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语西国目录

飞越泡沫时代 010. 技艺娴熟

时间:2020-08-14作者:斜线和弦

    “哈哈!”

    听完他的解释,越路秋子笑得前仰后合,在岩桥慎一穿越以来认识过的女孩子当中,她绝对是笑起来最豪放的那个。

    越路秋子边笑边向他道歉,“对不起,不知道给您带来了这样的困扰。我起先只是想找找您看看,结果您的反应很有趣,不知不觉就被吸引了……”

    岩桥慎一表情像是吃下去了一颗酸话梅,“太糟糕了。”

    “作为赔罪,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小酒吧,现在能去吗?”越路秋子邀请他。

    岩桥慎一没说话,看着她,像是等待什么。

    三个月来,他们虽然同在一家俱乐部,却互不相干的做着自己的事,从来没有说过一句话。现在,他可不相信越路秋子特意等着他,是为了说完这些话以后约他去喝酒。

    “好吧,”越路秋子承认,“其实,是有想要和您商量,请您帮忙的事,和您绝佳的音感有关。……可以的话,希望能听我把话说完,再决定是答应还是拒绝。”

    岩桥慎一考虑了一下,觉得听一听也没坏处。于是,越路秋子带他走进一家藏身在巷内一众小酒吧和餐馆之间的一家名叫“巴克斯”的酒吧。

    在吧台前坐下,调酒师为他们递上两条毛巾。

    “越路桑……”

    岩桥慎一刚这么叫了一声,她又像是被自己的名字给逗笑了,阻止他,“是我的疏忽。我姓吉田,名字是‘美和’,这个名字随便怎么称呼都可以。”

    “吉田桑。”岩桥慎一从善如流。

    “好的。”吉田美和松了口气,“这样就安心多了。”

    在店里没人会用“越路桑”叫她,而到了外面被一本正经的这么叫,有种傲慢且不切实际的感觉,毕竟真正的“越路桑”是有香颂女王称号的明星。

    比起越路秋子,吉田美和就普普通通,像是个随处可见的名字了。不仅如此,吉田美和告诉他,在另一家俱乐部唱歌的时候,她的艺名是“江利真知子”,模仿的是从前的红人歌星,演员高仓健的妻子江利智惠美。

    “年代都够久远的。”

    越路吹雪和江利智惠美大红大紫的年代都在五十年代。

    “不过,我真的喜欢唱歌,也喜欢尊敬这时代的歌手们。”吉田美和说,“岩桥桑音感那么好,一定会弹钢琴?”

    “还好,能弹一些。”岩桥慎一谦虚道。

    “我小时候也学过钢琴,不过太贪玩,总是沉不下心来练习,很快就放弃了,钢琴也没学会。”吉田美和打开了话匣子,“后来也学过其他乐器,不过什么都是刚开始学就放弃了,就算挨了骂也不会改变主意。”

    那恐怕是因为你的身边缺少一把能揍人的鸡毛掸子。岩桥慎一心想。

    一把好的鸡毛掸子,揍出来的人声,高音甜中音准低音劲,听过一次就老实退烧。再烧再揍,揍完再退,就是这么通透。

    “我对事情缺乏耐心,除了唱歌是个例外。就算别人说‘别再唱了,放弃吧!’,也还是坚持下来了。”

    所以高中毕业后的她,从老家北海道来到了东京,在俱乐部里一唱就是一两年,期间也想要出道当歌手,往几家唱片公司寄过自己作曲的试唱带,可都没有回应。

    喝了两杯酒,吉田美和同他说了不少自己的事。不久之前,对于吉田美和其人,他还一无所知,而现在,一架走了音的钢琴,让两条平行线有了交点。

    “你还会作曲?”

    “爸爸是音乐爱好者,家里有很多唱片,我从小就听,小学的时候,想着自己说不定也能做,就开始试着作曲。”

    岩桥慎一震惊脸,“小学就能自己写曲子?”

    这是什么玛丽苏设定?姐姐你才是带着前世记忆穿越来的,对吧?

    “嗯……”吉田美和笑了笑,解释道,“准确来说,是用磁带把想到的旋律清唱出来。我怎么也学不会用五线谱,又不懂弹乐器,直到现在,还是这样。”

    “那也很厉害了。”岩桥慎一称赞了一句,转而想到,作曲也得看水平,这就开夸还有点早。

    岩桥慎一上辈子高中的时候,某班有个男同学,据传是深藏不露的吉他高手,深得女同学崇拜。众人一顿怂恿请他露一手,此君盛情难却,当众用单音弹了一曲《加州旅馆》。

    他和他的小伙伴们当场就被这娴熟的技艺震惊了,此后没人再提吉他高手这事。

    想到这,岩桥慎一试探着问她,“能清唱一首你的曲子听听看吗?”

    提到此事,吉田美和转过头去看着他,“其实,我想要拜托你帮忙的,就是这件事。你的音感好,所以,想拜托你听过我的清唱以后,帮忙写出谱子。”

    吉田美和告诉他,“我寄出去的试唱带从来都石沉大海,前几天,认识了一位地下音乐圈的经纪人,说能帮我再问一问,我把试唱带拿给他,结果他说‘完全搞不懂你唱了些什么,能准备好曲谱吗?’”

    说到这,她用极为不解的语气发问,“可是,这还用说吗?要是能写得出曲谱,一开始不就直接拿给他了。”

    岩桥慎一让她的语气逗得直发笑,“你说得极是。”

    “正烦恼的时候,听她们说起了你的事,想到你或许做得到,所以就厚着脸皮过来求你帮忙了。”吉田美和说。

    “帮你听写谱子吗?”

    上辈子,因为有绝对音感,岩桥慎一做过帮别人听写和弦的事,虽然两者不能一概而论,不过,这件事应当能够做得来。

    但在那之前,他又一次问:“我想先听听你的清唱,可以吗?”

    “当然。”吉田美和将杯中余下的威士忌一饮而尽,拿出钱包。正要请客付酒钱,被岩桥慎一拒绝了,“今晚刚从经理那得了奖金,请自己喝一杯总做得到。”

    “等下不是还要请你帮忙。”

    岩桥慎一摇头,“到底要不要帮,还得听完以后才能做决定呢。”

    “我知道,”吉田美和通情达理,“录取之前,总要先面试一次看看。”于是没再坚持,最终只付了自己的酒钱。

    出了酒吧,吉田美和玩笑着说了句:“岩桥桑把什么事都分的这么清楚,当心被女孩子觉得个性冷酷。”

    “要是分不清楚,又要被女孩子觉得个性优柔,怪讨厌了。”岩桥慎一回道。

    吉田美和深以为然,“这倒也是。”

    说什么面试,也没个正经的面试地点。两人信步而行,走上行人稀疏的街道,前面就是个公园,街灯暗淡,树木繁茂的枝叶投下黑乎乎的影子。

    吉田美和像是受到这树影驱赶似的,忽然加快脚步,靠近他。今天晚上,她一直给岩桥慎一一种男孩子气的爽朗,唯有现在走着夜路的这一刻,才有种女性的气息……

    他想多了。

    距离骤然拉近以后,吉田美和带着一丝微醺,清唱起了自己的歌。

    合着不是害怕,是酝酿的差不多,把面试安排上了。

    但是,在一瞬的吐槽之后,岩桥慎一立刻心无杂念了。因为,他全心全意,被吉田美和的歌声所吸引了。

    天籁——吉田美和的声音跟这个词沾不上边,因为她的声音中带有烟火气,不是遥远的仿佛从云上而来直击心灵的空灵之声,而是近在身边富有情感的都市之音。

    她的嗓音浑厚,收放自如,如波涛拍岸,和传统的纤细日系嗓音截然不同,从中感觉到她有深厚的爵士功底。

    有这副嗓音,说句老天爷赏饭吃也不为过了。

    而除了几乎满级的唱功,她此刻正清唱的歌曲也让岩桥慎一感到意外。这支旋律优美,已不输给市面上销售的歌曲的曲子,就是她靠着哼唱脑中的旋律写出来的曲子。

    “这是你的原创?吉田桑。”岩桥慎一听完她的清唱,明知事实还是忍不住又确认般的问道。

    “是的,名字叫《周に1度の恋人》(一周一次的恋人)。”吉田美和说。又向他解释,“因为旋律来得很顺利,所以也担心是不是听过的旋律记混成了自己的曲子,这之前认真比对了很久,确认没有这回事,才放心了。”

    “歌词也是?”

    吉田美和点头,羞涩之中带着一点小小的得意。

    “吉田桑,”岩桥慎一停住脚步,“我帮你。”
小说推荐