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36章 不要停,再来!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孤零零的,在山顶吹了一阵凉风。

    此次试探性的谈判,虽无结果,但并非没有收获。

    我懂你的故作矜持,你懂我的图谋不轨,只是谈价码而已。

    不就是复制一座神液基地嘛!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这基地捂不了多久的,趁热多卖几个好价钱。

    底线嘛,是一架木鸢,如果能再加一本秘籍,比如剑技,那就最好了!

    ……

    姬天歌没有白费力气的咒骂,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思忖片刻,拔出腰间的两把三棱短刃,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我就不信了,她都能做到,我做不到!下山!”

    这可不是逞强好胜,这真的是游走在剃刀边缘,一个不慎掉将下去,必然粉身碎骨。

    姬天歌趴在山峰,观察了许久的地形,做了无数次推演,终于开始下山。

    开始是两把短刃交替而下,遇到脚下的凸起岩石,站立休息一会。

    峡谷的风呜呜的吹来,身体像蒲柳般摇动。

    这不是开玩笑,掉下去真的会没命的。

    其实,这便是心中的恐惧!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

    如果,仅仅是距离地面三丈高,恐怕几个兔起鹘落便下去了。

    地面三丈高和三十丈高,陡峭程度是一样的。

    但,心中的恐惧却是几何倍增的。

    心中贼,便是这心中的恐惧。

    ……

    随着身体和心理的适应,而且身体的柔韧性本来就极佳,姬天歌的胆子逐步大了起来。

    看准下方一丈处的落点,弹跳下滑而至,挥刀插入岩壁,像壁虎一样贴在岩壁上,再看准下一处落点,跳落下去,羚羊挂角悬在半空。

    下坠的速度、落点的精度、挥刀止势的力量,精确的配合……

    神行合一。

    姬天歌脑海中浮现出这个词!

    如同对方一掌打来,大脑指挥身体躲闪,但身体却不受控制。

    神行合一,便是心到、行到,想到、做到。想法与做法一致,

    想到此,姬天歌像壁虎般,停留在岩壁半空,开始深深的思考,并且,时不时癔症般喃喃自语。

    “大脑指挥身体,如何才能如钟摆般精确?

    传说剑术高手,一剑劈向蚊子,说劈左腿,就不劈右腿,这是大脑指挥身体下极致的精度;

    一力降十会,这仅仅是指力量,而力量操控的度,高于绝对的力量。

    力度的操控,多一分浪费,少一分不破,如同一刀劈向一叠纸,说刺入三十页,绝不会停留在二十九,或者三十一,这是大脑指挥身体极致的力度;

    白驹过隙,稍纵即逝,而就在这一刹那间,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这便是速度。”

    莫名其妙,起风了。

    姬天歌如同与岩石一体,岿然不动。

    “速度、精度、力度,快、准、狠,融会贯通、三位一体,此功法便称为神行三度,最高境界为三度合一。”

    说到此,识海中发出一阵轰鸣,无风起浪。

    天空平地惊雷,一道紫色的闪电无中生有般出现,姬天歌突然间汗毛倒竖,骇然间,有种被巨兽锁定的感觉。

    “尼玛,这雷不是劈我吧?”

    话音未落

    “轰咔”一声巨响,

    精确的劈在姬天歌身上。

    “嗷呜!”

    姬天歌一声惨叫,直冲云霄!浑身的抽搐,皮开肉绽,外焦里嫩,差点松开抓住双刃的双手。

    “我咋了,招谁惹谁了?为何雷劈我?”姬天歌闻着自己的肉香,虎目含泪。

    好在,只被雷劈了一次,便结束了。

    识海中倏然闪出一个念头,还未及反应,

    叮……

    “尼玛,是我自己想出来的,不给奖励,还扣分,雷还劈我……还有没有天理。”

    叮

    “卧槽,这可得小心,再扣600,连这个烂系统也没有了!

    或许是因为自创的,才象征性扣了1000点,但是,我这仅仅是个理论呀!”

    赫然凭空生出一道五彩祥云,向姬天歌席卷而来。

    祥云,如同最纯粹的灵气,将姬天歌包围起来,姬天歌不受控般,感觉每一个细胞都嗷嗷待哺般,极度的渴望。

    “这是打一耳光,再给一颗枣吗?”

    顿感浑身如同泡在温暖的美酒之中,舒坦至极、飘飘欲仙。

    根本无需运行功法,灵气便向四肢百骸、五脏六腑、骨髓深处渗透。

    姬天歌发出一道道舒爽的呻吟……

    不要停,再来……还要……

    ……

    “尼玛,没有了?!这才感觉吃了个小半饱~”

    体表又排出了一层泥污,浑身赫然间浑身充满了力量,修为没有任何提高,但身体的品质,如同精铁开始向纯钢进阶,发生了质的变化。

    大脑识海似乎又扩大了一圈,极致的清明。

    而在同一时刻,深山老林、云雾缭绕的山峰……一个个白胡子老头、老妖赫然睁开双眼,

    “天极功法……有人自创天极功法?……”

    而李师师也察觉到了天地异象,杏眼圆睁,一脸震惊。

    “天极功法问世?谁创造了天极功法?”

    恍然间一个色痞的人影浮现在脑海,“他?不可能!

    说他才绝惊艳,那也是他师父教给他的。他?就是个满脑子龌龊思想的色痞!”

    ……

    此时,姬天歌有种与天地融合的感觉。

    仿佛,自己就是岩石的一部分。

    紧张的肌肉开始放松,猿臂蜂腰,鹤势螂形,伴随着韵味的律动,如同灵猿般开始下滑,时不时关键时刻,一刃插入岩壁,而仅仅是借势变换了方向,再次下坠。

    ……

    一炷香的功夫,姬天歌终于出现在焦虑的众人面前。

    李牧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即探出脑袋看向峰顶,一脸骇然,“师兄是咋下来的?”

    李师师满脸的不可置信,甚至再次冒出一个想法,

    “就凭他?天极功法?嗤!”

    随之,坚定的抹去!

    梨花带雨的玲珑乳燕归巢般,直接扑入姬天歌的怀中。

    众人知晓李师师将姬天歌孤零零的留在峰顶喝风时,开始还不以为意,时间稍久便开始焦虑不安,甚至,玲珑乞求李师师将姬天歌带下来,李师师却一脸漠然。

    姬天歌咧嘴粲然一笑:“这世上,没有能难住为夫之事!”

    “哎哎哎……差不多行了,注意点影响!”李牧在一旁阴阳怪气。

    玲珑满脸嫣红的松开姬天歌,羞答答的站在一旁上下打量着。

    “公子好像不一样了!”

    “极致危险下,克服了心里恐惧。”姬天歌解释道。

    毕竟,天降异象,不好解释,很自然的隐瞒了悟道天极功法之事。

    “师兄是怎么下来的?我算是胆子大的,这么高,腿软!”李牧一脸羡慕。

    “为兄的能耐,岂是尔等能揣度的?”姬天歌不由自主的开始嘚瑟。

    李牧看到这种表情,便有种一鞋帮子呼在师兄脸上的冲动。

    “玲珑,我带你到峰顶看星星!”

    “真的?!”玲珑兴奋的满眼都是小星星,跃跃欲试。

    只要姬天歌在,刀山火海,就没有她不敢的事!

    李师师禁不住身形一震,“这竖子,上瘾了?”

    “师兄,那个……我也想看星星!”李牧喏喏道。

    姬天歌斜蔑着打量着李牧:“你太重了,师兄带不动!”

    玲珑换了一身利索的短衣短裤,手持双刃挥舞了几下。

    李师师却死盯着玲珑手中的三棱短刃,明显看到短刃不同之处,突兀道:

    “玲珑姑娘,你手中的短刃,可否让我看看?”

    “不行!你的木鸢都不给我看!”姬天歌毫不犹豫拒绝。

    “切!让你给我看,是给你机会。反正我已经看出了端倪,不看也罢!”

    李师师虽然说的轻飘飘,内心却是震惊的。

    所谓内行看门道,此种利刃形状,插入极为省力,豁口极大,而且还有放血槽,极为容易拔出。

    姬天歌腰间捆着麻绳,另一端捆在玲珑的小蛮腰上,二人间有丈余的距离。

    在众人惊愕和羡慕的注视下,二人走出洞口。

    “哦,对了。李牧,工坊生产全面启动。

    明晚星夜兼程,带着首批成品下山,我们直奔信梁城战地。”

    “师兄,带上我,我也想上去!”

    ……

    两个人攀岩,相对于一人,安全系数还要高些。

    两人在半空可以相互依靠驰援,而且二人共同修炼易筋经、易髓经、以及游龙魅影步,加上心意相通,二人的配合看似有惊,却无险。

    上方的姬天歌稳住身形,绳索一荡,玲珑便酷跑般,蝴蝶翩跹形成一个半圆,落在上方,双刃插进岩壁,便稳住了身形。

    玲珑再次绳索一荡,姬天歌又往复着玲珑的动作,蜻蜓点水般来到上方。

    依次,重复。

    …….

    二人来到山顶平台。

    清风徐徐,漫天的星光倾泻而下,一对金童玉女依偎在一起,黑妮在平台上满世界撒欢。

    “这里,是我们距离天空最近的地方。”

    “公子,你说天上有神仙吗?”

    “神仙,应该是有的。但是不是在天上,不知!”

    “我们不用上天,就在此处,我们便赛过活神仙。”

    “我觉得好像差一些!”

    “公子……不要……唔唔……”

    月华如水,缱绻旖旎。

    ……

    “啾啾啾…..”一阵悦儿的夜莺叫声传来,仿佛说着,“不识羞,不识羞!”

    “好了……公子……

    凝神静气,抱元守一。”

    ……

    “今日有些感悟,我便在这天台修炼剑术。”

    “我为公子伴乐。”

    少年身上铺了一层流动的水银,在悠扬的笛声下,手握上古倚天剑,一丝不苟的再次修行基础剑法。

    剑式是一样的,却舞出了不同的剑势。

    无论是多么高明的剑术,都是追求精度、速度、力度的极限。

    时而大巧若拙,时而灵动飘逸,时而剑若千钧,时而追风逐电。

    渐渐地,剑越转越快,把地上的花瓣也卷起来,空中飘着淡淡的花香。

    远处的萤火虫被花香和闪烁的剑光吸引,向舞剑少年聚来,与剑光翩翩起舞。

    少年如同笼罩在通体光亮的球体中央,少年不忍伤害这些天地之灵,舞剑的速度缓了下来,渐渐的速度快了起来,愈来愈快。

    时而白蛇吐信,嘶嘶破风,时而游龙穿梭,行云流水。

    惊叹的是,竟无一只萤火虫掉落在地上。

    这需要多么精确的速度、力度、精度的掌控。

    不知何时,黑衣女子站在远处,出神的凝望着舞剑的少年。

    “这个小色胚还算不错,血气方刚、耳鬓厮磨,却还能发乎情,止乎礼。

    悟性堪称惊才绝艳,居然舞出的剑势,已碰到了浑然天成,心剑合一的门槛。

    等等……

    难道,天极功法,真的是他悟道的?”

    不知何时,萤火虫飞走了,晨曦的金光洒向山峰。

    少年,似乎沉醉其中,无休无止、不知疲倦的挥舞下去。

    “天,他入定了!没想到,舞剑中,亦能进入此种无色无相的空灵状态。

    怎样的师傅,才能教出如此惊艳的弟子?

    对此子宠爱有加,没任何剑技,居然给他一把上古宝剑!

    如此,灵界必有他一席之位。

    只是,为了这一席之位,又要掀起多少血雨腥风。

    要不要给他一只木鸢呢?”

    黑衣女子眼神中泛起复杂的神采。

    ……

    晌午时分,少年终于停了下来收剑入鞘,却兀自盘膝而坐,立刻进入入定状态。

    少女和玲珑却没有丝毫不耐,也趁势进入到各自的修炼状态。

    少女感受着玲珑的呼吸,赫然震惊:“好高明的功法!”

    姬天歌终于从入定中醒来,人变得更加空灵出尘,散发着晨露般的清新。

    一声清越的声音打破了宁静:“女人,你觊觎我很久,意欲何为?”

    李师师看向姬天歌秋水般深邃的目光,只是目光中充满了挑衅。

    赫然间,有种被看穿、或者扒光的感觉,浑身一个机灵,整个人便不好了。

    再次看向姬天歌,发现目光幽邃但十分清澈,

    “凝神静气…….感觉错了?”

    李师师深深的吸了口气,清冷道:“你在我墨门建一处神液冶炼基地,再将你们修行的功法传我,我便做主,送你一套墨门的镇派之宝,木鸢。”

    “只有神液基地,一套木鸢,一套天极剑技!”姬天歌道。

    “你可真是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口气。”

    李师师一脸惊讶,随即鄙夷道,“你当天极剑技是什么?你可知,这世界根本没有天极剑技!最高不过地级,而且还是镇派之宝!给你废这些话干嘛?”

    一段话,却在姬天歌心里掀起了惊涛巨浪,暗忖道:“我所悟道,是武道,并非技法!这个世界没有,灵界才有?”

    “我的条件就是最后的底线,行不行,一句话。”李师师不耐道。

    “我吃点亏。神液基地,换一套木鸢,一套地级剑法!”姬天歌道。

    “你啥都不懂。修为不足,给你地级剑法,你也无法使用。要来何用?”李师师这次多了一丝耐心。

    姬天歌十分想问,何为地级功法,但,瞬间便崩了自己高深莫测的人设。

    “地级剑法,我先要着,修为迟早会提高的!

    然,我们修行的功法都是天极的,你得拿更好的东西来换!”

    “天极功法?呵呵。完全没有诚意,谈崩了,不谈了。”李师师说完,转身又走了。

    “淬炼身体杂质,进化身体品质,难道不是天极?”

    姬天歌并不确定,易筋经、易髓经到底为何种级别,看着李师师远去的的身影,信口道。

    李师师身形赫然一震,魅影般电射而至,伫立在姬天歌面前,仿佛从未离开。

    “如何进化品质?”

    姬天歌随手拿起一块石头,道:

    “这块铁矿石,除去无效的杂质,便是生铁,持续反复锻造可进化为纯铁、精铁。

    然,精铁变成纯钢便是质变,或者叫进化。

    要么,百炼成钢,要么,改变属性,化铁为钢。

    然,其本质还是铁,如同武者的天赋,是注定的。

    然,如果融合钨钢,此凡铁真正发生了涅槃,进化为钨钢,可破一切铁。

    我的功法,便是可以进化为钨钢,最不济,也是钨铁。”

    李师师内心如同掀起了一道飓风,恨不得掳了这小子就跑。

    墨门镇派之宝,唯一的天极,怎可交换?

    “你想换何物?我们没有天极功法!”李师师的声音有些沙哑。

    “要看,墨门有什么!”

    “这次,我是真做不了主了!”李师师有些丧气。

    要不是忌惮这小子背后有师尊,掳走严刑拷打,也要挖出这功法。

    “我拥有天极功法之事,仅告诉了你一人。如果世间知道此秘密,或者我惨遭毒手,天上地下,我师尊一定不会放过你墨门!”

    再一次怀璧其罪了,便不失时机的搬出莫须有的师尊,震慑李师师。

    同样,姬天歌内心也是震惊的,看李师师的神情,基本断定,易筋经、易髓经应该是一套完整的功法,合在一起,便是天极。

    “放心!即便泄露,也不是出自我。待此间事了,你随我到墨门,我们再谈交易之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