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04. 阿提斯特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真香!”

    岩桥慎一捧着饭团吃得津津有味。

    饭团外面包着海苔,里面放了金枪鱼和辣白菜,用料十足,口感清爽,远非便利店里的饭团可以相比。

    晚上九点半,排练告一段落,乐队的大家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这屋子里最不缺的就是桌椅板凳。天谷真利拿出准备好的饭团,一一分给众人。

    听到岩桥慎一的称赞,她开心一笑,“是吗?谢谢!”

    饭团是她自己亲手做的,据说乐队有排练的时候,她偶尔会这样带宵夜给队员们吃。今天岩桥慎一来得正巧。

    天谷真利是东京人,在亚细亚大学国际关系科读大二,是乐队里面年纪最小的成员。作为“末子”,几乎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被使唤的对象。

    排练室里温度很高,空气又不流通,闷闷的。在这里面待上几个小时,跟待在蒸笼里似的浑身难受。岩桥慎一脱去了衬衫,只留下一件白背心,露出两条肌肉结实的手臂。

    岩桥慎一高中时参加过排球社团,身材结实匀称,充满健康的气息。

    石井美奈子吃完一个饭团,突然问他,“岩桥桑多高?有一米八了吧。”

    “还差一点,一米七八。”他答道。

    石井美奈子嘀咕了一句,“我哥哥一米七五。”想了想,拍了下手,“哥哥,岩桥桑,能请你们站好,让我看看吗?”

    “你又要做什么?”石井龙也问她。

    石井美奈子眉毛一扬,“能请你站好让我看看吗?哥哥。”

    不管这兄妹俩,岩桥慎一把最后一点饭团填进嘴里嚼了嚼,站了起来。

    站好以后,石井美奈子从头到脚打量起了他们两个,那种眼神让岩桥慎一想到了量体制衣的裁缝,总感觉下一秒,她就要从哪里变出一副卷尺来测量他的三围。

    虽然她如今行动不便。

    “可以转过身去吗?”

    “把手臂平伸开,拜托了。”

    “……”

    腿不能动,嘴不能停。

    石井美奈子丢出来一个又一个的要求,把他们两个指挥的团团转。石井龙也稍有微词,这当妹妹的就像是闹脾气的猫一样炸毛。

    血亲之间的相处模式千奇百怪,不讲理的妹妹大概也是常态,没有妹妹的岩桥慎一看着觉得挺好玩的。

    看了个心满意足以后,石井美奈子总算宣布放过他们,“岩桥桑和哥哥的身材差不太多。”她得出了如此的结论。

    “周二演出的衣服,用哥哥的演出服改一下就行了。”

    石井美奈子到东京来念的是服装专门学校,改个衣服不在话下。

    女装当然是不可能女装的,这辈子都不会女装的。

    一个将近一米八,体格健壮,还长了一张跟现在流行的小鲜肉花美男相去甚远的侠义电影里的硬汉脸,要是去扮女装,不为别的——太辣眼了。

    下个周二,米米club要去参加的是一个共有十二组歌手出演,从下午五点唱到晚上九点的拼盘演唱会。

    在东京的“地下”,生存着无数的无名乐团。随便某个商场的地下层,说不定就有个简陋的演出场地。主办方选取风格相近的歌手凑到一起,这样的拼盘演唱会每天都在上演。

    不过,要和这支乐队风格相近,那恐怕不是太容易。

    1982年就已经开始组队业余演出的米米club,最初的成员班底是文化学院美术系的毕业生,这帮艺术青年们把摇滚、funk、歌谣曲种种音乐元素融合在一起,甚至还在间奏的时候表演落语——

    落语这词还是天谷真利教的他。

    排到一首叫《kome kome war》的歌的时候,石井龙也在间奏那里莫名其妙来了一段乱七八糟语速极快的念白,动作表情跟被电线给打了似的。他跟天谷真利要一起搭档好几天,算得上乐队里混的最熟的,就偷偷问她,“石井桑在做什么?”

    天谷真利小声告诉他,“那是落语。石井桑非常喜欢落语,常加到歌曲里。”

    落语是种起源于江户时期的传统曲艺,岩桥慎一虽然不太了解,但也觉得能把这些东西运用自如的石井龙也很厉害。就连那像是被电线打了的表情,也顿时充满了艺术感……才怪。

    说归说,岩桥慎一是真的觉得,他们不是在单纯的唱歌,或者是在胡闹,而是在贯彻“表演”这一形式。

    都不是平庸之辈。

    石井龙也兄妹家里有个百年老店,其他人家境也都不错,用不着饿着肚子做音乐,当初组队的初衷也很单纯,志同道合的朋友们聚到一起,为了高兴去做喜欢的音乐。

    能够只是为了高兴去做什么事,这种心态实在是奢侈。

    也正是因为这种自由随性的心态,才能做出这种不受束缚天马行空的音乐。

    这些人因为出身不错,得以不受束缚的发展兴趣和个性,长大以后又好好学习,积极接触各种新鲜事物,脑袋里装满了奇思妙想,又有足够的能力把这些想法变现。

    真实版本的不仅比你优秀,还比你努力。

    这次叫他过来跳舞,是石井美奈子的主意。

    起初他们压根没想过要找人过来代打,而是让石井龙也和天谷真利对舞。石井美奈子从小学习芭蕾,到东京来以后听说哥哥组了乐队,热情十足的参与进来,负责的就是舞蹈编排。

    石井龙也和天谷真利配合了两次,不怎么顺利,本想放弃这计划,找个女舞者帮忙,这时,石井美奈子想到了岩桥慎一。

    说巧也巧,她是在去完奥德赛的第二天扭伤的脚。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一路走来成了他们乐队的临时候选人。

    到下周二的时间很短,一旦答应参加演出,接下来的几天里,岩桥慎一都得按时去参加排练,为此还得调休夜总会的工作。

    当初,竹之内昭仁告诉他这件事的时候,吸引了他的是六百日元的时薪和演出费,可实际情况看来,要是单纯计算金钱的利益,好像没讨到便宜。

    即使如此,岩桥慎一也还是答应了参加这次的演出。

    重生的这三个月来,他一直过着设定好了轨迹的生活。而现在,这支有点奇怪的乐队,和他们共事,让他觉得很新鲜,像是吸入了一剂活力剂。虽然从没表露过,可在心里,他也期待一点哪怕是香辛料一样的刺激。

    相比起来,失去一点很快就能赚回来的钱,反倒成了最不重要的东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