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32章 天雷轰杀大青蟒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翌日清晨,闻鸡起舞。

    胡桃坞内百鸟叽喳、鸡飞狗跳,生机盎然。

    姬天歌又开始有板有眼的重复的基础剑式,劈、点、撩、抹、绞、架、崩、挂、穿、斩、扫、腕花……

    虽,早已把李牧的剑法刻录在大脑,甚至肌肉筋骨的运行协调轨迹。

    如果愿意,已可以临摹出李牧的剑招,

    然,姬天歌依然重复的枯燥,似乎想把这些基础剑式练到极致。

    “天歌,我马上出谷,明日晚些回来,可需要我带回什么东西?”慕容铮道。

    女儿昨夜都在你屋睡了一夜,一家人了,慕容铮说话便随意了多。

    姬天歌如知晓慕容铮是这般想法,定会大叫冤枉:“我毛都没碰一根。”

    “慕容先生,按这张羊皮卷,找铁匠给我打出来。”

    姬天歌摊开羊皮卷,指点着道,“这个球形的空心铁球,打上五十个;这个圆锥箭头的铁壳,打上一百个;这个铁箱打上三个。

    其中,这个圆锥箭头工艺要求要求精度,需要倒模,成品后需要打磨光滑。

    哦,对了,这些东西要保密。”

    慕容铮虽然好奇,但姬天歌没有解释是何用途,慕容铮便不问。

    这便是人情练达的默契。

    姬天歌暗自给三物分别起了名字。

    管圆球型的叫手雷,管锥形的叫箭雷,管铁箱炸药包称为炸雷。

    意味着,天雷杀器,即将问世,当然,仅限于自己使用。

    铁壳容器的作用,是将火药能装的瓷实一些,威力更大。

    但昨夜制作的陶罐天雷,威力已然不小,轰杀那条大青蟒,应该是足够了。

    ……

    晌午时分,一群马队,轰轰隆隆、风驰电掣向硝石山疾行。

    看马队阵型,就显示出专业的军事素养。

    李牧在最前锋如同箭头,姬天歌、玲珑、纪鸣、苟道排成一线,如同箭杆,十名护卫呈扇形半包围,如同弓身,拱卫着中间的五人,像一张反弓的弓箭,平稳快速的推进。

    行至靠近硝石山四五里地,又传来大青蟒令人心悸的嘶鸣。

    惨声是已时断时续,透着一种虚弱。

    相对于第一次听到大青蟒全盛时期的带着穿透音爆的嘶吼,已不足三成。

    姬天歌急于轰杀大青蟒,倒不是为了急于打开硝石山,而是这大青蟒不知修炼了多少年,现在每消耗一天,都是在损失宝血。

    宝血,全都是我的!

    靠近硝石山三里地时,所有的护卫留下来警戒;

    靠近硝石山一里地时,所有人原地等待,此处已是全盛阶段大青蟒闪电攻击的范围;

    姬天歌凝神异瞳发现,人工涵洞中,到处都是大青蟒的血痕,而大青蟒脑袋血痕累累。

    “它这是无法忍受疼痛,想自杀吗?”

    姬天歌目瞪口呆,一脸不舍道,“宝血呀!浪费呀!暴殄天物呀”

    再次凝神扫描,发现宝蛇居然是从排烟孔洞进入,而大青蟒就在孔洞下方。

    姬天歌几个兔起鹘落向排烟孔攀岩,同时一直凝神异瞳关注着洞内的动静。

    极其轻微的异动也引起了嗅觉敏锐的大青蟒的警觉,慢慢直立起来,死死的盯着排烟口。

    突然,排烟口出现一张让它刻苦铭心仇恨的脸,

    “昂!”

    本能的一声怒吼,仿佛想一口气将这只两脚兽吹死。

    事实上,在全盛时期,十丈距离,啸声带来的高速气流,的确可以把姬天歌吹飞。

    现在这是受伤严重,而且嘴里四处漏气,威力不足三成。

    “唉!祸从口入呀!,就是不记事!”

    一团黑乎乎之物,准确的掉进大青蟒嘴里。

    “轰咔”

    一声惊雷巨响,在硝石山内爆炸。

    整座硝石山微微抖动,无数的山石碎块从山顶滑落。

    硝烟散去,大青蟒整个蛇头没了,血液喷射四溅。

    姬天歌声凝成线,霹雳大吼一声:“一起过来!”

    直接从排烟孔滑入涵洞,洞内空气极其浑浊,从内部打开机关,推开石门,新鲜的空气铺面而入。

    血气挥发的很快,姬天歌来不及检查洞内之物,来到宝蛇喷血处。

    血液滚烫刺痛,如同钢针般从体外穿透着姬天歌的身体,姬天歌用尽全力将巨蟒上半身拖到一个石槽,鲜血向石槽喷去。

    几道人影进入。

    “让护卫在外护法,抓紧时间大饮青蟒宝血。”

    玲珑一脸嫌弃:“我才不喝这么恶心的玩意。”

    “玲珑你来看,这是什么?”

    玲珑好奇的走进,却见姬天歌倏然出手,抓住玲珑,满脸蛇血笑的格外狰狞:“这可由不得你了,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给我喝!”

    玲珑猝不及防,脑袋直接摁在一个蛇身血洞上,几个呼吸,玲珑开始挣扎。

    姬天歌把手松开,玲珑深深的抬起头大口呼吸着,还未及说话,再次又给摁了下去。

    而此过程,黑妮看在眼里,并没有替娘打抱不平,只是略微停滞了一下,立刻放在宝蛇身上,找了个位置,开始大口的舔舐。

    蛇血,并不腥臭,甚至有种淡淡的清甜。

    玲珑不再挣扎。

    李牧等人哪里不知道机会难得,每人寻了一处,开始大口吞咽宝血。

    尽管宝血进入体内开始灼烧,每个人都忍住痛苦,直到肚儿圆滚滚的再也喝不下去。

    “叫护卫进来分润!”姬天歌道。

    说完,直接跳入血池,血池像顿时沸腾般,穿透着皮肤,向血肉筋骨渗透。

    ……

    宁心静气,抱首归一,

    保持着识海的清明,进入易髓经的修炼状态。

    在体内横冲直撞的能量如同被指挥般,各就各位按照规定的线路运行。

    能量快速渗透到碎裂之处,直达骨髓,灼烧着骨髓的杂质,

    一股股暖洋洋的能量在顺着顺着七经八脉运行,体内的气流如万马奔腾、突突作响。

    一刻钟过去了

    两刻钟过去了

    ……

    血池的宝血减少着。

    巨量的血气进入体内转化为精血。

    “炼精化气!”

    身体开始充盈膨胀,再次压缩……

    血池的血吸干了,只剩下一团粘稠腥臭的污渍

    还差一点点。

    姬天歌起身取出鱼肠刃,找出蛇胆,忍着恶心,三两口吞下去。

    “吃了蛇胆,不仅对异瞳有益,说不得百毒不侵。”忍着不适,几口便把蛇胆吞入腹中。

    巨大的能量又开始在腹中翻腾辐射。

    又找到蛇心的位置,挖开鳞片。

    玲珑大饮宝血修炼之后,一扫之前的病态,精气神旺盛了许多,见姬天歌又在捣鼓,好奇的蹦跳过来,“这是什么?”

    “这里可是好东西,对你有大用!”姬歌皮笑肉不笑道。

    玲珑一惊,本能的正欲逃离,再一次猝不及防被姬天歌如同抓小鸡,“这是新鲜的蛇心,可是大青蟒最精华的部位。蛇主火,吃心补心,你把它吃了!”

    “我不吃,太恶心了…给我烤熟了吃!”玲珑在空中扑腾着,抗议着。

    “这可由不得你了,烤熟了营养流失大半,趁着新鲜,你给我把它全都吃了。”姬歌像个大灰狼,嘿嘿笑道。

    说完,直接把蛇心摁在玲珑的嘴上,

    “呜呜…我不吃…”玲珑挣扎道。

    姬天歌向玲珑的穴位点去,玲珑不由自主的张开嘴,蛇心终于喂了进去,或许并没有想象中的恶心,玲珑满脸委屈的看了姬天歌一眼,巨量的能量释放让玲珑不得不盘膝打坐。

    而此时,早已压制不住能量的姬天歌盘膝进入修炼状态。

    ……

    蛇胆如同一颗浓缩的能量炸弹,向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辐射。

    体型再次像充气的气球般开始膨胀,极致向丹田压缩,

    再次膨胀…..压缩…...

    “嘭”的一声

    体内的桎梏再次被打开,丹田再次扩大,原本绿豆大的莲子变成了黄豆大,隐隐有个凸起。

    “这玩意是要发芽吗?难道我的丹田要长一棵树?我现在是啥修为啊?”

    站立起来,身体发出炒豆子般的爆响,浑身充满着爆炸的力量。

    找了个水潭,洗去浑身的排除杂质毒素的污垢,一身清爽,明眸皓齿、丰神俊逸。

    一拳砸向岩壁,

    “砰”的一声

    如同铁拳,整个拳头尽腕没入。

    看着如晶玉般的双手,喃喃自语道:“骨质也进化了。否则,这一拳的反震力量,就能把拳头震碎。”

    在涵洞内找打几只鼎,测试力量,评估之下,仅肉身的力量应该是一千五百斤左右,要按战国的武力值,应该在武宗以上了。

    武宗巅峰,可达到三千斤的力量。

    战国武者,以体修为主,少数人能练出内力,这内力似乎又与自己丹田的真气不同,好像低半个等级。

    想知道修为进阶和秘密,需要1000个信仰点呀!

    无论如何,自己突破了。

    强大,意味着掌控,强大的感觉,真好!

    ……

    一股强大的血气狼烟在洞内蔓延,众人齐齐突破,或多或少都有所精进。甚至,有两名武者,直接突破了一个大境界。

    连黑妮的个头都大了一圈,已经有小狗般大小。乌黑的毛发,却偶尔散发着蓝宝石般的光泽。

    护卫们看向姬天歌,感激之情,溢于言表,包含辩论持反对派的几人。

    “叮……”

    来自众护卫的感恩。

    ……

    “师兄,我已经进阶到武宗境的中期,今日的修炼,抵得上半年的苦修!”李牧喜眉滋滋,相当满意。

    自从认识姬天歌这十多天,好运连连。

    护卫有功,晋爵一级;

    修炼了易筋经,体质正在变化中;

    今日干脆直接突破一个小境界。

    “师兄的胆子太大了。这巨蟒已长出鳞片,我看都要兑凡为妖了,正常攻击,我们全体护卫也干不死它,弓箭,根本就射穿不了!”李牧看着已干瘪的大蟒,有一些后怕。

    “估计,这大青蟒,有几百年没见人,或者从未见人,更不知道有弓箭这种武器。也是侥幸!”

    姬天歌向涵洞环视一圈,这里面的硝石已提纯过,只是,洞主并未掌握草木灰溶解提纯法,但也精纯了许多。

    “师弟,你们分为两组,一组尽可能的装这些提纯过的透明度高的晶石,另一组,不要破坏大蟒蛇皮,将大蟒肢解,然后带回胡桃坞!我们继续炖宝蛇汤喝!”

    “纪鸣、苟道,帮我来整理这些书简,轻拿轻放,归类放好。”

    ……

    说罢,凝神异瞳,在洞内慢慢的环视扫描,终于在石墙上发现了异样。

    只见在石墙内有一个暗格,取下掩饰的硝石块,里面居然有一把古剑。

    “发财了,发财了。仅看外壳,此剑不凡!我正好却一把好剑!”

    古剑约有二尺许长,青铜剑鞘上古纹斑驳,有金石古器的神韵。

    拿过古剑,左手一掂,右手一按剑扣,但闻一阵清越振音隐隐而起,青光乍闪,古剑竟滑出剑鞘一尺许!

    随着剑身完全抽出剑鞘,古剑剑身上的纹路,曲折婉转,凹凸不平,一道清冷的光芒在洞中闪烁不定。远处遥观,竟恍若无数镜面的反光!

    手指轻弹剑身,青扬的金声竟嗡嗡绕梁。

    姬天歌挥剑一个大斜劈,寒光闪过,一尺粗木凳“咔嚓”一声迎刃斜开为两半,切面光滑如镜!

    “好锋利的剑!”

    李牧被剑光异象吸引,看向古剑一脸艳羡,“师兄可谓洪福齐天,这可把极品名器,为何会留在此处没有带走呢?”

    “这里,曾经发生过激斗,这把剑是隐匿于硝石之中,要么是剑主来不及带走,要么是剑主已然陨落!”姬天歌指着一些打斗痕迹道。

    “此剑可留有名字?看起来很像铸剑大师欧冶子的鱼肠剑!”

    “并未留名,我就命名为倚天剑!”

    “此名端的是霸道。”

    ……

    “公子,这里面的竹简都清理出来了,你来看看!”纪鸣道。

    “你们的修为突破了吗?”

    “突破了。我们都是武师境了,不过有好像不一样。”

    纪鸣、苟道一脸兴奋,随即纪鸣压低声音道,“我感觉丹田里长了个小东西,但不知是什么!”

    姬天歌一脸惊奇暗忖道:“说不得这易筋经、易髓经是修仙之术。他们无法内视,当然不知晓是什么!”

    随即一脸释然,低声道:“这是好事,不得外泄!你们二人修炼不得松懈,丹田的异物,是好事!”

    看向一堆竹简,大多记录着硝石试验的过程,这是一个硝石提炼提炼基地,却不知硝石送往何处,在石门处隐约看得清“老君……”。

    ……

    只有三块有一些蛛丝马迹。

    其中一竹简刻录着一首情诗。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越人有女见之不忘

    欲离去兮思之如狂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估计,这又是个多情之人,恋上了小越女。

    ……

    另一竹简刻录着一段文字。

    其北治大池,渐台高二十余丈,名曰泰液池,中有蓬莱、方丈、瀛洲、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

    “蓬莱、方丈、瀛洲,这不是传说中的神仙居住之处吗?”姬天歌暗忖道。

    已收功的玲珑款款走来,一股刚刚沐浴之后的清新四处飘荡,越发的空灵出尘。

    “突破了?”

    “嗯!”

    “你看现在血气旺盛多好看,皮肤水当当的,白里透红。”

    “那,你也不能硬来呀!”

    “我不霸王硬上弓,你会有此效果?”

    玲珑脸上浮过一道红晕,娇嗔道:“啐……又开始胡说。”接着似乎感受着什么,又轻声道,“不过,心疾的压力小多了,还是感觉裹着层膜,可能是蛇心的力量稍显不足。”

    “看来,还得去极阴之地找极阳之物,长平战场,必须要去的!”

    …….

    姬天歌拿起最后一个竹简,只见上面写道:

    灵界兮心无所依

    凡界兮求而不得

    仙凡两隔兮为之奈何?

    “这灵界是什么?介于仙界和凡界之间吗?先贤大能,都去了灵界吗?怎么去的呢?”

    “想知道这些答案,就要依赖系统,需要大量的信仰点啊!”

    只见玲珑面色嫣红,欲言又止。

    “玲珑,你想说什么?”

    只见玲珑羞答答的,但依然鼓足勇气,趴在姬天歌耳边,声若蚊蝇道:“我好像怀孕了?是我们的孩子!”

    姬天歌惊呆了,雷的外焦里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