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34章 并未干预,只是顺应了历史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众人酒饱饭足,满意而归。

    李师师和王语嫣却留在了胡桃坞。

    走之前,胡桃坞却是如同一场浩劫。

    两口铁锅甚至连配的锅铲拉走了;

    所有的桌椅板凳甚至几只木箱全部被拉走了;

    中厨还在腌渍中的大青蟒搬走了,

    甚至,各种野葱、野蒜、山椒、花椒、菌菇、竹笋、野山药,也搬空了;

    信陵君下手极快,把唯一的一张逍遥椅搬走了,并吐了几口唾沫,宣誓了主权;

    众人也搞明白了硝石制冰的功效,除了藏在暗处的,也被搬空了;

    姬天歌准备泡酒的百年老人参被赵王丹拿走了。

    看着一脸肉疼的姬天歌,赵王丹振振有词:“我将最宝贵的亲闺女都许配给你了,取点东西当聘礼,不过份吧?”

    姬天歌抗议道:“我和赵倩儿,完全是过家家嘛!”

    平原君阴恻恻笑道:“那就给你来个真的?与赵可儿成婚?”

    也不待姬天歌回应,平原君走到雪龙驹身边,“雪龙驹,好马。被李牧骑过,现在换主人了,我看你是爱惜有加,并无任何不适,骑得相当好嘛!”

    (⊙o⊙)

    一万头羊驼从姬天歌心里滚滚呼啸而过。

    “谁都不娶,可否?”姬天歌期期艾艾道。

    “你说呢?”根本不用平原君回答,信陵君一脸戏虐。

    见姬天歌一脸苦瓜相,信陵君没来由的愉快:“也就是个形式,但必须要!开坛祭祖,昭告天下。不过也不妨碍你左拥右抱,你的潇洒,让为兄都羡慕啊!”

    ……

    突然,信陵君眼光灼灼,看向姬天歌腰间的倚天剑。

    姬天歌倒吸一口凉气,差点炸裂,不待信陵君发话:

    “这个绝对不行!我没有了剑,还能当剑客?”

    “屁个剑客!如此上古名剑供你骚包?”

    信陵君一脸鄙夷,转手取下自己的长剑,“为兄给你换,这把剑珠光宝气,看起来更威风。”

    “不行,这个真不行!”

    见信陵君不依不饶,只好低声道,“我在大魏为你做一个盐场,你们自行经营,冠以天歌精盐,我只分一成利,总可以吧!”

    这可是意味着连精盐提炼秘方都提供了,信陵君大喜,极为满意。

    当然,姬天歌更开心。

    这天歌精盐其实就是出了一点子,如果在整个战国七雄全部推开,哪怕只有一成利,就如同打了一口泉眼,哪怕是躺平,也会有金子源源不断的流过来,

    关键是,天歌的影响力根植于千家万户!

    完全是名利双收。

    幸亏炸药等炸药之物,藏在暗格密室,否则还真是大麻烦。

    ……

    土匪们终于走了,但赵王丹却承诺,此地正式成为慕容氏的封地,文书即日下来!

    除了土房子没有被拆掉,姬天歌来此间的痕迹,消失的干干净净。

    被洗劫一空,慕容氏哭笑不得,但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

    “王景自诩最智慧的大商,此番,落了下乘呀!

    商人封地,多高的荣誉,解决了;

    女儿的婚事,纨绔的骚扰,连消带打解决了;

    关键是我这好女婿,也给我坐实了;

    王景,也就是小聪明,我这是人生大智慧呀!”

    想到此,慕容铮禁不住纵声狂啸!

    ……

    众人走前确认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酒楼。

    一致认为,醉仙楼的三美特色,冠绝天下,独领风骚,大赵邯郸第一家,由王室、慕容氏、姬天歌联营。

    由信陵君、猗顿氏、姬天歌联营,在魏国大梁开办第二家。

    第二件事:基地。

    姬天歌明日将启程奔赴赵魏基地,验收生产;

    赵王丹已得到密信,大秦的军队正在集结,拜王龁为大将。

    军情如火,争取在祭月节前,第一批货能生产出来。

    第三件事:医馆。

    医女已组织到位。上战场前,做伤口缝合实战训练,以免上了战场不敢下手。

    关于缝合所需的鱼肠线、羊肠线,由慕容铮提供!”

    第四件事:盐场。

    楚国感觉啥都没捞着,两成半的神液和创伤贴还要花钱买,强烈要求下,在楚国郢都建一座精盐炼制场,由猗顿氏执行;

    关于慕容氏提炼精盐销往胡林深处,得到官方认可,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多交一成税。

    第五件事:婚事。

    祭月节照常举行。

    第六件事:土房。

    由慕容铮在邯郸、大梁、郢都的闹市大街,各盖一座石土木结构的大房子。

    众人走的时候,把十名护卫也带走了,而且加官封赏。

    只因观摩团知晓,他们全程参与了打土块,盖房子,甚至见证了木质家居的制作。

    十名护卫从未想过,瞬间成了三国争强的宝贝,

    最终决定留在赵国四人,借调赵、楚各三人任务是指导打土块,盖房子,制家具。

    原本,护卫们还不愿意,三君子承诺,为他们每人送一位公主,终于击溃了护卫们最后的坚守。

    这,可是公主呀。

    没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可挞伐于公主……这多么激动啊!

    战国时期,上百个诸侯国消灭的只剩战国七雄,王孙公主何其多?都成了战胜国的战利品!

    叮

    姬天歌一愣,这都是来自十名护卫的感恩。

    而且,系统展示的格式也升级了。

    再有550个信仰点,就能搞清楚修行之秘了,如果在战场救人,一天就能挣到。战争,已经快要到了!

    ……

    看着空空如也的新房,姬天歌正在发呆,突然一种寒意扑面而来,温度骤降。

    李师师鬼魅般来到身边,声音依然清冷:

    “伤口清洗,缝合,涂抹药膏,包扎,伤口的愈合会更快,这是你师尊教你的?”

    “当然,我师尊通天彻地,无所不能!”姬天歌一脸傲然。

    有这样一位莫须有的师尊,让太多不合理,瞬间变得合理,而且有极大的震慑力。姬天歌越来越觉得,创造这样一位师尊,无比的正确。

    “如果发生战争,你果真要到战场一线,指挥医女现场救治?”

    “当然!”

    “就凭此,我定护的你的周全。

    我的食宿用度皆无需你操心,也不会干预你的生活,你出现危险之时,我自会出现。”

    说罢,递给姬天歌一个巴掌大的手牌:“你遇险之时,只需摁下此机关,我定会出现。”

    “如此神奇?”

    姬天歌忍住冲动,暂时没敢用异瞳查看手牌内在的结构,主要是没摸清此女的深浅,

    “墨门的机关术,冠绝天下!”李师师一脸傲然。

    “仙子,我很好奇,你们研制的连发弩,投射机,是善?还是恶?”

    “连发弩,如菜刀般,本无善恶!”李师师冷漠道。

    “如果这世上,没有连发弩,是否会少一些伤亡呢?你们一边宣传兼爱非攻,一边又推出这杀人利器,到底为何呢?”

    李师师顿时双眼微眯,冷声道:“你这是指责我墨家?”

    “我又不是卫道士,道德婊!

    历史注定这个世界打打杀杀,于我何干?

    我仅仅怀疑,战争的背后有推手而已,而推动战争背后,定有隐藏的目的。

    至于大济于苍生,举手之劳,主要是为了获得信仰点,顺便积累一点福报。“

    姬天歌心中暗自恼恨,随即腼腆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那个,师师仙子,能否给我几把连发弩,用于自保?”

    “有我在,你想死都难。”

    姬天歌好奇道:“这个世界,如你这般人,有多少?”

    “不知!”

    冰冷的声音拒人于千里之外。

    说完,转走就走。

    “你的修为如何?能否给我一些修炼秘籍?”

    身形都没有变化。

    “仙子,我给你做美食!”

    李师师身形晃动了一下,继续前行。

    “我……给你做丰胸膏,能变大!”

    李师师这次有动静了,而且有些大,差点一个趔趄。

    咬牙切齿转身,如同电射,不知从何处多出一条软鞭,带着呼啸的哨音向姬天歌抽来。

    就在李师师回身时,姬天歌也动了,拔腿就跑,但跑不过呀!

    “嗷呜……”

    还是被鞭捎抽在背上,疼的姬天歌怪叫一声。

    “不要试图挑战我的底线!”

    李师师身形如飘影般快速流动,转瞬登上湖心岛,清冷的声音如同在耳边响起,“此岛,我暂时征用了,都不需靠近。”

    “真是个古怪的疯婆子!老子修为高了,非抽回来。”姬天歌只敢心头暗骂。

    ……

    湖边,两道倩影手挽着手,施施然的看着湖景,看起来像姐妹般,亲昵和谐。

    护卫们却看向两道看风景的人。

    他们肯定不知,这胡坊两枝花,却是塑料姐妹情,又开始互掐起来。

    “看你现在疯情万种的样子,你这胡坊一枝花,就这么轻易的被那个男人采撷了?”婉儿一脸讥讽,却略带酸味。

    “咯咯咯……看你羡慕嫉妒恨的表情,我就知道,我选对了!”

    “切,你这算几房呀?不明不白的!”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哪管是劫还是缘。我快乐,我幸福,我很满足。”

    “几日不见,你变化很大。整个人粉嘟嘟、水当当、红扑扑的,难道是被男人滋润后,会光彩照人?”

    “这是大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许乱传哦!”

    婉儿一脸神秘,四周打量着,压低声音,

    “公子教了我套功法,说是可以脱胎换骨、伐毛洗髓,我修炼后,排出了很多毒素和杂质呢。

    你看我的皮肤,多么丝滑,多么水润,多么细腻,像天鹅绒一样……”

    却不料,王语嫣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

    “公子担心,他永远如同少年,而我韶华易逝,到时老如鸡皮,这套功法可让我青春永驻……”

    而婉儿浑然不知的样子,依然喋喋不休。

    “所以,你便用身子交换的这套功法吗?”王语嫣终于忍不住了。

    “啊?”

    婉儿愣了一下,一脸鄙视,“你的想法可真龌龊,真下流。

    我和公子的感情纯洁的像雪山之巅的雪莲花,我们连手都没拉过呢!”

    轮到王语嫣愣了:“你爹不是说,你们干柴烈火……”

    婉儿瞬间明白爹的用意,还是遏制不住的霞满双颊,双手捂着脸,跺着脚道:“哎呀!我这熊爹,咋啥都出去说,丢死人了!”

    王语嫣却满脸狐疑,眼珠一转,“咱们这么好的姐妹,你的功法能不能传我?”

    婉儿一脸惊异的看向婉儿:“你想什么呢?我是公子的女人,你又不是!”

    转瞬一脸狡黠的笑意:“你把他说的那么好,不怕我把他翘了?”

    “其实,我可以为你介绍一个更适合你的!”

    婉儿一副大大咧咧热心肠的样子,“正宗的王室血统,平原君的嫡孙赵罡,一表人才,而且还管着胡坊的治安、税务。

    你和他结亲,对你们猗顿氏在赵国的生意有极大的帮助呢!”

    “我怎么总感觉,你是再给本宫挖坑!”婉儿一脸狐疑,“这么好,你为何不嫁于赵罡?”

    婉儿羞答答道:“我不是被公子……那个了嘛。”转瞬,又变得一脸鄙夷,“否则,哪轮得到你?”

    这姐妹互掐,是不是真的需要,并不重要,反正总要抢!

    ……

    翌日清晨

    姬天歌等人离开胡桃坞,先去王城汇合,然后直奔赶赴基地,

    婉儿一脸不舍抱着一脸委屈的黑妮在谷口,像妻子抱着孩子,给远行的丈夫送行。

    玲珑给黑妮做了一晚上的工作,通灵的黑妮才答应留在胡桃坞。

    婉儿本来也想去,但需要带黑妮,十分不情愿。

    姬天歌拿着蛇皮,与婉儿比划交流了许久蛇皮短衣之事,而且答应让她带着黑妮一起进入野战医馆,婉儿才红着脸答应下来!

    脸热,主要因为姬天歌天才般清凉短衣、热裤的构想!

    毕竟,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

    纪鸣、苟道随姬天歌来到王城,并不会赶赴基地,而是留在赵室赏赐偏殿,核心任务是两个,打听和氏璧的下落,以及打探觊觎婉儿和赵姬的赵罡一切消息。

    众人轻装上阵,一个时辰后便来到王城,与基地建设及后勤补给的统领平阳君赵豹汇合。

    赵豹是这赵国少有的清醒远见之人。

    长平之战的诱因,源于赵国的贪婪。

    公元前262年,韩王将上党郡割让与大秦,而上党郡守自作主张投奔于赵国,赵室利欲熏心居然要接收这上党郡。

    当时,赵豹极力反对,但赵国还是接收了上党这个烫手的山芋,却引爆了祸端,遭到大秦的雷霆报复,开启了长平之战。

    后来,包含长平之战,赵豹极为反对赵括换下老将廉颇。

    大是大非面前,赵豹极有战略眼光。

    赵豹见到姬天歌亲热无比:“天歌呀!按理说,你才是我女婿,阴差阳错的,我遗憾的紧呐!”

    “谁说遗憾?我与天歌又没有解除婚约。爹,他还是你的女婿!”却见赵可人飒爽走了过来,大大方方道。

    “(⊙o⊙)?!”

    二人愕然。

    赵豹冷喝道,“可儿,不得胡闹!你这是整的哪一出?”

    “我没胡闹!周室与赵室联姻,有文书。我们何曾解除婚约?”赵可儿一脸笃定和底气。

    赵豹倒吸一口凉气,事实也是如此。

    玲珑附耳姬天歌轻声道:“赵可儿是要讲条件!”

    姬天歌眉头微蹙,对赵可儿道:“说吧,你意欲何为?”

    “我们借一步说话!”赵可儿极其爽快!

    二人来到偏僻处,赵可儿丝毫不脸红扭捏道:“如果你不答应,我定会让你入赘,而且还让你喜当爹!”

    “卧槽!这么狠?无情呀!”姬天歌暗自咒骂。

    “天歌公子也知道,乐氏来自燕国,乐毅可是燕国名将,来到赵国拜将这么多年,寸功未建。

    乐天的父亲乐乘,毫无战功和名气,地位更加尴尬。”

    “然后呢?”

    “此番,秦赵战争马上开启,你去说服赵王等人,让乐乘为将。听说你也会上战场,助乐乘取胜,我们的婚约便可解除。”

    姬天歌赫然一惊,随即道:“只是,你为何不让你父亲,或者平原君去游说赵王呢?”

    “你最合适,他们听你的!”

    赵可儿说着,抚摸着小腹,禁不住还是圆脸微微一红,“你不是真的想喜当爹吧?

    反正我是无所谓了!你入赘后,说不得还让你喜当二爹,就算如此,你还不能把我怎么样…..”

    “停停......还有,我非军人又不带兵,如何能帮助乐乘取胜?”

    “那,我不管!要不,第一个喜当爹,第二个,为你生……”赵可儿耍横起来,当真是横行无忌。

    “停停停,我去试试!”

    然,姬天歌心中掀起了何等的惊涛骇浪!

    后世的历史记载信梁战役,乐乘为将,大胜。

    此举,我并未干预历史,只是顺应了历史。

    恍然间,姬天歌有种错觉,难道,我本是这个时代的人?

    ……

    来到大殿,赵王丹正在和平原君、廉颇等将军研究战情,见姬天歌走来,众人眼前一亮。

    此少年总是能出人意料的点石成金。

    “天歌贤婿,此次秦赵大战,你认为战场在何地?拜谁为将?”

    “我认为有三处,极有可能是此次的决战地点,”

    姬天歌指着地图指向了三处,“但,最大的可能是信梁城。

    虽然地处邯郸城南部偏东的区域,城池不大,一旦攻破,将长驱直入邯郸。”

    众人若有所思。

    战争,不是辩论,动辄便是“彩!”

    兵者,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贤婿认为,拜谁为将呢?”

    “乐乘!”姬天歌毫不犹豫。

    “为何?”众人讶然!

    “当年长平之战秦国大将为王龁,而赵括将军完全是针对王龁用兵特点制定的作战计划。而秦军悄然换将白起,让我们吃了大亏。

    天歌以为,拜乐乘为将,而且又乐毅名将在后指点,敌军根本摸不清底细。

    而廉颇战神才是我们的定海神针,随时悄然补位,找准时机,雷霆霹雳,给其致命的一击,报长平之仇!”

    赵王丹向众人环视一圈,众人包括廉颇都目光炯炯,纷纷颔首。

    姬天歌却暗道:“等不到廉颇将军出手,战争已经结束了!”

    “贤婿呀!你真是我的福星,从未上过战场,洞见如此犀利!”

    “是呀!天歌公子的思路十分清奇,我等附议!”

    “哪里…..我是来辞行的,这就与平阳君直奔神液基地。”

    ……

    姬天歌进入大殿不足两刻钟,宫中便传出拜乐乘为将的决议,让乐氏家族震惊的同时,兴奋不已,愣是把赵可儿夸成了智慧与美貌并存的仙子。

    赵可儿更是惊骇不已,这可不是说服一个人,而是说服一群,早知此事对姬天歌如此简单,应该拜乐乘为大将军……

    不,应该嫁给姬天歌……

    他喜当爹之后,大不了为他再生一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