄之志?就凭昨日天歌公子发现更多可食用野菜,菌菇、山笋、山椒、野葱等野菜,可以让多少百姓受惠?吃饱、穿暖、住好,比甚虚头巴脑都来的实在……”

    “嗤……饱暖思**。”

    如果天歌公子在此,估计只能回应两个字,“卧槽!”

    ……

    “人家天歌公子创造的杀毒神液,治疗创伤有奇效,以后我们上战场,就不怕受伤了!这可是大济苍生之物。”

    “所以我来做护卫。如果姬天歌有危险,我等愿意奉献生命来保护他。

    然,现在安排的是甚事?打土块?说是盖房子?我等是军人,保家卫国,怎能做如此低贱之事?”

    “百姓连房子都没有,何以为家?你保谁的家?”

    “不是有茅草屋吗?怎的就不能住人?条件恶劣一些,不是正是苦其心志……”

    如果天歌公子在此,估计只能还是回应两个字,“卧槽!”

    ……

    姬天歌倒不知道护卫对他意见很大,又开始忙碌起来。

    不过就算知道,估计也只能说:“夏虫不可语冰!”

    一边指导着婉儿及女眷们做菜,一边提炼着硝石。

    土法提炼硝石,最简单的办法三步

    一、将燃尽的草木灰溶于水,把渣滤除。

    二、然后将硝石放入于草木灰水溶液中,滤去沉淀,加热煎熬,浓缩结晶。

    三、再次加热滤去食盐溶液,剩下的结晶便是高纯度硝,学名叫硝酸钾。

    当姬天歌提炼出一堆纯净的硝石时,慕容复与李牧同时回到胡桃坞。

    “师兄,你要的硫磺带回来了!”

    李牧边说边卸下一只大箱,喝了一大口冰镇马奶酒,“爽!

    师兄,三件事:

    一是赵王丹及三君子都很挂念你,要求你最多三日后回宫主持基地事宜;

    二是墨门剑客李师师已到王宫,本想一起来,被我拒绝了,那妞太冷了,估计我干不过她,长的倒是……”

    “停停停,第三件事!”

    姬天歌又好气又好笑的打断李牧。或许,只有在姬天歌面前,才会显出如此可爱一面。

    平日里,倒还不完全是孤芳自赏,同龄人中能与李牧思想共振之人太少,所以宁愿沉默。

    “哦,这第三件事是七日后,祭月节,你与三国公主的婚仪照常举办,届时将昭告天下,意味着你的假死隐居即将结束。”

    ……

    姬天歌看向一脸轻松的慕容铮,“赵罡的事情解决了?”

    赵罡作为平原君的至亲,也分配了一些基地筹备示意,他也知道姬天歌在隐匿假死中。

    “解决了,哈哈哈!”

    慕容铮开怀大笑,看着一脸疑惑的姬天歌,解释道,“我说,你看山了婉儿,趁我不在,你们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他什么也没说,脸色极为难看!”

    玲珑一惊,似笑非笑的看着

    姬天歌一脸尬笑,哭笑不得:“这是制造舆论逼我就范呀!”

    婉儿满脸顿时浮现了一层娇艳的胭脂,仿佛那玫瑰,瞬间怒放,连雪白的肌肤瞬间蒙上了一层氤氲的粉红。

    “爹,我没有,……你还让不让女儿活了?”

    说罢,跺跺脚,扭身不知跑去了何处。

    所谓胡风开放,倒不如说,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还是缘。

    春秋时代草原上的女子,比周礼管制下的中原女子要幸福自由的多,有自己选择爱人的权利,甚至没有太多的繁荣缛节,便把身子交给了对方。

    然,慕容婉儿虽是草原女子,自幼受周礼的熏陶,属于半遮半掩,欲拒还迎那种。

    ……

    慕容铮出神的环视着胡桃坞,满脸浮现着难以言表的的神情。

    “爹,你想什么呢?”

    “天歌来了之后,整个桃花坞变了。如果说,以前叫活着,现在每天都在变化,每天都有惊喜,每天都有进步,现在叫生机勃勃。

    孩子,你看,那几个木匠,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但看工匠的专注的神情,必定是能打动他们内心的东西。

    你看,这么多的土……什么来着?”

    “爹,天歌公子管拿东西叫土块,盖房子用的!”

    “此种方正之物,所建房屋,必然横平竖直,而且冬暖夏凉,关键是家家户户都盖得起。

    我看,十多人,三天就能盖起一座大房子,

    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

    “还有,昨日的膳食,所有原材料都是一样的,就是多加了些辅料,换了个做法,味道却直接升华。而且,不是他指出,我们或许永远不知,还有那么多可食之物。

    百姓,关注的就是衣、食、住、行,包含他们四人的短衣,又凉快,又节省布料。”

    “婉儿,爹把你交给她,你真的愿意吗?你真的喜欢他吗?”

    “相对于赵罡,婉儿肯定愿意跟着天歌公子。他像一本我永远都读不完的书,诱惑我想读下去。”

    “婉儿,爹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会看错人。咱们胡人的婚事,很简单,喜欢就好。你去和你娘聊聊,她有话交代你!”

    ……

    此时的姬天歌趁着夜色,带着硫磺、罡炭、硝石,还有几个坛罐,来到胡桃坞外,迫不及待的开始测试这跨时代的杀器。

    李牧自然是好奇,说是帮姬天歌扛东西打下手,寸步不离的跟着。

    “这是师门的最高秘密,本不属于这个时代,因为你是师弟,才让你见证奇迹。

    然,是师兄让你看的时候,你才能看!

    现在,向后转,走出百步,为师兄警戒。”

    姬天歌一句话让李牧浇了个透心凉,不死心道:“玲珑为何可以参与?”

    “我是公子的贴身侍女,是师尊允许的!”玲珑满脸嫣红,却有一丝得意。

    片刻之后,姬天歌拉着玲珑躲在大树背后,伸开双手,开始神棍:

    “天神呀!赐予我力量吧!”

    话音刚落,

    “轰咔……”

    伴随着炽热的白光,一声惊雷炸响,惊散鸟兽无数,地面赫然留下一个深坑。

    李牧目瞪口呆的看着深坑,震惊中更加崇拜的看向姬天歌。

    “师兄,你这真的把天雷引下来了?”

    无论是师兄的咒语起了作用,还是几种粉面引发如此大的动静,完全超出了李牧的认知。

    即便,李牧知道由此三物能配置火药,但却不知配比。

    开玩笑,火药早于西方几百年问世,愣是没有摸索出最大威力配比。

    按西方传到明代,按一硝二磺三木炭配方,就是16两为1斤制,一斤(500g)硝酸钾,二两(62g)硫磺和三两(93g)木炭最佳配比;

    如果按西方的百分比,则是75%的硝、15%的木炭、10%的硫磺配比。

    这也是没有完全避着李牧的原因。不知配比,自行摸索,简直难于上青天。

    ……

    一次性成功,让姬天歌信心百倍,威力极其满意。

    随后又连续测试了两次,都极其成功,至于威力,凡人的肉体之躯肯定扛不住。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通常而言,连续三次的成功,便形成了万次成功的最大概率。

    消除了偶然爆炸因素,测试完美!

    一连做了三罐土火成品。

    差点没忍住,现在就去硝石山轰杀那条大青蟒!

    “师兄,你这个东西叫个啥?”

    “吾乃天命在身,具备召唤天雷之力,来凡界轰杀一切魑魅魍魉,此物,故名天雷。”

    “师兄,我感觉你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天黑黢黢的,掩盖着三张黑黢黢的脸,却让三人兴奋间露出白牙格外晶亮。

    姬天歌痛痛快快的在湖边沐浴房洗浴一番,便回到了茅草屋,顿时眼前一亮。

    却见出水芙蓉之后的慕容婉儿独自呆在姬天歌的房间,穿着一身红裙装,点着两只红烛,大片的雪白肌肤照射的如同熟透的水蜜桃,粉嫩嫣红。

    “婉儿,这么晚了,你怎么不去休息?”

    “刚才打雷了,奴家害怕!再说……”

    说话间,婉儿羞答答的低下头,冰蓝的眼眸蒙上一层水雾,不安的揪着衣角,传出天籁般声音,“再说,爹已经把奴家送给公子了,阿母让奴家夜间服侍公子!”

    “啊?……”姬天歌目瞪口呆。

    “轰隆…..”

    如同一声一座小山,砸进姬天歌原本潜激暗流的心海里,顿然滔天巨浪。

    “嗯……这是老天来考验我的意志的吗?我的意志是如此薄弱……”

    “如此口干舌燥,嘴边成熟诱人的水蜜桃,吃呢,还是吃呢?……”

    在姬天歌思想斗争间,却见刚沐浴结束的玲珑,莲花漫步般来到婉儿身边,如同不胜娇羞的水莲花,内室里瞬间又多了一种草木清新的馨香。

    “婉儿妹妹,公子每晚都不睡觉的。他要练功,而且……他还不能破了元阳之身。”

    以前是婉儿称玲珑妹妹,玲珑并不在意。现在你都要进家门了,规矩还是要有的!

    见婉儿冰蓝双眸透露着疑惑,玲珑随即拿起一个水囊,“你看,这个水囊现在是无漏的,水不会漏出来。

    公子修行,要用真气把这个水囊装满。而一旦破了元阳之身,如同在这水囊破了个孔,就漏气了!”

    “那岂非,永远都不可以?”

    婉儿大惊,随即反应过来,勾着脑袋看着脚尖,满脸酡红,羞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这倒不是,要到一定境界就可以,但,是何境界,我们现在也不知。”玲珑边说便拉着婉儿的手,“走,我们这边说话,我给你讲天歌公子的事!”

    婉儿不由自主的跟随着起身,却又不舍的看向姬天歌,目光缱绻缠绵。

    玲珑也是回眸一笑,只是有些玩味:“凝神静气,专心练功!”

    姬天歌张张嘴,又无力的闭上,内心呐喊道:“其实漏一点,也没关系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