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33章 赵室莅临胡桃坞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姬天歌惊呆了,雷的外焦里嫩。

    条件反射:“被绿了?”

    稍微一想:“怎可能?”

    “你怎么知道有孩子了?”姬天歌耐心柔声问道。

    “我就是知道!我能感觉到小腹内,有个东西在发芽!”

    “(⊙o⊙)噗……”

    原来如此,赫老子一跳,“看来,玲珑修为进阶比我还快!是丹田里有东西发芽吧?!”

    “对呀?丹田也在小腹啊?!”

    “你知道如何才能怀孕吗?”

    “反正玲珑也是公子的人,怀了就怀了。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婉儿的目光瞬间坚定起来。

    为母则刚,恍然间,居然散发着母性的光泽。

    “噗……”

    姬天歌无奈,不禁莞尔,“先别急,我们回胡桃坞再说。怀了就生下来!”

    “都怪玲珑魅惑公子,让公子破了元阳之身,玲珑非常不安。”玲珑的双眼瞬间噙着泪珠,泫然欲泣。

    “放心吧,没破。我有师尊的小妙招!”

    姬天歌无奈的搬出莫须有的师尊,暗叹道,“这傻妮子也太单纯了,以为搂搂抱抱亲亲,就能怀孕?!不知道是修炼的丹田异象?”

    ……

    此行硝石山,收获满满,

    收获纯度极高硝石矿

    收获上古宝剑倚天剑

    修为跨出了一个境界;

    还有,灵界,蓬莱等信息,

    干脆自己的封地,就要这片荒无人烟的山地。

    ……

    夕阳西下之时,身穿一团火红的婉儿,站在高出,望穿秋水般凝望着谷口进入的方位。

    见姬天歌等人从谷口鱼贯而入,一团红白相间的火红跳动着向谷口漂移,白腻的水蛇腰间,留下一串清脆的铃铛声。

    婉儿蹲下身来,伸开双臂:“来,黑妮,让二娘抱抱?二娘都想你…们了!”

    黑妮犹豫的回头看看玲珑,只见一脸母性的玲珑微微点头,黑妮一个电射,扑入婉儿怀中。

    原本,黑妮是会接受他人的,在玲珑的鼓励下,试着让婉儿抱了抱,居然感觉婉儿博大的胸怀,也挺舒服的!

    不知为何,婉儿居然甘居二娘。

    或许在玲珑卸去易容伪装之时,便已折服婉儿。或许,外柔内刚的玲珑,又有读心术,折服一小女子,还不是信手拈来。

    姬天歌恍然间有种感觉,有一支藤蔓,将自己慢慢的缠绕了起来,而自己,居然……甘愿被缚!

    婉儿抱起黑妮,摇曳着向姬天歌走来,冰蓝双眸如碧波荡漾:“公子,爹爹带话回来,明日午时,赵王丹一行将莅临胡桃坞。”

    “啊?”

    姬天歌一愣,随之释然,“来就来吧!正好打了一条大蟒,让他们也享受一番龙凤饕餮盛宴。”

    自己在这胡桃坞,估计所为一切,都在赵王丹的掌控之中。

    况且,这赵王丹想参观这胡桃坞,慕容铮多半也是愿意的。

    ……

    “师弟,这大青蟒可全身都是宝。

    蛇皮留下,我有大用。

    蛇鳞、蛇牙、蛇筋都是上好的东西,别浪费了!

    ……”

    “师兄,这蛇鳞真不错,堪称铁甲,又轻巧无比!这蛇筋可制成三千斤的弓弦!这蛇牙,可做成匕首,比铁刃还要锋利。只是,”

    李牧看着蛇皮,一脸疑惑,“你只对这蛇皮感兴趣。蛇皮除了做蛇皮袋,还能有甚用?”

    “师兄的智计,岂是尔等揣度的?”姬天歌鼻孔朝天,嘚瑟无比。

    “切!”

    只要看师兄这幅表情,李牧就没来由的心情不爽。

    李牧可定想不到,他即崇拜,又恨不得一鞋底子呼在脸上的师兄,此时正一脸贱笑的心猿意马:

    “这蛇皮柔韧性极佳,而且轻薄无比,如果给玲珑、婉儿做成蛇皮紧身衣,又如此的超薄……

    想想都期待呀。

    不过,玲珑断断是不会穿的,以后也说不一定!

    就让异域风情的婉儿先穿,肤白貌美大长腿,前凸后翘水蛇腰,再穿上这蛇皮紧身衣,只要短衣和热裤就好了……啧啧……”

    “师兄,我觉得你笑的有些邪恶?”

    “啊?有吗?”

    姬天歌的思绪被打断,舔舔嘴唇,恋恋不舍的收回心绪,又开始指挥,

    “婉儿,这蛇肉,去骨后,用赵酒、调味菜泥、精盐涂抹腌渍。

    明日上午,我们来炖蛇羹汤。这可都是大补!”

    ……

    夜晚,玲珑抬头挺胸,捂着小腹、充满母性圣辉,跟随婉儿来到婉儿娘的茅草屋,讨教着孕妇的经验。几人窸窸窣窣的说了很久。

    后来,玲珑连脖颈都是一片嫣红,双手捂着脸跌跌撞撞的跑回房间,遇见嘿嘿傻乐的姬天歌。

    却听到天歌公子似笑非笑问道:“知道如何才能怀上孩子了?”

    更是羞不可抑,嗔怪的剜了一眼,便躲进房间不肯出来。

    ……

    晨曦到晌午,所有人都在有条不紊的忙碌着,只有姬大少爷却悠闲无比。

    李牧出神的看着姬天歌几人,羡慕中有带有一丝疑惑,我等锐意热血少年,怎能如此奢靡逍遥?岂非摧毁了少年意志?

    慕容铮带着赵王丹一行进入这美景如画的胡桃坞。

    护卫们刚欲行礼,赵王丹摆摆手,做了个“噤声”的手势,众人便好奇的无声无息中四处打量,心中的惊涛骇浪不可抑制的表现在脸上,一脸震惊。

    震惊的不是这满眼的金色胡杨和芳草萋萋的草地,不是碧波荡漾的湖面、婀娜多姿的柳丝,

    也不是姹紫嫣红的桃林李树和依山而建的草芦,

    而是出神的看向拔地而起土木房屋……

    地基部分是方正的石头,离地一尺是方正的土块,留着采光的窗户,屋顶是胡杨搭建铺着草泥。

    门框竖挂着两个木板,分别写着“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横眉上的牌子写着“天歌陋室”。

    作为观摩团的导游,慕容铮解释道:“此屋,靡费不多,寻常的人家都做的出来,冬暖夏凉,密封性极佳。”

    众人看着眼前奇异造物,眼中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此种房屋,可在我大赵普及,待回到王城,就在邯郸大街盖一间,供我大赵百姓观摩学习。”

    信陵君和春申君相对一望,不满道:“还有大魏和大楚!”

    …….

    众人的目光移向草坪,停留在几个长条形的胡木案几,眼中充满着好奇。

    案面长三丈,宽两尺,用木腿支撑而起,木腿高左右两尺,案几的左右,是一溜高一尺的长凳。

    长凳上坐满了妇人,身形伸展,高度非常合适。

    忙碌的妇人们神情充满着幸福、希望、满足的光泽,正在处理着各种不知名的菜肴。

    慕容铮解释道:“此种桌凳,坐着极为伸展舒适。

    天歌说,站如松、坐如钟、行如风、卧如弓。

    而时下的座塌,腿脚盘坐,不舒展,此种桌凳,方可让人人都坐如钟。

    大户人家用膳一人一几,小户百姓便可如此排排坐。”

    “我等去坐坐?”赵王丹目光期待,跃跃欲试。

    “各位大人随我来天歌陋室。”慕容铮挥手示意道。

    在土屋的正堂左右,各摆了两排椅子,在慕容铮的示意下,众人坐在椅子上,舒适的靠着后背,“此物为何?”

    “我贤婿天歌称有靠背的为椅子,没有靠背的叫凳子!”

    猗顿大商王景摩挲着椅子道:“奇思妙想,却极为实用。这些都是手工技术,工艺也不复杂,极为容易普及。”

    慕容铮一挥手,几个身材窈窕的胡女依次来,麻利的为客人们斟上冒着雾气的马酸奶。

    “秋日闷热,诸位大人品一品这冰镇的马酸奶。”

    “滋溜……嘶……爽快!这马酸奶,怎的如此冰凉?你们可有冰窖?”

    “这是我贤婿天歌独创的秘法,并非寒冰而制。稍后由他来解释!”慕容铮矜持中带有一丝傲然!

    “这冰镇马酸奶,口感真是舒爽之极!”

    慕容婉儿却是赫然一震,王景看向女儿,迅速捕捉到了重要信息,倒吸一口冷气。

    “你贤婿?姬天歌?”

    众人愕然,齐刷刷的看向王景,表情上分别写着,“你知不知道他是三国驸马?”

    慕容铮一脸憨厚的挠挠头,尴尬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这天歌和我家小女婉儿彼此对眼,这年轻火旺,干柴烈火的,趁我不在胡桃坞,他居然把婉儿……唉!”

    众人的表情极为精彩,这三国驸马的婚礼未办,几国小公主头顶已然顶上绿色大草原。

    平原君估计是想起自己的孙子赵罡原本中意慕容婉儿,目光阴晴不定,倒也没说什么。

    若是姬天歌在此,定也是有口难辨,只能(⊙o⊙)

    “事情已经发生了,天歌那孩子我也喜欢,就认下了。”

    慕容铮继续装呆卖傻,突然醒悟般看向众人,“哦,对了。

    我们胡人没那么多规矩,更不会与三国小公主争宠,也不在乎什么名分,就当婉儿提前为三位小公主检查一下天歌的品性和身体状况之类的。”

    “你这只能做我贤婿的野父,孤,才是天歌正宗的外父!”赵王丹一锤定音。

    “野父就野父!”

    慕容铮长长的舒了口气,算是当着诸国权柄坐实了二人的关系,尼玛,听说过义父,就从未听说过野父,管他野父、外父之类的,争那虚名有啥用?!

    ……

    “天歌他人呢?做女婿的不懂规矩。孤……老子来了,也不……”

    话未说完,一股浓烈的辛香铺面而来,众人鼻翼快速的翕动着,

    “阿嚏…..”

    “阿嚏…..”

    “此为何味道,怎的如此香辣浓烈?”

    “从未闻过,却能勾起浓浓的食欲。”

    “这是在炒菜!”慕容铮道。

    “炒菜?何为炒菜?”

    “诸位大人随我来!”

    慕容铮引领众人来到中厨,好奇的看着两口铁制圆鼎,一健壮的妇人挥动着大铁铲上下快速翻滚的菜肴!

    “这个圆鼎,我贤婿称为铁锅,翻动之物称为锅铲,现在的行为称为炒菜。诸位大人请移步…..”慕容铮带着大伙对着一排瓦罐介绍过去,“这是野葱、这是花椒……”

    “这就是刺鼻的辛香之源……”王景一一闻过。

    “我明白。这铁锅很薄,釜底的大火可迅速传递出来,菜肴更能入味。”王语嫣道。

    众人看向已炒好的菜,就要迫不及待的上手……

    ……

    恍然间,桃花坞内响起了若有若无的美妙琴音,众人走出土屋,寻声看去。

    一座木桥,连接着湖心小岛,在郁郁葱葱的小岛中腰,有一处凉亭,小岛被蒸腾的雾气笼罩,似幻亦真,仙气飘飘。

    面色如玉、星眉剑目的少年,披散着乌黑的长发,一袭白衣,懒散的躺在一座逍遥藤椅上,举着书简看着,时不时和身边的绝色女子调笑几句。

    一水莲花般的女子弹奏的古筝,悠扬的琴声如烟波般在湖面荡漾。

    一红玫瑰般的女子跪坐在藤椅身边,蓝眸碧波如水,含情脉脉的看着少年,时不时摇动着藤椅,时不时剥一些果实喂进少年嘴中。

    一旁的半大狗子般大小的黑猫,上蹿下跳的扑击着小鸟蝴蝶,时不时发出“呜呜”低吟咆哮。。

    ……

    只见来客中,一身黑色劲装蒙着面纱、背着一把古朴长剑的女子,好奇的看向少年,眉头微蹙,声音却出奇的冰冷:“此子,才绝惊艳,怎此等堕落?”

    平原君不断的张合着嘴,带动着哆嗦着长须,喃喃道:“如此奢靡享受之少年竖子,实乃罕见,我大赵,断不可形成此风!”

    信陵君一脸玩味,似乎又一丝羡慕:“也难怪贤弟不愿回宫,如此神仙活法,回宫作甚?”

    赵王丹瞠目结舌:“我这贤婿,也真是…..横行无忌,如此这般享受,孤……哪怕倩儿长成人……怕也赢不了此二女。”

    猗顿大商王景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身旁发呆的语嫣,又看向少年:“你们看,他所卧的塌具,真他娘的舒服……”

    春申君看着逍遥的姬天歌,一脸羡慕,却言不由衷的惋惜道:“如此绝艳少年,奇思妙想不用在正途,却靡费在此等奇技淫巧,实为亵渎天授之姿,暴殄天物啊!

    若不是怕他沉醉于情山欲海,我们就直接用适龄女子联姻,还能约束与他。却不料他此番……”

    站在李牧旁边的廉刀,看向湖心岛的姬天歌,一脸艳羡,喃喃自语道:

    “大丈夫,当复如是!”

    王语嫣一直死死的盯着湖心岛的三人,面色阴晴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

    信陵君高呼一声:“天歌贤弟,为兄来此,还不接驾?”

    “贵客迎门,有失远迎…….”

    说话间,姬天歌如一只白鹤,刷刷刷的腾飞而下,踏上湖面施展凌波微步,留下一串涟漪和白影。

    黑衣少女双眼微眯,精光闪过,死盯着踏浪而行,翩若惊鸿的少年,“好高明的体术,好高明的身法。”

    倏然间,丢出一片飞叶向少年激射而来,疾行中的少年身弱无骨般后折,堪堪躲过树叶,却打乱的身法,“噗通”一声,跌入湖中。

    大伙轰然哈哈大笑,连李牧、廉刀都极其不讲义气的嘿嘿直乐。

    通常而言,看着装逼之人狼狈,都是极为开心之事。

    转息间,姬天歌如同陀螺在湖中飞出,落在木桥上,电射而至。

    黑妮紧随其后,对着黑衣女子便是龇牙咧嘴的咆哮。

    姬天歌浑身透湿,先向来客一一施礼,最后看向黑衣少女,却冷冽道:“这位貌美的仙子,却为何偷袭于我。”

    “嗤……”

    黑衣少女扬起脑袋,冷哼一声,根本不答话。

    姬天歌赫然一惊,感受到了少女与自己有一种相同的气息,但少女的气息却更加浑厚。

    这是第一次见到修行者。

    扭头对着黑妮训斥道:“黑妮,我们海纳百川,有容乃大。不可对客人无礼。”

    “哼!”

    少女又是一声冷哼。

    春申君上前道:“天歌公子,这便是墨门剑客李师师,推崇兼爱非攻,来给公子做护卫。”

    有了天雷杀器,修为又提高了一层,自保应该无虞。这么个大高手跟在身边,自己还有何秘密和隐私?

    心思电转间,随即朗声道:

    “多谢春申君引荐,多谢李仙子垂怜。

    然,冥冥之中,一切,皆有定数。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姬天歌一山野之人,当不起,也无需保护,就不劳仙子费心了。”

    冰块少女嗤笑道:

    “呵呵。你是你,你却不属于你。

    而我,守护的是神液和创伤贴。

    除非……

    你将神液和创伤贴的秘方奉献于我墨门,我墨门主张兼爱非攻,定将此物悬壶济世,大济苍生!”

    姬天歌虎躯一震:“尼玛,这,不是明摆着强取豪夺?交给墨门,我如何赚取信仰点?只是,此女的修为高出我很多,估计干不过她呀!”

    心思电转中,灵机一动,清越道:“此物,天歌断不会囤积居奇,师尊命我历练,其中一项任务,便是这救赎天下!”

    李师师明显身形一震:“呃?你师尊?是何名讳?居于何处?”

    姬天歌摇摇头,“不知!云里来,雾里去!”

    李师师没有追问,却陷入沉思。

    ……

    “来我胡桃坞,必然要品尝这冠绝天下的美食。”

    赵王丹加上三君子、慕容铮、王景、李师师、姬天歌正好八人,

    姬天歌引领众人来到一个方正的桌几,八个座位。

    “此为八仙桌,我等八人仙人正好,各位请入座!”

    赵王丹坐在对门的位置,前后晃动了一番:“还是此种案几……八仙桌,比较舒坦。”

    几位年轻貌美的胡女依次而上,先斟上冰凉的赵酒,又端上一大盆冒着蒸腾热气的雪白粘稠的大青蟒蛇羹汤,迅速将众人面前的陶碗斟满蛇羹汤,便垂手而立于后方。

    一看,就只众胡女训练有素,各个环节衔接恰到好处。

    李师师清冷道:“我就坐在此处便好,不用膳的。”

    姬天歌笑问:“仙子姐姐,食朝露餐云霞,不食人间烟火?”

    随即吟唱道:

    “朝游北海暮苍梧,食朝露餐云霞兮,

    闲时看涛生云灭,千古春秋宛一梦,

    世人皆道长生好,又岂知,

    若是凄苦,纵使长生又何用,

    若是顺心,一朝一暮便足矣。

    ……

    此美味,赛过神仙,少许尝尝?”

    听着姬天歌的吟唱,李师师若有所思,好感多了几分。

    见众人都望着她,也没有坚持,轻启朱唇,小口抿了一下,前所未有的鲜香味觉席卷而来,伴随着软糯丝滑迅速蔓延,赫然杏眼圆睁,

    “此汤,极为鲜美,软糯中却丝滑,味道极其丰富,竟无一丝腥味。

    诸位莫要看我,都品品!”

    众人早已等的不耐,“开吃!”

    开始,还有所斯文,小口抿着,毕竟都是有身份的人。

    品了一口之后,便如同饿极了的山野村夫般,风卷残云、狼吞虎咽。

    一轮过后,才开始说话。

    “这蛇肉软糯又有嚼劲,入口即化,鲜美至极!”

    “流入腹中暖洋洋的,定是大补之物,这便是大青蟒?再来一盅。”

    胡女们再次飞快为众人分了一碗。

    又是呼呼啦啦一顿鲸吞牛饮,李师师吃相极雅,但速度却极快。

    “痛快,再来一盅!”

    其中一美女软糯道:“各位大人,此盅享用完毕后,蛇羹汤便撤下了,留着腹,享用下一道美食,小鸡炖蘑菇!”

    众人眼巴巴看着胡女们飞快的撤下蛇羹汤,欲言又止。

    ……

    另外一桌,是婉儿、玲珑、黑妮、王语嫣、李牧、廉刀、纪鸣、苟道八人围成一圈,却见婉儿一副主人的姿态招呼着众人。

    “来,尝一尝我家公子研制的小鸡炖蘑菇,这个味道够劲,我都吃不够呢!”

    “卧槽,我说不出道道,太好吃了。”一听便是粗鲁的廉刀。

    “这个蘑菇,滑嫩细腻、又鲜香无比,端的是美味!”

    “哎哎哎,纪律(纪鸣),你怎么把盆给端了?给老子留点!老子可是客人。”

    婉儿满脸矜持的笑意:“廉刀将军不急,下一道菜,是山笋炒麋鹿,更加美味!”

    “麻辣鲜香,太好吃了!”

    “这个山笋,又脆,又味美。”

    “苟且(苟道),我说你小子,慢点……懂不懂尊老爱幼?”

    “李牧,你他娘的怎么也在端盘子?我若不是被那小魔……被倩公主的醉毒蜂给蛰昏迷了,哪轮得上你!”

    “廉刀将军不着急,还有下一道菜,荷叶烧鸡。上次你是为了我家公子才被蜇昏的,奴家代我家公子敬你一爵。”

    一句句我家公子,那种满足,那种嘚瑟,刺激的王语嫣直向婉儿暗地里翻白眼,便大吃起来借以泄愤。

    总之,一顿饭下来,吃的廉刀和王语嫣都是无法站立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