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大秦:嬴政背后的推手 第40章 巨兽对撞,魂武精进

时间:2022-01-17作者:六度禅修

    秦营大帐内,一偏将单膝跪地道:“将军,给我一骑精兵,我连夜突袭,必将少爷救回!”

    将军是一位粗犷黑须的彪形大汉,如不是双眼偶尔精光闪烁,定会被其外表所蒙骗。

    此人便是大秦此行统帅王龁,听到下属请示,厉声喝道:

    “胡佛(四声,同说)!这里没有少爷,只有士卒,焉能公器私用?

    额的孩子,也是军人,生死有命,额心疼便罢了,与尔等无关。

    更何况,大秦数百伤兵,来不及撤出阵地,估计也会永远的留在哪儿!”

    偏将一脸遗憾及不甘:

    “闪击信梁是成功的,哪怕再给我们一日时间,便能构建起防御工事!

    援军一到,我们便在大赵的嘴里,钉下了这颗钉子。

    怎料赵军怎的来的如此及时?”

    “据说,就是那横空出世的黄口小儿姬天歌误打误撞提议,没想到,大赵真的陈兵信梁。

    这小子命很硬,上次黑冰台赵国刺杀堂全体出动,居然没杀了这个小子。”

    偏将一发狠:“将军,我不甘,今夜突袭,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王龁严厉中又有一丝溺爱:“额看,你皱是个瓜怂,匹夫之勇。

    额们七千军马是孤军,再次攻城,就算攻哈了,也守不住!白白损失弟兄性命。”

    ……

    “敌袭!敌袭!”

    “三座大营同时被袭!”

    大秦鹰骑士闯入大帐急报。

    大赵三路大军,如三枚巨箭终于同时撞上了秦军的品字形驻营。

    “整队,突围!”王龁大吼一声。

    “将军,来不及了!全打乱了,大帐已被分割,我等拼死也要护你撤退!”

    “我不走,我要血战到底!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鹰骑士亲卫营身披重铠,持戈配剑,另外手臂上还提着一面二尺高的厚重盾牌,后背上还背着一张弩,弩矢挂在腰间。

    亲卫营举起盾牌将将王龁护卫在中间。

    “嗖嗖嗖……”

    “咻咻咻咻……”

    呼啸而来的箭矢呼啸而来。

    “铛铛铛……”

    箭矢不停的撞击身上的铁铠、盾牌上,不断地发出铿锵之声。

    “将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来呀,把将军捆了,突围!”

    王龁雷霆怒吼,“尔敢!敢捆老子,老子宰了你!”

    偏将却浑然不惧:“那也得等你突围后,再斩我!”

    尼玛,如果主帅死了,自己没死,起码也是半死。

    却没想到,王龁将军的挣扎极其有限,捆绑的极为顺利,

    甚至还有些……

    配合!

    ……

    赵军弩车一轮箭矢之后,便是带有油脂、硫磺的火箭,

    秦营,顿时火光冲天。

    王龁被“押出”大帐之时,感觉到了一阵强烈的震动从脚底板传来,抬眼望去。

    却见,乌泱泱的赵军如一根根的利箭,呐喊着开始了冲锋,

    最前面的箭头,更是凶名昭著的大赵骑兵。

    “杀呀……”

    “杀呀……..”

    人借马势,如同高速的箭矢,挥刀便砍,硬生生的凿穿一条血路。

    大秦重甲兵彻底被冲乱。

    一半士卒连盔甲、武器不整。

    只需几个呼吸,一旦秦赵大军犬牙交错般咬合,想走也走不了了!

    王龁嘶吼:“突围,撤退!”

    亲卫营齐吼:“突围,撤退!”

    声音的层层传递,汇合成了一句整齐划一的咆哮声:“突围,撤退!”

    “啊!!!”

    “嗷……”

    一道道凄厉的惨嚎声此起彼伏。

    黑压压的胡服武卒们更是呐喊向秦军碾压而至。

    “杀啊!”

    “受死!”

    “去死……”

    此刻,他们都不在是谁的儿子、父亲、兄弟,有的只有一个身份。

    军人。

    素不相识的双方军人,开始了你死我活的大战。

    生命从此刻开始变成一个个苍白的数字。

    而赵军更是有备而来,黑压压的四面八方彻底展开,对着秦军大营合围…

    顷刻间,大秦营地成了人间地狱,残余的秦军被赵军打的节节败退,不断的被压缩空间。

    ……

    空气中又弥漫起浓郁的血腥。

    盘坐在信梁城最高处的姬天歌,看向杀声震天、火光冲天的战场,有一丝迷茫和不忍。

    识海中原本稳如泰山的圣莲,突然像鲨鱼闻见了血腥般,一个无形的喇叭型光束射向虚空。

    战地漂浮的精元血气和魂魄乳燕归巢般吸附进入光束漩涡,然后顺着漩涡野蛮扯入如同无底洞般的圣莲,识海开始发出轰鸣和震动。

    得到巨量生命血气和神魂滋补的圣莲,愈发的青翠欲滴。原本形如笔杆以可见的速度,形成三个鼓包凸起,鼓包撑开,长出三支娇嫩的绿芽。

    而根茎开始向识海深处纵深生长,笔杆也开始变得粗壮。

    然,这是长在姬天歌的识海中的呀?

    顿时如万根钢针刺入灵魂。

    “嗷呜……”

    惨绝人寰的嘶吼,直冲云霄。

    海量的生命精元血气如同一个光球将姬天歌包围在中央,经过圣莲净化之后,形成一滴滴生命雨露流向身体深处。

    晶莹剔透、宝光熠熠的血珠,进入骨髓深处,如火入油般,开始滚滚燃烧。

    “嗷呜……”

    万蚁噬骨、千刀万剐。

    浑身,从头到脚,由外而内,由神魂道肉身,没一处不疼。

    用针刺手指头,顺着指甲盖往里刺,疼不疼?

    对于姬天歌的现状,灵魂的刺痛让痛觉释放了百倍。

    姬天歌的异动,毫无意外的惊动了李师师、玲珑。

    李师师看向姬天歌,一脸不可置信的骇然和浓浓的妒意。

    玲珑看着巨大疼痛中满脸扭曲的情郎,即刻要飞身上前,却被李师师电石火光之间拉住,轻轻的摇摇头,

    “不要打断他,这是他师尊给他的机缘,也是他必须要承受的!”

    在李师师眼中,姬天歌被一团五彩光晕笼罩,光晕内,一种可怕的能量正在锻造进化姬天歌的肉身。

    由于能量的品质远高于姬天歌身体的品质,如同以姬天歌身体为炉,将铁液与钨钢融合锻造。

    “他的师尊是何方神圣?此物我虽不知是何物,但根本不属于此界!”

    李师师凭直觉感觉到,这也是自己的机缘,拉着玲珑:“走,我们上去。”

    在距离姬天歌三丈远时,李师师感受到一种巨大的令她心悸的力量,仿佛再进入一步,会将她粉身碎骨。

    “不能靠近了,就在这里修炼!”

    二女盘坐,各自进入修炼状态。

    ……

    峡谷大战,持续了半个时辰。

    姬天歌万蚁噬心、千刀万剐,也持续了半个时辰。

    苦尽甘来、否极泰来。

    识海硬生生扩大了一圈,应该进入是识海一重天的后期。

    一片氤氲绿雾缭绕这青翠欲滴的圣莲,在宝光四射的湖泊,熠熠生辉。

    精纯的魂液滋养的姬天歌的神魂,像泡在清凉舒适的温泉里,又如同泡在醇厚馥郁的美酒之中,飘飘欲仙,每一个毛孔,都极致的舒适,大脑前所未有的清明,

    曾经,晦涩的经文变得通畅流利。

    刺客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身心仿佛与世界合二为一,用心仿似能够听到树木、花草的心语,似乎能够感应到这片大地的脉动。

    识海内浮现出盘膝而坐的玲珑、李师师的身影。

    李师师赫然睁开双眼,茫然中四处打量,由再次阖上了双眼。

    姬天歌如同盘坐在一个球体的中央,随着神识如涟漪般的蔓延,大殿内的军帐中,婉儿和王语嫣或许是怕冷,相拥而眠,还在深深的熟睡中。

    天空中的飞虫,纤毫毕现。

    神识,只能覆盖十丈,超出十丈距离便是一片虚无。

    换句话说,十丈之内的空间内,都在掌控之下。

    ……

    提炼后的精元宝血在体内流转,欢快无比,充满了无限的生机,血肉、脏腑、骨骼,仿佛被输送进无尽的生命活力。

    丹田,也扩大了一圈,黄豆大小的莲子已如同蚕豆大小,鼓起着五个凸起,看来是要发芽了。

    缓缓流转,让姬天歌强烈感受到了身体内生命元气的磅礴。

    旺盛的生命精元让他的肌肤都流动着灿灿光华,内视下发觉血肉与骨骼中都充盈着霞光,像是经历过一番淬炼一般,闪烁着生命的宝辉。

    每一寸肌肤都充满了力量,身体仿佛像是被精钢铸就而成的一般,隐约间姬天歌有了一股再次伐毛洗髓、脱胎换骨的感觉。

    巨量的生命精元还在持续涌来。

    摄入刚扩大的识海以及刚进阶的身体,一遍遍的冲刷着,充盈着。

    容器的大小是固定的,不可能无休止的装纳。

    连随侯珠都已不再汲取,变成了一枚通体透亮的红宝石,蕴涵着磅礴的能量。

    姬天歌便遗憾收功。

    ……

    李师师也被迫中断,一脸羡慕和遗憾道:“这是你师尊赐予你的精源神液吗?”

    “嗯?!”

    姬天歌一愣,随即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不知啥是精源神液,昨日救治千余人,是师尊奖励给我的。”

    “昨夜你师尊来过?”李师师大吃一惊。

    昨夜的星空异象,李师师也有所感知。

    姬天歌跳下屋顶,沐浴一番,清洗掉身上的污渍,浑身散发着温润如玉的光泽。

    之前,是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痛,现在是浑身上下,连毛孔都舒爽。

    然,还是有极大的遗憾。

    “还有如此多的生命精元,如此浪费了,岂不可惜?”

    “身体如同一个容器,装满了,便不再吸纳。”

    姬天歌喃喃自语,忽的灵光一闪,“如果不满呢?辞旧迎新,推陈出新。干脆,把这身血全部换了!”

    ……

    远方的喊杀声渐渐降低了下来。

    天,蒙蒙亮了。

    “得得得……”

    嘈杂疾驰的马蹄声打断了姬天歌的思绪。

    只见李牧带着几人风驰电掣回归,进入城中便直奔姬天歌。

    “大捷。秦军几乎全军覆灭,只可惜王龁带着一千多人逃窜。

    秦军战死四千,我军战死三千。

    现在双方的伤兵近两千人,双方各占一半,伤兵需速度医治。”

    “没有创伤贴了,创伤膏、杀毒液仅剩不足四成,连捆扎布带也剩余不多。”

    赵可儿皱着眉头一脸忧郁,“也不知今日,神液基地是否会送来补给?!”

    姬天歌道:“先不管了,战地医馆推进至战场,现场救治,先救重伤。”

    信陵君、春申君也被动静惊醒,没想到,睡了半宿,居然发生如此惊天动地的大战,惊得是目瞪口呆。

    夜晚的偷袭,是真正意义的大捷。

    秦赵大战以来,

    秦军虎狼之师,矛戈锋利,所向披靡;

    赵军胡服骑射,骑兵勇猛,灵活机动,

    战事下来,死亡几乎是一对一,赵国略高。

    长平之战如不计算被坑杀的40多万降军,赵军战死25万,秦军战死20万,也就是说,整个长平之战,战死近百万人巨。

    而此战大捷的根源,在于姬天歌提供了大秦准确的兵力部署及位置。

    信陵君、春申君都在深深的思索中,

    “这货不仅有层出不穷的神物,还是个福星。

    便是他指出决战地点在信梁城,才在大秦未站稳脚跟时,城楼顺利易主。

    并推举乐乘为将,帮助乐乘获得大捷。此战胜利,基本上奠定了胜局。”

    “问题是,如何能把这货掳回魏(楚)国呢?。”

    ……

    救人如救火。

    移动的战地医馆,不足半个时辰便推进至救护现场。

    由于医疗物资的短缺,救治方案发生极大的纠纷。

    现有的医疗物资,仅够救护四百人。

    然,无论是乐乘,或者是赵将,都极力主张全部救治赵军。

    这便打破了姬天歌所说,战地医馆,没有敌我,只有伤兵的原则。

    李师师、信陵君、春申君都饶有兴趣的看向姬天歌。

    此举和昨日治疗秦军有所不同,昨日,是尚有富裕的医疗物资。

    “此种情况,我力排众议,救治秦军,定会获得更多的感恩。”

    姬天歌思忖片刻道,“生命面前,人人平等。赵军三百,秦军一百。不再商讨,全力治疗!”

    说我,姬天歌抱着黑妮,独自来到峡谷峰顶,寻找一隐蔽处,盘膝而坐。

    此地,距离核心战场最近。

    取出鱼肠刃,将手腕划出一道口子,鲜血喷洒进一个陶罐中。

    失血的时候,果真不出所料。

    天之道,损有余补不足!

    身体亏空之后,头顶的上空又出现了一道漩涡,抽离着战场的血气精元,在圣莲的进化后,渗入骨髓深处。

    黑妮见状,试着舔舐着姬天歌的血液,水漉漉的眼睛兴奋异常,似乎非常开心,便大口舔舐起来。

    一边输入,一边流出,似乎形成了一个平衡。

    但,姬天歌感觉气息愈发的强横起来!

    生命精元被圣莲净化煞气之后,仅剩下精纯的生命宝血一遍遍的冲刷着骨髓、血管中的杂质,修复滋润着薄弱之处。

    连同血脉变得宽敞柔韧起来。

    这才是真正意义的洗髓啊!

    不到一刻钟,黑妮便吞的肚儿圆圆,毛发乌亮。

    看来,血液的品质的确提高了。

    姬天歌干脆接了两水囊鲜血。

    漩涡中的生命活力已降低了许多,身上的陈血全都换了一遍,便就此收功,来到伤兵营。

    原本手忙脚乱、一脸焦虑的婉儿看见姬天歌,顿时心神大定:“公子,这位伤兵的血一直止不住,再下去恐有危险。”

    姬天歌看向伤兵大腿三寸长的豁口,深及见骨,血液汩汩汩的外流着,缝针的医女又不专业,甚至无法缝合。

    再此下去,真的恐有危险。

    姬天歌心中一动,将水囊中自己的血液倒在伤口上。

    “嗷呜……”

    一声惨叫,震彻山谷。

    连姬天歌都大吃一惊。

    不消片刻,血凝了,甚至排出一些污血。

    “清洗掉污血,缝合!”

    姬天歌顿然有种猜想,如果酒精是杀毒,而自己的宝血将是增强伤口的活性。

    随后,又向几位伤患倾倒的宝血,果真,甚至有排出血液毒素的效果,甚至个别体质好的伤患,可看见消毒之后,再浇上宝血,伤口即刻开始蠕动愈合!

    包含李师师在内众人发现后,再次震惊的无以复加:“你这是哪里来的血?如如此神奇的功效?”

    姬天歌再次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我在想,我的心充满爱,很干净,

    我的血液也很干净,很有活力,

    便放了一些自己的血,试试对伤患的作用。”

    “真的是你的血?”李师师极度震惊。

    姬天歌一本正经的神棍道:

    “你以为呢?在我眼中,没有敌我,只有生命。

    我代表天神,来救助生命,

    我愿意用我的血,融入到秦赵的血液之中,

    他们将拥有了同样的血液,便是兄弟。

    我想,他们将放下兵戈!”

    说话间,不分秦赵,又对几位伤患的伤口浇上了自己的宝血。

    李师师总觉得哪儿不对,但事实铁一般的摆在哪儿!

    秦国俘将与伤兵,赵国的将士,都一脸惊异的看向这位清新出尘的少年,

    恍然间,少年被若有若无的氤氲圣辉笼罩,仿佛他并不属于这个尘世,

    “难道,他真的是神派来的?”

    “天歌公子高义!”

    “天歌公子神子!”

    不分敌我,不分秦赵,这一刻都沸腾起来。

    叮叮叮叮………

    感恩的提示不断的响起。

    有直接救护的,也有很多是被感动的。

    ……

    慕容婉儿如水的目光黏在姬天歌身上,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红唇间漾着清淡浅笑。

    玲珑双眼噙着泪珠,

    却笑靥如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