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05. 中等天分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s?re dse》的出场时机在a段结束以后,然后是岩桥君,表情请再丰富一些。”石井龙也对着他和天谷真利发号施令。

    米米club贯彻的“表演”形式,附带的一个特点就是夸张。这是因为石井龙也曾经参加过小剧团。在构思乐队概念的时候,也借鉴了舞台剧的表现方式。

    舞台剧演出时需要考虑坐在后排的观众,所以要通过动作来发展剧情,让后排的观众也能对角色的变化一目了然,夸张的动作和表情必不可少。

    石井龙也是那种什么都懂,并且还都做得有模有样的杂学王。他从小学习油画,是rb美术展览会史上最年轻的入选者,十九岁时就开始参与美术作品买卖。

    在绘画之外,还参与服装、家具、房屋装修的设计,组成乐队以后,乐队的概念,以及大部分的词曲创作也都由他来负责,是毫无疑问的核心人物。

    开挂的人生不需要重生。

    而普通人,就算转换了时空身份和姓名,最多也就是在十年后,西湖湖畔遇到一个头很大的青年的时候,认得出首富的大脑门。

    又或者十五年后,另一个哼哼哈嘿甩着双截棍的青年出现的时候,知道那双小眼睛里闪烁着的是天王的光芒。

    可那又怎样?别人的人生,要怎样才能映照进自己的现实里呢。

    岩桥慎一不知道。

    ——

    星期一下午,结束了打工,岩桥慎一从店里出来,去赴今天晚上是乐队最后一次排练。三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而在这重生的三个月里,他的劲头儿从来没像这三天这么足过。

    一种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新鲜而又生动的生活在他面前展开了。

    他不知道玩音乐原来可以这么快乐。

    上辈子,他有个比他大五岁的哥哥,父母都喜欢音乐——未必是喜欢,也许只是附庸风雅。哥哥小的时候,家里条件还不行,等到他长大,生活终于给了母亲拎着鸡毛掸子站在他身后监督练琴的机会。

    于是,连同在哥哥身上未能实现的那份期待,双份都压到了他身上。

    在音乐方面,他不是一窍不通的木头。不仅如此,还被老师称赞过“音感出色”,能一耳朵听出和弦组合,拥有后天练成的绝对音感。

    正因如此,才给了母亲无谓的望子成龙之心。结果到头来,除了音感之外只有中等天分的他,非但没能进入这个拼天分的领域,还被摧毁了对音乐最初朴实的喜爱。

    曾几何时,钢琴被送进家里的第一天,他的手指抚上琴键的时候,心中也曾涌动着这样的热情。

    在车站附近,岩桥慎一随便找了家小餐馆,打算吃点东西。结果一迈进去,正发现天谷真利坐在店里细长的餐台前。

    店铺很小,一目了然,天谷真利也立刻看到了他。

    “岩桥桑。”她爽朗的和他打招呼。

    “您也在这儿吃饭。”岩桥慎一和她寒暄道。明明隔壁就是家弹子房,站在店外的时候,还听得到哗啦啦的弹珠声和客人的喧哗,可店里却安静得出奇。

    “每次有排练,我都到这儿来吃饭。”天谷真利折了一下长裙的裙角。

    “这么说,对店里的招牌也了如指掌就是了?”岩桥慎一和她隔着一个座位坐下。墙上贴着用大字写好的菜单,他扫视着菜单,随口问了句。

    “照烧鸡排饭五星推荐哦。”她把脸转向他。顿了顿,笑道:“不过,我今天点的是牛肉烩饭。”

    “那我下次来试一试牛肉烩饭。”岩桥慎一也笑,点了照烧鸡排饭。

    乐队的成员里面,岩桥慎一跟天谷真利相处的算是最熟悉。

    作为需要相互配合演出的对手,这几天在排练室里,他们两个几乎都一起行动。两个人同岁,都是十九,不过岩桥慎一生在六月,她生在十月。

    岩桥慎一把饭送进嘴里,味道可口,果然很不错。他不禁在心里好奇起牛肉烩饭的味道,不过这份照烧鸡排饭的分量很足。

    山田大楼离这儿不远,步行的话走个十分钟就能到。吃完饭,顺路的两个人一起走出店里。虽然当了两天搭档,可单独相处还是头一回。岩桥慎一觉得沉默有点不太合适,想了想,终于想到个话题,开口道:“有个一直在意的问题。”

    “什么?”

    “乐队的名字为什么是‘米米club’呢?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好奇而已。”

    天谷真利一笑,“很奇怪对吧?我加入乐队的时候,就已经在叫这个名字了。好像是石井桑的主意,他从前驻唱的俱乐部,老板写节目单,会在有名气的乐队名字前面加上星号,‘米米’看上去,不是很像两个星号吗?”

    所以把团名改成“米米club”,就是全俱乐部星号最多最红的仔了。等到混出点名气来,老板再帮忙画个星号,那就更是不同凡响。

    真是个slay全场的好名字。

    “岩桥桑和美奈子姐姐是在夜总会认识的?”这次换天谷真利问他。

    “是的,歌舞伎町的‘奥德赛’,我在那打工,刚好遇到石井桑去跳舞。”岩桥慎一说,“天谷桑有时间,欢迎去玩。只是需要有男士同行才可以。”

    “那,”天谷真利突发奇想,“要是有您在,能偷偷放水,让我直接进去吗?”

    “都以客人身份的话倒是可以。”岩桥慎一含蓄地说道,“不过,我恐怕不会以客人的身份到奥德赛去。”

    “我知道,是因为太熟悉了吧?”

    岩桥慎一眨眨眼睛,“是因为没有钱。”

    天谷真利笑了起来,“真有意思!”

    贫穷可一点都没意思。他在心里暗暗想道。虽然贫穷这件事倒是时常伴随着滑稽。

    一进排练室,石井美奈子看他们一起进来,调侃道:“进展神速嘛。”

    岩桥慎一没接话,天谷真利也没露怯,很自然地回了句,“没那回事哦。”

    石井美奈子也没纠缠,招呼岩桥慎一,“岩桥桑,我把哥哥的衣服改了一下,请试试吧。”

    “好。”岩桥慎一拎起袋子,出门去了洗手间。

    换好了衣服,站在镜子前照了照,缀着亮片的衬衫一下又一下放光,狠狠闪着他的眼。事到如今,贼船已上,再感慨就是矫情了。他整了整衣领,回了排练室。

    “效果意外的不错。”石井美奈子像是松了口气。

    “不过,也真够夸张的。”岩桥慎一说,又指了指裤脚,“还有裤子稍短了些。”像是捡了前面哥哥的衣服,自己却长得太快的弟弟。

    “请将就一下吧。”石井美奈子笑道。

    只要迈得开腿,穿高吊裤就高吊裤呗,又不是要穿着女装去跳康康舞。再说了,也只穿一次而已。明天演出结束,他就要回归原本的生活当中去了。

    想到这,岩桥慎一突然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